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那年花开月正圆电视剧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13集剧情介绍

  周老四偷天换日欺哄沈星移 沈四海盛怒之下教训不肖子

  沈星移将周老四请到一个饭馆,好酒好菜点了一桌子,又不住拿话敬着他,将周老四哄得云里雾里,沈星移趁他高兴,骗他签下了一张三百两银子的卖身契,让他又一次将周莹卖给了自己,之后,又把周莹的下落告诉了他 。周老四知道了女儿的下落,便找到了吴家东院,在大门口叫喊,非要见周莹。

  此刻周莹正在接待吴漪,原来上次吴漪来访时,见到周莹耍的那几套拳脚功夫十分羡慕,也想学几招,就特意做了自己最拿手的葫芦鸡上门讨教。周莹尝了那烧鸡,觉得十分味美,又听说吴聘也很爱吃这个,便想要跟她学做葫芦鸡,亲手做给吴聘吃。

  这时,下人来报,说周老四在门外要见自己,周莹连忙跑出去相见,她将周老四带回了家,并让人禀报了吴蔚文夫妻和吴聘,吴家人听了便来到院子里迎接他。周老四听说吴家给自己备了酒席,当下也不客气,不等吴蔚文招呼,就率先进了屋,大剌剌地坐了下来,还反客为主地招呼吴蔚文入座,并天南海北地胡乱忽悠了一番,众人看了想笑又不敢笑,打心眼里瞧不起他,只有吴聘拿他当个正经的老泰山一样地敬着,还让下人准备了上等的丝绸衣裳和一应物什来孝敬他。

  周老四心中得意,吃完饭后,他穿上新衣裳,拿着吴聘给的几锭银子便匆匆出门去了,吴聘还跟周莹商量,想要给周老四找个差事,让他能在泾阳安顿下来,周莹自然十分高兴,但她知道自己养父的性子,只怕在这里待不长。周老四带着银子又去了赌场,又是吃又是喝又是赌,玩儿得不亦乐乎。

  第二天早上,周老四心满意足地从赌场里走出来,坐在街边喝茶,正好被出来跑街送货的沈星移看到了,他上前拉住住周老四,拿出卖身契来,向他要人。周莹如今已经嫁做人妇,况且还是个大宅子里的少奶奶,周老四那里再肯将她卖掉,可他好话说尽,沈星移就是不肯罢手,周老四是跑江湖的出身,眼珠一转就有了主意。他带着沈星移来到了人市上,用五两银子买了个半大丫头,让她认自己做爹,给她改名叫周莹,将她带到了沈星移面前。沈星移一看气急败坏,可又说不出什么来,只好转身离开。周老四追上去,非要把这个“周莹”交给沈星移,沈星移便将那个女孩子放了,让她去回家找自己的爹娘。

  谁知,那女孩刚走出去没多远就被之前卖她的那个男人给抓住了,非要再将她买掉,女孩大声呼救,沈星移见状将她抢了下来,护住她让她逃跑了。原来,那个男人根本不是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是女孩的舅舅,而是一个拐卖人口的人贩子,他警告沈星移不要多管闲事,沈星移长这么大没被谁威胁过,当然不甘示弱,那人贩子便一声唿哨叫了几个人出来,将沈星移团团围住,狠狠地揍了他一顿。周老四见状,连忙偷偷溜走,到旁边踅摸了两把菜刀,挥舞着跑过来,将那几个人贩子吓跑了,带着沈星移慌忙逃命。虽说周老四这次也算是对沈星移有救命之恩,可他还是念念不忘周莹的事,发誓要把她抓回来,周老四请了他喝酒,和他又天南海北胡乱侃了一通。

  那沈星移奉父亲之命跑街送货,被布店的掌柜的差去送布,沈星移从小娇生惯养,哪里吃过这个苦头,还没出城就走不动了,花五两银子雇了个人替他送了去。不但如此,在送药材的时候还弄错了人,导致店里亏了一千两银子,沈四海从掌柜的们口中得知了这些情况,气得火冒三丈。等到沈星移跟周老四喝酒回来,醉醺醺地出现在他面前时,沈四海再也压不住心里的火气,狠狠地揪着他头发将他按在了院子里的水缸里,沈家老夫人见状,以死相逼,总算是救下了自己的宝贝孙子。

  回到屋里后,沈星移的大丫鬟一边替他梳理头发一边劝他把酒戒掉,沈星移却说,自己喝酒不是为了寻欢作乐,而是为了追寻以往快乐的日子,丫鬟知道他是放不下周莹,心里不禁有些酸溜溜的。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14集剧情介绍

