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楚乔传电视剧

楚乔传第11集剧情介绍

  隐心认出楚乔身份 姐妹三人计划失败

  楚乔急匆匆从花灯会上牵着马逃走时,遇到了南梁公主萧玉和他的随从隐心。只一打眼,隐心便从那冷冽的眼神中认出了楚乔,他上前搭讪,想要让她带自己去买她手上的兔子灯,借以再做试探,可楚乔并不想和他们多做纠缠,将兔子灯送给了萧玉后,转身就走。

  通过这番交谈,隐心几乎认定了眼前这个女子就是一年前曾重伤自己的风云令主。他向萧玉报告了这件事情,萧玉让他追上去确认,隐心领命而去。当日在黄河边,他奉命追杀叛逃的秘府,与负责保护的风云令主交手之时,曾无意见看到她的背上有一个图案,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他追上楚乔后故意用手中的铁扇划破了她背后的衣衫。这时,燕洵恰好策马赶到,替楚乔挡下了隐心的攻击,给楚乔争取了逃跑的时间。

  之后,燕洵也策马沿着楚乔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因楚乔的马被隐心用暗器射伤,疼痛之下尽力狂奔,楚乔勒不住它,不知道怎么下马。燕洵从旁边看出了楚乔的窘迫,便故意逗她说,只要她求自己,自己就来救她,楚乔却不肯向他开口求救。这时,突然暗中飞出一只冷箭,向着楚乔激射而至,燕洵腾身而起,抱着楚乔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堪堪躲过了飞箭。

  这时,又一支冷箭飞来,燕洵护着楚乔仓皇逃跑,一个没注意,两人掉进了猎人为捕捉猎物布下的陷阱。那陷阱中四壁十分光滑,难以攀援,其中有瘴气,时间一长定会有危险,燕洵便墩身让楚乔踩着自己的肩膀爬了上去,楚乔脱险后称要找人去救燕洵,起身离开了。她一面想着妹妹们没有自己的释奴文书会很危险,一面又想着燕洵如此信任自己,又屡次对自己有恩,不知如何抉择。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她还是不能做到见死不救,于是,便砍了一根长长的竹竿,伸到洞里将燕洵拉了上来,可是她的脚却不小心被扭到了,只好让燕洵背着自己去朱雀大街。

  两人正在边走边说,燕洵听到了马儿嘶鸣的声音,高兴地说自己的马来了。机警的楚乔伏地倾听了一会儿,却说这一行人很多,而且还带了重兵器,燕洵不由得对这个小婢女赞叹不已。两人爬上一个山坡,见远远走来一队奴隶,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楚乔从两人口中得知他们都是魏家门阀家中的奴隶,他许诺让他们修完后长城后便给他们释奴文书,可是修完之后却又自食其言,他们愤怒之下便集体出逃了。

  这时,魏家门阀的少爷魏舒游将军带着一队士兵赶到了,他阴笑着让人围住那些逃奴,对手无寸铁的他们大开杀戒,顷刻间地上一片尸体。在山坡上偷偷窥望的楚乔忍不住想要冲出去救人,却被燕洵给死死拦下了,他劝楚乔说,以她和自己的身份,此时冲出去只能招惹麻烦,楚乔闻言觉得有理,只得眼睁睁看着那些人被当场残忍屠杀,她的心里如被刀割一般疼痛。

  这些杀人恶魔走后,楚乔甩下燕洵,独自回到了朱雀大街,她找到和妹妹们约定的小茶馆,却发现妹妹两人已经不在那里了,询问老板后得知,妹妹的身份已被识穿,并被几个贵族公子带去了城墙根那边。她知道两人有危险,便连忙赶了过去,结果正遇上几个纨绔想对小七小八用强,她上前打跑了那几个人,救下了两个妹妹,可是小八却因为反抗而被一个纨绔用刀划伤了脸颊。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漂亮的脸蛋就是身份,就是前途,就是她的命,小八深知这一点,她哭着请求楚乔去向宇文玥讨要祛疤的良药,小七担心回去后再没有机会逃走,楚乔却觉得今天已经失去了逃走的良机,便决定先回宇文府再想办法。

  回到府里后,楚乔见院门居然没有落锁很是诧异,但聪慧如她,立刻便明白这是宇文玥特意为自己留的,而他这么晚还没有休息,就是在等自己给他一个交代。

  果然,宇文玥将楚乔带上了禁湖旁边的阁楼,让她向自己报告行踪,楚乔便将早就编好的一套瞎话说给他听,宇文玥明知道她在撒谎,却故意一遍遍不厌其烦地让她说给自己。楚乔听着外面禁湖里人声嘈杂,知道这是那些家丁在掏湖泥,心中很是忐忑。

