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那年花开月正圆电视剧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21集剧情介绍

  柳氏陷害周莹被沉塘 赵白石看出内中冤情

  在柳氏的刻意安排下,吴家东院的人很快都知道了周莹偷人的事,吴家的几个兄弟也都被叫到了东院。周莹和神志不清的王世均都被带到了吴夫人面前,柳氏上蹿下跳地指证周莹,周莹辩解说是柳氏和吴蔚双想要侵吞三原典当行才故意陷害自己,可是在宝来言之凿凿的证词下,吴夫人也对周莹起了疑心,柳氏又说是王世均偷了大印交给了周莹,并让孙掌柜将当日王世均拿去当掉的砚台捧了上来,吴夫人一看就认出了这是当日吴蔚文给胡咏梅准备的,当时便相信了几个人的话,柳氏一看,便趁机让人将周莹赶出去。

  这时,吴蔚武站出来制止了柳氏,他质问周莹,吴聘到底是怎么死的,并拿出前几天收到的一封匿名信来给周莹看。原来,这就是杜明礼的阴招,他在匿名信上将吴聘是被毒死的一事告诉了吴蔚武,还说是周莹所为,吴蔚武问过大夫,得知吴聘的症状确实像是中毒而亡,心中本来已经起了疑心,如今这事一闹,他更加怀疑。吴蔚双趁机提出开棺验尸,吴夫人闻言大惊,周莹却一口答应,同意开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结果,开棺验过之后,仵作自然是证明了吴聘乃是中毒而死,周莹闻言傻掉了,吴夫人则再也忍不住了,扑过来对着周莹便是一顿捶打,刚刚从赌场回来的周老四赶紧上前拦住了她,大闹了一番之后,周老四被吴家的下人给捆住看押了起来。

  经过这一番折腾,周莹实在撑不住了,觉得肚子里一阵绞痛,身下似乎有温热的液体流出,她躺在地上痛苦万状地请求吴夫人马上叫大夫,可是柳氏和吴蔚双却拦着不让,非说她是装的,直到周莹的衣服都被鲜血染红了,众人才知道是真的出了事,连忙叫了大夫过来。然而为时已晚,周莹肚子里的孩子还是没有能够保住,周莹得知后痛苦万分。

  吴夫人得知后更是心中大恸,柳氏和吴蔚双依然不肯放过周莹,口口声声要处置她,周莹撑着虚弱的身体出来请求吴夫人赶紧报官,捉拿毒害吴聘的凶手,柳氏却一口咬定是周莹杀害了吴聘,宝来也当众作证说,当日吴聘从树上摔下来后,周莹曾给他灌过药水,周莹无法隐瞒,只得说出那是约瑟夫神父给的,吴蔚全一听就急了,非说洋人的东西都有毒。这时,有人来报说王世均醒了,吴蔚武便让人将他带来对质,谁知王世均依旧脑子不清醒,面对众人的指控一一都承认了,吴夫人这回是完全相信了,她哭喊着扭打了周莹一番,让人去报官,柳氏却拦住她,命人将周莹直接沉塘。

  在吴蔚双的提议下,吴家开了神堂,禀告过列祖列宗之后,宣布将周莹沉塘,并将王世均逐出陕西,这时的王世均药效过去已经清醒了过来,听说了自己的罪状之后,想要开口辩解,奈何他的嘴被堵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任人将自己拖了出去。

  吴漪得知了这事后,连忙跑去跟自己的大哥吴泽说了,兄妹俩跑去河边搭救,可是他们两个又怎么斗得过柳氏和吴蔚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莹被推进了河里。周莹临死前对宝来说,自己做鬼也不会放过他,将宝来吓得暗自心惊。

  赵白石听说了周莹的案子以后,想起当日在公堂上周莹对吴聘的死心塌地,觉得内中必有冤情,便亲自到吴家找到了自己的同窗吴泽,打听这件事,并提议让吴家报官,吴泽却说,当事人都已经死了,再追究也是无用。

