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楚乔传电视剧

楚乔传第31集剧情介绍

  燕世子因祸得福 宇文玥被调边关

  魏帝见抓不到燕洵什么把柄,没有什么好审的,便罚魏舒游领刑二十大板,回府闭门思过,没有旨意不得出府,之后便遣散了众人。元淳嫌罚得太轻,还想再说什么,被魏贵妃制止了,元淳只得作罢,她追上燕洵,交给他一瓶从太医那里讨来的伤药,却被燕洵拒绝了。

  燕洵回到莺歌苑后,将宫里的情形说给了焦急等待的楚乔和仲羽听,得知楚乔受了伤,他当时便要再返身回宫去向公主讨伤药。楚乔担心燕洵出去会有危险,赶紧上前死死抱住了他,劝他好生忍耐,不要因小失大,燕洵这才平静了下来。

  经过这一场风波,魏帝果然对燕洵的安危上了心,下旨换掉了莺歌苑的守卫,并放宽了戒备,允许除燕洵之外的下人自由出入,元嵩也托人将他的佩剑带了来物归原主,楚乔和仲羽知道情势暂时稳定了下来,不觉暗中欣喜。

  宇文玥前些日子被魏帝罚去边关,如今到了该走的时候了,他知道自己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便打算趁机了却自己长久以来的一块心病。于是,他带着母亲当年留下的一条芍药裙闯进了红山院。

  红山院的守卫自然不肯放宇文玥进门,他留下月卫和他们纠缠,自己径直躲过种种机关进入了密室,找到了名为潜心礼佛实则是被囚禁的三太夫人,向她打听当年的事,三太夫人听了宇文玥叙述了当年的传闻,说是宇文玥的母亲因被发现身穿红山院当家主母的裙子躺在宇文席的床上,而被说成与宇文席有染,不禁苦笑连连,对宇玥说出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三太夫人本是南朝乌衣巷谢家的女儿,是宇文玥母亲的嫡亲姨母,当年宇文玥的母亲到红山院来看望三太夫人,三太夫人与她一同用饭,两人喝了点酒,宇文玥的母亲不胜酒力,三太夫人便留她住下了,而那条裙子也是她让外甥女换上的。三太夫人知道宇文席的德行,为防他使坏,还特意动用机关将自己的外甥女与自己一同保护了起来,可最终还是没有逃过宇文席的毒手,被他使出各种手段将她困在此处,只留下两名哑婢伺候。之后的事,三太夫人不肯再多说,宇文玥会意,便将她救出密室,带回了青山院。

  宇文怀回来之后,见到院子里一地的尸体,宇文玥则负手站在廊下,顿时大怒。宇文玥拿出三房私通大梁谍者的证据,逼着宇文怀自己去跟魏帝奏请远离长安看守皇陵,宇文怀有小辫子被攥着,不敢再掀风浪,只得依言照做。

  临去边塞之前,宇文玥命人造了一座衣冠冢,将楚乔当日所用的事物全都葬了进去,之后,他来到莺歌苑想要再见燕洵一面,却被燕洵以身体不好为由拒绝了,宇文玥知道燕洵这是还在记恨着自己,只得黯然离去。即使如此,宇文玥临走时还是吩咐月七,若是燕洵有任何危险,他尽可以调动青山院和谍纸天眼的全部力量相助,月七领命。

  到了边关之后,镇守边关的主帅七皇子元澈不相信宇文玥,不肯将兵士交给他,只给了他一块令牌,让他自己去招募新兵训练,宇文玥也不多说,接过令牌便转身离开了。

  阿精从燕北千里迢迢来寻找燕洵,被仲羽发现带回了莺歌苑,燕洵便将他留下来做自己的侍卫兼厨子。楚乔出城祭拜兄姐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自己的衣冠冢,她根本不知宇文玥对自己的深情,以为他训练自己只是为了要自己替他卖命,想起往日的种种,不禁落下两行清泪。回程的时候,她挖出了宇文玥当日赠自己的残虹剑带了回去,燕洵看到残虹剑很是吃惊,但他没有多问。

楚乔传第32集剧情介绍

  楚乔洗劫皇陵巧遇宇文玥 燕洵卧薪尝胆终于熬出头

  宇文玥听从七皇子元澈的命令,自己出去招募了五百兵士勤加训练,终于在两年多后的一次战役中以少胜多救了元澈一命,赢得了他的赞赏和肯定。元澈知道他是谍纸天眼的继承人,更知道在当今局势下谍者的重要性,感叹宇文玥不该将大好时光浪费在边关,劝他振作起来,重新挑起谍纸天眼的重任。宇文玥望了元澈一眼没有说话,只有他自己知道,对于谍纸天眼,那种又爱又恨的心情实在难以描述。

