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人间至味是清欢电视剧

人间至味是清欢第17集剧情介绍

  丁人间含泪签下离婚协议书 翟至味听从清欢劝告争股权

  丁人间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挽留林月,便颤抖着手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之后哭倒在了地上。

  儿子被人整得身败名裂丢了饭碗,儿媳妇还被人拐跑了,丁爸爸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他带着好多结婚用的礼花找到了唐晓刚的公司,大闹了一场,在唐氏的员工面前,将唐晓刚好一顿臭骂,把他做的坏事抖搂了个底朝天,任谁也劝不住,李赫然没办法,只好给丁人间打了电话。丁人间来到唐氏,连说带劝,好不容易才将老爸给带走了。

  丁爸爸挂念自己的宝贝孙子,便带着满意最爱吃的自制辣椒酱到了唐晓刚给林月买的别墅外面,打电话给满意,得知家里没别人,便让他出来接自己。进了别墅以后,丁爸爸也被里面的豪华镇住了,但为了面子,他还是一个劲吹毛求疵地说着大别墅的不好,劝说满意跟自己回家去吃饭,丁满意人小鬼大,知道爷爷的心思,便向他保证说,谁都取代不了爸爸和爷爷在自己心里的位置,丁爸爸闻言甚觉欣慰。丁满意称自己和妈妈经常不在家吃饭,辣椒酱自己吃不着,让爷爷带回去,丁爸爸执意留下了一盒,将剩余的带走了。

  到了大门口,丁爸爸恰好遇到了唐晓刚送林月回家,林月下车进门后,他调头准备回公司。丁爸爸躲在柱子后面看着这一切,趁机赶上去在背后拍了唐晓刚一巴掌,在他回头的一瞬间,将自己手中的一盒辣椒酱狠狠地拍在了他脸上。辣椒油瞬间流进了唐晓刚的眼睛,剧烈的刺激疼得他直跳脚。

  林月将唐晓刚送到了医院,医生紧急替他做了清理,说他的眼睛并无大碍,可林月还是担心不已,她拿出手机想要报警,被唐晓刚拦住了,他还以为是翟至味的恶作剧报复,也知道对方没想把他怎么样,便没有再深究。回到家后,林月无意间见到丁满意正在卫生间处理那些辣椒酱,顿时便明白了一切,嘱咐他不要告诉唐晓刚,丁满意懂事地点了点头。

  秦臻加紧行动,很快便向董事会提出了罢免翟涛的提议。安清欢拿着电脑上正在播放的新闻给翟至味看,翟至味很是反感,称这一切都已经跟自己没关系了,安清欢却劝说他去将那另外的百分之十五的股权拿回来,翟至味不理解她让自己这么做的用意,安清欢便让他自己好好想。

  翟至味想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后,便找到老爸,将自己要去布达佩斯拿回股权的事告诉了他,翟涛闻言很是意外,安清欢闻言则很是欣慰。回到家,安清欢询问翟至味有没有什么计划,翟至味摇头,安清欢不放心让他自己去,便决定订机票和他一起去。

  丁人间回到家里后,将自己之前为了给林月演示新房布置情况而用纸箱子做的家电模型替代品纷纷撕掉摔在了地上,搞得动静大得连楼下的安清欢和翟至味都听到了,两人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跑到楼上查看,见到他颓废地坐在地上,便将他请回了自己的家,倒了红酒来劝解了这两个失意人一番,丁人间和翟至味终于被她重新燃起了斗志,一个准备空手套白狼去拿回那百分之十五的股权,一个准备施展个人的魅力再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安清欢还开玩笑地跟他们每人订了是个耳光的赌约。

  第二天,安清欢和翟至味乘着最早一班飞机飞去了布达佩斯,登机前,安清欢将那个持股人的详细资料说给了翟至味听,称她已经离过三次婚,正打算要结第四次婚,而她的未婚夫,据说是个神秘的东方男人,翟至味用心地将所有的资料一一记在了脑中。

