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楚乔传电视剧

楚乔传第9集剧情介绍

  锦烛被救复被杀 楚乔身世初惊现

  宇文怀看出了楚乔是在挑拨离间,想借自己的刀除掉锦烛,而楚乔则趁机迷惑他,暗示自己可以代替锦烛做他的眼线,宇文怀不相信这个狡猾如狐的小丫头,想要拔剑杀了她以绝后患。千钧一发之际,从月七那里得知楚乔被抓到了罪奴所的燕洵闯了进来,从宇文怀手中救下了她,并将她们姐妹带出了罪奴所。燕洵让楚乔跟自己回侯府去,却被楚乔婉言谢绝了,燕洵只好失望地离开了。

  至此,楚乔的连环计还没有完。夜里,她带着之前模仿宇文玥的字迹写的释奴文书和出府对牌来到牢房,打倒了看守走了进去。锦烛正在胆战心惊地等着即将降临到自己身上的厄运,见楚乔出现在面前,便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跪在地上苦求楚乔救救自己,楚乔看她诚心悔过,便将自己手上的包裹扔给她,让她换上衣服赶紧离开宇文府,并逼她立下重誓不得出卖自己。而当锦烛看到包裹里竟是下奴的衣服时,顿时羞怒交加,恨得咬牙切齿,她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自己所受之辱加倍向楚乔讨回来。

  锦烛躲在竹林边,等宇文怀经过时拦住了他的马车,向他告发楚乔,称是她放自己出来,还给了自己出府的对牌,并将对牌呈上给宇文怀看,宇文怀却发现那包对牌的锦缎上写的竟然一份释奴文书,后面的落款正是宇文玥,联想起之前她因雪玉狗事件暴露后仅被打了二十鞭子便不了了之一事,断定锦烛是真的投靠了宇文玥,当即大怒。锦烛这才知道自己弄巧成拙了,连连叩头求饶,并称愿意给他当侍寝婢女,宇文怀却狞笑着一刀结果了她的性命,并让朱顺报告宇文玥说,是楚乔杀了锦烛。

  宇文玥从朱顺口中得知楚乔杀了锦烛,便带着月七到她房中查看,结果见楚乔正盖着被子躺在床上,他笃定楚乔并非是她所说的不舒服,便伸手解开了她的被子,谁料却看到楚乔只穿着亵衣的身子,不禁大为尴尬,月七也赶忙别开了头。

  宇文玥依旧不死心,再三打探楚乔从罪奴所出来后发生过什么事,楚乔机智地敷衍了过去。宇文玥知道这个小野猫不会再透露什么,只好无奈地放弃了追问。

  宇文灼从当日临惜奉给自己的算筹上的毒蜘蛛身上看出,那毒便是十六年前毒死投靠大魏的大梁秘府大司曹之毒,他因此断定当年的投毒奸细就是宇文席,便想决定利用一个和家族月卫无关的人来解决他,并让心腹属下瞒着和自己从来没有秘密,如今却让自己有些看不透的孙儿宇文玥,他的属下明白这才是宇文灼肯让宇文玥留下楚乔的真正原因。

  这天,楚乔被宇文玥蒙着眼训练在百花园里找一朵开得正艳的花,她正在老老实实地蒙着眼睛寻找,被宇文玥请来做客的元嵩撞见了,一时间惊为天人。楚乔不知他是皇子,因其欲伸手拉自己,便将他教训了一番扔进了湖里。元嵩非但不气,反而拦住她非要问她的名字,还说要向宇文玥讨了她去,楚乔便顺口胡诌了说自己是乌有院的子虚姑娘,是个窦大娘手下捏泥人玩的婢女,元嵩不知被她戏弄了,高高兴兴地去找宇文玥要人去了。燕洵在树上看到了这一幕,不禁暗笑,还促狭地取笑了楚乔一番,结果却遭宇文玥的鹦鹉苍梧鸟在肩上拉了一泡屎,楚乔见状大笑不已。

  元嵩和燕洵都来向宇文玥讨楚乔,宇文玥借口自己若答应了会令两人反目为由拒绝了,两人无奈只得闭口不提。

  元嵩此来除了看望宇文玥的眼疾之外,还替皇帝给他带来口信,称兵符虽然收回,但绝不会落在宇文怀手中,让他尽可放心。元嵩走后,燕洵从宇文玥宁可装瞎也不肯领这禁军兵符之举中猜出皇帝一定还有另外的用意,宇文玥没有明说,却让燕洵回去好好劝劝他父亲燕北侯放低姿态韬光养晦,免得被皇上猜忌。燕洵从宇文玥的话里听出了端倪,他表面上装得无所谓,回府后却立刻便给父亲写了信,将此事告诉了他。

