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那年花开月正圆电视剧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23集剧情介绍

  周莹设计自证清白沉冤得雪 证据湮灭罪魁祸首逍遥法外

  吴家东院闹鬼的事被另外几个吴氏兄弟听说之后,大家都是人心惶惶,柳氏担心此事夜长梦多,影响了典当行的正事,也是忧心忡忡,便让吴蔚双催着吴夫人在典当行的契约上盖上了式易堂的大印。

  第二天,在吴夫人和吴家众人开神堂准备认子的时候,周莹身着白衣忽然出现,吓得宝来惊慌失措,当众指认是柳氏害的周莹,柳氏没等他说完就用烛台砸到了他的脑袋上,宝来当场倒地。柳氏想要劝散众人,被吴蔚武阻止了,他追问柳氏这事的前因后果,柳氏正要抵赖,赵白石带着公差赶到。

  原来,是被驱逐出陕西的王世均千辛万苦赶了回来,到官府击鼓鸣冤,当众指证吴蔚双用自己母亲的性命相要挟,逼他承认与周莹通奸,害死了周莹,赵白石便将一干人犯人证都带了回去,周莹的冤屈终于得到了平反,吴夫人抱着周莹哭得肝肠寸断,悔不当初。

  因为周莹没死,宝来又疯掉了,吴蔚双和柳氏一口咬定是捉奸有误,赵白石也查不出其他的证据,只好打罚过后将他们放掉了。

  周莹找到了周老四和沈星移,将自己沉冤得雪的消息告诉了两人,并说自己想要留在东院,替吴聘撑起这个家。沈星移说她不是做生意的料,跟她打赌,如果她的生意做不过自己,就跟自己回沈家当丫鬟,周莹爽快地答应了,并说如果他输了要穿着女人的衣服,从城南走到城北,一路大喊自己不如女人,旁边的周老四和春杏听了忍俊不禁。

  周莹带着周老四回到了吴家东院,见到王世均跪在门前,周老四气得上前对着王世均的脸狠狠地踹了一脚,将他踹得满脸都是血,周莹连忙将他拦住。周莹问王世均有何打算,王世均称自己已经没脸见人了,打算带着老娘到外省去谋生。周莹告诉他说,自己打算重振东院,问他愿不愿意留下来帮助自己,王世均见她竟然丝毫不记恨,还愿意收留自己,当即又羞又愧,他掏出一把刀来,毫不犹豫地斩断了自己的左手小指,对天发誓说,自己愿意终身效忠周莹,如有背叛犹如此指。周莹对他的举动很是吃惊,从此便将他留了下来。学徒房的众学徒得知周莹和王世均都回来了,也纷纷回到了东院,称要留下来帮衬周莹,周莹此时正是用人之际,便将大家都留了下来。

  周莹向王世均询问了东院现在的财务状况,得知东院如今是要钱没钱,要生意没生意,不禁犯了难。她想起了那个烟台的事,询问之下得知是吴聘交给他悄悄当掉的,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便将这事记在了心里。

  第二天,周莹带着王世均到泾阳城里的各大商号走访,在街上恰好遇到了带人微服私访的赵白石,赵白石告诫周莹从今后谨守妇道,不要再在大街上招摇过市,周莹非但不听,还转身进了泾阳最大的戏园子春风十里,赵白石看到后觉得她实在是朽木不可雕,气得转身拂袖而去。

  周莹进了春风十里,向老鸨打听了一番,被众人好一番嗤笑,有一个到此寻欢作乐的老男人想要非礼周莹,被周莹一个过肩摔给撂倒在地上,吓得众人噤了声。

  月如将周莹的事告诉了胡咏梅,胡咏梅听说周莹不是害死吴聘的凶手,当即情绪激动,一把扫落了桌上的茶杯,非说是周莹害了吴聘。丫鬟月如对自小姐的异常反应十分吃惊,正要劝解,管家推门进来,禀报说王大人来访,胡咏梅赶紧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跟着管家到了前厅。

  胡咏梅听王大人说,胡志存一案的主审官是他的同年,便示意管家奉上了一沓银票,王大人笑吟吟地收了,称半月之内就能让胡志存回家。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24集剧情介绍

  周莹为振兴吴家种植鸦片 柳氏阴谋败露孙永泉纵火

  朝廷为了以土抵洋,在全国上下禁烟弛禁,赵白石觉得鸦片对国人危害极大,就决定在关中推行禁烟,将自己的辖下打造成一方净土,并打算从禁种开始。就在赵白石将禁烟令发布出去之后,周莹却将当年吴聘无偿交给灾民们种的那五十亩地收回来,全都种上了罂粟。原来,周莹在街上走访了一圈,觉得以吴家东院现在的情况,做什么生意都不太现实,而罂粟的价格极高,她便决定将那些地里全都种上罂粟,但她同时告诫众人,自己种的罂粟只卖给药店,决不能拿来抽大烟。