  魏帝得知了边关这场以少胜多的战斗,龙心大悦,下旨将元澈和宇文玥调回长安面圣。两人带着一队人马星夜兼程,赶回了京都。元澈看着远处的都城,不禁感叹自己当年被逐出长安时的伤心绝望,现在想来,这几年的历练真的是太宝贵了,宇文玥看了他一眼,开玩笑说穆王元齐这下多了个强劲的竞争对手,元澈却不屑地说,穆王那个蠢货根本不配做自己的对手。

  元淳一直对燕洵痴心不改,常常跑来莺歌苑看他,燕洵却始终对他冷脸以对。这天,元淳又跑来找燕洵,娇憨地扯着他的袖子质问他为什么不来参加自己的生辰宴,燕洵敷衍说自己有事脱不开身,让阿精把自己准备的礼物送给了她。元淳打开匣子,看到竟是一只白色的兔尾做成的饰物,便猜到一定是自己所养的那只叫做寰寰的小兔子的尾巴。前些时,寰寰因为咬了元淳一口,而被魏贵妃下令打杀,元淳为此还伤心了好久,如今见到它的尾巴,心中顿时大感欣慰,欢欢喜喜地辞别燕洵捧着礼物回宫了。她不知道的是,她刚离开,燕洵便脱下刚刚被她扯过袖子的衣服,命阿精拿去烧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守卫对莺歌苑的看管越来越松,楚乔便趁机加紧研究自己曾经在宇文府中看到的那种名为“三联动”的机关消息。她费了好几天的时间,废寝忘食地研究,终于画好了图形,并上街采买了所需的用品,在莺歌苑里布置下了天罗地网的机关。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已经快三年了,魏舒游的禁闭期满,他出来后的第一件事便去找宇文怀,在他的挑唆下,魏舒游下决心要报当年之仇,当夜他便命人闯进莺歌苑想要刺杀燕洵,却不知自己的行动早就被燕洵获知。燕洵早就受够了这种被打压被凌辱的日子,决定给魏舒游一个教训,好好杀杀他的气焰。

  当那些刺客趁夜溜进莺歌苑后,毫无意外触动了无处不在的机关,被燕洵他们给打得鬼哭狼嚎,铩羽而归。燕洵知道自己被圈禁的这最后三个月不会太平,众家门阀一定不会任自己平安熬到三年期满,决定想办法加以反击。心思奇快的楚乔当即便想到了赵家负责建造皇陵,魏家负责提供建材,宇文家负责看守皇陵,可以从皇陵下手,离间三家门阀的关系,一石三鸟,让他们之间产生内斗,从而无暇使坏,燕洵闻言点头同意。

  第二天夜里,楚乔和仲羽收拾一番便潜进了皇陵,二人将里面的珠宝洗劫了一番,将陵墓里的渗漏的地下水引入了先帝的棺椁,便准备离开。这时,两人发现有人进来,便各自分头离开。途中,楚乔遇到了恰好途经此处的宇文玥,与他在黑暗中交了手,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逃出了皇陵。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在两人的打斗中,不但无意间打倒了油灯引燃了大火,还在不知不觉中错拿了对方的宝剑,而宇文玥在拿到宝剑的一刹那便知道自己的星儿还活着,因此没有痛下杀手,这才让楚乔安然离开了。

  次日清晨,元澈和宇文玥进宫觐见魏帝,魏帝将两人大大地赞赏了一番,并封宇文玥为骁骑营副帅,辅佐元澈。这时,燕洵奉旨来见,魏帝赦免了他,让他可以在京城自由行动,并赐了一块玉佩给他,燕洵装作感恩戴德的样子叩头谢恩。之后,魏帝宣布,柔然使节来朝,自己打算在郊外举行围猎迎宾,询问何人可以担负护驾之责,元澈提议将此重任交给宇文玥,魏帝同意了。

  从大殿退出之后,燕洵对当日元澈几次上书为燕北求情之事向他道谢,二人正在寒暄,守陵的将领匆匆跑来报告说,皇陵失火,骁骑营虽然尽力扑救却还是无力回天,现在已经将皇陵总管宇文怀抓起来了,元澈闻言又惊又怒。这时,魏帝又命人召见元澈,宇文玥趁机问候燕洵,并装作无意地问候星儿,见他并没有否认,便知道星儿一直是在他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