  这一天也是丁人间和林月办理离婚手续的日子,丁人间早早就来到了民政局门口,不一会,林月便和唐晓刚同车而来,林月将自己买的一身新衣服递给了丁人间让他换上,唐晓刚则拿出了一个装满美元的密码箱,称是自己害他丢了工作和他这么多年来照顾林月的补偿。丁人间自嘲地笑了一下拒绝了,说自己还没有穷到卖媳妇的地步,唐晓刚称这也是林月的意思,说着硬要塞给他,被丁人间一把甩开了,他冷着脸说,那就等到他们婚礼的时候再去拿。

人间至味是清欢第18集剧情介绍

  安清欢异国再遇前男友 丁人间好心为善结异缘

  丁人间根本就不理解林月的苦衷,还以为她真的如唐晓刚所说,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忘记过他,丁人间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既然心已远离,就没有必要再苦苦纠缠,他故作轻松地圈起胳膊,让林月挽着自己,大步走进了民政局,唐晓刚看到这一幕暗自得意。

  婚是离了,可丁人间的心却没办法从林月那里彻彻底底地收回,从民政局出来后,他不想回那个空空荡荡的家,就买了一听啤酒,坐在街边的长椅上借酒浇愁。他刚坐下没多久,一个长相英俊的外国小伙来到了他身边,他请丁人间移步坐到旁边去,称自己来中国旅游,丢了钱包、护照和银行卡,身上一分钱也没有,在这里乞讨了三天了,让他不要妨碍自己。

  丁人间掏出两百块钱给他,小伙却说自己是要做飞机回去的,这点钱根本就不够,丁人间又掏出一千块钱给他,可是那个外国小伙还是说不够,他说自己从小到大只坐头等舱,要几万块钱才够,丁人间一听就火了,觉得他有些不可理喻,当时起身就要离开。那小伙一看赶紧拉住他,单膝跪地又是叫天使又是叫大爷,称他是自己的亲人,让他帮帮自己,并说自己一定会报答他。他的一句话“你是我的亲人”打动了丁人间,妻离子散正缺少亲情温暖的他当时便决定帮助这个萍水相逢的外国人,于是便带着小伙子找到了一台ATM机,从自己的银行卡里取出两万块钱给了他,并说不用他还了,小伙子接过钱千恩万谢。

  翟至味胸有成竹的准备了四种方案,打算来说服那位持股人伊莎贝拉,可是结果却在听她声讨了一番翟涛的始乱终弃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安清欢在一旁看着心急万分。

  此路不通,只好另寻他法,安清欢打听到那个伊莎贝拉的未婚夫开了一家餐厅,而他每天晚上会到餐厅这边来查账,于是她便带了翟至味去了那家餐厅等着“偶遇”。安清欢让翟至味好好想想怎么跟伊莎贝拉的未婚夫谈生意,自己则起身去了卫生间,可就在她走到楼梯转角处时,却意外碰上了她这一辈子都不想再遇到的人——她的前男友刘在河,而他,也正是伊莎贝拉的未婚夫。

  翟至味得知这个意外情况后,便半开玩笑地让安清欢装可怜,向那个刘在河索要当年被他伤害的赔偿,安清欢正在臭骂他,一位餐厅领班走过来邀请安清欢到咖啡厅去见刘在河,安清欢和翟至味只得前往。刘在河早就知道了翟至味和安清欢的来意,可当他得知翟至味竟然没有一分钱,想要跟自己空手套白狼时,便嘲笑了他一番,将两人晾在一边,去和自己的另一个客户谈股权收购的合作去了,而那个人,正是唐晓刚。唐晓刚本身财大气粗,现在又有秦臻做后盾,正常的生意人自然会选择和他合作,所以,刘在河跟他交谈一番后,很快就达成了合作意向。

  安清欢知道自己此行不会有所收获了,她叫上翟至味起身离开,走过刘在河身边的时候,安清欢问他是不是没有给自己留一点余地,刘长河不屑地笑了起来,他说在自己心里,交易至上,旋即,他又话锋一转,问安清欢还记不记得当年自己在她办公桌上留的那封信,称如果能把那封信还给自己,就把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一分钱不要地送给她。