  而更让她忧心的是另一件事。当日在春茶宴上,楚乔借着宇文怀让自己闻血香时,将在元淳公主面前捡起毒鼠膏时沾在手帕上的毒偷偷抹在了血香上,因为她知道,毒鼠膏点燃后,如果人再饮下热酒就会毒发身亡,她的计谋就是要趁着寒食节这天不能饮热酒,而当天一亮,极乐阁那边肯定要烫热酒助兴,到时候宇文怀就会不知不觉地毒发身亡,自己也就可以趁着府中大乱的时候带着妹妹们逃走。

  然而令楚乔震惊的是,宇文玥竟然对这其中的一切细节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并且当着她的面一一说了出来,她不禁暗自心惊。而宇文玥却告诉她说,宇文家是谍者世家,这点毒根本就逃不过他们的眼。楚乔见无法隐瞒,便痛痛快快地承认了自己想要杀死宇文怀为哥哥报仇,自己早就从锦烛口中听说了,临惜是死在了宇文怀的奸计之下。宇文玥问她问什么不怀疑是自己在栽赃陷害,楚乔却笃定地说,自己相信他的为人,绝不会做这样的事。她眼中清澈的眸光和说到动情处流下的泪水令宇文玥有一瞬间的恍惚,他突然有一种很想保护她,拥她入怀的冲动,连他都对自己的反常感到诧异。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做,只是拿起自己的手帕轻轻替她擦去泪水,挥手让她下去了。

楚乔传第12集剧情介绍

  宇文怀奸计再次落空 宇文玥同意动用楚乔

  宇文怀命人将禁湖的水掏干之后,在淤泥里面到处搜找,因为之前有一个厨娘自称看到了楚乔姐妹杀死了宋大娘,将她推进了湖里,所以他笃定一定可以在湖里找到尸体,因为急着要定楚乔的罪,他便让四六带人到青山院将楚乔三姐妹押了过来。

  月七来向宇文玥禀告楚乔被抓的事,宇文玥云淡风轻地挥挥手让他去处理,并将自己面前刚刚为楚乔擦过泪的帕子扔给月七,让他去扔掉,可是话一出口他又后悔了,又改口让他洗干净后再给自己送回来。宇文玥有严重的洁癖,他用脏的帕子从来都是一扔了事,从来没有洗过再用的道理,月七不明白主子今天为什么转了性,但他又不敢问,只得领命而去。

  此时,禁湖里的水已经被掏干了,家丁们正在湖泥里翻找,过了一会果然找到了尸体,可几乎在同时,另一边也有人发现了尸体,紧接着又找到了一具尸体。三具尸体被抬上了岸,宇文怀让楚乔过去检查,楚乔只好依言上前掀起了一个尸体身上的草席,却发现这是一具男尸,而且他的身上还有一个绣着谢字的荷包,与此同时,湖里的家丁又捞起了一个药箱,至此答案不言自明,这人就是前阵子为宇文玥看诊后无故失踪的谢大夫。

  奉宇文玥之命而来的月七见状,抓住这个把柄不放,称一定要将这件事彻查到底,朱顺有些心慌,担心这样下去牵扯出自己的主子宇文怀,连忙转移话题,指称那另外两个尸体肯定有一个是宋大娘。虽然尸体已经被泡得腐烂发臭,面目全非,可楚乔上前看过之后,还是从两人发髻间插着的铁铃铛判断出,这绝不可能是身为女管家的宋大娘,两旁站着的一个婢女想起前阵子有两个相熟的铁铃铛婢女被指派到极乐阁伺候,后来她们就不见了,便猜测眼前这两具尸体就是投湖而两人死。朱顺却一口咬定这就是宋大娘,还将那个作证的厨娘叫上来对质,可这厨娘哪里能说得过伶牙俐齿机灵聪慧的楚乔,三言两语就被她问得哑口无言,破绽百出,月七见状不再多做纠缠,带着楚乔离开了,宇文怀气得干瞪眼,却无可奈何。

  回到房里后,小七奇怪湖里为什么没有宋大娘的尸体,小八推测是宇文玥事先派人捞了出来,并说宇文玥对楚乔有情,楚乔却说,即使如此也无所谓,自己只想带着她们逃离这虎口。小七不准妹妹再说让楚乔跟着宇文玥的话,两姐妹为此争执了起来,小七无意中说漏了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楚乔并非荆家之女的事说了出来,并将那木珠里藏着她的身世一事也一股脑儿地告诉了楚乔。楚乔闻言下意识地转动了那木珠一下,竟将它扭开了,并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绢布,可她展开一看,上面却什么都没有,她还以为是时间长了,上面的字迹模糊不见了。

