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那年花开月正圆电视剧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25集剧情介绍

  周莹用巧计诱使孙永泉说出恶行 吴蔚双得知真情杀死柳氏后自杀

  风助火势,三原典当行很快就被吞噬了,吴蔚武得到消息连忙带着人赶来救火,可是火势太大,根本没有办法扑灭,吴蔚双急得哭叫连天。伙计们都平安无事,唯独不见了孙永泉,吴蔚武猜测他是不是还在里面,周莹却胸有成竹地告诉他说,孙永泉半个时辰前已经离开了泾阳,自己已经派人盯着了,她又问起孙永泉和南院哪个女人认识,吴蔚武告诉周莹说,孙永泉是柳氏的表哥,周莹闻言什么都明白了。

  孙永泉纵火之后一刻不敢停留,慌慌张张地逃出了城,一直到了富平地界才投了客栈。可他刚刚要了一间房安顿下来,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像是进了江湖人,孙永泉刚想要跳窗逃跑,就被两个持刀的蒙面人给塞到麻袋里扛走了。

  到了荒郊野外,两人将孙永泉扔在了地上,装模作样地说要杀了他,孙永泉吓得胆战心惊,连忙问两人是谁派了他们来杀自己的,其中一人说出出了银子要他命的人姓柳,还没有说出名字来,山道的拐弯处走来了一个人,见到这边的状况就朝身后嚷了一嗓子,看样子像是要叫人的样子,两个蒙面人一看转身就跑。

  对面的人连忙跑过救起了孙永泉,这个人正是小伍,而那个跑掉的人正是周老四和另一个学徒,这一切都是周莹设的一个局。

  小伍跟孙永泉说自己是刚进东院的,认得他,要带他回泾阳,孙永泉却说自己还要回客栈去拿行李,小伍便陪着他一同去了。回到了客栈,小伍故意拿话挑拨孙永泉,问他为什么会被人追杀,都有谁知道他在这里,孙永泉闻言更加对柳氏起了疑心,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爱了一辈子的,为其付出一切的女人会狠下心来害自己。小伍见状便让掌柜的拿来一坛酒要给孙永泉压惊。孙永泉端起酒碗闻了一下,嫌那酒不好,便拿出柳氏为自己准备的行李中那瓶酒,倒了两碗跟小伍对饮,他举起碗来刚要喝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阻止了对面的小伍,摘下自己手上的银戒指扔进了酒里,那戒指立刻就变成了黑色,孙永泉一看,顿时又惊又怕,止不住的双手颤抖,喃喃自语着说,不是她不是她!小伍故意加油添醋说,这人是铁了心要害他的命,追问那人到底是谁,孙永泉痛苦地一把抱住了脑袋。小伍便趁机哄劝,将他带回了泾阳,藏在了东院,孙永泉央求小伍替自己联络柳氏跟前的林妈,跟她约定一个时间,小伍将这些事一一报告了周莹,周莹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典当行被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干净净,吴蔚双后悔莫及,为了这个典当行,他把人也得罪了,情义也没了,最重要的是,事到如今他也明白了周莹的事都是孙永泉搞的鬼,知道自己对不起东院,便想要接着两天后自己的生日,将自己的大嫂和周莹,以及二哥四弟他们两家都请来,当面向周莹道个歉。柳氏便见风使舵,随着吴蔚双的话头,痛斥了孙永泉一番,称自己和他也不熟,等到抓到了他,一定要好好打他一顿问个清楚,吴蔚双连忙安慰她,让她不要自责。

  第二天,柳氏带着吴遇到了东院,故作热情地请吴夫人和周莹去吃寿宴,周莹一口答应。吴夫人还记恨着南院这夫妻俩害自己没了孙子还丢了典当行,柳氏走后,他嗔怪周莹不该答应柳氏,周莹却说不但自己要去,还要带着一大家子都去,狠狠地吃上一顿,吴夫人闻言被她逗笑了。

