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醉玲珑电视剧

醉玲珑第15集剧情介绍

  舍身化歌姬潜入寻真相 携手天子山故人再相逢

  卿尘自化名为文清入驻天舞醉坊后便引得无数王公贵族一掷千金,段时间内便成了这里的招牌人物。她直截了当的和武聘婷谈起了条件,她付出这么多并不是为了银两钱财,而是为了能见到暗巫的负责人,她更是试探性的问起暗巫头目是否就在碧血阁总舵。武聘婷一时警觉了起来,她只是告诉卿尘只要她好好为自己效力,定然能早日见到阁主。武聘婷为了控制凤卿尘,便交给了她一个香囊佩戴身上,还欺骗她说这个香囊便是歌姬们迷倒男人的秘诀。

  香囊本是一种慢性毒药的,佩戴时间久了人的意志就变得涣散薄弱,这也正是暗巫控制歌姬的要诀。凤卿尘发现了这个秘密后便于湛王在湖边碰面,她将此事告知湛王并提醒他小心提防武聘婷。元湛听罢也是大吃一惊,之前奉命调查了天舞醉坊却一无所获。为今之计只能暗中观察,伺机找出背后的主谋。

  元溟来到太子府中与太子商议七皇子的事情,他认为眼下殷家失宠,可父皇却有意倚重湛王,若湛王再回朝局中恐怕会对太子造成威胁。可仁德的太子并不这样想,正所谓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元湛既然有政治才能那么回来定能为父皇分忧。太子听罢又把话题引到了元溟之亡妻纤舞身上,他问皇弟是否在追查纤舞的死因,这一问元溟倒是也有些意外,自己刚开始着手此事就被太子知道,看来他的消息颇为灵通。

  元溟离开后叫住了凤鸾飞,她正是自己妻子纤舞的妹妹,元溟以姐夫的身份想要打探出皇上对天舞醉坊一案的态度。鸾飞认为此事既与暗巫势力有关,那必然会彻查,听了这番话元溟若有所悟,转身就要离开。鸾飞追问元溟是否还会再去凤府,元溟却说那里只是埋葬祭奠亡妻的地方,言下之意他不会再回去了。

  元凌想借着寻凤卿尘的机会再探探天舞醉坊,没想到这歌姬文清却被别人点走,这不是坏元凌的好事吗?他打开房门却发现,那客人正是女扮男装的朵霞公主。如今这好好的计划凭空冒出个朵霞,卿尘便想了个法子要让朵霞和元凌比拼定力,前提条件是要脱去上衣。朵霞一时陷入了为难,却又碍于面子开始脱外衣,元凌赶忙将其拦下给了她个台阶下,如此朵霞便顺势离开了。随后元凌和卿尘演了一出郎有情妾有意的戏给躲在暗处的武聘婷看,如此她也就打消了怀疑。

  木颏沙传来消息,阿柴族大王病情加重,之前的刺客刀上竟抹有慢性毒药。虽说大皇子已经回去主持朝局,但朵霞仍然放心不下父皇的身体,计划连夜赶回国都。当她和木颏沙返回客栈时遇到了等候多时的太子元灏,元灏认为此时贸然回国会引起其他部落的怀疑,到时候局面恐怕更糟。朵霞斟酌再三后不得已留在了魏国继续自己的使命。

  为了尽快调查暗巫的事情,元湛亲自安排了元凌和凤卿尘前往天子山的事情,二人一路奔波抵达后却未能如愿见到莫长老。元凌邀请卿尘陪自己赏月,卿尘淡然拒绝并表示除非凌王能将这水里的星星捞出来。元凌听罢嘴角上扬,露出自信的微笑后便离开了,没多久他便带回了一个盒子交给卿尘,卿尘疑惑的打开后却发现里面藏着飞舞的萤火虫,她的心忽然间融化了一般,温暖,幸福。没多久,莫长老和桃殀长老便返回了院落中。

  凤卿尘向桃殀表明自己是昔邪长老在外游历时收的结缘弟子,迟迟未能等到师父,这才来了离镜天寻他,没想到昔邪竟音讯全无。桃殀和莫不平都心生疑惑,二人接连出招想试试卿尘身法,卿尘都敏捷的避开了攻击,终令他们信服。

  回屋后桃殀道出此番巫族罹难与暗巫有关,昔邪在追踪暗巫时失去了踪迹,卿尘想让莫长老以占卜名义放出双星相遇江山易主的消息,这样皇上必然会出宫避祸,如此便可以与皇上相遇亲自言明巫族蒙冤一事。眼下也没其他办法,莫长老便答应帮助卿尘。