  安清欢闻言和翟至味对视一眼,仿佛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希望。安清欢离开餐厅后,立刻便打电话让丁人间帮自己去寻找那封信,丁人间到了安清欢家里,翻天覆地地搜寻了一番,终于在一个小盒子里找到了她所说的那个白色信封。翟至味闻言很高兴,便让丁人间发国际快递将信寄过来,安清欢却担心出差错,让丁人间亲自坐飞机送来。

  丁人间第一次坐飞机,而且坐的还是头等舱,他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对什么都好奇。在进入贵宾休息室后,丁人间意外地碰到了一个熟人——那个外国小伙,他让小伙请自己喝杯酒,小伙问他是不是第一次坐头等舱,丁人间不想露怯,就谎说自己经常坐头等舱出国,小伙笑了笑告诉他说,这里的东西都是免费提供的。丁人间闻言既尴尬又兴奋,他跑去拿了好多食物和红酒,连吃带喝地好不开心。结果,等到了布达佩斯下了飞机后,丁人间还醉醺醺地不省人事,小伙子用他的手机联系了安清欢以后,便将他交给了安清欢和翟至味,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让丁人间安顿好以后来找自己。

  翟至味从丁人间的身上找到了那个白色信封,便准备和安清欢去找刘在河,就在这时,翟至味接到了老妈的电话,称他的老爸昏迷住院了,让他赶紧赶回去,翟至味闻言只好留下安清欢,自己先一步回国了。原来,翟涛请了秦臻来家里吃馄饨,试图说服她不要再动议罢免案,却被秦臻反过来嘲弄了一番,她让翟涛打电话给那些董事,看看还有谁在支持他,结果,翟涛打了一圈电话,却没有一个人接他的电话,他当时便气得昏倒了。

  安清欢开车载着依旧昏睡不醒的丁人间找到了刘在河,将那封信交给了他,刘在河让她拆开信封,安清欢依言照做,却不想从中竟然拿出了一张飞往布达佩斯的机票。刘在河说,当年自己在机场等到她最后一分钟,她却没有出现,所以说,是她抛弃了自己,说完,接过那封信三下两下撕了个粉碎,转身就走。安清欢叫住他,要他兑现他的承诺,刘在河却又给他上了一堂课说,所有的承诺都是建立在不影响自己的利益前提下,自己把股权转让给她,没有一分钱好处,所以就在刚才,自己已经和唐晓刚签订了股权转让意向书,婚礼一结束即时生效,说完,嘲讽地一笑转身离开了。安清欢听了刘在河这一番话,心中懊悔、震惊、愤怒,不知道该怎么宣泄,只能呆呆地坐在路边的长椅上默默地流泪。

  丁人间在车里醒过来后,反应了一会儿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他下了车在附近寻找安清欢,经过一番打听,终于找到了她。安清欢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哭得像个泪人儿,她想起小时候自己的爸爸抛弃自己母女跟着别的女人跑了,自己的妈妈也永远离开了自己,长大后自己一心深爱的男友也抛弃自己,这半生似乎都在被别人抛弃,想到这些,她觉得很是无力,甚至就想这样坐着,死掉算了。丁人间听着她头一句脚一句地倾诉,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本来想劝劝安清欢,却发现安清欢一时情绪激动昏了过去,赶忙抱起她,将她放进了车里,开车送她去医院。

  翟涛被抢救过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秦臻,她又拿他的病刺激了翟涛一回,称这样让罢免他的提案更加人性化了,说着拿出一张大幅版面报道他生病住院消息的报纸给他看,翟涛见了恨恨地说,即使自己死了,自己还有儿子,秦臻嘲讽地一笑告诉他说,翟至味摊上了官司,头上顶的大麻烦不比他小,翟涛闻言大惊失色。

喜欢《人间至味是清欢》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