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那年花开月正圆电视剧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9集剧情介绍

  咏梅再见吴聘倾诉心意 周莹好意救人反被教训

  周莹每天在别院闷得要死,吴聘深知她的心情,这天,他带了一套小厮的衣裳让周莹换上,带她去泾阳城里逛街,周莹大喜过望,兴奋地窜到吴聘身上一把抱住了他,下人们看了想笑又不敢笑,只得东张西望装作没看到。

  到了街上,周莹看到卖甑糕的便走不动路了,吴聘便给她买了一大块,周莹正在高高兴兴地吃着甑糕,见不远一群人在处吵吵嚷嚷,她抬头一看,正是自己之前帮助过的二虎,便连忙跑过去查看。原来,二虎的娘和弟弟都生了病,周莹之前曾给了他五两银子和一块玉佩让他去抓药,可是钱花完了妈妈和弟弟的病也没有治好,终于还是死了,二虎悲痛不已,一直不肯让人安葬两人,好心的街坊要将两人拉去安葬,二虎不肯,正在哭闹。周莹上前安慰了二虎一番,终于说服了二虎,让他同意了安葬娘和弟弟。二虎哭着向周莹鞠躬道谢,吴聘见状又让小厮拿出一袋钱来送给了二虎,二虎感激地下跪道谢。

  回到车上以后,吴聘问起两人怎么相识的,周莹便跟他讲述了当日的事。原来,那天周莹骗完吴聘之后,买了甑糕在街边吃,却不妨被二虎给抢了去,周莹追上他理论,二虎哭着说自己三天没吃东西了,周莹本来不信,可是跟着他到了家里一看,便相信了,她拿出身上所有的钱和自己的那块玉佩给了二虎,让他去给娘和弟弟买药。吴聘听了很是过意不去,想不到自己的这位少奶奶竟然是这么善良的人,自己却还为此教训了她一顿,他不禁后悔万分。

  吴聘假装无意地带着周莹进了三原典当行,孙掌柜看到他后赶紧热情相迎,将他请到后堂喝茶,吴聘趁着孙掌柜去忙的时候,翻看了桌子上的账本,之后,他便带着周莹进了典当行不远处的一家小饭馆,在楼上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悄悄观察着典当行的人员进出情况。周莹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坐了一会儿觉得无趣,就跟吴聘说自己想去走走。吴聘便让她带着两个小厮同去,周莹答应了一声下楼去了,却没有带那两个人。

  到了街上,周莹发现一个人昏倒在路边,一位外国神父正在施救,他招呼人帮忙,围观的人们却没有人敢向前,周莹见状便走过去替他抬起了那人的头部,给他喂了点药水。过了一会儿,那人醒了过来,可他看到蓝眼高鼻的外国神父后,吓得起身跑开了。

  周莹见那神父一点点药水就将人就活了,想起吴聘也常常晕倒,便向他讨要,神父详细询问了病人症状后,判断是脑补淤血没有完全清除造成的,便说这个药不对症,让她跟自己去教堂里拿对症的药。周莹犹豫了一下同意了,她不知道的是,她站在大街上跟外国神父说话这一幕被赵白石看到了,赵白石也看出了她是个女子,觉得她的行为有违礼教,伤风败俗。

  周莹跟随这位名叫约瑟夫的神父来到三原教堂后,见到了电灯和世界地图,不禁对那个未知的世界充满了好奇,跟神父聊了几句后,见天已正午,便拿着神父赠的药匆匆离开了。

  胡咏梅坐着车经过小饭馆时,看到了吴家的马车,便下车走了进来。她上了二楼果然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吴聘,她哭着跟吴聘打了招呼,并向他解释了当日成亲时发生的一切,吴聘闻言大惊。胡咏梅正在向吴聘倾诉自己心中的爱和悔,周莹匆匆赶回来在门外听到了,她觉得心中不是滋味,转身跑了出去。

  吴聘劝说胡咏梅不要再执着,应该早日另寻良配,胡咏梅却执拗地说,自己无法忘掉他,也绝对不会认命,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周莹还没到家,吴四爷就已经把她打扮成小厮上了街,还跟洋人勾勾搭搭的事告诉了吴蔚文夫妻。两人一听均是气恼万分,吴四爷提议将周莹休掉,免得她败坏门风,吴夫人却觉得这样过河拆桥不太好。

  吴聘和周莹刚刚走到家门口便被下人请去了花厅,吴聘生怕父母见到周莹这个打扮会怪罪她,一见面便解释说是自己硬拖着周莹上街的,再三替她遮掩,吴蔚文没有追究这些,直接问周莹和那个外国神父的事,吴聘闻言也是大吃一惊,周莹想要解释自己去教堂的目的,却被吴夫人斥责没规矩,不准她说话,她只得闭口不言。吴蔚文气怒未消,当场决定将周莹禁足,并罚没三个月的例银,还要连抄三十天的女诫。

  回到房中后,吴聘很不高兴地责备了周莹一番,不为别的,只为担心她的安危,因为人们都传说洋人会挖心勾魂,晚上还会出来吸人的血,他急切地告诫周莹切不可再与洋人来往,周莹为了胡咏梅的事心里还在生着闷气,她也不再解释,只是一味地顶撞了吴聘一番,称他们一家人都看不起自己,便生气地起身走了出去,吴聘情绪激动之下昏了过去。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10集剧情介绍

