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那年花开月正圆电视剧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5集剧情介绍

  吴少爷沈家吊唁遭毒手 沈星移暗中行凶被拘捕

  仵作根据伤口判断,杀死沈月生的凶器,是一柄很奇特的刀具,连县衙的师爷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刀,见多识广的赵白石看出这应该是一把西洋刀,他分析说,这个凶手多半是和吴家东院有仇,这场凶案也很可能是为了栽赃嫁祸。

  沈家为沈月生设了灵堂,吴蔚文让杨管家前去吊唁,可吴聘却想要亲自前往,吴蔚文担心沈家会对儿子不利,不许他去,忠厚的吴聘为了化解两家的仇怨,却不声不响地背地里去了沈家。

  沈家此时正是愁云惨雾,一片悲声。吴聘到了沈家后,手捻三根长香跪在灵前真诚地说,自己一定会查出真凶,还沈月生一个公道。吊唁过后,吴聘起身准备离开。这时,沈星移得到通报匆匆从后院祖母房里赶了过来,他站在廊下眼中冒火地盯着吴聘,努力压制着自己心中滔天的恨意。

  吴聘看到沈星移的模样,知道他对自己充满了毒恨,因此并未与他搭言,转身上轿离开了。沈星移不甘心就这样放过吴聘,他悄悄带着两个家丁,换上了一身黑衣,以黑巾蒙面,在吴聘回家的必经之路杀牛巷里埋伏了,等到吴聘的轿子走来时,突然冲出,二话不说举起木棒就打,吴家家丁猝不及防,被打倒在地,吴聘出来查看情况,被沈星移照着脑袋上狠狠地打了一顿,倒在了血泊中。沈星移还要再行凶,吴家一个轿夫见状,爬起来一口咬住了沈星移的右臂,沈星移吃痛放开了手,这时有人听到声音赶了过来,沈星移慌忙带着人逃走了。

  周莹本想跟吴聘告个别再走,但是听说他出去了,就在院子里等着,可这一等就等了两个时辰,她实在等不及了,就打算离开,刚走到大门口,就见两个仆人抬着满头是血昏迷不醒的吴聘跑了回来,周莹大吃一惊,,哪还有心思逃跑,赶紧跟着回去查看情况。

  这时,吴家两个抬轿的家丁跑到县衙报了案,赵白石问过案情,得知歹人逃跑时曾叫了那个领头的一声二少爷,并且那人的右臂被咬了一口,就断定是沈星移做的案,立刻便发下火签,将他拘到了县衙。

  沈星移自然是百般狡赖不肯承认行凶,赵白石撸起他的衣袖,发现那被吴家家丁咬伤的地方如今却是一片烫伤,不禁冷笑。他派衙役在沈家仔细搜查了一番,终于翻出了沈星移行凶时所穿的衣服,谁知沈星移依旧不肯承认是自己所为,赵白石便下令对他动刑。沈星移知道自己所犯的闹不好就是杀人大罪,因此咬紧了牙关拒不认罪,赵白石只好将他暂押大牢。

  沈四海买通牢头到大牢里看了沈星移,见他被打得皮开肉绽浑身是血,而且还发着高烧,他不禁忧心如焚,当场急得流下泪来,却又无计可施。

  胡志存得知了吴聘被打伤的消息,便立刻让管家去请了一位姓董的名医,带着他匆匆赶往了吴家,可是董大夫看过之后却也无可奈何,胡咏梅为此焦急万分,她跪在佛龛前虔诚地祷告,许下若是吴聘能够醒过来,自己情愿折损阳寿,然而那木雕泥塑的菩萨又怎能允她所求?

  吴蔚文为儿子请了西安的名医来诊治,可是老先生把过脉后也不敢担保,吴蔚文万分忧急,犹如百爪挠心。他的三个弟弟听说自己侄儿出了事,纷纷前来探望,吴三爷夫妻则是带着自己的儿子吴遇过来的,这夫妻俩见大哥的独子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不禁打起了东院这片家业的主意,两人死皮赖脸地非要将吴遇留在东院。吴蔚文夫妻俩从弟妹的话里话外听出了一丝迫不及待,心中很是反感,可是那两人的热情又让人不好拒绝,只得将吴遇留了下来。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6集剧情介绍

