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醉玲珑电视剧

醉玲珑第23集剧情介绍

  凌王罚跪八方來救天子降旨为之选妃 线索频出破朔迷离破解铜镜设局引敌

  凤卿尘直白告诉元凌,自己内心已经有了一个人,从此容不下他人。元凌听罢无话可说,只得离开。望着元凌失落的背影,卿尘的内心也是痛苦万分,曾经的一幕幕幸福又怎能忘记,那个住在自己心里的人便是元凌,可卿尘不能让他知道。若是能用牺牲自己的幸福保住元凌的性命,一切都变得只得。

  第二日元凌便入宫向皇上表明了自己的心思,他大胆讲出了自己拒绝了朵霞的婚事。元安听罢龙颜大怒,痛斥凌王不识大体,一旦联姻失败就等于把阿柴族推向梁国怀抱,到时候大魏必将腹背受敌。凌王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宁可血洒疆场也决不和亲,最终被皇上罚跪于殿外反思。

  凌王只要不改变主意,就要一直罚跪于此处。消息很快传出了宫,身在凤府的卿尘看到凤相愁眉不展后便上前询问,凤相便说出了凌王跪罚的消息,与此同时湛王也得到了消息,他特意派管家以送书为理由提醒卿尘稍安勿躁。

  朵霞公主眼见赐婚无望,国家又陷入梁国围困,心灰意冷的她让木颏沙收拾行囊,即刻回阿柴族,木颏沙立马猜出了是元凌拒绝了公主,他强忍内心的怒火,宣誓定会拼死守卫阿柴族国土。然而就在朵霞临行前,牧原堂的侍女碧瑶却来邀请朵霞前去商议要事,碧瑶按照卿尘所说,言明会面的目的是为了凌王,随后便带着朵霞从牧原堂后门入内。如此一来,守在牧原堂正门的凤府奸细并未察觉此事。

  朵霞此前从未见过凤卿尘为何许人物,当她到了牧原堂后方知这清平郡主,那凌王朝思暮想的人竟是之前天舞醉坊的头牌女子。如今摇身一变创建牧原堂,荣升凤家二小姐,堪称传奇。二人都是爽快之人,倒也相谈甚欢,卿尘言明眼下这门和亲显然对阿柴族更为有利,无论凌王是怎么想,自己是断然和他没有可能的。这番话让朵霞似乎吃了定心丸一般,她决定暂缓回国,进宫为凌王解围。

  湛王知晓采倩倾慕凌王良久,便让十一弟元澈去殷府接应她,在元澈的帮助下采倩顺利逃过了殷府家丁的盘查,迅速前往宫内寻找凌王。众人到齐后元安很是惊讶,此时采倩和朵霞纷纷上前为凌王求情,朵霞更是主动提出甄选凌王妃的想法,无论结果如何此法毕竟能暂时解围,众人纷纷附和。最终元安降旨昭告天下为凌王选妃。此事之后元凌向元湛表达了感谢,令他苦恼的是自己心中凌王妃的最佳人选偏偏不愿入府。湛王以战争想必,劝慰凌王不要放弃,同时提出了要与他公平竞争卿尘的芳心。元凌欣然接受挑战,正所谓没有把握的战争他不会打,既然如此胜利他势在必得。

  朵霞离开皇宫后便将大选凌王妃的事情告知了卿尘,卿尘表明自己态度已然明了,定是不会参加。朵霞深知卿尘心中有凌王,否则也不会三番两次的帮他,她告诉卿尘,若今后改变了想法,大可与自己展开一场公平的竞争。卿尘为公主的胸襟钦佩。

  朵霞公主前往牧原堂的消息传到了凌王耳中,他推测朵霞是受卿尘之托,如此一来便让凌王犯了难,既然无心于自己有为何出处帮忙?元凌决定投桃报李,也帮卿尘一把。他进宫面见莲妃,问起了当年皇后被害一案,莲妃表示并不认识什么定水之人,她曾经见到纤舞指尖有特殊的暗红,民间传言皇后是被纤舞所害。

  凤卿尘算好了元溟回凤府祭拜纤舞的时间,她以金蝶幻术令元溟陷入半梦半醒的状态,自己则照着画中纤舞样子装扮,以此来质问元溟当年发生的事情。元溟道出纤舞中了暗巫的毒,可所有的证据都被凤相毁掉以此来保护凤家。卿尘随后便取走了元溟手中的香囊,她回去后反复与三皇子的香囊对比,竟然发现二者如此相像,这背后似乎藏着什么秘密。

  元溟醒后便胡言乱语,坚持表示自己看到了纤舞。这样的反常令凤相怀疑起了卿尘,他与一蒙面暗巫长老会面后将此事告知,那女子认出元溟中的是幻术,直指那府中的凤二小姐实为巫族中人,昔邪徒弟。凤相也亮明了自己的观点,卿尘腕上刺青与鸾飞分毫不差,可见是刻意而为。暗巫长老让凤相继续监视卿尘,以后若能引出桃殀,她便可大仇得报。

