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楚乔传电视剧

楚乔传第5集剧情介绍

  楚乔饱经磨练 锦烛妒火攻心

  宇文玥并没有真正让楚乔侍寝,但他又想借此造成一个假象,让那些总是借口往自己身边塞女子的人死心,便故意在来送茶的锦烛面前装作与楚乔恩爱万般的样子,让锦烛嫉妒得要死。她出来后对其他婢女酸溜溜地说楚乔的坏话,小七小八听到后差点和她们打起来。

  燕洵也在不知不觉间迷上了楚乔,他丢下缠着自己玩投壶的元淳公主,跑去河边找楚乔,故意逗她说话,并半开玩笑地让她跟了自己,楚乔气得拿水泼他,燕洵不但不恼,反而等楚乔洗完衣服后,替她端着重重的木盆,与她一起往回走,楚乔有些捉摸不透这个表面流里流气实际心肠不坏的燕世子了。

  看着本该属于自己的侍寝婢女之位被楚乔抢走,锦烛实在咽不下心里这口恶气,她又找了一个机会唆使其他奴婢故意羞辱小七小八,借以出气,楚乔看到后出手教训了她们一番,将包括锦烛在内的一众婢女全都打倒在了地上,小七小八在一旁高兴地拍掌大笑。锦烛气急败坏地使出自己的绝招,掷出手中的绣帕来攻击楚乔,以楚乔现下的功力根本无法应付,危急时刻,宇文玥赶来,悄无声息地化解了锦烛的攻势。然后,他打了楚乔一巴掌,将她带回了屋里,称要惩罚她,锦烛等人得意万分。

  宇文玥教训了楚乔一番,称她不自量力,楚乔却依然不认为自己有错,宇文玥为了磨练她的性子,便将她带到了后院的一间演武厅里,给了她一袋子石子,让她去对付那四面八方从豹头里射出的无头箭。楚乔在经历了一开始的慌乱后,很快就掌握了对付那些无头箭的方法。楚乔问宇文玥自己是否可以过关,宇文玥却说,她刚刚对付的只不过是四个豹头而已,才只是过了第一关,接着,他命跟在自己身后的月七开启了六个豹头,让她自己在此再练三个时辰,说完,他便带着月七回去休息了。

  一直到三个时辰后,宇文玥被来访的燕洵吵醒,他才来到演武厅查看,见楚乔已经能够游刃有余地应付六个豹头,便开启了八个豹头,让她继续演练,若是无法通关就要一直练到三更,不服输的楚乔硬撑着一口气,打起精神来应付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箭矢,直到三更,累得连腿都抬不起来,才被放了出来。

  回到奴婢所住的房屋,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小七小八见姐姐伤重至此,担心不已,锦烛等则暗自幸灾乐祸,并借机又刁难了她一番。

  如此一连数日,楚乔每天半夜都像丢了半条命般被送回来,锦烛也看出了端倪,知道宇文玥这是接着惩罚为由来训练楚乔,便将这个消息报告了朱顺,朱顺不相信楚乔能翻出多大的风浪,便让锦烛去试探她。

  第二天,锦烛找了个由头又和楚乔交了手,结果却被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出尽了洋相,最后不得不喊来月七解围。月七将两人的战况报告了宇文玥,对楚乔的进步神速十分惊异,推测她是她从小经过严苛的训练,并且根基打得非常牢固,并称自己已经让月卫去继续打探她的底细了。

  为了让星儿这柄利刃早日为自己所用,宇文玥想要再给她加点料,便当着众婢女的面亲手将楚乔头上的铁铃铛换成了银铃铛,并且比锦烛的银铃铛精致好看了不止一点,锦烛心中妒火大起,加上月七命她腾出自己的房间来给楚乔住,她更加嫉恨填胸。

楚乔传第6集剧情介绍

  锦烛露出破绽 楚乔进步神速

  月七不明白主子为什么要这样提拔楚乔,宇文玥却说这是要让她承受众人的羡慕和嫉妒,让她在这样的环境中来磨练心境,学习处世之道。果然如宇文玥所料,楚乔被提拔的第一天,锦烛就唆使那些婢女给她来了个下马威,然而楚乔却不卑不亢不急不气地冷静应付了过去。

  楚乔除了每天要贴身伺候宇文玥意外,还要经受近似严苛的训练,她的进步让月七惊叹不已,宇文玥却总是嫌她不成器。

  锦烛明里斗不过楚乔,便想要动歪脑筋,就趁楚乔搬来自己房里时,假装从她的包袱里翻出了一个玉质的秽心淫雕,并一口咬定是楚乔的,还说要把它交到三房太夫人那里去。楚乔手疾眼快地一把将那玉雕打在了地上,摔得粉碎,并将锦烛的东西扔了出去。锦烛的箱子落在地上,里面的东西全都掉了出来,其中有一只人皮手套引起了楚乔的注意,她想起当日临惜出事那天,自己在郊外看到与朱顺会面的那个蒙面女子就曾经在慌乱中掉下这样一只人皮手套,便对锦烛起了疑心。

  锦烛慌慌张张地收拾了自己的东西逃走了,她跑回三房,称自己不是楚乔的对手,求宇文怀除掉楚乔,宇文怀却问起人皮手套,称若是她的身份暴露,自己就要她的命,锦烛闻言战战兢兢。她怀疑自己遗失的人皮手套被楚乔捡去了,便跑到她房里去翻找,结果却一无所获,楚乔看到她的所做所为更加加深了心中的怀疑。

  柔然犯境,皇帝忧心不已,他下旨授予宇文玥兵权,让他负责守护京都皇城的安危,同时又给宇文怀下了一道密旨,至于上面到底说了些什么,无人知晓,只是宇文怀得知宇文玥受派护卫皇城,更加紧了对他的迫害。

  宇文怀始终觉得自己的这个小侍女进步太慢,一有空便借眼前的事务来教导她,而楚乔也渐渐开了窍,明白宇文玥不是单纯地想要惩罚自己,而是要借机磨练自己,让自己更加优秀,想明白了这些后,她的心中豁然开朗。

  这天,宇文玥又借奉茶一事教导楚乔,给她看了两幅稍作移动便截然相反的画,并给她讲了一个师兄弟纵、横、间三人之间的恩怨仇事,最后告诫她说,有判断力的头脑比盲目的眼睛更为重要。楚乔闻言想起今日来发生的一些事,包括那个蒙面女子,包括临惜的死,包括宇文灼老太爷的中毒,包括宇文玥对自己的惩罚,她似乎突然瞬间明白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