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楚乔传电视剧

楚乔传第7集剧情介绍

  楚乔忠心护主反被猜疑 锦烛借刀杀人终被识破

  宇文玥在后院练习机弩的时候,被楚乔看到了,楚乔突然想起自己在人猎场那天差点被宇文怀射死,危急时刻有一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箭矢射断了宇文怀的箭,还想起燕洵似乎还说了一句宇文玥什么的,便问宇文玥是否到过人猎场,宇文玥却没有回答她。

  宇文玥身患寒疾,每到初春便要闭关三日,这是整个宇文家都知道的秘密,宇文怀相宇文席献计,趁着这三天宇文玥最虚弱的时候,一面用西域至宝雪玉狗来激发他体内的寒疾,一面买通江湖杀手组织往生营来搞刺杀,争取将他一举除掉,宇文席闻言大喜。

  到了宇文玥闭关这天,锦烛带着雪玉狗过来,交给了楚乔,说是三房太夫人吩咐送来的,楚乔查问过后便接过来捧了进去,到了房门口却被月七拦了下来,称公子正在闭关,让她在一旁等候,楚乔便依言站在一旁,可是她却不知道,这雪玉狗其寒至阴,没有内力的人会被它的寒毒侵体而亡。

  小七一直想着要替自己的五哥报仇,便趁平日干活的时候每天偷偷在宇文玥的房角下凿上一炷香的时间,想要趁宇文玥闭关时对他下手,锦烛看出了她的异样,也猜出了她的心思,但她却没有说透,而是偷偷将宇文玥房中的花换成了容易吸引蛇虫鼠蚁的藤角草,在宇文玥闭关之夜,藤角草的味道引了几条七步倒毒蛇爬进了他的房间,而小七则在准备继续挖洞的时候被月卫发现抓了起来。

  小八在柴房找到了被吊起来的小七,唆使她将一切的罪责都推到楚乔身上,并说她不是真正的荆家女儿,自己和她才是荆家的血脉,小七却不肯陷害楚乔。

  此时,门外守护的月七被宇文怀用调虎离山之计骗走了,留下武功稍逊的月十三来守护宇文玥,那几条毒蛇无声无息地游向宇文玥,猛地咬了他一口,架子上的鹦鹉见主人有难,吓得大叫星儿,楚乔听到后知道不妙,匆匆推门进了房间,见宇文玥被毒蛇咬伤跌在地上,便捧起他的剑在他的伤口上划了一道口子放出了毒血,并斩杀了两条毒蛇,但她因被寒毒侵体,渐渐已无力再提起宇文玥的重剑,便拿起烛火来驱蛇。这时,外面往生营的杀手也被发觉受骗匆匆赶回来的月七带人合力打跑了,众人闯进房间杀死了所有的毒蛇,而楚乔已经寒毒发作昏了过去。

  月七见主子受伤,连忙将来了大夫,宇文玥让那大夫在给自己看完诊后给楚乔治伤,那大夫见他让自己为一个婢女看病,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说什么也不肯,宇文玥威胁要将他由士族贬作罪奴,那大夫这才不情不愿地替楚乔诊了脉。

  大夫把脉后发现楚乔的体内隐藏着极可怕的内功,应该是许多年前被强行封存在了体内,如今这股力量被雪玉狗引发,导致她无法驾驭,而遭受了烈火焚心之苦,只有以极寒的内功为她压制焚心之火,方可无虞。宇文玥闻言打发大夫下去,然后命月七将雪玉狗拿来,借它的寒气为楚乔疗伤,月七知道这样做会使自家主子受伤,却又无法违背宇文玥的命令,只能咬牙照做。宇文玥一手托着寒冰一手为楚乔运功,良久之后才算是压下了她的焚心之火,他自己却因雪玉狗的寒气侵袭而致暂时失明了。

  昏迷中的楚乔,仿佛又看到了一直以来在梦中看到的景象,还听到了一个中年美妇对自己说什么寒冰诀,为自己好之类的话,可画面断断续续的,不甚清晰。

  醒来后,楚乔跪在宇文玥脚下请罪,称自己是为了替他放出被蛇咬到的伤口才砍伤了他,宇文玥却说自己看不透她,不能相信她说的这些话,让月七将她和锦烛一起带到院中审问。

  机警聪慧的楚乔迂回婉转地当众将锦烛绕了进去,引她亲口说出了曾接受各房贿赂及雪玉狗之事,宇文玥还是不太放心楚乔,便让楚乔亲手惩罚锦烛,锦烛吓得心惊胆战,楚乔却说将人活活打死太过残忍,不肯动手,宇文玥闻言便让人将锦烛拉下去重打二十鞭以示惩戒。

