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醉玲珑电视剧

醉玲珑第31集剧情介绍

  采倩笑嘻嘻的藏起来换了一身闪亮的军装,还要问元澈明天四哥是否会喜欢。元澈顿时觉得很尴尬,他本以为采倩会回心转意。

  大魏的军演如期举行,比赛规则很是明了,皇上拿出了金华石作战利品,那么谁能第一个找到这阵中的金华石便可获胜。这样的石头在凡人手中毫无用处,在巫族手里却成了灵石,所以无论如何桃殀都会帮卿尘一把让她顺理成章拿到灵石。

  元灏、卿尘、朵霞先后遭遇了黑衣人的偷袭,这种情况是他们始料未及的。武聘婷和元溟会面后强调了本次行动的目的,一定要斩杀了太子和凌王。此次行动之前,元溟就曾会见元安提及金华石布阵一事,到时候他只要借助圣巫女卿尘之血便可激活手中的碧玺灵石汲取灵力,到时候无论是布阵的桃殀还是阵中的卿尘都无还手之力,只能束手就擒。

  元漓率先察觉了阵中的暗巫气息,他故意中了埋伏后便因出局离开了此阵。阵法外的大臣们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毕竟元漓向来都疯疯癫癫,第一个出局也属情理之中,他吵吵闹闹了一番后便离开了现场。

  卿尘在寻找大家时不小心中了暗巫的箭,虽然伤很轻却被取走了箭头上的血。此时因暗巫的频繁行动,布控现场的银蝶也收到了影响,传输到观战台的画面越发模糊。桃殀因此察觉到了阵法的异样,她再次施法强化此阵并封锁了出口。此时武聘婷已经将碧玺灵石放入阵眼中,刹那间桃殀遭到了阵法反噬,灵力半数皆被碧玺石吸收,重伤昏迷。形势一时变得十分危急,外面的人也无法进入,冥魇尝试多次都以失败告终。

  元溟与武聘婷商议事情的过程恰巧被三皇子元济看到,看罢他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九弟的计谋竟然如此歹毒,他一路寻找太子他们却中了埋伏,幸得老九冲出救下了他。元济质问老九为何要做这些事情,元溟对此并不回应急着要离开,此时元济忽然开口喊出了久儿的名字,元溟一下怔住了。当初那个独一无二的香囊便是证据,小时候遇到的那个宫女久儿其实是老九元溟化妆而成。元济甚至以性命相拼让老九放手,最终老九拗不过离开了他。

  眼下能把大家聚在一起才行,凌王放出了信号弹后大家终于集合完毕。凌王安排卿尘、元济、元溟跟随自己,其他人则成为另一组负责保护太子。兵分两路寻找突破口,凌王如此安排,其实是因为他已经猜出内奸就在三哥和九弟中间。显然老九的嫌疑最大,卿尘和他快步走在前面商议对策,二人决定再次分组。待老三和老九追上来时,卿尘起手施法四周顿时风沙弥漫,她一个箭步上去便将元溟带走,二人一起到了阵眼之中。

  事已至此,元溟大方透露了自己的计划就是要借此除掉四哥和大哥,如今没有什么能阻止自己了,至于这卿尘其实早就看透了他身份,不过是为了借合作之名共同除掉暗巫大长老罢了。卿尘瞅准时机一举抢下了碧玺石此时吸取的灵力悉数释出,这强大的冲击力几乎震的元溟半死。成败已然明了,卿尘却忽然改变注意要治疗他,否则自己的生命之花又会凋落。

  元漓又赶了回来,他当着莫长老和冥魇的面起手释放法力,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将结界撕开。莫长老惊叹于他的法力竟然在自己之上,冥魇追问其身份,元漓只说这是卿尘和自己的秘密。

  太子与元湛在路上遇到了赶来营救的御林军,这时方知结界已破。湛王忽然意识到自己这队一直平安无事,那内奸必然在四哥那里。众人一同寻找元济和元溟,想必奸佞就在他们二人之间。元溟与元济刚汇合就被御林军围住,湛王直言此行目的,眼看元溟身份败露,元济忽然提刀挟持了元溟,大声承认一切都是自己所为。湛王见状只好通知凌王共同缉拿元济。

  元凌与卿尘汇合后便拿着芙蓉石去寻找金凤石,元凌摘下金凤石的一刹那脑海中忽然闪回了许多从未经历过的画面,每个画面中都有卿尘,从初次离镜天的相逢到元安退位,从盛世大婚到宫中叛变。上个时空的记忆竟然乍现。

醉玲珑第32集剧情介绍

  元济挟持着元溟一路撤退,不就便消失在了人群中,二人稍作歇息后,元溟直截了当的表明此番是受父皇之托要将那巫族除去。元济分析说老九的阴谋如今已然失败,既没有完成父皇所托,还试图加害太子和凌王,以父皇的个性来说他断然不会承认此事是自己指使。为今之计,两人之中必有一死才能了结。

