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姐姐还活着电视剧

姐姐还活着第15集剧情介绍

  秋泰秀正欲推开那个房门时,被赵焕升给叫住了。秋泰秀为容夏准备了礼物,这让金恩香愤怒不已。作为一位父亲,秋泰秀根本没有为美丽做过什么。伤心欲绝的金恩香为此撕烂了秋泰秀为容夏准备的礼物,同时对秋泰秀的恨意更加地深了。具世京收购了Yura化妆品,因此Yura化妆品无法投资薛基灿的产品,薛基灿为此很气愤。姜河莉好奇具世俊都不做事到底是怎么进入的红宝石公司,她因此怀疑具世俊是具会长的儿子。具世俊想起具会长警告他的话,赶紧否认。结果具世俊刚回到办公室,却听见职员们在议论具会长的亲生儿子在公司实习的事,这让具世俊十分紧张。杨达熙因此还查看了员工信息,但却只能失望,不过她怀疑具会长的儿子是换了名字进入公司的。李小姐对薛基灿的身份起疑,怀疑薛基灿就是当年失踪的具世浩。李小姐来到保育院想要调查薛基灿的资料,结果保育院的室长说只有院长才有当时的资料,而院长正好不在保育院里。容夏一直看着他与美丽的合影,而他担心美丽一个人会害怕,还让金恩香将他的围巾拿给美丽。金恩香没想到容夏是真心待美丽,因此很害怕她现在做的事会对不起容夏。具必顺暗恋罗大仁,她让罗母跟她说说男人的喜好。罗母回忆起当初她与罗大仁交往时的点滴,并教具必顺该如何跟男人接触。而具必顺与罗大仁在一起时正好被姜河世看见,她跟踪他们俩并拍了照片。具世俊打电话向具奶奶汇报公司都在传具会长儿子在公司的事时,杨达熙为此训斥具世俊。电话那端的具奶奶听见具世俊被训斥,她嘴里念叨着得去公司公开具世俊是具会长儿子的事。杨达熙刚骂完具世俊,李小姐就来公司看望具世俊,杨达熙便抱怨无所事事的具世俊这是比任何人都忙。闵德莱要去给姜河莉送便当,陈红诗想要见杨达熙便吵着一起去。在去红宝石化妆品公司的路上,闵德莱被一摩托车骑手给吓坏了,她误以为那个骑手是一年前的跟踪男。与此同时,一年前摔下山崖的跟踪男被好心人给救起,而失去意识已经一年时间的跟踪男终于从医院醒来了。具会长在公司楼下看见闵德莱,他奇怪闵德莱怎么会出现,而他害怕被闵德莱认出,于是偷偷摸摸地跑了。陈红诗找到杨达熙,她一个劲地喊着姐姐并想要拿出那个内存卡,结果杨达熙却称不认识陈红诗。陈红诗伤心得不停哭泣时姜河莉出现并安慰陈红诗,杨达熙没想到姜河莉与陈红诗竟然是认识的关系。此时金恩香联系姜河莉,说已经找到视频里的那个女人,姜河莉和闵德莱带着陈红诗一起赶了过去。具会长想着闵德莱出现在公司肯定是来找他的,便激动地打电话给闵德莱。结果闵德莱正赶着过去跟金恩香去见视频里出现的那个女人,她生气地说具会长是大忙人并说炒了具会长这个经纪人后挂断了电话。金恩香、姜河莉、闵德莱三人找到视频里出现的女人。而一个人等在车上的陈红诗拿着有杨达熙照片的化妆盒哭诉姐姐为何假装不认识她。具世俊跟具奶奶见面,结果却见到与具奶奶在一起的薛基灿,具世俊为此很不高兴。薛基灿为之前的事向具世俊道歉,同时问起具世俊在博览会上撞到的女人到底是谁。其实具世俊记起那个女人是杨达熙,但他就是故意不告诉薛基灿。具世京警告秋泰秀别再做像今天去她家的事,而她现在开始要整理公司。金恩香看了视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还特地去那套房子里拿走了碎纸机里的一些资料。自从罗在东向姜河世表白后,他们在家中相遇就变得有点奇怪。陈红诗发烧了,姜河莉让姜河世去药店买退烧药。罗大仁知道后,想用他去买药来换姜河世删掉今天拍他与具必顺在一起的照片,结果姜河世却没有答应。具会长特地买了冰棒前来向闵德莱道歉,闵德莱只得答应取消辞退具会长这个经纪人的约定。闵德莱让具会长帮她掰开冰棒,这一次具会长做得十分好,闵德莱因此十分高兴,而他们有说有笑的一幕被跟踪男看见了。李小姐向具奶奶打听薛基灿的情况,具奶奶解释薛基灿的父母去世了,所以是孤儿。因为薛基灿跟具世浩同岁,所以具奶奶总会瞒着具会长在帮助薛基灿。杨达熙怀疑姜河莉是为了找到她才带走的陈红诗,为此很担心。金恩香将那些资料拼接起来并给了薛基灿,并说她会把具世京的钱抢过来投资薛基灿的化妆品。具奶奶让李小姐跟他们一起坐下来吃饭,具世京很不爽,具会长为此训斥具世京。具会长今天开车送闵德莱去上班,而跟踪男趁具会长下车去买咖啡时坐进了车中,并弄晕了闵德莱。具会长买完咖啡回来正好看见跟踪男载着闵德莱离开,他从旁边抢了一辆车去追跟踪男。秋泰秀前来参加金会长举办的派对时,却见到正优雅地弹钢琴的金恩香,秋泰秀为此十分惊讶。陈红诗突然哭着问姜河莉她怎么不可以一直跟他们待在一起,这让姜河莉怀疑陈红诗是找到姐姐了,并问陈红诗的姐姐到底是谁。与此同时,伪装的杨达熙来到了罗家门口,回来的薛基灿质问背对着他的杨达熙到底是谁。

