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醉玲珑电视剧

醉玲珑第27集剧情介绍

  凤相急于抹证据纤舞之死尚存疑 巫族终成皇家患凌王选妃是时机

  虽说师父昔邪已经仙逝,可卿尘手中的花瓣并未凋零,此事可能还有转机,为了不让桃殀空欢喜,卿尘暂时隐瞒了此事。桃殀长老将紫魂晶交付于凤卿尘,望她妥善保管,但卿尘认为自己冒充凤家二小姐暗藏隐患,她希望桃殀长老能代为保管所有的玲珑石。卿尘返回的途中却忽然感到一阵心痛,随后手中那绽放的花瓣竟然开始凋落。

  虽然定水已死,暗巫已平,但在元安心中巫族的存在始终是一个隐患。他不希望在百姓的心中,大魏皇室是受巫族庇护才有了今日。元安言毕便唤来了儿子元溟,他刻意引导元溟去将皇后、纤舞的死记在那巫族身上,随后便命其彻底铲除巫族。这样的旨意倒是元溟始料未及的。

  凤卿尘回到凤府后心中仍存余虑,按照师父昔邪所说,那纤舞所中之毒最快也要一天才能发作,可依据鸾飞的描述,当日入夜纤舞便去世。如此不合情理的事情,不知道这凤府还藏着多少秘密。凤相表面上夸赞卿尘为纤舞洗刷了冤屈,暗地里却让管家大肆清扫纤舞曾经留下的各种痕迹,以防引火上身。

  凤卿尘与元凌湖边相见,回想起凌王为了救自己身受重伤之事,她的内心就无法按耐住激动的心情。卿尘一直想躲避凌王,却发现无论如何都躲不开他的呵护与爱。卿尘再次询问凌王,如果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是否还会那般舍命救自己。凌王给予了肯定的答复,在他的心里没有任何人能替代卿尘。

  眼下梁兵增兵龙涸城,大魏又刻意隐瞒了凌王受伤之事,木颏沙心中总觉得大魏是对阿柴族不信任,但在朵霞公主看来魏皇此举是为了避免被梁国刺探情报。眼下和亲之事又陷入了僵局,木颏沙想请命回国与梁军血战。朵霞并不想动用一兵一卒让百姓罹难,战争之下,饿殍满地,妻离子散,她只希望能借助魏国逼退梁国,她更希望木颏沙能像每个百姓那样安居乐业,幸福安康,而不是为自己牺牲。

  元凌身体恢复后便与众皇子一起去见父皇,元安问起了大家对于巫族平凡一事的看法。元安希望能听到顺应自己心意的想法,只可惜众皇子都赞同为巫族平反一事,毕竟此次有了巫族帮助才让皇后的死真相大白。凌王直接提议皇家练兵可像往常一样交给巫族主持,湛王对此也十分支持。皇上直言巫族与皇家嫌隙并非一朝一夕,他亮明观点希望此事暂缓,眼下便让太子和元湛开始操办凌王选妃一事。

  凤相找来卿尘,如今按照规矩,二品以上官员家的未嫁女子都应该参加遴选,眼下不知卿尘意向如何。凤卿尘表示一切按照父亲的想法去办即可,虽然她和凌王早已相识,但不能让凤家给外人落下把柄,按规矩行事即可。

  元澈因为选妃之事特地去了一趟湛王府,他希望湛王能帮忙阻止采倩参选,却又不想采倩知道自己的心思。湛王对此也很无奈。说起来这采倩的父亲殷相毕竟是殷家人,他根本不想采倩去和凌王有什么瓜葛,可这采倩对此事却十分上心,非要请最好的画师为自己画像。

  眼下选妃在即,凌王却并不关心此事,整日都要往牧原堂与卿尘相会。

醉玲珑第28集剧情介绍

  采倩落选心有不甘奋力一搏 卿尘以情报恩芳心初定

  凤卿尘拿出牧原堂特制的药包为凌王疗伤用,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凌王春心萌动将卿尘一把揽入怀中。卿尘立马闪身躲开,凌王旋即改口称自己过来只是为了绘画写字而已。随后画风一转,卿尘做药,凌王作画,颇有闲情逸致。

  当年武聘婷犯了禁制,被暗巫大长老要求自裁。幸得元溟出手相救才有了今日,从那天起她便对元溟死心塌地,直至深爱难以自拔。如今大长老已经除掉,巫族势力却有上升趋势,元溟希望聘婷能帮自己铲除巫族,事成之后便会还她自由,江山更可与她共享。可武聘婷心里想要的只想成为元溟的女人,她冲上去紧紧抱住元溟却又被他推开,在元溟的心里只有纤舞一人,无可取代。

  昔邪长老并未真正殒身,只是其被莲妃的法术困住,无法传递任何信息到外界罢了,就连那生命之花都无法感应到。昔邪一眼便看出了莲妃的重伤,从交谈中他得知卿尘成功为巫族洗刷了冤屈,这是多么令人欣慰的事情。昔邪一时心软要替莲妃疗伤却遭到了拒绝,莲妃表示若是巫族再坏自己事情,她定会再次将其推入覆灭的境地。

  湛王受元澈所托,亲自来到了殷相府中商讨此事。他告诉殷相,既然凌王敢忤逆圣旨,取消婚约,他便不会在乎采倩的那些小孩子脾气。最终殷相明白,殷家女子不应该参与到任何的纷争之中。

  皇帝与桃殀长老在朝堂相遇,元安重提一年前丧妻之痛时受到了奸人挑拨,以雷霆之势铲除了巫族势力。皇上虽不情愿却也得顺势而为,他借方便沟通交流之名试图让桃殀留在宫中,此事被桃殀以祖训婉拒。皇上随后便张榜宣布了巫族平反之事,降旨令太子与凌王共同主持重建离镜天之事。

  凤卿尘与凌王郊外散心,面对凌王对感情的步步紧逼,卿尘心里似乎已经有了决断。最终她还是说出了要以身相许报答凌王的想法,凌王开心的如孩童一般。他只要卿尘做自己的凌王妃便是最大的满足。

  太子与湛王在为凌王整理画像时候发现一副画作与众不同,太子告诉湛王这画中的女子卿尘便是凌王亲笔所绘,如此看来大选的结果早就明了。湛王的内心很受触动,自己竟要看着喜欢了这么久的人去当凌王妃。入夜,湛王将卿尘约到府中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虽然他知道一切都太迟了,卿尘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她感激眼前这个帮助自己的人,或许曾经她摇摆的态度给了湛王某种暗示,可那毕竟都是从前。卿尘自己亲口说过不会参加凌王妃的甄选,可最终还是感情战胜了理智。

  采倩一心准备参加凌王妃的大选,却不知自己根本都不在名单之列。元澈也将此事隐瞒了下来,直到采倩再次去找朵霞比试时候才得知真相。她一下便猜到问题出在了湛王身上,采倩宁可被凌王当面拒绝,也不要白白失去机会。湛王无奈的望着远去的采倩,他知道没有人能阻止她了,包括元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