  胡家得到密报临门悔婚 周莹临时替嫁唤醒吴聘

  能请的大夫都请了能想的办法也都想了,吴聘还是昏迷不醒,吴四爷请了一位高人,为吴聘排了阵法测了八字,称若是次日酉时前能够娶亲冲喜,便会起死回生。吴蔚文虽然知道这事难为胡家,可是这是儿子唯一的生机,他也只得抹下老脸去跟胡志存商量这件事。胡志存闻言一时有些不知如何答复,吴蔚文不敢强逼,便起身告辞。这时,胡咏梅想要去看吴聘,正好到了前厅,她听说这件事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嫁去吴家冲喜,吴蔚文闻言感动不已,当即向着胡咏梅深深一揖。

  吴蔚文知道胡家小姐是个见过世面的,并且人家嫁过来是来救儿子性命的,因此便吩咐了杨管家,所有一应用品都要选最贵最好的,不可心疼银子,杨管家依言照办。

  就在吴家上上下下忙活着洒扫装饰准备迎亲的时候,胡志存却忧心忡忡,他担心吴聘醒不过来,自己的女儿嫁过去守寡一辈子,实在太过孤苦,可是胡咏梅却态度坚决地说,自己与吴聘从小一起长大,早就把他当做自己的夫君,无论结果如何,自己都无怨无悔,胡志存只得长叹一声依了自己这个宝贝女儿。

  隆升和的掌柜杜明礼坐着轿车在街上走的时候,无意间发现胡家的古月药材行门前正在张灯结彩,像是要办喜事的样子,他想起自己前几天在药材行门前看到的那个窈窕丽人,心下一动,便停了车下来打听,得知胡家小姐要嫁到吴家冲喜,顿时心中不是滋味,他马上回去备了一份厚礼,来到了胡家。

  杜明礼先是奉上了一件一品官瓷盛着的贡品阿胶,之后又拿出一份军机处所上密折的抄件及太后就军需案所下的密旨抄件给胡志存看,称吴家已经到了必败之地,胡小姐嫁过去就是自寻死路。胡志存看过后大惊失色,他不明白自己与杜明礼非亲非故,又无私交,不知他为何将这机密之事告知自己,杜明礼得知了他的疑虑,称自己曾受过胡家恩惠,此番乃是为了报恩,说完便转身告辞了。杜明礼走后,胡志存忧心如焚,他认真掂量了一番,最终还是打算宁信其有,拒绝吴家的这门亲事,毕竟女儿的幸福和自己的身家性命比吴蔚文的交情更加重要。

  吴遇受吴蔚文所托,带着迎亲队伍到胡家接亲,结果发现大门紧闭,他上前叫门,可是里面却没有丝毫动静。此时,胡咏梅正在和父亲争执,胡志存不许她嫁去吴家,胡咏梅坚持要嫁,父女两人差点闹翻,最后胡志存命下人封了门,拦住了胡咏梅的去路,胡咏梅一气之下撞柱寻死,胡志存一见大惊,赶紧命人将她扶回了房里。

  吴蔚文带着全家人在大门口迎接花轿,就在时间快到时,众人见吴遇垂头丧气地骑着马回来了,他将胡家悔婚的事禀报了大伯,吴蔚文闻言大急。吴四爷在一旁提醒大哥说,酉时快到了,吴蔚文不禁仰天哀嚎。

  周莹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挺身站出来说,自己愿意替嫁,说完,从旁边找出一块红布蒙在了头上便坐进了轿子里,吴蔚文一看也愣住了,片刻后他回过了神,大声喊了一声起轿,带着花轿进了门。

  其实,周莹只是感念吴聘对自己的大恩,一时冲动才站出来替嫁,冷静下来后她就后悔了,便在洞房里跟不省人事的吴聘商量,让他赶快醒过来,好放自己的自由身,没想到,她说完了这话,竟然发现吴聘睁开了眼睛,周莹激动地连忙跑出去向大家报喜。在外面吃喜宴的众人闻言高兴地纷纷涌进了洞房。

  下面早有人请来了大夫,把脉过后,大夫笑着恭喜吴蔚文,称吴聘已无大碍,众人闻言大喜过望,吴蔚文更是欣喜万分,当场宣布再大摆三天喜宴,连唱三天秦腔,吴家上下此时才真的是欢声笑语,有了办喜事的模样。

  众人散去后,吴聘身边的大丫头春杏带人进来伺候周莹安歇,周莹从来没有被人伺候过,很不习惯,见春杏一口一个少奶奶地叫着,还一丝不苟地伺候自己,她羞得连衣服都没脱便哧溜一下跳上床钻进了被子里,吴聘看着她的模样,暗笑不已,同时也为自己阴差阳错竟然娶了这个一直让自己牵挂在心的丫头而暗自欣喜。

喜欢《那年花开月正圆》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