  小伍听了周莹的吩咐,跟孙永泉回复说,自己没有找到林妈,孙永泉以为柳氏离开泾阳了,小伍将她正为吴蔚双操办寿宴一事告诉了孙永泉,孙永泉还是不相信柳氏会背叛并下手伤害自己,他一直在为柳氏找借口,猜测是吴蔚双发现端倪从她口中逼问出了实情,小伍便劝他带着柳氏给的那五百两银子逃命,孙永泉为了柳氏一生未娶,并且丧尽天良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到头来就落下这五百两银子,他哪里肯甘心,于是便将这五百两银子都给了小伍,让他帮自己想办法,小伍假装为难地思索了下便答应了。

  第二天,小伍带着乔装打扮的所有权,提着一些礼品到了吴家南院打探消息,孙永泉见到柳氏正高高兴兴如穿花蝴蝶般在院子里张罗着,后来吴蔚双也到了院子里,夫妻两人亲亲热热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在一旁偷窥的孙永泉实在看不下去了,便拉着小伍匆匆离开了。

  回到东院后,孙永泉让小伍叫来了周莹,将柳氏和自己做下的恶事全都说了出来,周莹闻言便将他带到了赵白石面前,孙永泉又当面将前情叙述了一遍。

  就在南院大摆酒席为吴蔚双祝寿的时候,赵白石带着一队官兵闯了进来,赵白石当众说出了柳氏的罪状,下令将她带走,吴蔚双和吴遇见状情绪激动地阻拦官兵,吴蔚武站出来质问赵白石所说柳氏的罪状可又证据,赵白石便让人将孙永泉押了上来。孙永泉当众将自己和柳氏的奸情说了出来,并把受柳氏的指使所做的坏事一一道来,柳氏起先还想抵赖,到后来实在推诿不得,只好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吴蔚双。吴蔚双此时也明白了其中的一切原委,他气怒攻心,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狠狠地刺进了柳氏的胸膛,随后又一刀抹了自己的脖子,热热闹闹的寿宴眨眼间连丧两命,在这样惊人的变故之下,院子里火红的灯笼和帷幔仿佛成了一种绝妙的讽刺。

  这时的周莹,正蹲在吴聘的墓前痛苦万端,回忆着当初和吴聘甜蜜恩爱的日子,她满心的凄怆......

  赵白石暗中举报了沈四海造假,在军需膏药即将起运的时候,刑部侍郎谢德固与赵白石带着上谕前来查验,说是有人密报军需膏药有假,要当场查验。沈四海吓得战战兢兢,以没有户部的启封不敢随便开箱为由想要阻拦,杜明礼此时也匆匆赶来,再三求情,谢德固却执意要当场开箱查验。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26集剧情介绍

  沈星移早有远虑挺身解危难 沈四海获利彻底投靠杜明礼

  杜明礼见自己劝不动谢德固,便搬出贝勒爷来暗暗威胁他,可是任凭他诱之以利危之以势,谢德固却是软硬不吃,坚持要验。沈星移见状便走出来,开箱拿出了一张膏药,强拉出赵白石的佩剑,在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一剑,随后将膏药敷在了伤口上,片刻之后,那伤口就止住了血,谢德固一见被唬住了,当时便说了两句勉励之言,转身离开了。

  危机过去,沈四海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连杜明礼都暗叫侥幸,他们不明白这膏药为何无端被查,沈星移告诉他们说,当夜潜进药材行的那个贼就是赵白石,他手背上的那道伤疤正是那天打斗中被自己所刺。杜明礼闻言了然,他找到巡抚王大人将他臭骂了一顿出气。

  原来,沈星移一直对药材行有贼潜入一事耿耿于怀,觉得他是冲着军需膏药而来,苦劝父亲在膏药里加进血竭,奈何他不听劝。后来,沈星移无意中听周莹说起当初吴蔚文不肯用有止血功效的杜鹃花叶子冒充血竭后,便自己自作主张在膏药中加入了杜鹃花叶子,这才躲过了今天这一劫。他将这事告诉了沈四海,沈四海赶紧追问花了多少银子,得知每车膏药不过才多花了几两银子而已,他便不再做声,并决定以后的膏药都要加上这东西。沈星移劝他要加就加真正的血竭,沈四海称杜明礼不会同意,沈星移让他与杜明礼断了来往,沈四海却不听,还将他责骂了一番。

