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电视剧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第41集剧情介绍

  曹植做七步诗自澄 刘备率七十万军伐吴

  曹丕将司马懿押入大理寺,下令明日准备正刑。司马懿被押下去之后,曹丕望着身后的王座,猛然想起当初曹操还在世时同自己说过的话。其中一句孤家寡人令曹丕情绪起了大波动,一股腥甜涌上喉间,曹丕掩口吐得满手鲜血。

  这鲜血意味着什么曹丕很清楚,曹丕立刻喊施淳的名字,太监这才告诉曹丕,施淳还在牢内关着。曹丕遂下令放出施淳,自己身边已经没有多少亲近的人了。

  曹丕从甄宓宫内搜出一只玉枕,枕芯内藏着曹植这些年写来的诗,靠着这些诗给予的安危,甄宓才撑到现在。曹丕把玉枕带到牢内看望曹植,命曹植从榻走到牢门前,约七八步的距离,澄清自己的罪行。曹植站起来颤颤巍巍地走了几步,开始临场发挥作诗,名垂千古之作七步诗就此生成。

  曹植念完诗句便跪在地上哭了起来,曹丕命人打开牢门,将玉枕递给曹植。曹植抚摸着玉枕,问起甄宓的情况,得知甄宓已经自尽,心中遽然大恸抱着玉枕痛哭。甄宓以死明志,曹丕也知道自己因为曹植而冤枉了甄宓,此生再也不希望见到曹植。

  司马懿被下了大理寺死牢的消息传出,柏灵筠立刻托张春华找来钟会和邓艾,吩咐两人去找钟繇和陈群出面去给司马懿求情,对于宗亲的为难必须尽力忍让,如果此时和宗亲作对会给司马懿罪加一等。另外,柏灵筠预测曹丕很快就会下立后的圣旨,嘱咐钟会提前做好准备。

  陈群、钟繇火速进宫面见曹丕,替司马懿求情。新政和尚书台都离不开司马懿,如果只有陈群一个人,恐怕跟本忙不过来且有心无力,曹丕也知道司马懿对于大魏的重要性,但是为了稳定宗亲,必须要处置司马懿。

  钟会来到牢内看望司马懿,把郭照册封为皇后收养曹叡,刘备率七十万大军打着替关羽报仇的名义伐吴,这两条消息带给司马懿。司马懿让钟会转告曹丕,如果现在出兵攻打吴国,就是帮着刘备灭了孙权,杀了一只狼反倒是养了一只更强壮的老虎在身边,最好的办法就是富国强兵,等实力足够强大再想打仗的事。

  翌日早朝,曹丕命钟会当中宣读册立郭照为皇后,把曹叡交给郭照抚养并册封为平原王的旨意。郎中栈潜立刻跳出来反对,曹丕以栈潜侮辱皇后为罪名,进行了重重的责罚。郭照躲在后堂紧紧地捏着双手,眉头随着朝堂上的声动时蹙时平;曹丕宠爱郭照人尽皆知,如今为了郭照而执意封后,日后肯定会带来很多麻烦;因此郭照心中如坐针毡般煎熬难受。

  纵然有小部分朝臣阻挠,祭天大典依旧如期举行,郭照在曹丕的陪同之下,盛装荣冠缓缓走上祭天台,敬天祭酒为证成为皇后。台下的曹叡望着郭照的身影,眼神中满含着恨意和隐忍。

  先前曹洪在寿春吞了一千石粮食一直没有归还,邓艾催促了好几次都没有效果,发下的抓捕管事文书也没有得到回应。曹洪气呼呼地跑到屯田令的衙门里闹事,指着邓艾的鼻子大骂特骂,曹洪声称自己对于曹丕的一言一行不满的地方有很多,放着孙刘交战不出兵反而对自己的兄弟下手,先帝的脸都被曹丕丢尽了。

  邓艾忍着想要暴打曹洪的冲动,引诱曹洪往大逆不道的地方破口大骂,并承认自己昧军粮的事实。邓艾的两位文书现场笔录曹洪的一言一行,待曹洪说完之后邓艾立刻派人将曹洪强行抓了起来,押下去等候曹丕处置。曹丕看到邓艾递上来的文书,被那一句“把先帝的脸都丢进了”成功戳中痛处,下令按军法处置斩了曹洪。

  夏侯尚接到消息后,风风火火跑进曹真府上,拉着曹真要去宫内给曹洪求情。曹真一点也不着急,反而很有闲情逸致地拿着剑擦拭,那些话都是曹洪自己亲口说的,这次是死孩出南城——救不了了。就算去求情,也没有什么用,曹洪贪墨就已经是死罪,侮蔑曹丕那更是死罪。眼下能做的就是给曹洪报仇,把邓艾和司马懿当成替死鬼拎出来,暴露在曹洪手下十万大军的面前,让将士们的怒气都发泄在这两个人身上。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第42集剧情介绍

