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楚乔传电视剧

特工皇妃楚乔传第3集剧情介绍

  宇文怀奸计落空 宇文席再生毒计

  宇文怀担心宇文灼没有死自己空欢喜一场,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便亲自跑去青山院那边查看。他大闹灵堂,声称自己怀疑是宇文玥这个过继来的孙子为了得到宇文家的传家之宝谍纸天眼,下手杀害了宇文家的家主,打着要调查真相的旗号要开馆验尸,宇文玥出手阻拦,两人恶斗了一场。正打得难解难分之际,魏贵妃驾到,教训了宇文怀一番,并在亲自开棺检验过之后当场下谕:除非主人相邀,否则不准宇文怀再踏进青山院一步,宇文怀虽心有不甘,却也不敢再造次。

  魏贵妃暗中叮嘱宇文玥,若是想得到皇帝的重用,必须想办法启动谍纸天眼,让他考虑他祖父当初打算让他娶淳公主的事,宇文玥虽然心里不乐意,却还是默认了。

  宇文怀去向祖父宇文席报告宇文灼的死讯,并向他进言,打算在宇文玥枕边放一个自己的人,宇文席却出言折辱了他一番,鄙夷他不是三房的嫡孙,只是个从歌姬肚子里爬出来的下贱货色,宇文怀闻言大怒,却又不敢当面表现出来,便将这份恨意藏在了心里。

  第二天,一众婢女在院子里干活的时候,见到几个家丁抬着被送到极乐阁后被宇文席虐死的婢女锦兰的尸体走过来,纷纷噤声。这时,宋大娘走来,在他们中间又挑了几个人,让人将她们送去极乐阁,并特意点了楚乔的名字,汁湘一听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忙跪下来苦苦哀求,称若是她肯放过楚乔,让自己做什么都行,宋大娘闻言阴笑一声,便让她代替楚乔去极乐阁,汁湘为了保护妹妹,便将心一狠答应了下来。

  汁湘和一众婢女被送去了极乐阁,她心惊胆战地看着姐妹们一个个被活生生地虐死,吓得差点背过气去,她左躲右闪,最终也没有逃过一命归西的命运。

  楚乔和七妹八妹得到消息赶来。在极乐阁外面偷偷地看着,见到汁湘被抬出来的尸体,顿时又惊又怕,等到家丁走后,小七和小八扑上去抱着姐姐的尸体大哭,楚乔冷静地拉着两人跪了下来,向死去的姐姐发誓,一定会带两个妹妹离开这个魔窟。之后,楚乔带着两人将汁湘的尸体和临惜埋在了一处,又弄了两块木板,给两人立了个简易的墓碑。

  朱顺向宇文怀报告了三房去西域采办贡品的事是宋大娘多嘴透露出去的,便命朱顺将她扔到苦寒之地去,朱顺却只是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宋大娘,并没有将她真正地发配,宋大娘知道是朱顺给自己穿了小鞋,她正在满心怨恨地唠叨时,无意间见到了小七和小八鬼鬼祟祟的,便一路跟踪,看到姐妹三人正在给死去的兄姐烧纸钱,顿时大怒,上前拔掉了木碑。姐妹三人与宋大娘厮打在一起,楚乔拦住宋大娘,让两个妹妹先逃,宋大娘却不肯放过她们,一路紧追,在经过一个湖边的时候,不小心失足掉下了下去,楚乔伸手拉住她想要救她上岸,却最终因为力乏没有成功。小七和小八见宋大娘落水,吓得胆战心惊,楚乔却镇定地告诉两人,他日若有人查起,便说是自己所为。

  燕洵知道,虽然宇文玥不是宇文灼的亲孙子,而宇文灼对他又极其严苛,但他最在乎的就是这个唯一的亲人,因此从他看似悲痛欲绝,但生活上却依旧一丝不苟,穿戴整齐的行为来看,其实宇文灼并没有死。他将自己的推测告诉了宇文玥,宇文玥没有反驳,只是让他不要多事。

  燕洵看出宇文玥对那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楚乔动了心思,便让人月七带着自己到奴婢们的住处去看她,结果正巧看到宇文府的打手四六带人来抓楚乔,说有人见她和宋大娘在湖边起了争执,一口咬定是她杀了宋大娘,他出面教训了四六一番,将他赶走了。