  胡咏梅听了丫鬟禀报了周莹的事以后,又惊又喜,惊的是明明是自己下的药却被扣到了周莹头上,喜的是自己一直暗恨在心的那个女人终于死了,她像是疯了一样地哭笑了一场,又到吴聘的墓地祭拜了一番,继续品尝自己酿下的苦果,每日在悔恨和痛苦中苦苦煎熬。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22集剧情介绍

  周莹获救拒绝星移好意 吴家东院夜半鬼哭惊魂

  周老四逃脱之后将周莹要被沉塘的消息告诉了沈星移,因此周莹被沉塘之后并没有死,而是被沈星移给救下了,他当了自己能当的所有东西,在云阳租了个小宅子,还派了自己身边的贴身丫鬟玲珑来伺候她。

  沈星移劝说周莹跟自己回沈家,并说自己不嫌弃她曾经跟过吴聘的事,周莹知道他一直纠缠是看上了自己,便往床上一躺任他予求予欲,沈星移气得大骂了周莹一番,称自己救她绝不是为了这个,而是为了让她心甘情愿地跟着自己,周莹却一口拒绝,说吴聘在自己的心里永远活着。沈星移闻言气得一把摔门而出,泄愤似的一拳砸在了墙壁上,留下了殷红的血印,玲珑看了心疼不已。她私下跟周莹说了沈星移对她所有的好,劝她跟了沈星移,周莹却说自己不喜欢他。

  张先生告诉赵白石说,兵部传出消息,最近一批膏药的药效远不如以前,让他到承制膏药的沈家详查,赵白石趁夜蒙面到沈氏药材行暗访,结果发现药材中确实掺了假,临走时被沈星移发现了行踪,两人动了手,双双受伤。回去后,赵白石将自己暗访的结果写信告诉了张先生。

  沈星移总觉得那晚上闯入的人不是个毛贼,而是另有他意。他一直苦苦思索,忽然灵机一动,找到药店韩掌柜要了膏药的配方及户部军需订单的配方,对比之下发现自家的膏药中少了应有的血竭,追问之下得知是沈四海交代这么做的,沈星移急匆匆地跑回去质问父亲,沈四海却说这是杜明礼要求的,为的就是多赚点钱,沈星移担心沈家步了吴家东院的后尘,劝父亲不要做这种昧良心的事,沈四海却训了他一番将他赶走了。

  沈星移又找到了杜明礼,想要劝他改变主意,可杜明礼又是什么人,他费了这么大的周章扳倒了吴家东院,为的就是这一天,又怎么会被沈星移的三言两语给说服,当场便话里有话地威胁了沈星移一番,沈星移不知道杜明礼的狠毒,当面踢翻了他的鸟笼,扔下一张银票离开了,杜明礼表面上不动声色,暗中却动了杀心。

  周莹被沉塘后,吴蔚双又拿着那张契约找到吴夫人,想要继续吴蔚文当初所定的交易,以一千两银子买下东院七成的股份,吴夫人称自己不想卖那股份,吴蔚双老羞成怒,扬言自己也不再管典当行了,让她另请高明,说完气咻咻地转身走了。吴夫人一介妇道人家,哪里懂得处理这些生意上的事,当时便傻了眼。

  吴蔚双一计不成又生二计,让柳氏带着吴遇上门道歉献殷勤,花言巧语说服吴夫人接受了认吴遇做义子,并说典当行是要交给吴遇管的,忽悠她将那七成股份卖给自己,双方说好选日子开神堂举行认子仪式,到时一并交接典当行。

  周莹决心要回吴家东院,为自己讨回清白,周老四劝不了她,只好去求沈星移,让他再将周莹买回去,沈星移听了之后当即便赶去劝说周莹,周莹却执意要回吴家,沈星移只得由她去了。

  周莹带着白布白纸和印泥等东西,悄悄潜回吴家东院,半夜装鬼哭吓唬众人,张妈等人都说是周莹身负冤屈,阴魂不散,宝来不准众人乱传。他虽然不肯承认那夜半哭声是周莹的,但是他害人心虚,每到夜晚便吓得战战兢兢。第二天晚上,宝来在和福来巡夜的时候看到了周莹一身白衣的背影,吓得跌倒在地晕了过去。

喜欢《那年花开月正圆》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