  众人排众难救司马懿 司马懿接受柏灵筠

  柏灵筠跟着张春华来屯田令的衙门找邓艾,邓艾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经过柏灵筠提醒才知道,将曹洪杀了之后直接影响到的就是司马懿和新政,曹洪死了司马懿肯定是出头鸟。钟会从大理寺监牢回来,看见邓艾气得一巴掌呼了过去,都是因为邓艾为了一己私仇坑害了司马懿。邓艾这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连忙进宫面见曹丕替曹洪求情;邓艾的一番话差点让曹丕以为邓艾吃错了药,曹洪的罪证是邓艾亲手送上去了,现在居然跑来给曹洪求情。

  柏灵筠和张春华眼下都被限制了入宫的次数,司马家也就只有夏侯徽可以进宫去了。夏侯徽听从张春华的嘱咐,进宫去见郭照。郭照特意给夏侯徽送上新婚礼物,夏侯徽眼神示意有话要说,郭照立刻屏退左右。原来张春华有求于郭照,希望郭照能出手救司马懿。

  夏侯徽离宫后,郭照来到太后宫中禀明事情原委,太后配合郭照演了一出要废后的把戏,以曹丕犯错郭照没有及时劝阻为由要把错责怪在郭照头上,最好就是废了她的后位。曹丕连忙赶到太后宫内,郭照一面假装抹眼泪一面偷偷瞥曹丕的脸色,太后管不了前朝的事后宫的事还是管得着的。曹丕知道郭照和太后这戏码是为了救曹洪和司马懿,顺水推舟同意不杀曹洪从轻处置。

  曹丕命人把曹洪带了上来,曹洪被缚着双臂带上来,蓬头垢面地样子甚是狼狈。曹洪被带上来之后一直低头认错恳求曹丕饶了自己的性命,曹丕决定借郭照封后大赦天下一次,将曹洪削爵司马懿去官回温县守孝。

  曹真先开始并不同意放过司马懿,但是如果不放过司马懿曹洪就没得救了,为了能抱住曹洪的命,曹真只能同意。曹洪连忙叩头感谢曹丕的恩德,答应立马归还一千石粮食且不会再犯。

  司马懿在尚书台收拾竹简准备离开,陈群对于相伴多年的同窗甚是不舍,不过离开了这个纷乱的地方也好,回温县去冷静冷静。钟会和邓艾领着一干同窗来给司马懿送别,司马懿临走前将尚书台的事务和新政的稳定交给陈群和学生,尔后带着竹简往门口走,步至大门司马懿特意回头望了一眼尚书台。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收拾好东西回到家,张春华给司马懿准备了晚餐,两人安安静静地吃完了饭,张春华主动让司马懿去西院看看柏灵筠。司马懿听话地去了,柏灵筠正在屋内看司马懿之前写的奏章,司马懿坐在软垫上与柏灵筠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司马懿把张春华的意思转告给柏灵筠,张春华希望柏灵筠也能跟着一起回温县,柏灵筠为了司马懿甘愿主动留在司马府,等着有朝一日司马懿回到司马府来。司马懿是不会离开朝堂的,朝堂需要司马懿。如果天有不测风云,司马懿不回来了,自己就去温县找。

  两人聊完,柏灵筠便把司马懿赶了出去。司马懿回到张春华屋前主内推门进去,推了半天门一点动静也没有,司马懿喊了半天张春华索性把灯也熄灭了。在屋外徘徊了半天,司马懿才领悟张春华的意思,卷着双手又回到柏灵筠的屋前,喊柏灵筠的名字。

  柏灵筠开门站在门口就那样看着,司马懿卷了半天的手指才说话,张春华锁了门熄了灯,把自己撵了出来。柏灵筠知道这是张春华的苦心,只是不知道司马懿是自愿还是奉妻之命,如果是奉命还请司马懿自己去找立锥之地。司马懿嗫嚅了半日,才把心中这么多年的感情表达出来,柏灵筠缓缓走近司马懿,望着司马懿呆愣的脸笑得温柔,猛地张开手臂抱住司马懿。

  第二日一早,司马懿便带着全家浩浩荡荡回了温县。

  在温县的时光自由而又充实,司马懿带着两个儿子亲自耕种荒废了许久的田地,夏侯徽带着幼女在田间采花为环,蝴蝶在花丛中时时穿梭着。远远望去,就好似普普通通的农家户一样。司马懿虽然身在田间然而心在朝堂,司马师有预感司马懿早晚都会回到朝堂上去,别看现在司马懿能耐着性子在田里耕种,心早就飘到洛阳的尚书台去了。

  洛阳,曹丕带曹叡游猎。一群梅花鹿在林间穿梭,曹丕弯弓射死了一只母鹿,其小鹿在母鹿身旁久久徘徊不去,曹丕命曹叡弯弓射箭将小鹿射死。曹叡将箭搭在弓弦上,正要拉满弓将箭射出去,看见倒在地山的母鹿后心里不忍,便将弓箭丢在地上。曹丕看着甚是生气,但又不好说什么,游猎后带着人马回了洛阳。

  洛阳的日夜每天都在变换着,从未有一天是一样的,以前是现在也是。王朝的云,宫中的风从没有一天是停止的

喜欢《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