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那年花开月正圆电视剧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11集剧情介绍

  吴少爷隐瞒父亲暗地施粥 吴蔚文气急败坏要休周莹

  沈四海听说自家儿子当众允诺搭粥棚施粥,顿时气恼不已。他早就看出了天灾缺粮,所以才在三个月之前大肆收购粮食,这才造成了粮价飞涨,他还打算靠着这些粮食大赚一笔,因此坚决不同意施粥。

  吴聘回家跟父亲商量,也想搭棚施粥,可是吴蔚文却说,这个时候赵白石要做政绩,决不能抢了他的风头,施粥的事要缓一缓再说。可灾情紧急,吴聘担心再耽搁下去会死人,便趁父亲出门的时候跟杨管家商量,让他给自己两百石大米,再派几个人跟自己去施粥。杨管家之前受了吴蔚文的命,不敢擅自答应吴聘,便出了个主意,让他自己打开粮仓的门去搬粮,吴聘闻言很是郁闷。

  周莹听了春杏的话后生了气,打算离开吴家东院,她收拾了一个简单的包裹,将吴聘当日在街上给自己的名帖和成亲当日自己的盖头放在了包裹里,准备离开。她在廊下看到了吴聘正在愁眉苦脸地发呆,询问过后得知是在为人手发愁,就给他出主意,让他到学徒房去找人,吴聘闻言顿时大喜,连忙跑去学徒房安排了。周莹见状便将自己的包裹交给了一个叫小藕的丫头,也跑去要去参与施粥。吴聘本来不同意,可架不住周莹的坚持,也只好让她跟着去了。

  粥棚搭起来后,吴聘要回家再去拿米,便将周莹留在了粥棚。这时,沈星移趁沈四海睡觉的时候偷了他的钥匙,命人打开了库房,搬了米出来,也在吴家对面搭起了粥棚,周莹不知道这是沈家的,便过去想要帮忙。沈星移回头一见是她,顿时两眼放光,想要将她抓回去,被周莹咬了一口逃脱了。

  这时,吴聘赶到护住了周莹,见沈星移拿卖身契说事,他便提出要拿钱来赎周莹。沈星移要吴聘拿东院的一切财产来换周莹,再拿他的命来换自家大哥的命。吴聘再次跟他解释说沈月生的死与吴家无关,沈星移哪里肯听,还讥讽吴聘说,他只配娶个不值钱的丫头,吴聘一字一句地说,周莹在自己眼里是无价之宝,说着护着周莹离开了。沈家的家丁想要上前抢人,被吴聘身边的韩师傅三拳两脚便给制伏了。沈星移又气没处发,气呼呼地吩咐家丁,将刚搭起的粥棚拆掉,另建一个更大的,压过吴家,下人们听了赶紧行动。

  施粥现场,周莹亲自熬粥施粥,还亲自端着碗给一位晕倒的老人喂饭,吴聘见自己的小妻子如此慈悲心肠,心中很是欣慰,对她是越看越爱。由于灾民太多,粥熬不过来,大家一直拥挤,吴聘和周莹再三劝导也无用,结果粥棚差点被挤塌,吴聘见状连忙上前护住周莹。人群一见顿时一哄而散,周莹拉着吴聘心急如焚地左右查看,还一把抱住了他,关切之情溢于言表。看到这边出事,沈星移担心周莹的安危,连忙挤过来查看,见到人家夫妻俩情深一幕,心中很不是滋味。

  有了吴沈两家带头,泾阳街头先后又有几家商户搭棚施粥,加上官府的救济粮,很快就解决了灾民们的温饱问题,但吴聘担心长此以往,养成他们不劳而获的习性,便决定把自家山脚下的五十亩地拿出来无偿给灾民耕种,学徒们都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吴蔚文回来后,得知了吴聘违背自己的命令擅自施粥,立刻命人将吴聘传到了花厅训话。周莹担心吴聘被罚,连忙跑过去将所有的责任都拦了下来,吴蔚文闻言气得让人拿纸笔,要给周莹写休书。吴聘赶紧劝周莹认错,周莹却说自己施粥没有错,吴蔚文见她还敢出言顶撞,更加火大,当即将她轰了出去。

  回房后,周莹向小藕要了自己前几天交给她的包袱,准备离开。吴聘回来后见到周莹的小包袱,顿时大急,周莹跟他说自己早就想要离开了,在他和胡咏梅在小饭馆里见面以后就想要走了。吴聘急切地将自己对周莹深深的爱意告诉了她,称自己早就爱上了她,请求她不要离开自己,周莹被吴聘感动了,嘴角带笑含着眼泪投进了他的怀抱。

  吴夫人觉得休掉周莹太不厚道,正在劝阻吴蔚文,吴聘和周莹携手而来,他请求父亲收回成命,被吴蔚文断然拒绝,吴聘闻言便说要跟着周莹一起离开,说着跪下来苦苦哀求,周莹也跪下来求吴蔚文不要赶自己走,并说为了吴聘,自己愿意改掉所有的毛病,吴蔚文一见,气得拂袖而去。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12集剧情介绍

