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那年花开月正圆电视剧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19集剧情介绍

  周莹接下式易堂大印 吴家兄弟翻脸不认人

  周莹闻听吴家东院的噩耗后待不住了,立刻便雇了轿子赶了回去,进了门之后,看到满院的萧条和那飘扬翻飞的白色布幡,不由心中一冷。

  吴家出事后,有良心的下人都偷偷跑了,没良心的卷了府里的东西也跑了,偌大的东院只剩下吴夫人身边和吴聘房里伺候的几个人了。吴家的案子因为吴蔚文在牢里不明不白地死掉也已尘埃落定,东院被罚没了部分家产,其他人都被放了出来。遭此大难,吴夫人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每日只知以泪洗面。周莹从杨管家口中得知,这一切都是因为沈月生的案子牵扯出的那袋来历不明的假血竭而起,因为胡志存和吴家药铺仁寿堂的佟掌柜二人的证词,吴蔚文才被定了莫须有的罪名,她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跑到了县衙击鼓鸣冤。

  赵白石升堂之后,周莹当堂替吴蔚文申冤,赵白石却说这案子已是铁证如山,如今的结果对吴家东院也算是最好的了,让她不许再纠缠,并严厉申饬一番后将周莹赶了出去。周莹不肯作罢,还要再申诉,却被王世均一把拉走。王世均一直将周莹带到了城外的河边,拿出吴蔚文生前托付的式易堂转交给了周莹,称这都是吴蔚文的安排,周莹这才知道吴蔚文当日无情地将自己赶出东院,其实是在保护自己,王世均将周莹身怀有孕的消息也告诉了她,周莹闻言又惊又喜。

  按照吴家的规矩,谁掌管式易堂的大印,谁就是吴家的大当家,统领东西南中四院,周莹担心自己没有能力支撑起这么大的家业,王世均却劝他说,既然老爷将大印交给她就是相信她,周莹冲着吴蔚文的这份信任便决定留了下来。

  回到吴家后,吴家三个兄弟得知自家大哥临死前将式易堂大印传给了周莹,纷纷表示不服,也不肯承认周莹吴家大当家的身份,都表示从今后不再参与东院的事务,让他们好自为之。眼看自己大印在手却毫无用处,周莹十分无奈,王世均却告诉她说,吴家的规矩,不管是契约字据,只要没有盖上这这式易堂大印,就算是有双方的签字画押也没有用,也就是说,吴蔚文出事前立了字据转让给三个兄弟的那些股份、银子和客商统统都不作数,因为那字据上根本没有盖印,也就是说,那些东西都还是东院的,周莹听了之后心中顿时升起了希望之火。

  自从那日偷偷溜进吴家东院,想要劫走周莹,却被她捆住责骂了一番之后,沈星移像是脱胎换骨换了一个人一样,每天起早贪黑地跑街,把自己累得筋疲力尽浑身是伤,但他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充实,沈四海和沈夫人对儿子的转变也十分欣慰。

  这天,杜明礼来访,沈四海向他提出到京城亲自面谢淳贝勒,杜明礼却婉言拒绝了他,沈四海便拿出一沓银票要孝敬淳贝勒,杜明礼却说这点银子根本入不了淳贝勒的你法眼,并拿出一张据需订单交给了沈四海,称要和沈家联手垄断军需订单,赚了钱隆升和与沈家三七分成。这事要搁在以前,沈四海一定会兴奋不已,可是自从吴蔚文的案子之后,沈四海见识了那位淳贝勒的遮天本事和毒辣的手段,生怕自己步了吴蔚文的后尘,不想再和他有什么交往,可杜明礼步步紧逼,容不得他拒绝,沈四海也只得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下来。

  吴蔚文一案也让赵白石从小小七品县令升任了西安知府,但是自从联手扳倒了左宗棠一派之后,淳贝勒与张先生他们这一派也成了对立面,陕西自巡抚以下,皆是淳贝勒的人,赵白石的处境依然不容乐观,但他却还是信心满满,自认能够挺身独立澄清吏治,张先生提醒他,要特别留心杜明礼这个危险人物,赵白石暗暗记在心中。

  胡志存当初被杜明礼连骗带吓才做了假证,自从他知道吴蔚文并没有诬陷他之后,便一直替吴蔚文喊冤,还闹着要改口供,淳贝勒本想除掉他,杜明礼念着当年自己乞讨之时饿晕在胡家门口,胡咏梅好心帮衬自己之恩,千方百计替在胡志存淳贝勒面前兜着,这才将他关了起来,胡家的药材行却已被解了封。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20集剧情介绍

  周莹使巧计要回股份 柳氏出阴招暗害侄媳

  吴蔚文死后,户部的军需订单就都落在了贝勒爷手里,杜明礼将订单全都拿给了沈四海,沈四海见那些订单没有价格约束,也没有人争,赚多少都是自己说了算,不禁大为兴奋,之前的担心也在这巨大的利益面前烟消云散了。