姐姐还活着第16集剧情介绍

  秋泰秀拉着金恩香想要跟她聊天,但金恩香现在是金会长的代理人有保安保护,秋泰秀根本无法动金恩香。秋泰秀为此羞辱金恩香,气愤的金恩香明确表示她与秋泰秀以后是不认识的关系。杨达熙听出了是薛基灿的声音,她想要躲开。而薛基灿本想拽住杨达熙时,屋内传来很急促的姜河莉喊叫陈红诗的声音。薛基灿只得赶紧闯进屋中,原来是陈红诗晕倒了,薛基灿很快背起陈红诗前往医院。具会长开着车一路追踪跟踪男,结果却发生碰撞事故,跟踪男跑掉了。具会长赶紧联系吴秘书查找他车的定位,吴秘书转而向李小姐汇报闵德莱被跟踪男绑架的事。李小姐没想到跟踪男竟然活着回来了,她为此有些担心。金会长担心金恩香很难面对秋泰秀,可即便是如此,金恩香也不能放弃,而她决定丢出能引诱秋泰秀上钩的诱饵。薛基灿背着陈红诗回来,幸得陈红诗没什么大碍。陈红诗昨天一天都没有吃东西,罗母专门给陈红诗做了一桌子的菜,结果陈红诗还是不吃,只是紧紧地抱着罗母。姜河莉告诉薛基灿,陈红诗其实是让罗在一出车祸的那辆出租车司机陈末福的女儿。薛基灿惊讶不已,他担心被罗家父母和金恩香她们知道会出大乱子。虽说如此,薛基灿还是建议姜河莉说出陈红诗的真实身份,但姜河莉坚持继续隐瞒。跟踪男将闵德莱掳到他家,他家的墙上全都贴满了闵德莱的照片。跟踪男说有个女人透露闵德莱要跟财阀会长结婚的消息,所以跟踪男要在闵德莱跟会长结婚之前跟闵德莱结婚。跟踪男还当着闵德莱的面给李小姐通电话,一直以来都是李小姐指使跟踪男对付闵德莱。具会长找到了闵德莱,把跟踪男打得半死后救走了闵德莱。抱着闵德莱离开的具会长回忆起当初他总是以工作忙而没有陪具世浩母亲,最终具世浩母亲永远地离开了具会长的情景。所幸这一次,具会长救出了闵德莱。金恩香突然晕倒,赵焕升照顾金恩香睡在他的卧室里。看着嘴里一直喊着美丽的金恩香,赵焕升的心里对金恩香却有种心疼的感觉。虽说具会长救出了闵德莱,但他却将车停在很远的地方。具会长向闵德莱提议在民宿住上一晚,一开始闵德莱不同意,但想着明天天一亮就可以打听跟踪男的消息后便答应下来。只剩一间民宿,具会长表面上十分为难,心里却开心得不行。而闵德莱从未与男人睡过一个房间,她有些尴尬。赵焕升送金恩香回家,还十分体贴地让金恩香注意身体。具世京无意间在床铺上发现金恩香落下的橡皮筋,她问赵焕升橡皮筋到底是谁的。赵焕升知道肯定是金恩香落下的,但他却对具世京谎称不知道。吴秘书向具奶奶汇报具会长救下闵德莱的事,具必顺还故意取笑李小姐。秋泰秀送了具世京一枚戒指,还偷偷地放在了具世京的包包里,这让具世京决定要清理掉他与秋泰秀之间的关系。闵德莱想着跟踪男与李小姐之间的对话怎么都无法入睡,她悄悄地离开了房间。而被噩梦惊醒的具会长发现闵德莱不在房间后,他赶紧出去寻找。闵德莱一个人来到跟踪男的家,她发疯似地砸烂了屋子里的那些东西。闵德莱无意间发现一个盒子,盒子里是闵德莱与跟踪男的合影,原来这个跟踪男曾经是闵德莱的粉丝。闵德莱跟姜河莉、金恩香说起她被跟踪男绑架的事,说是有个女人定期给跟踪男汇款,让跟踪男折磨闵德莱。具世京故意将橡皮筋还给金恩香并谎称是在洗手间捡到的,金恩香承认那个橡皮筋是她的,这让具世京有点怀疑赵焕升,但她安慰自己赵焕升不是这样的人。其实橡皮筋就是金恩香故意丢下的。今天是公司创刊纪念日,具世俊要发表天然敏感的PT,李小姐为此穿着特别隆重准备去参加发表会。秋泰秀约金恩香见面,提出一起去看望美丽。金恩香知道这不是秋泰秀找他的真正原因,便让秋泰秀直接说事。秋泰秀跪下恳求金恩香给他投资,因为上次报道红宝石化妆品公司的新闻导致他什么都没有了。气愤的金恩香说出因为秋泰秀与具世京出轨,才害得美丽惨死,她发疯般地让秋泰秀将美丽还给她。具奶奶去参加发表会,杨达熙用英语骂具奶奶,结果却反被具奶奶抓着头发教训。具会长看见李小姐出现在公司,她警告李小姐要是具世俊被发现是李小姐的儿子那一切都毁了。而他们的对话全都被杨达熙给听见了。想着之前一直欺负具世俊,杨达熙都要疯了。钟诚故意叫走了姜河莉,杨达熙则趁机拿走了姜河莉的产品来到休息室。杨达熙想要在那个产品中加入别的东西时,门外却传来了具世俊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