  月七受宇文玥之命,一直在暗中调查着楚乔的身世,然而除了宫中十二人杰和往生营的文档之外,全都查了个遍,却丝毫没有查到一个身怀霸道内功的女孩。宇文玥便托魏贵妃替自己查询宫中密档,魏贵妃果然在密档中查到了这样一个女孩子,她是洛河之女,风云令的新主人。而楚乔显然不可能是洛河之女,因为天下皆知的是,洛河之女一年前已坠落黄河而死了。

  宇文玥却并不这么觉得,便将小八召来,询问楚乔的身世,小八不敢隐瞒,战战兢兢地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她说自己也不知道六姐的来历,只听说她是父亲的外室所生,父亲还给她算过命,说她是孤煞星入命,注定一生孤苦,而六姐到家后与任何人都不亲近,常常一人独处,只在家里呆了一年,后来就不知所踪了。宇文玥听了这番话,不禁喃喃道:天生孤煞,壁立千仞,无所依傍,剑从心起,天生的战士!

楚乔传第10集剧情介绍

  担心生变姐妹出逃 楚乔灯会借机开溜

  寒食节将到,宇文怀在府里办了茶会,请了各家勋贵来饮茶。元淳公主也被请来赴会,她在府门口被一个婢女冲撞,那婢女手中的毒鼠膏落在了地上,元淳好奇地伸手去捡,恰好赶到的楚乔连忙用一块帕子垫着抢着拿走了,并告诉她说,这毒鼠膏毒性极强,稍有不慎就会要了人命,元淳闻言大惊。这时,走过来找妹妹的元嵩看到了楚乔,惊喜地叫了一声星儿,元淳这才知道眼前的丫头就是燕洵心心念念的小野猫,便让她跟着自己,在一旁侍奉。

  在茶会上,宇文怀故意对着楚乔说,那湖里有许多被沉湖的尸体,自己决定要把湖水抽干,来寻找那些失踪之人,并拿出用汁湘的处子之血炼制的血香来刺激楚乔,还故意对宇文玥说,要把楚乔送到极乐阁去练成血香。燕洵知道看似镇定的楚乔其实是强忍心中悲痛,便出言驳斥了宇文怀,元嵩也跟着责备了他几句,宇文怀却毫不为意。他知道淳公主讨厌楚乔,便暗中在她面前献殷勤,称要替她出口恶气,淳公主虽然不喜楚乔,却不忍心下手加害她,叮嘱宇文怀给她一点小小的教训就好,不要做得太过分,宇文怀装作听话地点头答应。

  小八从下人的口中得知宇文怀要掏湖泥,知道宋大娘的尸体被挖出来后,自己三人就会暴露,不禁忧心不已。楚乔却临危不乱,她早已安排好了一切,给两个妹妹弄来了出府对牌,嘱咐她们趁着明日长安灯会之日逃出府去,并说自己会想办法拿到两人的释奴文书,到时姐妹三人一起离开长安。

  小七不忍再瞒着姐姐,便趁小八不在时,将小八从汁湘那里得来后,一直藏着不肯交还给楚乔的木珠给了她,楚乔这才知道,原来这木珠是自己的母亲留给自己的,可因为小八的突然闯入,小七却没有来得及告诉楚乔,这木珠里暗藏着她的身世。

  第二天就是长安灯会,楚乔按照预定计划让两个妹妹先出了府,自己想要等宇文玥逛灯会走后偷偷拿他的印章在释奴文书上盖章之后再走,可她万万没想到,宇文玥却让她陪自己去逛灯会,她再三找理由想要推掉这个差事,却都被宇文玥给拦住了,只好咬咬牙捧着宇文玥命人给自己做的新衣走进了内室。楚乔趁着换衣服的时候,又仿照宇文玥的笔迹写下了释奴文书,并在上面盖上了他的印鉴。

  而此时,宇文玥从楚乔左推右拖不想随自己去逛灯会的举动中看出了异常,他略加思索,便想明白了为何楚乔前几日那般拼命地学写字了,其实她并没有真正学会那些字,只是单纯地在模仿自己的笔迹而已,想到这里,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两人出府时,楚乔见到天现异象白虹贯日,惊道:这是上天示警,必有刀兵之灾,她猜测是大魏的宿敌柔然将再次犯境,宇文玥却说大魏的敌人除柔然之外还有南梁,而真正危险的却是大魏的内鬼,楚乔闻言似懂非懂。而宫里的大魏皇帝看到天降凶兆,却以为是自己一向猜忌的燕北侯要起祸端,不禁对他更加深了防范之心。但是,大魏皇帝不知道的是,南梁的长公主萧玉此刻带着萧策已经秘密来到了长安,随之而来的正是一场出人意料的血雨腥风。

  到了朱雀大街的灯会上,宇文玥让楚乔一路挽着自己的衣袖,不许离开半步,楚乔见自己无法脱身,只好不时地找出些名堂来给自己制造逃走的机会。后来,她终于在猜中谜语后,趁着宇文玥替自己去被围的水泄不通的人群中取彩头时溜之大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