  这件事至此真相大白,宇文玥当众称要重赏楚乔,楚乔却不要赏赐,只求放过自己的妹妹,让她们和自己住在一起,宇文玥点头同意了,小八惭愧地低下了头。

  宇文玥借此次事件,假装被雪玉狗毒害瞎了双眼,借以逃避接管禁军陷害定北侯的差事,皇帝得到了这个消息,果真收回了宇文玥手上的兵符,并下旨罚宇文怀在家思过。传旨官走后,宇文席狠狠地打了宇文怀一巴掌,宇文怀更加对他怀恨在心。

  锦烛被责罚后很是不甘心,便趁夜带着总是围在自己身边转的锦偲往婢女房里偷偷放了几条蛇,然后故意挑唆,称在这里的人中,只有荆家姐妹不怕蛇,暗指是她们做的这件事,众人觉得有理,义愤填膺地一致去找楚乔算账。

楚乔传第8集剧情介绍

  锦烛三番两次陷害星儿 楚乔机智应变躲过灾祸

  锦烛其实早就在楚乔房里偷偷放了毒蛇坛子,只等着这次带人搜出来好为自己翻案,可众人借着奉朱管家的吩咐撒除虫药的由头到楚乔房中乱翻了一通,却什么都没发现。小八气不过跟锦烛理论的时候被她打了一巴掌,楚乔进门后看到这一幕,二话不说端起一盆脏水泼在了锦烛身上,并三言两语镇住了众人,将她们吓退了。

  众人走后,楚乔拿出了被自己早一步发现的毒蛇坛子,小七小八一看大惊失色,提议赶紧把蛇扔掉,楚乔却说这么做肯定会被锦烛捉住把柄,她想出了一个欲盖弥彰的连环计,先是让小七带着一坛子蜂蜜故意从锦烛窗外走过,引她来追,等锦烛看到看到坛子里装的是蜂蜜的时候,知道自己上当了,连忙又去找楚乔,结果在悬崖边上截住了抱着毒蛇坛子的楚乔,楚乔故意装作和她起了争执的样子,将坛子塞到她怀里,自己跳下了悬崖,利用事先准备的绳抓平安下到了崖底。

  被锦烛吩咐人叫来的朱管家和月七等人赶到后,只见到了抱着毒蛇坛子的锦烛一人,她惊慌地告诉大家楚乔为了陷害自己跳崖了,月七嗤之以鼻,朱管家见无法再包庇锦烛,只好命人将她抓进了罪奴所。

  而楚乔在崖底的一个洞穴中却发现了燕洵,原来,燕洵身为质子虽然表面上云淡风轻,可心底里却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自己的故乡,每逢想家的时候,他就跑到这里来偷偷地哭一场,以慰离情,这次是碰巧被楚乔遇到了。等到上面的人散了之后,两人这才小心翼翼地爬了上来。

  宇文怀此计不成,又生二计,他命人将小八抓到了罪奴所,借以引楚乔上钩,楚乔闻讯后匆匆赶到了罪奴所,却被人控制了起来,朱顺等人想要轻薄她,被她一一打倒在地。

  宇文怀拿出一张盖有青山院印章的手令,称宇文玥已经将她逐出了青山院,任凭自己处置,小八也已经招认了她在悬崖上所做的事,楚乔在一瞬间的惊慌过后,想起宇文玥教导自己的不要相信自己眼睛所见之语,便冷静地说自己要见过锦烛,才能告诉他有关宇文玥的一切,宇文怀便让人将锦烛带了过来。

  楚乔要求单独和锦烛说话,宇文怀同意了,他让人将两人关在一起,自己则站在外面偷听。楚乔知道宇文怀一定在外面听着,便故意半真半假地说了一些自己知道锦烛脚踩两只船一边依傍宇文怀一边又吊着宇文玥不放的话,成功引起了宇文怀的怀疑。锦烛看出了楚乔打得是什么主意,她害怕多疑残暴的宇文怀不容自己,连忙出言辩解,可越慌乱越出错,到最后不小心将宇文怀手上拿的手令是假的这件事也说了出来,宇文怀气急,命人将她拉下去卖去了妓院。楚乔则以两个妹妹脱离奴籍为条件,半真半假地又说了一些关于宇文玥的讯息。

  此时,宇文玥正在密室里跟原本应该死去的祖父宇文灼说着话。原来,当日宇文玥发现宇文灼中毒之后,立刻为他服了还魂丹续命,为了迷惑对手查明真相,又联合了魏贵妃,营造出了祖父已死的假象。宇文玥想要救楚乔出来,宇文灼一方面看出楚乔不凡,担心她有异心,不能为及所用,一方面发觉孙儿已经对这个婢女动了情,这更是让他不能接受的,因此不许宇文玥出手救她。宇文玥据理相争,称自己对楚乔只是利用,只想将她培养成一个优秀的谍者,她是比月七更适合的谍者人选,除此之外别无他想。宇文灼拗不过孙子,只好退一步,让他等着楚乔凭自己的能力逃出罪奴所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