  沈星移的壮举传回了沈家,沈夫人和老夫人都十分高兴,大大地奖赏了沈星移身边的丫头们一番,众人皆大欢喜。沈夫人劝说沈四海不要再让沈星移在下面打杂,沈四海答应了。

  虽然沈四海表面上不同意沈星移的说法,但他想来想去,觉得儿子说得有理,再这样下去,万一出了事,杜明礼有贝勒爷罩着不会怎么样,倒霉的是自己沈家。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后,他让账房先生清算了膏药的利润,带着杜明礼应得的那一份去了隆升和,本想跟他解除合约, 谁知还没等他开口,杜明礼就将贝勒爷开口为在皇上和太后面前为他沈家求的恩典告诉了他。得知自己儿子的五品同知和老娘的二品诰命的封赏已经在路上了,沈四海激动不已,早把自己的来意抛到了九霄云外。杜明礼趁机提出贝勒爷吩咐隆升和与沈家合股,得利依然是沈家占七成,隆升和占三成。沈家三十年来积攒下的家业也算是不小了,沈四海自然不舍得全部给隆升和抽去三成的股份,杜明礼见状不慌不忙地拿出一本账簿,里面记载了吴家东院全部客商、货品的来源,以及抽头、返点的所有细节,沈四海见状动了心,便在杜明礼拿出的契约上盖上了自己的私章。

  之后,杜明礼又将此次告密的福建兵备道杨廷怀被革职永不叙用,和始作俑者赵白石也由四品被降为七品,而谢德固也因此被贬回乡的消息告诉了沈四海,沈四海闻言心中更加有了底气。

  沈四海与杜明礼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家后,他晕乎乎地让人请了老夫人出来,将她被册封诰命和沈星移坐拥五品同知功名之事告诉了家里人,称这一切都是贝勒爷赏赐的,从今后沈家要好好地当差,众人闻言俱都大喜,唯有沈星移满面忧色。

  虽然吴家东院败了,可是吴夫人骨子里大家夫人的气度依然还在,她无法接受不了周莹每天在外面抛头露面,行为逾矩,可是眼看周莹也是为了吴家东院,她也不好说什么。这日见到从地里回来的周莹竟然在院子里当众脱了鞋袜整理,吴夫人实在憋不住了,就劝导了周莹一番,让她无论如何都要拿起少奶奶的样子,不要给吴家丢脸。周莹怕她唠叨,便答应她有了钱之后便端起少奶奶的架子,在此之前尽量不抛头露面,说完便找了个借口一溜烟地跑了,吴夫人被气得直抹眼泪,却也无计可施,只能无奈地叹气。

  周莹之前在施粥时亲手救过的灾民老德迷上了鸦片,将周莹前期给他支付的工钱都拿去抽了鸦片,后来媳妇病重需要抓药,他就跑去找周莹借钱,周莹将家中所有的现钱都给了老德,老德拿着钱去抓药时,禁不住大烟馆的伙计引诱,转身进了烟馆,又吞云吐雾起来。

  吴漪带着父母给的银票、药材和自己亲手做的吃食来送给周莹,周莹让春杏将那些贵重的药材捡出一半来,拿着去看望老德媳妇,结果发现德嫂已经死了多时,周莹气得找到烟馆将老德痛打了一顿,被烟馆老板给扔了出来。

  赵白石被贬职后,他的手下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大发牢骚,师爷怕他影响了赵白石的心情,不准他乱说话,赵白石却宠辱不惊地说,自己效法范仲淹,心怀天下,不会为了一时被贬而影响心情,并说自己决不会为此而改了为国为民的初衷。

  赵白石轻装简从带着两个人回到了泾阳,一进城门就遇上了沈星移,沈星移嘲笑他偷鸡摸狗被贬,赵白石反唇相讥,指责他沈家弄虚作假,两人当众口角了一番,惹得一大伙百姓围观。

喜欢《那年花开月正圆》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