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姐姐还活着电视剧

第21集

  鉴定中心,具奶奶十分激动地打开鉴定报告,结果上面却显示薛基灿与具会长没有血缘关系。具奶奶因此十分失望,李小姐则十分得意。李小姐安排司机送具奶奶回去后找到医生,原来李小姐另外委托了一份亲子鉴定,而这份报告上显示薛基灿就是具会长的儿子具世浩。李小姐相信只要她不说,那这个真相就会被永远隐藏。具世京与秋泰秀在酒店幽会,赵焕升敲响了他们所在的房门。秋泰秀正欲开门时,具世京接到金恩香的电话,金恩香说赵焕升在酒店找具世京,她让具世京赶紧躲起来。在秋泰秀藏起来后,具世京打开了房门,她对赵焕升谎称是朋友见她最近心情不好,特地给她准备了派对。可赵焕升觉得不对劲,为何一个朋友也没有。具世京紧张不安,这让赵焕升更加怀疑具世京。秋泰秀藏在了酒店阳台外,他快要坚持不住了。赵焕升决定等具世京的朋友来了他打招呼后再回去,具世京只得打电话给金恩香,让金恩香把赵焕升叫走。赵焕升在接到金恩香的电话后准备离开时,却无意间看见秋泰秀掉落在地的领带夹。赵焕升心中已然明白具世京是有别的男人了。赵焕升离开后,具世京赶紧将秋泰秀从阳台外拉了回来,而赵焕升知道具世京有别的男人了,具世京得赶紧回家。具会长为闵德莱做饭,并称会一辈子为闵德莱做饭。闵德莱给具会长看了李小姐的照片,说李小姐经常在她家附近转悠。而另一边,李小姐拜托医生开了会让具奶奶健忘的药,虽说具奶奶抱怨最近的药味道有些奇怪,但李小姐一直坚持那是对具奶奶身体好的药,具奶奶只得喝下那些药。回到家的具会长本准备找李小姐兴师问罪,结果李小姐却抢在具会长面前告状,说具奶奶给了她一笔钱,指使她去见闵德莱。李小姐心想,她一定药利用闵德莱来离间具会长与具奶奶的关系。心情不好的具世京让金恩香陪她一起喝酒。具世京说起赵焕升有别的女人了,而她一开始怀疑那个女人是金恩香,不过现在知道不是了。具世京还提出跟金恩香做朋友,两人还为成了朋友干杯。心情不好喝了很多酒的赵焕升打电话约金恩香见面,而他在看到金恩香的瞬间,紧紧地抱住了金恩香。为了安慰赵焕升,金恩香还带着赵焕升一起去唱歌。姜河世在学校体育课时弄丢了罗大仁送她的运动鞋,她因此伤心不已。罗母受邀去一个好地方,一大早就开始梳妆打扮而没有给罗大仁准备早饭,罗大仁为此与罗母吵了起来。具家的早餐上,具必顺见具奶奶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她因此责怪是具会长为了闵德莱所致。气愤的具会长直接离席,具奶奶追问具会长为何无视她。具会长反倒朝具奶奶大喊大叫,同时明确表示会用他的方式来保护闵德莱。具世俊一大早就来罗家接姜河莉上班,结果却看见薛基灿。具世俊没想到他们俩竟住在一个屋檐下,十分惊讶。秋泰秀为具世京准备了交往三周年的礼物,具世京抱怨秋泰秀跟她在一起三年却还是不知道她的喜好。具世京将这份礼物转送给金恩香,说是当作两人成为朋友她送给金恩香的礼物。金恩香假装无意向具世京问起赵焕升,具世京称赵焕升应该去找他喜欢的那个女人了。具奶奶因私事单独出去,李小姐担心具奶奶是去见薛基灿,于是跟踪。具奶奶确实是与薛基灿见面,她给薛基灿买衣服。具世俊给具奶奶打电话,得知具奶奶正在百货商场给薛基灿买衣服的消息后很快赶了过来,同时要求具奶奶给他买一件跟薛基灿一模一样的衣服。虽说具世俊与薛基灿两人见面总是吵嘴,但具奶奶却很是喜欢这样的相处,还让店员帮他们三人拍张合影。李小姐看见他们仨人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十分气愤,她因此决定从薛基灿下手,彻底断了薛基灿与具奶奶的联系。杨达熙撞了姜河莉,导致姜河莉拿在手上的东西掉落一地。杨达熙故意刁难姜河莉,正好被具奶奶看见。碍于具奶奶是具会长的母亲,杨达熙只得十分不情愿地搬了东西。李小姐谎称因为薛基灿的事,具会长要跟具奶奶断绝关系,所以她恳请薛基灿不要跟具奶奶再见面。具世京反对具会长与闵德莱交往,虽说闵德莱跟母亲长得很像,但闵德莱终归不是母亲,她不认可闵德莱。可具会长就是喜欢闵德莱,再说这是他的人生,无需具世京认可,让具世京以后不要再说闵德莱的不是。难受的具世京想跟金恩香说说话,结果金恩香正好约了秋泰秀见面谈投资的事。秋泰秀无意间发现金恩香提的包包跟他送给具世京的包是一模一样的,便十分好奇金恩香的包包是谁送的。不过金恩香没有告诉秋泰秀。具会长为闵德莱准备了一个浪漫的求婚惊喜,结果闵德莱却说戒指太糟糕,她不喜欢。跟踪金恩香的秋泰秀被闵德莱给发现,她巧妙地帮金恩香拦下了秋泰秀。李小姐约杨达熙见面,称以后会邀请杨达熙来家里作客。两人各怀心思,李小姐心想杨达熙有钱有能力,肯定助具世俊一臂之力。而杨达熙则认为李小姐邀请她去家里作客,这是认可她了。