  吴少爷赢得官司拿到卖身契 杜明礼捏造证据构陷吴蔚文

  吴蔚文生气地回房去了,吴夫人连忙心疼地去搀扶自己的儿子,可吴聘却执拗地不肯起身,还说父亲不答应,自己就一直跪下去,吴夫人一见,只好去劝自家老爷。

  吴聘倔强地一直跪在冰凉的地上,时间一长,眼看他快支撑不住了,周莹便劝他去向吴蔚文认个错,吴聘却说,自己是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周莹既心疼又感动,不禁再次流下泪来。

  吴夫人再三央求,吴蔚文就是不肯松口,称既然是赶不走周莹,就得让她吃点苦头,同时也让吴聘吃点苦头,借此杀一杀周莹的野性。吴夫人到底是心疼自己的儿子,苦劝之下终于让吴蔚文同意了让两人回房。

  经过此一番风波,吴聘和周莹的感情迅速升温,彼此都明了了对方的爱意,也都坚定了爱彼此的心,至此一夜,两人方才补过了洞房花烛夜的人伦之礼。

  赵白石没有想到吴沈两家竟然肯带头施粥,他让衙役替自己邀了吴聘和沈星移过府,备了薄酒款待。沈星移当着赵白石的面说起周莹的事,并拿出一纸诉状,称要状告吴聘拐带人口,吴聘也将事情缘由略述了一番,解释说沈月生早已经口头答应将周莹转给了自己,而且她如今已是自己的夫人,断不可再让她回到沈家,赵白石当即升堂问案。

  赵白石将周莹传上堂来,询问她的意见,周莹坚称,自己就是死,也要跟着吴聘,赵白石见状,便判定周莹归吴家所有,吴聘赔补沈星移卖身银十五两,吴聘当场将银子交给沈星移,沈星移气得当时便跳了起来,将银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指着周莹恶狠狠地说,总有一天要把她再抓回来,说完便气哼哼地下堂去了。赵白石早在周莹一上堂就认出了她便是那日女扮男装在街上与那个洋人神父说话的女子,他本着父母官的心肠,劝诫了周莹一番,告诫她日后要谨守妇道,不可随意抛头露面,还搬出孔孟之言来,劝导了一番,周莹有心要气一气这个多管闲事的县令大人,便抱住吴聘,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赵白石见状被惊得语无伦次,狼狈不堪地匆匆退堂了。

  拿到了周莹的卖身契,吴聘高兴万分,如今,周莹终于堂堂正正成为他的妻子,再也不用躲躲藏藏了,怎能让他不高兴?他满怀憧憬地对周莹说,以后就安安心心留在自己身边,跟着自己算账做生意,两人一起将吴家东院发扬光大,做到陕西第一,全国第一,周莹闻言也不禁心生向往。

  从此,只要吴聘在家看账,周莹都会在一旁陪伴,一次,她无意间看了吴家东院茶叶生意的账目,就随口给吴聘提了个意见,吴聘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便想要跟父亲提议,让周莹去参加吴家每天在六椽厅举行的晨会。周莹早就听说吴家东院的掌柜账房们个个精明能干,如今听说自己也能去聆听他们的见解,自然是高兴万分。

  杜明礼捏造了一份诉状给了沈四海,让他以此为据状告吴蔚文,可那上面除了沈月生之死全都不是真的,沈四海有些犹豫,不想做这诬陷的勾当,杜明礼却巧言令色地劝他说,这不过是些微手段,只要能为沈月生报仇就好。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沈四海咬了咬牙答应了下来,但他同时提了个条件,不能让别人知道是自己举报的,杜明礼一口答应。

  沈四海得知沈星移偷偷调了一百石粮食去赈灾,气得大发雷霆,将沈星移臭骂了一顿,让他去跑街。

  胡志存见吴聘又恢复了过来,生龙活虎一般,他也不禁心中懊悔,想要再去依附吴家,结果却吃了个闭门羹不说,还被杨管家将以前两家生意往来的账目全都给结清了,事已至此,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知道自己这回算是把吴家得罪死了。回到家后,他告诫胡咏梅,以后不要再去吴家东院,胡咏梅不肯听劝,负气离开了。

  周老四在外头游逛了一阵子,一个人不好混,见女儿迟迟不来找自己,便找上了沈家,在大门外吵吵嚷嚷闹事,非要他们还自己的女儿来。沈星移听了禀报来到大门外,听说周老四是周莹的爹,一时气愤,就推了他一把,周老四吐了一口血倒在地上装晕,沈星移连忙叫人去请大大夫。这时,两个家丁抬着一担好酒从门外经过,周老四便说,给自己一坛酒就能撑一会儿,沈星移赶紧让人拿给他,哪知周老四一口气便喝光了,还想再要,沈星移终于看出他是装的,于是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提议带他去下馆子喝酒,周老四一听顿时双眼冒光,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喜欢《那年花开月正圆》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