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醉玲珑电视剧

醉玲珑第19集剧情介绍

  凌王倾囊建医馆只为圆梦卿尘 朵霞情随心动大胆说出心仪之人

  元凌交待给元澈一定要好生安顿天舞醉坊解救的女子,同时他特别嘱咐要深入调查下凤卿尘此人的来龙去脉。元澈认为既然初次相遇她的地方在平兴郡,那么就从这里开始调查。元凌又找来了宫里的卫大人询问久儿之事,这个女子是案件的一个关键人物,卫大人表示定会尽力排查。

  卿尘找到湛王表示想要买下天舞醉坊来开医馆,湛王听罢很是支持,他打算找到父皇将天舞醉坊赐给自己,这样便能帮助卿尘实现愿望。湛王随后提及了自己的母妃和莲妃娘,这让卿尘颇为惊讶,印象中的莲妃娘娘早已过世,没想到这个时空里还活着。湛王随后去找父皇商议此事,元安还问起了当日遇刺的一些疑惑,尔后才得知其实湛王和凌王早就知道了巫族的阴谋,那日将计就计阻止了巫族的阴谋。最终元安同意将天舞醉坊赏赐给湛王。

  元澈的调查结果令元凌并不满意,除了平兴郡的资料,凤卿尘之前的踪迹全无,查不到任何相关联的信息。莫长老的试探结果只能说明她是昔邪的亲传弟子。元凌决定亲自去找凤卿尘问清楚此事,卿尘倒是想把真相全都告诉他,只可惜扭转时空后不得触碰禁忌。卿尘越是回避问题,元澈越是气愤,凌王一把将卿尘扑倒在床上,试图以强悍的男子气概征服卿尘。凤卿尘被这一幕吓到了,眼前这个曾经深爱的男人如火的眼神似乎要将自己吞噬一般,换作以前她毫不犹豫的顺从。可如今不同,凤卿尘没有选择的机会,为了不让凌王陷入万劫不复,她必须克制自己。凌王潜入湛王府质问卿尘之事被湛王知晓,但他并未前去阻止。既是兄弟,又何须让他难堪,看来凌王是真的对这个女子动了真心。

  元凌得知湛王要建医馆的消息后,匆忙来到了湛王府希望元湛能卖自己一个人情,让他来承建医馆之事,但不要让卿尘知道。这样的顺水人情元湛没办法拒绝,随即便差人将天舞醉坊的钥匙和地契交付。

  太子元灏已经选定了两国和亲的日子,他希望朵霞公主能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禀报给皇上。朵霞见到皇上后先是夸赞了一番太子,随后表明太子的性格与自己大相径庭,虽然彼此欣赏却无男女之情,她直言不讳的表示自己真正中意的是凌王。皇上听罢先是一惊,随后便要赐婚凌王与朵霞,朵霞却坚持婚姻大事两厢情愿,她的心思要亲自讲给凌王,绝不强人所难。朵霞既然心思已定,她便更想多了解凌王的一切,于是朵霞来到凌王府跟随元凌参观他的王府,攀谈之下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卿尘根据冥魇探查的消息得知,当初凤家大小姐纤舞本是元溟的妻子,却忽然身染恶疾暴毙于凤府,此种细节不得而知。根据莫先生拿到的一份画像来看,卿尘的模样竟和纤舞有几分相像。凤卿尘借此打算接近冥王,从而为潜入凤府做准备。

 

醉玲珑第20集剧情介绍

  鸾飞舍身为情郎色诱太子一场空 卿尘精心歌舞秀刺青成谜风波起

  元凌已经将舞坊的改造工作全部做完,这下可以将其放心交给卿尘开医馆。可这元凌偏偏不想让卿尘知道自己做的这一切,他来到湛王府将钥匙归还了元湛,还解释说将医馆交付卿尘这件事本就应该是元湛来做,自己只是为了那些无家可归的女子罢了。这元凌对卿尘的用心良苦很是令元湛佩服,他告诉凌王卿尘此刻正在府上,正好可以聚一聚,元凌听罢便以军务推脱匆忙离开。