  就在周莹带着学徒和那些租户们在地里浑汗如雨地劳作时,赵白石得了消息赶到了地里。他对周莹说,自己正在推行禁烟,周莹却说自己一家都指着这些糊口,让他到别处去查,赵白石实在拿她没办法,况且周莹说得也有道理,那些巡抚道台老爷们的烟馆和烟瘾不禁,这些平头百姓们也是不服,他只得无奈地离开。

  吴蔚双被打了几十板子,一条腿几乎都废了,柳氏被释放后依然不思悔改,将吴蔚双所受的苦一股脑地全都怪在了周莹头上,吴蔚双此时倒是还有一份清醒,埋怨柳氏不该使出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柳氏还想推脱责任,却被吴蔚双一句话被堵住了,只得改口说,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他,为了把典当行弄到手,吴蔚双一听便没了气。

  吴蔚武和吴蔚全为自己当初错怪周莹的事十分后悔,两家也都很怨怪吴蔚双夫妻,因此与他家断了来往。周莹一直对吴聘的死耿耿于怀,她左思右想,觉得吴聘的死和自己被冤枉这件事都与动了典当行有关,让他小心自己的安危。

  吴蔚武觉得周莹说的很有道理,第二天就不声不响地到了三原典当行,想要侧面了解一下,谁知还没等他开口,就被朝奉给骂了一顿要将他撵走,吴蔚双气得火冒三丈,当即扬声将孙掌柜给叫了出来。孙永泉一见是吴蔚武,当即就慌了,赶紧将他请进了里屋,好言安抚,并让那个闯祸的朝奉进去磕头赔罪。吴蔚双不听两人的花言巧语,坚持要查账,吴蔚双得到消息赶来后也再三相劝,却说服不了吴蔚武,只好同意了让他西院的账房先生们来帮着查账。

  吴蔚武回家后将这件事告诉了周莹,称那吴蔚双不像是知情的样子,周莹便让学徒小伍暗中盯着孙永泉。孙永泉果然沉不住气了,他趁夜又约了柳氏见面,让她跟着自己逃跑,柳氏舍不下吴遇,也舍不下自己的的名誉,不肯跟着孙永泉走。孙永泉知道只要一查账自己的勾当就要暴露,他坚持要逃跑,柳氏便让他先走,称自己把放高利贷的银子收回来就去找他,孙永泉只好依言。

  因为离得太远,小伍没有看清柳氏的脸,他一路跟着身穿披风头戴帷帽的柳氏,见她进了南院,便知道是吴蔚双府上的人,便跑回去报告了周莹,周莹让他继续跟踪孙永泉。

  柳氏回家后拿了一些银票和棉衣等物,让自己的心腹张妈带出去交给了孙永泉,让他到富平张桥等着和自己汇合,并嘱咐他将证据清理干净,孙永泉闻言明白,便放火将三原典当行给烧了。

  胡咏梅上次贿赂过那位巡抚王大人之后,一直没有了音讯,她便带着管家去打探消息,却吃了个闭门羹,连那位大人的面都没见着,就被下面的人一句无事给打发了。临走时,胡咏梅看到了杜明礼从衙门里出来,王大人等对他毕恭毕敬,便决定去求告于他。

  杜明礼见到胡咏梅来访,便将她请到了厅里。胡咏梅进门便跪了下来,请杜明礼施以援手,并让管家奉上了一匣金子。杜明礼看着胡咏梅,想起自己当年受她的恩惠,心中十分激动,很想与她说明,却没有勇气。他并没有收下那些金子,只是伸手搀起胡咏梅,向她承诺自己一定会尽力,胡咏梅见他说得诚恳,也便只好告辞而去。杜明礼亲自送胡咏梅到了门口,为她打了轿帘,并吞吞吐吐地告诉胡咏梅说,自己曾与她相识,胡咏梅却说自己已经不记得了。

  胡咏梅走后,杜明礼抚着自己被胡咏梅握过的手腕,有些失望,但他也明白,自己这么多年泯灭良心一心往上爬,为的就是要忘掉过去,这也没有什么。在胡咏梅跪下的那一刻,杜明礼就已经决定了,自己一定要要帮她完成心愿。

喜欢《那年花开月正圆》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