  冥魇又发现了重要线索,元溟竟是一位易容高手,如此一来卿尘若有所悟。卿尘想起了之前在纤舞房间发现的一本西域书籍,此书似乎被频繁翻阅,她写下书名后便委托冥魇去寻莫先生找到此书并翻译内容。卿尘拿到典籍后得知,唯有奇兰花的汁液可令隐藏的字迹显示,她忽然想起了纤舞屋内那面铜镜上的污点。

  入夜,凤卿尘以奇兰花汁液涂抹在了铜镜之上,此时一蒙面人忽然现身将铜镜打的支离破碎。

醉玲珑第24集剧情介绍

  卿尘与蒙面暗巫一番激战后,暗巫腹部受到重创后落败逃走,纤舞的房间满目疮痍。凤卿尘便假装昏迷在地,待凤相和家丁赶到时只看到了昏迷的卿尘。卿尘醒来后辩解称,她看到了纤舞房间有异动后便前往,没想到被一黑影偷袭。待众人离去后,卿尘偷偷拿出了真正的铜镜,她清晰的看到上面有一个莲字。

  一直暗中保护卿尘的凌王迅速追了出去,黑衣人竟一路逃入了皇宫禁地。凌王将此事迅速禀报给皇上顺带问起了定水之事,皇上道出定水多年前是巫族最年轻的长老,却趁着祭拜时勾引先皇,随后便在刀山火海阵中死去。联想到此,元安心里一惊,若这暗巫是当年的定水,那危害就太大了,他急忙让凌王去莲池宫中查看莲妃的安危。

  卿尘的金蝶一路追查到了莲池宫,却发现这里有强大的法术禁制,线索就此中断。元凌赶到时在门外询问母妃的安危,莲妃强忍疼痛报了平安,这一幕让她想起了多年前自己在祠堂受伤的情形。当初的定水受了重伤,以至于易容术变得十分不稳定,皇后恰巧看到了她的真实面孔,由此定水便动了杀机。

  受伤的莲妃随后便到密室中查看昔邪,昔邪这才认出了困住自己的暗巫竟是定水。当初定水爱上先皇不顾劝阻要脱离巫族,硬闯刀山火海阵后众人皆以为其丧命,岂料定水竟存活至今。她的内心满是埋怨,在定水看来巫族的昔邪和桃殀是在助纣为虐,这才造成了元安弑兄夺嫂,谋朝篡位。正说着定水又唤来了一名紫衣女子,那女子竟和定水一般模样,昔邪这才意识到定水竟动用紫魂晶的力量塑造了另一个自己,如此一来一旦莲妃身份败露,她便可将这幻化之人推出去作自己的挡箭牌。昔邪警告定水,她用了心头之血蕴养灵石时耗费大半功力,稍有不慎就会遭到反噬,陷入万劫不复魂飞魄散的境地。定水对这番言论毫不在意,为了达成目的她早已不择手段,什么样的后果她都是无所畏惧。气愤的昔邪想要强行破坏封印,可定水却说出封印与八名活着的宫女相连之事,若他强行破坏封印她们便会殒命。

  定水离开后,昔邪内心也产生了疑惑,那圣巫女卿尘是如何将定水逼到如此地步?又为何自称为我昔邪的弟子?这样一个凭空出现的巫女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卿尘来找元凌商议对策后,元澈送其出门时大胆表达了自己看好卿尘和元凌的感情,他不想两个相爱之人就此错过。元澈想让卿尘借着选妃的机会和元凌在一起,可卿尘表示对此并无兴趣,也无可能。元澈走后,卿尘坐在凌王府门口痛哭流涕,这一幕被元凌尽数看在眼里,他忽然明白卿尘对自己也许有她的苦衷。

  卿尘回到离镜天后拜见了桃殀长老,她告诉桃殀自己大致推测出了师父昔邪所在的位置,她需要众巫女的配合,卿尘会安排她们在皇后忌日当天入宫。此时的元凌和元澈也一直守在莲池宫外,现如今暗巫诡计多端,依照卿尘的计划行事倒是能事半功倍。元澈很是称赞此前凤卿尘表现出来了机智聪慧,但他也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卿尘虽然处处帮助我们,却刻意隐瞒了一些事情。元凌告诉元澈,他看得出卿尘眼中对自己有情,所以他愿意帮助卿尘。

  湛王府的眼线将卿尘之事悉数汇报,湛王则一副运筹帷幄,看透诸事的样子。他知道卿尘表面是为了寻找师父,其实是为了替巫族翻案,只要她想,一切皆有可能,湛王想帮着卿尘并看着她如何实现这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