  桃殀的月华石感应到了卿尘携带的芙蓉石,卿尘表示此神石是昔邪所托,她一定会帮助桃殀长老找回其他散落的灵石。桃殀问起将来如何和卿尘联系,卿尘便唤出了金蝶,这令桃殀很是惊讶。

醉玲珑第16集剧情介绍

  将计就计入密室费尽心思解谜团 幕后真凶皇家人为寻妻妹酿惨案

  莫长老将凤卿尘的琴修复后交付给她,希望其能弹奏出美妙的音乐。送别卿尘和凌王后,莫长老与桃殀讨论起了卿尘召唤的金蝶。这金蝶唯有圣巫女才能召唤,眼下已经很少明了,凤卿尘这个女子便是圣巫女的身份,但昔邪仍然失踪,此事不能言明,二人打算看看圣巫女下一步如何拯救巫族了。二人正讨论之时,皇子元漓忽然跑来天子山,桃殀赶忙闪身离开。

  这元漓故作神秘的询问莫长老刚才的客人是谁,莫长老反问皇子是不是开了天眼看到了山野孤魂野鬼。元漓此行的目的是想问清楚为何自己都能看明白的双星汇聚天象,这莫长老却从未报给皇上?莫长老本来对此事还有顾虑,如今既然要帮卿尘,也就不必再隐瞒了。他解释说是因为自己技艺不精,未能占卜这星象背后的吉凶,眼下正要打算报给皇上。元漓乐呵呵的表示自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父皇的反应了。

  凤卿尘早在来天子山前便安排好了一切,果然刚一回到舞坊就遇到了坊主的盘问。她坚持表示自己是受邀去了殷相府上,还特意拿了殷相府上的花枝为证,坊主还故意说起了殷相府中的池塘水,卿尘直言池水已干,如此对答如流让武聘婷更加怀疑自己被人设计。

  凤卿尘教授歌姬弹琴时,忽有一女子浑身颤抖摔倒在地,嘴里还不停重复着说自己不要当毒煞。她刚要上前问个清楚,坊主便出现将人带走,凤卿尘若有所悟,趁着黑夜潜入了坊主房中寻找机关暗道,令她意想不到的是白天发生的一切竟是设计好的圈套,武聘婷伺机开启陷阱后卿尘便坠入了密室中。武聘婷逼问凤卿尘说出潜入舞坊的目的,否则便不会放她出去。凤卿尘并不理会,来到这密室其实也是她自己的计划之一,或许这里能找到昔邪长老的线索。她以韶华金蝶通知了凌王自己困于密室之事,然而当她再次使用金蝶探索密室时却发现有个区域无法渗透,暗巫封印的力量如此强大,令卿尘不禁疑惑这里面所囚为何人?

  湛王经过多日的调查获悉一些线索,失踪女子皆为二十一岁,其家庭几乎都与凤家有关联。凌王和湛王讨论此事时想起了二十年前轰动天都的劫持案,当年凤相为了铲除腐败舞弊得罪了颇多人,随后便有人潜入凤府偷走了刚出生半月的凤家二小姐,从此音讯全无成为了一大悬案。当年若凤二小姐平安长大,也是二十一岁这般年纪了。凌王认为凤相为人阴险毒辣,若此事真与其有关,那整个调查就会变得非常棘手了。

  莫不平向皇上奏明了双星汇聚的天象,他告诉皇上民间皆流传“双星现,天下变”的说法,他提议皇上到天子山祭天祈福,如此灾祸便可化为良臣,辅佐皇上开创盛世。皇上内心仍有顾虑,眼下巫族两大长老皆未落网,此番出行恐遭他们刺杀,他就此事问起了太子元灏。元灏认为此事祭天利国利民,他愿意率领禁卫军亲自护卫。

  皇上权衡后做出了出宫祭天的决定,他希望能借此机会将现身的巫族人一网打尽。得知皇上出宫的消息后,桃殀也安排巫族人做好准备,希望能在皇上面前洗刷巫族冤屈。

  武聘婷将捉拿卿尘之事汇报给了首领,此人正是大魏九皇子元溟,那些被练成人形毒煞的失踪女子正是他造成的,元溟试图从这些女子中找出风府丢失的二小姐,因为他永远记得亡妻临终前的心愿。元溟让武聘婷提前运出人形毒煞,趁天子祭天之时发动攻击,如此一来便可嫁祸给巫族让他们永不翻身。

  凌王获悉情报后与湛王兵分两路,湛王负责护卫祭天的父皇,凌王则和元澈调兵包围了天舞醉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