  吴聘昏倒周莹相救 县令宴客另类劝捐

  吴聘再次昏倒,吴家东院上上下下乱成一团,而此时吴蔚文又出门去了,吴夫人慌乱不已,连忙着人去请大夫,然而不凑巧的是,偏偏这个时候几个知名的大夫都不在家,眼看吴聘都快昏迷半个时辰了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吴夫人更加着慌,便让春杏找出上次董太医给开的方子再煎一副药给吴聘灌下去,虽然知道未必能管什么用,但至少自个儿心里多少有点依仗。

  众人都下去后,周莹想起约瑟夫神父所说,像吴聘这种病,越早醒来越好的叮嘱,便叫过两个小厮来,让他们扶起吴聘,自己则拿出神父给的药水,给吴聘灌下去两口。

  没过多久,吴聘便悠悠醒转,当他得知是周莹从教堂求来的药水救了自己,不禁满心懊悔,恨自己又错怪了她。这时吴蔚文得知了消息也匆匆赶了回来,听说这次是周莹将吴聘气晕的,他心中大怒,便吩咐人开行房,想要责打周莹。吴聘闻言赶紧拦着,替周莹遮掩说,并不是她将自己气晕的,而是自己不小心撞到了门上才晕过去的,吴蔚文夫妻不相信,便叫过春杏来询问,春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好,吴聘一见,便假称自己头痛,捉过周莹的手,让她替自己按摩,并说这个手法只有周莹会,要是把她带走了,就没有人伺候自己了。吴蔚文明知这是儿子在袒护周莹,却也没有办法,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他去了。

  吴蔚文走后,吴聘让春杏召集了别院的所有下人,严厉地警告他们说,从今后无论周莹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许任何人嚼舌根,更不许到前院去告状,下人们唯唯诺诺地答应了,周莹见吴聘竟护自己至此,心中很是感动。

  第二天,吴聘将自己在三原典当行外面蹲守调查的结果禀报了父亲,父子两人从客流量上判断,典当行的生意不应该萧条才对,吴聘又向父亲报告了自己在翻阅账本时发现的一些疑点,吴蔚文让他继续暗中调查。吴聘回房后便将学徒王世均叫来,给了他一块砚台,让他悄悄拿去三原典当行当掉,想要借此试探孙掌柜。

  胡咏梅是个有心的女子,她不甘心从此与吴聘各自东西,便带着丫头月如上门拜访吴夫人,她哭着与丫头一唱一和地将自己成亲当日以死明志的事说了。吴夫人本来对她心中有气,如今一听这话,顿时所有的怨恨都烟消云散了,拉着胡咏梅的手感慨了一番。胡咏梅拐弯抹角地问起周莹,吴夫人顿时垮下脸来,得知她并不待见那个周莹,胡咏梅心中暗自欢喜,觉得自己的机会又增加了几分。她又闲聊了两句起身准备告辞,恰在这时周莹走了进来,她拿着自己刚刚抄完的女诫给婆母检查,吴夫人接过她鬼画符一般的手抄稿,嫌弃地让她回去重新练,周莹接过来低头应了。

  胡咏梅和周莹一前一后离开了吴夫人的院子,出门之后,月如故意拿话恶心周莹,给她难堪,说她是个乘人之危抢坐花轿的丫头,春杏一听这话不干了,当场驳了回去,并告诉了胡咏梅自己家少爷对少奶奶如何如何地宠爱,还说她只有一辈子后悔的份。胡咏梅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当时便要对春杏动手,周莹一见便挺身拦在了她面前,撸起袖子作势要和她打架。胡咏梅见状揶揄了周莹一番转身离开了。吴蔚文回来后得知了胡咏梅过府的事,便让夫人以后不要再接待她。

  几天后,春杏从夫人房里的丫头口中得知了胡咏梅那天的来意,以及夫人动了重新接纳她的心,顿时义愤填膺,跑去告诉了周莹,周莹闻听也是满肚子气,当时便甩掉了手中的笔,将自己辛辛苦苦抄写的女诫一把扫到了地上。

  天旱遭灾,泾阳城里也是灾民遍地,卖儿卖女者有之,为生计所迫偷蒙拐骗者有之,情形十分凄惨。赵白石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官,他不忍百姓遭难,便设了个局,请泾阳城里的商户吃饭。商户们本来还觉得县令请吃饭很稀奇,但当他们看到端上来的饭菜后,顿时没了胃口,在他们看来,这些粗鄙的饭菜简直不是人吃的,可赵白石却带头吃了起来,还威胁他们说,如果不把这些饭吃完,谁都别想离开。吴聘见状,便带头盛了饭,皱着眉头喝了下去,众商户一看也只好捏着鼻子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赵白石带着商户们到了城中灾民最多的聚集点,看着那些人衣不蔽体饿得面黄肌瘦的模样,吴聘心生怜悯,他拿出一小块银子施舍给了一个想要卖给他孩子的妇女,沈星移看着一个小男孩捧着一块黑得都看不出模样的窝头啃得津津有味,心中也不是滋味。

  赵白石劝说商户们捐钱给灾民施粥,有人一听要一万两银子搭一个粥棚,立刻表示没钱,吴聘便提出在场的三十多个商户一人认捐三百两银子,共同搭建粥棚,大伙一听这个还能够接受,便纷纷响应。哪知沈星移却跳出来挖苦了众人一番,称自己要独自搭粥棚施粥,百姓们闻言立刻对他磕头作揖表示感谢。

喜欢《那年花开月正圆》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