  周莹进入六椽厅参会 杜明礼用计调拨胡家

  吴聘对三原典当行起了疑心,便拿了一块上好的砚台让学徒王世均拿去典当行当了,那个孙掌柜见王世均不是用得起这砚台的人,便断定这是偷盗之物,所以就给了他一个很低的价钱,用二十两银子打发了他,王世均回去后将当票交给了吴聘。过了一阵子,到了盘货的时候,吴聘便假装偶然走到了典当行门前,进去查探情况。他到处看了一圈,装作无意地东问西问了一番,看到自己的那个砚台,便问起它当了多少钱,孙掌柜看了看账本,答复他说这是死当,一百二十两银子。这个价钱可是跟王世均交给自己的银票差了整整一百两银子,吴聘立刻便明白了其中的猫腻,当时也未声张便离开了。

  出了典当行,吴聘在街上给周莹买甑糕,在等待的时候,恰好遇到了出来散心的胡咏梅,胡咏梅竟然不知羞耻地对吴聘说,自己和他不是没有再续前缘的机会,只要他休妻再娶,两人就能在一起,吴聘闻言大惊,当即严词拒绝了她,称两人之间往后只有兄妹之情,胡咏梅还想纠缠,吴聘却不再多言,转身拿着甑糕离开了。得知吴聘每天来给他的媳妇买甑糕,不禁满心酸涩。

  吴聘的小厮宝来回家后跟春杏暗地里说胡咏梅的事,被周老四听到了,他十分生气,将这件事暗暗记在了心中。

  吴聘将典当行的事禀报了父亲,提议将典当行收回来自己经营,吴蔚文称东院缺少人手,吴聘便趁机提出让周莹去打理,吴蔚文闻言当即反对,因为在吴家没有这个先例,放眼整个泾阳,乃至全国也没有女子经营生意的例子,吴聘便告诉了他,前些天那个茶叶返利的主意就是周莹出的,吴蔚文听了不禁对周莹刮目相看。见父亲还是有顾虑,吴聘便提出让周莹先参加六椽厅晨会,从旁暗暗观察一下她,若是堪当造就,就让她打理生意,如若不然,便让她回归后院,吴蔚文想了想便答应了。吴聘将这个消息告诉周莹后,周莹一蹦三尺高,兴奋地不能自已。

  第二天早上,吴聘就带着周莹进了六椽厅,吴四爷一看不干了,他极力反对让女子参与吴家的生意,吴蔚文吴蔚文据理力争,强行压下了这件事。听着那些独当一面的大掌柜们精辟的见解,周莹觉得收获颇丰。

  学徒房的学徒们听说周莹进了六椽厅参加晨会,都不敢置信,纷纷跑去查看虚实,见到周莹真的同那些大掌柜们一同出来,都觉得与有荣焉,赶紧围上去跟她说话。吴四爷看到这吴家东院的少奶奶跟这些男子有说有笑的,在旁边直摇头,连声说有伤体统。这一次见面,被孙掌柜见到了王世均,他猛然想起了那日当砚台的事,顿时明白这是着了吴聘的道了,赶紧跑去找吴蔚双商量,恰好吴蔚双不在家,他便和吴蔚双的夫人报告了这件事。这孙掌柜是吴三夫人的表哥,这两人暗中勾搭,不清不楚,两人瞒着吴蔚双在三原典当行暗中牟利,得到了孙掌柜的报告,吴三夫人也有些心慌,但她却认为也许是孙掌柜的小题大做。

  为了将陷害吴蔚文的案子做成铁案,杜明礼挖空了心思筹谋,他知道娶亲案后,胡家和吴家断了生意上的来往,胡家的生意一落千丈,便找了两个人假扮成大客商去找胡志存谈生意,并嘱咐他们签约之后就停止接触,等胡志存问起的时候就说是受了吴蔚文的威胁,不敢和他家做生意,以此挑拨两家的关系。正在两个客商跟胡志存谈生意的时候,周老四上门来挑衅,大喊大叫说他家的药材都是假货,还说他的女儿是个勾搭别人男人的贱妇,将胡志存气得直跳脚,招呼了几个伙计将周老四扔了出去,周老四到了街上嚷得更凶,破口大骂,让胡志存颜面扫地。杜明礼在远处看到了这一幕,心中暗笑,周老四这一闹正好省了他的事,他便让手下的人通知那两个客商,赶紧趁机撤走,这样正好将责任坐实在了吴家东院头上。

  胡志存眼看着到手的鸭子飞了,心里正在生闷气,听到禀报杜明礼来拜访,便怒气冲冲地指责了他一番。杜明礼不急不躁,不着痕迹地挑拨了他一番,并拿出那袋假血竭,称吴蔚文已经向朝廷承认了自己造假的事,但是他声明都是胡家的药材出了问题,与自己无关,胡志存闻言又惊又怒,想要当场去找吴蔚文算账,被杜明礼拦住了,他劝说胡志存应该不声不响地想好脱身之策,而不是直接将这件事摊牌,打草惊蛇。胡志存的心被他这番话彻底搅乱了,不知不觉地陷进了他设的局中,一步步按照杜明礼的计划走了下去。

喜欢《那年花开月正圆》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