  沈星移从周老四口中得知周莹做了吴家大当家,一万个不相信,他觉得周老四是在忽悠自己,周老四便将周莹怀孕的事告诉了他,沈星移一听,心中更加失落,一时间愣住了。

  沈星移努力地工作终于得到了沈四海的赞赏,他见儿子知道走正道了,也便不再让他继续跑街受苦,而是让他到自己药铺里帮忙打理生意。这天,沈星移正在药铺里忙活着,伙计来报说杜明礼来访,沈星移便到前面招呼。闲聊中,沈星移无意间将周莹怀上了吴聘的遗腹子,而且现在已经是东院的大当家一事说了出来,杜明礼闻言暗暗和查坤交换了一个眼神。杜明礼不想让东院东山再起,又起了歹意要陷害周莹,准备要以谋杀亲夫之罪来陷害周莹,却不料又被人抢了先......

  周莹上门去向吴蔚双讨要吴蔚文一千两银子卖给他的那三原典当行的七成股份,吴蔚双当然不肯归还,周莹反问他当初的买卖契约可曾盖了式易堂大印,吴蔚双当时便傻了眼。他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便匆匆跑回去拿出契约一看,果然没有盖印,他打算将那七成股份还回去,可是吴三夫人柳氏却不肯归还,还让吴蔚双去跟周莹耍无赖。吴蔚双这人没别的毛病,就是耳根子软怕老婆,老婆这么一说他就听了,出去跟周莹装傻充愣了一番,不肯承认盖印的事,周莹一见不再多言,当即便抬脚离开了。

  回到家后,周莹问过吴夫人才知道,吴蔚双家里的事都是柳氏做主,因为当年柳氏是个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吴蔚双见过一次后就爱上了,托吴蔚文去提亲,柳氏先是不肯,后来吴蔚文花了好多银子,终于帮三弟将这个女人娶回了家,从此吴蔚双就将她当宝贝一样地供着、宠着,从来不拂逆她的意思。吴夫人得知是柳氏拦着不肯归还股份,气得要去找那夫妻俩理论,被周莹给劝住了。

  第二天,周莹又到了吴蔚全家里,吴蔚全得知她的来意后,倒是很痛快将地契约拿了出来,称自己绝不会赖账,但他同时又说自己家这几年生意不好,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银子,往后只能一年还她们一百两银子。周莹闻言让王世均拿过了式易堂的大印,二话不说就在契约上盖了印,并对吴蔚全说,情谊比银子重要多了,吴蔚全没想到周莹会来这一手,当时脸上讪讪的。

  接着,周莹又到了吴蔚武家,吴蔚武也二话不说就将契约交给了周莹,周莹照例在上面盖了大印,称自己不是为了来讨还那些客商的,而是要让他替自己主持一个公道。

  于是,被周莹做主在契约上盖了大印的吴蔚武和吴蔚全便陪着她到了吴蔚双家,站在一条战线上朝吴蔚双要那七成股份,柳氏哪里肯把到手的香饽饽拱手让出去,跳出来极力阻拦,还扬言吴家散了,要将式易堂大印作废,遭到了大伯和小叔子的一致斥责,吴蔚双是个没主意的,见二哥三弟都让自己还,他也便答应了,周莹于是约定时间要和他做交接,将典当行收回来自己经营。众人走后,柳氏气得责怪了自家男人一番,称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周莹收回经营权,吴蔚双十分为难,柳氏便让他将此事交给自己。

  第二天,柳氏和儿子吴遇带着一大堆礼品到了东院,假模假样地献殷勤,非要吴夫人将吴遇认为义子,还装作关心地让周莹在家好好照顾肚子里的孩子,不要插手典当行的事,都被周莹一一婉言拒绝。

  柳氏在周莹那里碰了软钉子,便又趁夜偷偷找孙掌柜商量,想要再次故技重施,孙掌柜担心露出马脚,柳氏便又生毒计,孙掌柜不想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柳氏却一意孤行。

  回到家后,柳氏在吴蔚双面前哭着挑拨了一番,称自己好心好意带着儿子东院看望,却被周莹辱骂了一番。在将吴蔚双的火气挑起来后,又无中生有地陷害周莹,称她与王世均暗中勾搭,败坏了吴家的门风,吴蔚双一听更加怒气冲冲,当即就要去找周莹算账,柳氏赶紧拦住他,称捉奸要拿双,自己会想办法......

  半夜里,宝来将王世均从被窝里叫起来,称周莹叫他去商量事情,将他带到了后院的一间空房里,给他倒了一杯下了媚药的茶,让他在那里等着。之后,宝来又谎说吴蔚双找周莹商量事情,将她诳了出来。当周莹被宝来带进了王世均所处的房间后,药劲上来的王世均突然蹿起来抱住了周莹,周莹连忙宝来却挣扎呼叫,宝来却将门从外面紧紧地带上了......

喜欢《那年花开月正圆》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