  对于元济所说,元溟并不赞同。他认为自己虽然和暗巫勾结,但也是为了达到制衡巫族的目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父皇而为,元济直指要害道,既然父皇要灭巫族,又怎会容许暗巫的存在?元济似乎早已看破了生在皇家的悲哀,他已经做好牺牲自己的准备,也希望此后老九也能逃离这一切。

  当年的老九虽得元安喜爱,却并未真正得到重视,对内治国有太子,对外征战有凌王。元济则因母妃身份低微,自幼便不得宠,长大后的他又性情柔弱,主张亲民怀柔之政策,这样的思想自是与元安的铁血江山不符。元安曾唤太子、元济、元溟三人讨论家国之论,太子与元溟均认可有国才有家的思想,唯独元济认为家庭的温暖胜过一切,还直指在百姓心中天朝无情,此番言论人怒了元安并令其雨中罚跪。元济坚持自己的想法长跪不起,一度昏厥过去,恍惚间曾见一腰间挂着香囊的人给自己遮伞,他明白这便是久儿。

  元济年幼时母妃病逝,久等数日都不见父皇来看望,最终还是化作久儿的元溟将皇帝引入府上。诸事种种,历历在目,久儿也好,九弟也罢,这份特殊的兄弟情让元济下定了奉献生命的决心,对他来说解脱又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元凌率军围捕时,元济与元溟一路跑到了瀑布边上,再无退路。元济忽然持刀架在了老九脖子上,随后他一把推开了老九大喊是自己对不起大家,横刀自刎。这一幕发生的太过忽然,众人愕然而立。元溟扑上去抱着三哥的尸体嚎啕大哭。

  元济死后, 卿尘身上的生命之花又凋零了一个花瓣,此时只剩下八瓣。元漓找到卿尘后告诉她,如今她在这个时空只有八个时辰,若还不能集齐灵石等待她的将是灰飞烟灭和被世人所遗忘。

  元凌找到卿尘后,发现她伤势严重,十分虚弱,他背起卿尘前行。期间元凌询问卿尘记忆碎片之事,卿尘坚称此前二人从未认识,元凌只当是劳累后的幻觉罢了。此刻天空忽然落雪,此情此景甚是动人,卿尘说起初雪见人心,所有的谎言都会被原谅。元凌大笑称这么说莫非对自己还有所隐瞒,他也听过一个传说,初雪时候相恋之人会更加幸福,卿尘依偎在元凌背上,轻轻抽泣,这一刻那么美好却那么短暂。

  皇宫内元安召见了元溟,原来他早已经知道了这一切,包括元溟和暗巫勾结及试图谋害太子和元凌之事。元溟解释说暗巫与巫族势不两立,自己是在为父皇分忧这才利用暗巫牵制巫族,元安听罢不知说什么是好,又追问起了他残害手足之罪,斥责他让元济背负了罪名。元溟仰天大笑,他认为三哥的死其实是在为父皇遮羞罢了。想自己那么努力,终究还是让父皇看不起,临走时他表示,众皇子最像元安的其实就是心狠手辣的自己。

  元凌与湛王商议三哥自尽一事,如今父皇的态度很是微妙,既不责骂也不怜惜,反倒是置之不理,如此一来恐怕背后真正的幕后主使会被保护起来。二人决定再试探下皇上的态度。

  木颏沙劝阻朵霞放弃选妃,一场好好的比赛就演变成了屠戮,这选妃之路更是凶险,情急下他还抓住了朵霞的手,朵霞仿佛受了惊吓般赶紧躲开,她坚持要把这条路走到底。木颏沙对朵霞深情至此绝非主仆那么简单,只可惜朵霞一心只有凌王,从未真正在意过。

  朝堂之上,凤卿尘将取得的金凤石交给皇上,虽说她成了本次演练的赢家,但如此赛事令三皇子殒命,实属不幸,卿尘也就没有提出任何奖励和要求。朵霞此时站出来询问梁国梁国联盟一事,皇上答应元济过了头七之后必定给阿柴族一个答复。朵霞退下后元凌启奏,他希望能追封三皇子为王,以示慰藉,虽说元济犯了谋逆之罪,但皇上对于他来说终究还是父子关系,此时其他皇子一起下跪为元济请命,元安只好同意。他告诫大人,只有兄弟齐心,我大魏才能太平强盛。众人退下后,元溟在院中怒斥众人心虚,逼死了三哥才在这里惺惺作态,他会记住每一个逼死三哥的人。

  牧原堂中,冥魇追问卿尘元漓之事,卿尘表示自己也不甚清楚,既然她如此感兴趣不如就借机拉拢一下元漓为我们帮忙。卿尘会见桃殀后,痛斥元安罪状以致大魏腐败不堪,民不聊生,她劝桃殀长老率领巫族早日选择明君,推举凌王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