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醉玲珑电视剧

醉玲珑第33集剧情介绍

  朵霞痴情留守木颏沙愤然离去 元溟再出奸计太子携鸾飞私奔

  朵霞失落的回到了驿站,看到她满面愁容后木颏沙便知晓了结果。又是等待,又是被无视,阿柴族的公主在大魏面前竟然如此卑微。木颏沙内心充满了绝望,在朵霞看来,自己无论忍受多大的屈辱都是为了族人,她觉得若是没了大魏支持,梁军必然兵临城下。木颏沙再次宣誓要带领阿柴族赶走梁军,朵霞认为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木颏沙顿时心凉了半截,他气愤的跑出去想要独自回国。

  朵霞外出寻遍天都,最终在大魏军营找到了木颏沙。她阐明了自己的想法,于私遇到凌王这样的英雄她不想放弃错过,于公阿柴族必须得到大魏的援助。木颏沙并不理会这些理论,除非公主想回阿柴族,否则就不必来找他了。

  元安召集皇子商议选拔人才之事,凌王认为如今的体制有弊端,应该广开言路启用寒门子弟,湛王对此举也很是支持。太子却有不同的意见,他认为应该以教化为主,门阀和寒门都能为国家效忠。元凌当即表示反对,如今的形势魏国早已经等不下去,皇上认为现在应该以安抚为主,他希望大家能辅助太子处理选拔人才一事,凌王征战在外就不必过于操劳了。

  元澈在街头买烧鹅的时候遇到了湛王,自从选妃一事泡汤后采倩整日闷闷不乐,湛王提出让元澈测试下采倩心中真正喜欢的人,他悄悄告诉元澈只要他消失数日,暗中观察便有答案。采倩去了凌王府寻十一不得,又去了湛王府找他皆无所获,悻悻离开,躲在一旁的元澈终觉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感,暗自高兴。

  元凌因朝堂一事闷闷不乐,卿尘陪着他去了海边。二人聊着聊着,卿尘就把元凌逗乐了,她坦言懂凌王的便是自己,元凌大为开心。

  凤卿尘为了掌握主动权,故意在盘账时利用纤舞的习惯在溟王手上写字,溟王受了刺激匆忙躲开,这一幕被进来的鸾飞看到。

  溟王离开后便偷偷去了凤府,晚上鸾飞回来后二人便拥吻在一起,溟王再次利用了鸾飞对自己的感情加快实施杀死太子的行动。入夜后,鸾飞偷偷与太子会面并告知她自己怀孕一事,若此事被发现鸾飞难逃一死。太子当即写下辞行书留在宫中,表明自己要放弃太子之位,随后他便以公务为由让御林军护送自己和鸾飞出境。

  元安看到辞行书后大怒,自己培养太子二十余年竟然换来了这样的结果。他当即召见元凌出兵,命其将太子带回。鸾飞身为凤家女儿,凤相自然脱不了干系,很快他和卿尘便接到了召见,卿尘认为症结在于鸾飞的性命,她希望能亲自前去劝说。

  梁国获得情报后重兵驻扎魏国边境,木颏沙得知太子出逃的消息后认为此时的魏国内忧外患,不足以倚重,他向朵霞公主建议结盟梁国灭掉魏国,朵霞对此坚决反对。梁国狼子野心,魏国若灭梁国定会再吞阿柴族。

  元凌的玄甲军一路追击最终在一个村落包围了太子和鸾飞。太子出面与凌王会面,他恳请元凌放过鸾飞,保她周全,最终凌王同意了太子的请求。二军即将上演一出好戏。

 

醉玲珑第34集剧情介绍

  苦命鸳鸯无退路断崖之上双服毒 卿尘计策险失算鸾飞复活情难愿

  萧续率军进攻魏国军事重镇,朝中顿时掀起轩然大波。卫大人建议皇上派出使臣与梁国谈判,眼下与阿柴族结盟一事未定,内忧未能解决不适合开战。皇上采纳了意见召来元湛处理此事,元湛伺机提出了赦免母妃的请求,皇上应允。

  太子适时发射了突围的信号,这时孙公公和卿尘也看到了信号,她加快了脚步赶往太子所处之地,若玄甲军与御林军交战后果将不堪设想。

  太子早已为鸾飞想好了撤退的路线,凌王也让元澈布防刻意在村口外留了一条小路。如此里应外合下鸾飞想必是没什么危险了。两军人马对峙之际,凤卿尘和孙公公及时赶到,卿尘提出单独与太子会面,没想到此刻鸾飞竟然现身,一时间事情陷入了僵局。卿尘提出与鸾飞单独聊几句,茅草屋内卿尘质问鸾飞为何非要害死太子,鸾飞则搬出爱上太子这是必然的结果,其实太子出逃前,卿尘便料想到了今日,她曾将离心奈何草交给鸾飞,叮嘱她非常时刻可保其性命。今日她告知鸾飞,此药可令呼吸与心跳不被察觉,造成假死的征象。

  鸾飞出来后将药物之事告知太子,太子却另有打算。待卿尘靠近太子时御林军统领张束忽然挟持了郡主卿尘,这可是大事一桩,吓得孙公公赶忙劝阻。偏偏这太子要一意孤行,挟持郡主后和鸾飞一路撤退。

  只可惜二人一路撤退到了悬崖边后再无退路,既然天意如此,鸾飞便拿出了药丸和太子一同服下,一起赴死从此再无人能把他们分开。服下药物后的鸾飞和太子竟然口吐鲜血,这样的症状绝非离心奈何草的效果,带凌王赶来后他懊恼的发现太子与鸾飞已经去世。

  太子尸首送回了天都,望着自己悉心教导的长子,元安痛哭流涕,这时再怎么责罚元凌也无济于事,他只是将张束打入了天牢之中。鸾飞的尸首被送回了凤府,凤相一时间老泪纵横。前有纤舞,今有鸾飞,都这么因皇家葬送了性命。

  卿尘将离心奈何草之事告知了元凌,凌王很是意外,卿尘本以为可以掌控一切,却没想到鸾飞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告知了元凌鸾飞的意中人其实是溟王。掌握了这些消息后元凌大胆推测那药物应该是被鸾飞换成了毒药。

  卿尘以牧原堂的名义送信,邀约元溟后山一见。元溟没想到等着自己的竟是活过来的鸾飞,听了鸾飞的解释后才知道一切都是卿尘的安排,他假意安抚鸾飞却悄悄掏出了匕首。千钧一发之际卿尘施法击落了他手中的短刀,卿尘怒斥元溟自私,安排这一幕就是为了让鸾飞人情元溟的真面目。

  鸾飞再次询问溟王是否真的爱自己,溟王却表示自己心中有纤舞,从此容不下她人。执迷不悟的鸾飞知晓溟王无处可逃,竟然以死逼迫卿尘放了元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