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电视剧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第17集剧情介绍

  司马懿竭力解救曹丕 钟繇发现竹简破绽

  由于丁仪的残暴鞭打,曹丕体力不支昏厥,丁仪要求下属将曹丕泼醒,下属搬出钟繇给大理寺审理嫌犯的规矩,一日鞭笞不可过百,至犯人昏厥停止。丁仪以自己为主审官为由,强制下属将曹丕泼醒,继续毒打。

  因曹丕被下狱,其子曹叡惊吓过度而病,曹操携卞夫人亲自探视,曹叡病得神志不清看见曹操直喊爹爹,郭照看着十分心疼,跪求曹操允许自己去大理寺牢狱照顾曹丕。

  司马懿前往五官中郎将府求见曹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请求去见一面曹丕,就算拼了性命也要去探望一次。曹操允准司马懿去探狱,随郭照一同前去。

  郭照带着换洗衣物给曹丕换上,司马懿拿着曹丕换下的血衣去见卞夫人,利用卞夫人对曹丕的疼爱,劝说卞夫人建议曹操撤换主审官为钟繇,只有钟繇才能审出破绽,曹丕才会有救。

  司马懿力劝司马防说动钟繇接下此案,只有救下曹丕才能救出司马朗。钟繇经不住司马防软磨硬泡,终于答应只要被任命为主审官,必定仔细审查竹简上笔迹,找出破绽。

  曹操听从卞夫人建议,将主审官换成钟繇,复又亲自来到大理寺躲在暗处听钟繇审案。曹丕不知曹操在暗处,丝毫不吹捧曹操也不讽刺曹操,供词正值无二。曹丕说完供词便被带回监牢,钟繇向曹操建议,调朝臣奏表与竹简上的笔迹进行比对,竹简上的字如若是造假者所为,朝臣之中必定会有线索。曹操允准,将奏表悉数运往大理寺交给钟繇。

  钟繇叫来钟会一同比对笔迹,马车行至大理寺门口,五官中郎将府所有的属官都在门口堵着,美其名曰等候钟繇审问结果。司马懿告诉钟繇,自己带领属臣前来堵大理寺,是为了防止其他有心之人来逼迫钟繇。属臣来到大理寺不过片刻,荀彧侄子荀攸将军骑马赶到,向钟繇作揖表示友好,与属臣们一起在门口等待结果。

  钟繇与钟会在比对笔迹时发现,竹简上的笔迹与曹丕有一处很不明显的差异,曹丕习惯写飞白书,字迹末端会有细小分叉,而竹简上的自己只有形似没有神似。造假者虽然模仿到位,但仍有诸多疑点,朝中大臣有很重的嫌疑,只要仔细审查比对一定会有结果。

  司马懿率领属臣在大理寺门口堵了整整一日,暮色西沉在各自散去回家。司马孚心急如焚,迫切地想要帮司马懿和司马朗做一点事,提出想去五官中郎将府任职;司马懿不希望司马朗再卷入曹家的争斗,劝慰司马朗好好地在家读书习字,不要想着入仕。

  曹家争斗一日比一日激烈,曹植尚在牢中未被放出,曹丕也在牢中受审,曹操最有希望成为世子的人,都承受着牢狱之灾。曹操许久未见曹植,悄悄来到狱中看望,曹植看见曹操立刻跪下,向曹操承认闯司马门的人是自己,希望曹操能把司马朗放出来;曹操拉起曹植,训诫曹植一定要争取世子之位,将仁德发扬光大,为后世造福。曹操一生缺乏仁德,曹植正好拥有曹操缺乏的,这也是为什么曹操一定要曹植正当世子的原因。

  前些日子杨修去牢中看望曹植时,有所提及曹丕竹简一案,曹植坚信曹丕是无辜蒙冤,向父亲担保杨修和自己绝对没有参与,恳求曹操就此作罢当做是一场误会,这算这件案子审出来真的是曹丕蒙冤,也会令父子之情受损,还不如当做一场误会来得委婉圆滑。曹操批评曹植软糯,勒令曹植从牢狱中走出去之后,好好想一想自己的仁德。