  第二天,楚乔正在院子里拿着绢布研究,一个小丫头跑来呈给她一个小木匣,说是公子给她的,楚乔打开一看,竟是当日小八腕上被宋大娘惊慌间撸下去的木镯,顿时心虚不已。

  楚乔知道这是宇文玥让人提早找到了宋大娘的尸体,并将这个刻有小八名字的证物木镯藏了起来,但她却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丝毫没有露出半点异常,宇文玥看到她强自镇定的样子,不禁暗暗好笑。他故意提起这件事,并说月七他们为了打捞尸体,在禁湖里忙碌了一夜,楚乔接口道,自己要好好谢谢月七,宇文玥又好气好笑,便将自己本打算送给她的一件神兵利器——指尖刃交给她说,既然要谢,不如就把这件宝贝转送给月七,楚乔知道这是公子送给自己的防身利器,接过去便戴在了手上,改口向宇文玥道了谢,欢欢喜喜地离开了。

  此次掏湖泥没能扳倒楚乔,反而让自己丢尽了脸面,宇文怀本来就窝这一肚子火,却又被宇文席狠狠辱骂了一番,称自己不该将振兴家业的重任放在一个奴婢所生的庶子身上,还说他永远成不了大器,宇文怀气得暗暗咬牙切齿,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报复这个轻贱自己的老东西。

  萧玉此来长安就是为了挑起燕北和大魏的战火,好使自己的国家能够从中获得渔翁之利,她故意让隐心从皇宫里将大魏和燕北的边陲兵马部署图盗拓,想要造成燕北心怀不轨的假象,离间大魏皇帝与燕北侯的关系。

  皇帝一向忌惮燕北侯,萧玉这一招果然上让他上当,次日一早他便命人将宇文玥兄弟召进了宫中。宇文怀得知兵马图被盗拓,连忙叩头请罪,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宇文家的谍纸天眼却一无所觉,自己愿意将功请罪,替皇帝分忧。皇帝闻言刚要下旨命他彻查此事,可是转念间又改变了主意,让人又宣了宇文玥进宫觐见。他一心认定了盗拓布防图的就是燕北世子燕洵,拐弯抹角地想让宇文玥顺着自己的话头说,可宇文玥却始终坚持没有有确切情报,自己不能妄下定论,并劝皇帝不要中了这离间之计,皇帝却说,对于谋逆之嫌,历朝历代都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宇文玥还想要辩解,皇帝见他如此不识时务,气得吹胡子瞪眼,摇手命他退下了。

  皇帝对谍纸天眼不放心,南梁安插在大魏内部的奸细也还没有肃清,宇文灼始终觉得寝食难安,他想动用楚乔,却遭到宇文玥的反对,宇文灼大怒,称如果用不上楚乔,那留着她也就没有了意义。

  宇文玥知道自己左右不了祖父的决定,而他一直被一件事困扰着,那就是他的母亲十六年前发疯而死一事。宇文玥一直怀疑自己母亲的无故发疯和极乐阁有关,他以知道此事的真相为代价,同意了让楚乔通过考验后去执行任务。

  虽然宇文玥最初的用意,就是要把楚乔训练成一个出色的谍者,可是现在他却不舍得让楚乔这么早就去执行谍者任务,然而万般不舍终归敌不过情势所迫,他也只能让她接受终极考验了。

  当晚,宇文玥又一次将楚乔带到了密室,用四条儿臂般粗的铁链缚住了她的手脚,告诉她说,当她背后沙漏里的沙漏完之后就会触发所有机关,到时万箭齐发,她若不能躲开,便会命丧当场。楚乔听到这么变态的训练方法,不禁大惊。

  宇文玥走后,楚乔仔细分析了一下自己的处境,知道如今自己没有任何一件可以依靠的事物,便旋身将手上和脚上的铁链紧紧扭在了一起,趁着机关触发后射出的箭射断绷紧到极致的铁链之际,飞身逃离。因为不放心而一直在门外看着的宇文玥见楚乔落地后已经力竭,而四周的利箭却接连而至,便冲进密室救下了她。而后,宇文玥命楚乔到花园去练箭,称需练到连续三十箭射命中靶心,否则不许停下

  第二天一大早,燕洵带着一袋金子来到青山院,称要买下楚乔,并说楚乔的性子和自己一样,注定是草原上的鹰,如果把她关在笼子里,只会让她毁了笼子伤了自己,并且自己已经猜到他这样用心训练楚乔是为了什么,自己不想让她去做那些危险的事。宇文玥却说,以他的处境,让这个小野猫跟着他将会更加危险。

  此时的楚乔不知道两人正在商量着她的来去,彼此争抢想要决定她的命运,她还在园子里专注地练习射箭。这时,燕洵的马儿疾风独自溜达过来,楚乔便停下了练箭,拿起一把草喂起了疾风。紧接着,元嵩也走了过来,他说自己今天借了燕洵的坐骑疾风出来想兜兜风,结果桀骜不驯的疾风不肯让他骑,他只好一路牵着马来到了宇文府。元嵩对楚乔竟然能走近疾风很是惊讶,他央求楚乔帮自己将将疾风送回去,楚乔刚刚被宇文玥拼死相救,死里逃生,心中竟然暗自无由的欢喜,便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