  宇文玥其实是宇文家二房的嫡孙,当年因为他的生母疯癫,故而由长房收养,但宇文席查过族谱后发现,当时的继嗣文书并没有宇文玥的生父柱国大将军签字画押,便以此为由头,到青山院向宇文玥施压,称他不能名正言顺地继承长房。正在此时,皇帝下令命宇文玥掌管青山院的密旨下达,宇文席一计不成紧接着又生二计,将自己身后的一个婢女拉过来,硬要送给宇文玥,宇文玥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当即表示,不但是他送的这个,就连叔伯兄弟们送的、宫里赵婕妤赏的那些美女,自己统统都要收下,宇文席闻言倒是愣住了,不知道宇文玥为何突然转了性子。

特工皇妃楚乔传第4集剧情介绍

  荆小六成为侍寝婢女 宇文玥故意刁难楚乔

  宇文席担心那些美女抢走了宇文玥的宠爱,坏了自己的事,便出言阻拦他接受其他女子,宇文玥便说为了不扫了别人的面子,让那些女子自己去比试,胜者就可以留下来,宇文席没办法,只得拂袖而去了。

  之后,宇文玥命贴身侍卫月七下令,在所有金铃铛和银铃铛婢女中选择侍寝婢女。楚乔得到这个消息后,想到自己若是进了青山院,就可以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宇文府中保护自己的两个妹妹,便毫不犹豫地径直来到青山院,跪在院中请求宇文玥让自己也能参加择选。宇文玥见楚乔一个铁铃铛婢女也来参加择选,还锲而不舍地一直纹丝不动地跪到了半夜,便格外开恩,答应了让她参加择选。朱顺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宇文怀,宇文怀本想将楚乔杀了以绝后患,朱顺劝他不如留下楚乔,万一锦烛的计划不成功,还可以利用楚乔的杀兄之仇来对付宇文玥,宇文怀闻言觉得有道理,便同意了。

  第二天,楚乔到了青山院后,被架子上的鹦鹉嘲骂,楚乔上前将它脚上的链子解开放掉了,她的大胆让一众婢女瞠目结舌,一个金铃铛婢女自以为高人一等,看不起楚乔,出手找她的麻烦,被楚乔利落地躲了过去,并撕破了她衣衫。这一幕被月七看到后,在宇文玥面前大赞了楚乔一番,称她是个练武的好苗子。

  侍寝婢女的择选,第一局是泡茶,楚乔以新鲜井水泡出的茶博被来看热闹的燕洵赞许,此局获胜。第二局是让众人浏览一篇梵文佛经,最终能一字不差地默写下来者获胜,楚乔又凭着自己超强的记忆通过了比试。宇文玥看出楚乔似乎不识字,便故意刁难她,称她的卷上没有署名,并说如果她能够在卷上写上名字,自己就算她通过,结果让他大跌眼镜的是,楚乔竟然真的一笔一划地署上了自己的名字,宇文玥只得话覆前言,让她做了自己的侍寝婢女。

  当夜,宇文玥召楚乔入房,给她赐名星儿,并命她为自己剃须,楚乔手执锋利的剃刀,脑海中不时闪现出一刀割断宇文玥喉咙的画面,她太想为哥哥报仇了,但是她清楚地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未必能够得手,即使杀死了宇文玥,自己和两个妹妹也无法从这个深宅大院里逃出去,电光火时间,她已拿定了主意:还是老老实实做宇文玥的侍寝婢女,为妹妹们争取一个相对安稳的生活更实际。

  宇文玥知道楚乔心中对自己的恨意,但见她乖乖地替自己剃须,并没有任何逾矩的举动,也不禁暗暗称奇。他对楚乔说,自己已经给过她一次报仇的机会了,楚乔却说,现在,自己只想保护两个妹妹的安全,宇文玥称已经让人将她们接到了青山院,楚乔闻言心下大定。

  之后,宇文玥用锋利的剃刀割破了楚乔的手指,楚乔不禁惊呼:好疼!房中的鹦鹉反复重复这句话,睡在旁边厢房里的银铃铛婢女听到了,还以为是宇文玥临幸了楚乔,不禁醋意大发,心中暗恨。

  宇文玥在房里燃有安神之效了熏香,楚乔毫无防备地昏睡过去,宇文玥默默地看了一眼她恬静的睡颜,转身走了出去。这时,月七向他呈上假死的宇文灼给他的一封信,信中叮嘱宇文玥说:此女有兽性,桀骜不驯,用之防之弃之!宇文玥看后不由地深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