  五官中郎将府的属臣如昨日般在大理寺门口堵着,钟繇看了整整一夜的竹简,于天亮之时似乎有所发现,钟繇面色凝重地告诉钟会,钟家命运全系于此,这一次就由钟会做主。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第18集剧情介绍

  崔琰招供杨修狡辩 曹丕洗脱罪名出狱

  钟会看过钟繇手中奏章,上面的名字竟然是崔琰,两人十分惊骇造假者的笔迹居然和崔琰如出一辙。不久,大理寺便派出一对轻骑往崔琰府上去,曹操收到消息后立刻反应过来,派校事府将大理寺封锁,钟繇不得与任何人交谈。可惜还是晚了一步,门外的属臣已经看到了崔琰的供词,知道整件事是杨修和曹植指使。

  荀攸看过供词,快马加鞭面前曹操,力求曹操重审五官中郎将一案,荀攸咄咄逼人毫不让步的架势,把曹操逼迫得头风病犯,倒地捂头痛呼。荀攸奉曹操命令来到大理寺监审,钟繇命人带上崔琰开始审问,钟繇一步一步地审问,真相一点一点地浮出水面。

  真相令人心寒不已,也令人愤怒震惊,丁仪、杨修为了扶持曹植成为世子,拿着崔琰写给门生杨训辱骂曹操的私信,威胁崔琰命崔申做伪证,并诬陷中郎将大逆不道。崔琰交代完供词,向钟繇求死,以洗脱身上的罪孽。

  钟繇将崔琰签完字的供词公示天下并呈交给曹操查阅,曹操看完供词还未宣召杨修,杨修早已带着曹植主动前来。杨修将罪责全部揽在身上,要求曹操不要怪罪曹植,为了替曹植撇清罪责,出言胡乱评价荀彧和崔琰,将曹操进一步惹怒。

  曹丕无罪释放,司马懿带着朝服迎接曹丕出狱,并教导曹丕见了曹操不要多说话,低头认错是最好的办法。送走曹丕后,司马懿向钟繇要来酒菜,来到牢中见崔琰;崔琰吃到多年前黄巾起事自己被困山中所食冬葵,不禁感叹与冬葵的缘分。司马懿告诉崔琰,冬葵也是司马家的救命粮食,那年董卓火烧洛阳,司马懿携兄弟回温县老家避难,冬日无粮食地里只有冬葵可以食用。司马懿借冬葵劝崔琰求生,崔琰和荀彧策划了这么大的一个计划来阻止曹操废长立幼,现在荀彧已经用性命作为代价付出,崔琰难道不想活着看那些诬陷曹丕的人有一个结果吗?

  崔琰捻着从窗外吹进来的枯叶沉思,司马懿看见枯叶便了然,即便是死了心也能看见。司马懿替二人斟酌两次酒水,一次敬荀彧,两次敬忠义。阴暗潮湿的牢狱中,正在缓缓开出一朵忠诚正义之花,慢慢向天下蔓延着。

  翌日早朝,曹操召集大臣亲自听阅曹丕一案,当朝下令将杨修、丁仪下狱,以谋逆罪论处崔琰,拘禁曹植释放曹丕。曹操心思难测,笑里藏刀质问曹丕此结果是否满意,曹丕按照司马懿所教,只认错不求情,曹操没有继续追问,只在退朝后将曹丕叫来书房继续谈话。

  曹操偏袒曹植之心人人皆知,曹丕大胆假设如果今天是曹植被冤枉,曹操一定会大力解救;若自己真的是坐实罪责,曹植与杨修必定会拼尽全力杀了曹丕。曹操挑剑撕破曹丕身上衣服,曹丕胸前鞭痕一下暴露在空气中。

喜欢《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