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楚乔传电视剧

楚乔传第15集剧情介绍

  萧玉棋高一着 楚乔初接任务

  当日红山院的宴会上,舞姬桃叶与赵西风眉目传情,被萧玉敏锐地发现了,她暗中警告了桃叶一番,桃叶唯唯诺诺地称要与赵西风断绝来往,萧玉摇手打断她说,大可不必,因为日后赵西风有可能成为一枚有用的棋子,桃叶了然地点头。

  萧玉的住所被月七带人围住了,可同样身为谍者的萧玉对自己的房间防守极其严密,不但屋顶房中都吊了丝线铃铛,连房间四周也都放了许多装了蝉的竹笼,令月七他们无法靠近房间,甚至想要偷听都无法做到。

  此时,宇文玥带着楚乔进了谍纸楼的核心重地,让她参观了那些核心机密。楚乔从宇文玥的介绍中明白,原来这里是整个大魏的信息中心,所有的谍报最后都会汇集到这里来被层层筛选,她不仅对这个庞大的谍报系统由衷地赞叹。

  宇文玥交给了楚乔一枚出府令牌,将谍者的任务、应具备的素质和该掌握的技能一一说给她听,并让她牢牢记住自己应该听命于谁,最重要的是尽量完成任务活下来。之后,他又装作无心地对楚乔说起了对谍纸楼威胁最大的江湖谍者之首——风云令主洛河,将她一年前已经因一场意外死去,她的女儿风云令少主失踪一事告诉了她,他暗中观察楚乔的反应,却见她毫无异常,并且还说想要会一会这个风云令少主,宇文玥斥她不知天高地厚,楚乔却胸有成竹地说,自己一定会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谍者。

  皇帝对白笙为了儿子,竟然跟自己耍手段一事十分愤怒,咬牙切齿地说要把他们母子都留在长安。魏贵妃却说,这样会引起燕士城的反心,不如将白笙夫人暂且放回燕北,皇帝听了觉得在理,便依言而行。

  白笙夫人被皇帝下旨送回燕北,燕洵为母亲送行时悄声让她回去后叮嘱父亲:此时表忠心毫无意义,只有握紧兵权,挺过这段艰难地日子,才能保一世无忧切不可听信谗言,轻举妄动。白笙见儿子对时局分析地如此透彻,不禁深感欣慰。

  宇文灼得到月七的禀报,得知刺探大梁谍者的任务失败,宇文灼便想让楚乔去执行这个任务,宇文玥觉得楚乔还没有被训练出来,贸然接受这样重大的任务会有凶险,本不想答应,宇文灼却说他是怀有私心,宇文玥还想解释,宇文灼却已经不由分说下达了命令,且说假如楚乔任务失败,说明她不适合做谍者,而青山院又没有任何损失,宇文玥闻言不敢再辩,只得应命。

楚乔传第16集剧情介绍

  楚乔刺探萧玉任务失败 公子舍身相救身处险境

  宇文玥到底不放心楚乔去执行刺探大梁谍者的任务,嘱咐月七暗中保护她。月七领命而去。

  隐心向萧玉禀报了燕北谍者仲羽在悄悄打探左宝仓其人,忽然明白燕洵这是想要弄到武器逃回燕北,不禁大急。因为燕洵一旦逃跑成功,燕北势必将脱离了皇帝的控制,自己离间他们的计策将告失败。优秀的谍者无一例外都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只不过一瞬间,萧玉就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她命人撤掉了防守,故意将自己和隐心的对话透露给了在外面窃听的楚乔,让她知道自己要去神兵铺找左宝仓,并将他的会造兵器,懂得消息埋伏等厉害之处一一说了出来。

  楚乔听到后不知有诈,想到找到此人说不定便可进入极乐阁,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宇文席,当即便赶了过去。而萧玉的计策不止于此,她又派出一个不甚高明的谍者,故意将自己要对楚乔下手的消息透露给了他,她知道对楚乔有情的宇文玥一定会赶过去救她,打算到时候连他一并除去。

  此时,仲羽已经找到了左宝仓,此人是一个锻造武器的高手,却以一个不起眼的小古董铺做掩饰。仲羽正在和左宝仓谈着购买五十套弓箭利弩的买卖,忽见萧玉带着桃叶也进了小店。两人进店后不由分说,便对着仲羽下了杀手。

  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暗中观察的楚乔见这两人对仲羽出手,便出面战住了萧玉。四个人打得天昏地暗难解难分,小铺里的古董悉数被毁,视财如命的左宝仓哀嚎不已,桃叶应许以五百两银子盘下他的小铺以作赔偿,左宝仓这才不再追究,他扭开墙上的暗门便躲了进去,楚乔见状也效法他的样子,扭开暗门闯了进去,萧玉在后面紧追不舍。两人在密室里又斗在了一处,时间一长,楚乔明显处于下风,危急关头,宇文玥及时赶到在萧玉的杀招下推开了楚乔。

  萧玉精准地控制着楚乔的每一步,包楚乔最后的逃身处都在她的计算当中,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萧玉当即便扭动了密室里的机关,放下了重达两千斤的断龙石。宇文玥见巨石落下的地方正是楚乔的容身处,当即便飞身扑过去将她带进了旁边一间密室内,两人刚刚落地,断龙石也落了下来,将密室的洞口瞬间封死。萧玉本来对这个计划只抱着五成不到的把握,见宇文玥竟然真的不顾自己的安慰去救楚乔,两人双双落在自己的圈套之中,不禁大为得意,当即便放了一把火,带着桃叶离开了。

  楚乔和宇文玥被困以后,下意识地就去推那个巨石,忽听左宝仓的声音响起,称那巨石无论如何也绝不会移动丝毫,楚乔一回头,才发现左宝仓也被困在了里面。

  左宝仓慧眼如炬,一眼就认出了楚乔手中所拿的是残虹剑,而此剑与宇文玥手中的破月剑乃是情侣剑,并以此推断出两人是情侣,楚乔闻言急忙解释,宇文玥却一言不发。

  楚乔以为左宝仓与萧玉两人是一伙的,左宝仓却矢口否认,并说桃叶之所以知道自己密室里的机关,是因为自己曾经是她的恩客,将自己的秘密告诉过她。楚乔闻言嗤笑他自作自受困住了自己,左宝仓却说,有宇文玥在,一定会有人来救自己。他带着宇文玥和楚乔在密道里兜兜转转,来到一个面积很大的密室中,他对楚乔说,这里到处都是米面油,足够三人吃上半年的,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心住下来,等着宇文家的人来救就好了,说完倒头便睡。遇此情景,楚乔忧心不已,想要逼问左宝仓到底有没有出口,冷静睿智的宇文玥却制止了她,称按照这个左宝仓视财如命的性子,如今能够毫无防范地倒头便睡,毫不担心自己会将他的宝贝盗走,就说明想要凭自己走出这个四通八达如迷宫一样的密道,绝无可能,楚乔闻言也泄了气,只好按下性子安心等待。而此时,月七已经将宇文玥遇险之事禀报了宇文灼的心腹谍者,二人已经带人匆匆赶了过来。

  做完了这一切,萧玉又带着桃叶到了红山院,以当日柱国夫人的一条花裙吓唬了宇文席一番,威逼他交出红山院的大权,从此安安分分做个废人,不许再出头,宇文席害怕自己当年所做的事情曝光,只得答应,宇文怀得知此事后,感叹自己出头之日已到,不由得意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