第22集

  闵德莱都看见了赵焕升亲吻金恩香的一幕,她知道赵焕升就是具世京的老公,她因此指责金恩香的做法。金恩香解释她就是要将属于具世京的东西全部抢过来,不过闵德莱看得出赵焕升对金恩香是真心的。虽说闵德莱支持金恩香报复具世京,但她不希望金恩香因此牵连无辜的赵焕升。可金恩香一意孤行,她明确表示为了美丽,她什么事都可以去做。具世京在家看着她与赵焕升恋爱时的照片,那时候两人十分甜蜜。具世京希望跟赵焕升回到那个时候,赵焕升并不想回去,而他十分好奇具世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背叛他的。不过具世京坚持不承认她背叛了赵焕升。赵焕升决定好好地考虑清楚他与具世京的关系,于是向具世京提出分居与容夏共处一屋。具奶奶看着她与具世俊、薛基灿的合影和她与小时候的具世俊、具世浩的合影,总觉得有某种不一样的感觉。李小姐坚持具奶奶的病情愈发地严重,她因此建议具奶奶悄悄地跟她去一趟医院,好好地检查下身体。具奶奶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便答应下来。闵德莱和具会长打电话讨论结婚礼服的事情,具会长则承诺一定会把那一天变成闵德莱出生以来最幸福的一天。这一夜,赵焕升辗转难眠,他脑海中一直回忆起晚上与金恩香亲吻的画面,随后起身离开家。同样睡不着的具世京跑去容夏的房间,结果却发现赵焕升不在房间。具世京猜测赵焕升是去他出轨那个女人的家里了,于是打电话向金恩香诉苦,而金恩香果真看见在楼下等着她的赵焕升,她为此得意不已。姜河世昨天看见具世俊前来接姜河莉上班,便误会具世俊是姜河莉的男朋友。姜河莉否认,姜河世便打算给姜河莉安排相亲。具奶奶无意间发现具世浩的那条手绳,具世俊解释是他在公司门口捡到的手绳,之后交给了李小姐。具奶奶因此质问李小姐,为何一直不跟她汇报手绳之事。李小姐极力辩解,具奶奶因此情绪十分激动,李小姐则一直催促具奶奶去医院检查身体。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医生称具奶奶现在是老年痴呆的第三阶段。具奶奶根本不相信她会得老年痴呆,坚持是误诊,而李小姐和医生则十分得意。具世京突然做平时不会做的事,这让赵焕升感觉很有负担。闵德莱突然接到导演的电话,说是有特别的电视剧要闵德莱来出演。原来这是具会长在背后默默地安排了这一切。作为经纪人的具会长陪着闵德莱去剧组拍戏,突然下起了大雨,具会长像第一次见到闵德莱时一样为闵德莱准备了雨伞,这让闵德莱想起了当时的画面。闵德莱没想到具会长一直以来都在默默地关注着她,这让她十分感动。具奶奶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但她又坚持不能告诉具会长,所以现在不管谁说什么,她只相信李小姐。具奶奶还准备趁她精神状态还清楚的情况下将她名下的财产和钱全部转给李小姐,为此还叫来宋律师立下了一份遗嘱。秋泰秀没有30亿,于是将他在香港的公司拿来担保,希望金恩香帮他找金会长贷款。金恩香发现秋泰秀准备的那些资料里唯独少了营业执照,她便建议秋泰秀可以将房子拿来抵押。秋泰秀非常想要得到金恩香的那个项目,因此接受了金恩香的建议。具奶奶找到金会长,她之前放在金会长那里要给大孙子具世浩的一份财产,恳请金会长一定要帮忙好好地保管。金恩香给金会长带来了秋泰秀的合同,而她会抢走属于具世京所有的东西。具必顺无意间发现具奶奶尿床,她赶紧打电话告诉具会长这件事。具会长坚持是误诊并决定找一家大医院重新给具奶奶做一次检查,李小姐却称之前那家医院是吴秘书找到的,而具会长十分信任吴秘书,所以此事也作罢了。具奶奶无意间听见李小姐交代佣人对她所做的事,这才知道是李小姐给她喝了韩药后她才会出现精神异常和老是犯困的现象。具奶奶假装喝下李小姐给她准备的药,然后假装睡着,李小姐则弄坏了具世浩的照片和拿走了具世浩的手绳。具奶奶想起了去寺庙那天和之后发生的所有不对劲的事,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李小姐所为。具奶奶给薛基灿打电话,结果薛基灿因为李小姐不让他跟具奶奶联系而没有接听电话。具奶奶偷偷地拔下了具会长的头发,同时拜托具世俊帮忙给薛基灿做亲子鉴定,同时交代具世俊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薛基灿在具世俊偷偷地拔下他的头发时发现具世俊也有跟他一样的手绳,于是提起他也有一条一模一样的手绳,而那条手绳是他在进育幼院之前就一直戴着。具世俊打电话向具奶奶说起这件事,此刻具奶奶肯定薛基灿就是具世浩。具奶奶避开李小姐的人准备出去见薛基灿。结果李小姐却安排人说具奶奶病得很严重强行将具奶奶送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