  元凌此举令出钱投资的元澈很是吃惊,辛苦忙活这么久竟然要做无名英雄?元凌只是说这样便不欠卿尘什么了,随后露出了迷一样的微笑。

  元湛带着卿尘去了建成的医馆,取名为牧园堂。卿尘看着布置周全,秩序井然的医馆十分欣慰,她向元湛表达了深深的感谢。为了实施混入凤府的计划,卿尘便借着答谢湛王的名义提议,由湛王主导一场聚会,她则率歌姬们进行歌舞表演,便可重现当初画作里众皇子宴了图的情形。元湛听罢拍手称赞,地点就定在了这湛王府后院中。

  舞会当天众皇子受邀悉数到场,表演尚未开始,美酒便让大家醉了三分。鸾飞到场时盯着太子看了很久,她想起了元溟交给自己的任务,让她不惜一切代价破坏太子和朵霞的联姻。鸾飞记得自己深爱的男人那冷酷的眼神,他竟要自己用身体去完成这个使命,此时太子离席向书房走去,鸾飞容不得多想便跟了过去。

  这太子元灏知晓元湛藏书无数,便来到了书房寻那陆慎仪的孤本,岂料翻来看去也未曾有得。跟来的鸾飞很快便帮元灏找来了此书,这令太子十分惊喜,他激动的念出:垂宝幄,同心结,书来字字苦。鸾飞当即对出:连素缕,香雾薄,梦长君不知。正所谓双连素缕,与郎聊定情,鸾飞此话一出意图明显,她一步步将太子逼到墙角,随后便轻启朱唇迎了上去,太子顿时怔住了,鸾飞再使一招欲擒故纵转身离开,太子伸手抓住了鸾飞衣角,曾经日思夜念的人就在眼前。元灏一把扯下了鸾飞的半侧衣衫,香肩尽露下他再也忍不住了,二人颠鸾倒凤共赴巫山云雨。这番场景被路过的凤卿尘看在眼里,她虽无法理解但也没有惊扰他们。

  太子和鸾飞双双返回宴席后,表演正式开始。元湛隆重介绍了天舞醉坊的歌姬们,随后身着白衣红束腰的卿尘翩翩起舞,此情此景怕是那月下嫦娥也要羡慕她三分。凤卿尘本就与纤舞的画像有几分相似,今日她还刻意给自己纹了刺青,七分醉意的元溟一下便把她当成了纤舞,哭喊着拽住了卿尘。元凌急忙上前解围,众皇子也劝说元溟,若说像倒有几分相似,最后只好请鸾飞上前解释,鸾飞倒也很好奇卿尘这容貌便凑近了看,卿尘则故意露出了手腕的刺青。误会解除后湛王向大家简单介绍了卿尘,随后元溟便回府歇息。

  朵霞公主和元灏互相点头示意,趁着这机会向大家宣布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皇上已经准许朵霞公主在众皇子中挑选一位作为驸马,两国借此便可结下秦晋之好。朵霞当即说出了自己的意中人是凌王,凌王听罢稍显吃惊,这下他终于明白当初朵霞旁敲侧击的一些问题,随后表明了不能接受朵霞之爱,他言明自己已经心有所属。朵霞心知元凌所爱之人是卿尘,但她希望能用一些事情让凌王爱上自己。

  宴席散去后,卿尘与湛王聊了片刻,湛王也注意到了卿尘的刺青并询问她的身世,卿尘表示从小无父无母,身世来历均不清楚。次日湛王侧妃靳慧便取来一枚玉佩想要交付与她,此玉佩是殷氏祖传,唯有湛王妃可佩戴,靳家庶出的靳慧自是没这福分。眼下湛王的心思很是明了,靳妃劝卿尘好好考虑下。

  自从九转玲珑阵逆转时空后,很多事情的发展已经超乎了卿尘的掌控,她一时不知道如何进行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