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那年花开月正圆电视剧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15集剧情介绍

  杜明礼暗中挑拨离间 吴少爷中毒一命呜呼

  吴蔚文听说了周老四在胡家闹的那一场后大为生气,将吴聘和周莹叫来教训了一番,让周老四登门去向胡志存道歉。周莹虽然当面答应了下来,但她知道自己那个养父的脾气,根本就别想劝得动他。第二天早上,六椽厅晨会上,吴四爷以这件事为借口再次向周英发难,想把她赶出六椽厅,吴聘实在听不下去了,便挺身而出,顶撞了四叔几句。这时,院子里吵吵嚷嚷来了好几个人,自称是赌场饭馆和青楼的掌柜,异口同声来向东院讨债,吴蔚文带人出去查问,才知道原来是周老四在外面吃喝嫖赌赊了账,让人到吴家东院来讨。吴四爷见状更加有了口实,背后将周老四臭骂了一顿,周莹不好意思地低着头,简直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吴聘知道说服不了周老四去登门道歉,便派人上门送了一份厚礼及一封道歉信到胡家,以表示自己的歉意,胡志存却连看都没有看将信给扔了,他已经彻底被杜明礼给洗了脑,一心以为吴蔚文在陷害他。他思前想后,觉得事到如今只有杜明礼帮自己,便上门请求他出手。杜明礼就坡下驴,鼓动胡志存无中生有,反咬吴蔚文一口,将他置于死地,胡志存起初不肯说谎,后来被杜明礼吓唬了一番,便昧着良心同意了。

  孙掌柜一直不放心典当行的事,便让吴三夫人暗中打听,吴三夫人找到了自己安插在东院的一个远房侄子,就是那个常常跟在吴聘身边的宝来打听情况,得知王世均的确是吴聘派去典当行的,她匆忙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孙掌柜,孙掌柜一听就慌了,想要带着她远走高飞,可三夫人听说他这些年只不过才攒下了万把两银子,就不肯跟他走,两人起了争执,孙掌柜恨恨地说,假如吴聘没有醒来,就不会有这些事,三夫人闻言动起了心思......

  周老四觉得在吴家受拘束,想要离开,说服周莹也随自己去大草原逍遥快活,周莹却说自己现在最想去的地方是六椽厅,周老四叹口气说,他们不是一路的人。

  吴蔚文的六弟在京里好不容易打听到,上次那批膏药在户部验货的时候本来是没有问题的,后来被人上了密折参了一本,才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得知问题出在神机营,联想到神机营归淳贝勒管辖,他不禁多了心,猜测这都是半年前拒绝那个杜明礼惹来的祸事,吴聘便提出再约杜明礼相见,探探口风。

  见面之后,杜明礼让下人查坤用自己养的那只鹰袭击吴聘,韩师傅见状出手,查坤也拔刀出鞘,眼看两人就要打起来了,吴聘赶忙起身阻止。他看到了查坤的西洋尖刺,觉得很眼熟,就随口问起,杜明礼称这是西洋军刀改的,世上独此一把,吴聘若有所思,杜明礼见状,立时起了疑心,因为这把刀就是杀沈月生的凶器,他猜测吴聘是认了出来,便给查坤使了个眼色,让他拿着桌上的酒壶去热酒......

  吴聘回到家后,在账本里东翻西翻,终于找到了那个画着杀害沈月生凶器的纸片,他认出了这就是查坤手上的刀,便不动声色地将纸片塞进了袖子里。之后,吴聘将自己在街上买的甑糕拿给周莹吃,周莹却一口一口都喂给了他,说自己想要犯恶心,不想吃甜的,想吃酸枣,吴聘闻言便走到院子里,亲自爬上了树给她打枣子吃 。下人们看着心惊胆战,却也不敢吭声。结果,吴聘突然从高高的树上跌下来,昏了过去,周莹见状连忙跑回屋里去拿了约瑟夫神父给的药水给他灌了下去。谁知吴聘还是没有一点反应,过了一会,竟然七窍流血而亡,周莹一见痛哭不已。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16集剧情介绍

  吴聘下葬胡家被炒 吴家东院危机来临

  吴聘死了,东院上上下下一片哀声,沈星移得到这个消息后大笑不已,但想到周莹成了寡妇,他却不知为何,心中又觉得有些刺痛。胡咏梅闻讯则是不敢置信,拉着报信的小厮哭闹不休,胡志存劝不住她,情急之下打了她一巴掌,胡咏梅这才止住了哭闹。

  吴家东院设了灵堂,本家和下属的掌柜们以及泾阳城里的商户纷纷前来吊唁,对于吴聘的死,东院对外的口径是旧伤复发,可是吴夫人心里却怨恨着自己的儿媳妇,她知道,若不是她,自己一向稳重的儿子不会去上树,也就不会死了,可是看着身穿重孝失魂落魄的周莹,她又说不出什么,只能悲痛捶胸。

  吴家东院出了这样的事,各路人马均是暗打主意,杜明礼借着吊唁之机来打听吴聘可有留下什么遗言,虽然他命人在酒里下了毒,可那是慢性毒药,毕竟不是立时毙命,他也担心吴聘回家后说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得知他并没有只言片语留下,杜明礼也就放了心。三原典当行的孙掌柜也借机暗暗观察情况,因为当日吴三夫人出主意,让宝来在吴聘的茶里下了毒,只不过他不知道,吴聘并非死于那杯茶,因为当时他根本就没有喝。胡志存也来吴家吊唁,只是没有进门,只是让管家献上了挽联后,出门后他叮嘱管家,假如日后家里出了什么事,让他什么都不要管,只管照顾好小姐,管家很是不解。

  至于吴蔚文的几个兄弟,则暗地里较劲,都想在没有了后嗣的东院分上一杯羹。吴三爷照例是安排了自己的儿子吴遇在吴蔚文面前小心伺候献殷勤,吴四爷则与二爷争着要让自己的小孙子为吴聘顶孝盆,吴蔚文不想理他们的明争暗斗,直接指定了二爷家的孙子玉胜,吴四爷老大的不高兴。

  周莹一直守在吴聘的灵前不哭也不闹,春杏担心她憋出病来,求周老四想办法让她哭出来,可是无论周老四怎么哭劝,周莹就是像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毫无反应,春杏不禁更加担心。

  到了下葬这天,周莹手捧吴聘的灵位送葬,入墓之时,她跳在墓坑里哭着不肯让人填土,周老四和丫头们死命拉着她,周莹情绪激动之下昏了过去,周围的人看了俱是心中不忍。

  沈四海听说吴聘是旧伤复发死的,担心追究到沈星移头上,杜明礼安慰他说,就算追究也要先追究沈月生的死,沈四海才算舒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没了儿子,吴家东院失了独苗,这仇也算是报了,便请求杜明礼收回诉状。杜明礼冷笑一声说,诉状已经递了上去,他现在收回,只能让淳贝勒转向吴蔚文,被他这么一威胁,沈四海不敢再言。

  周莹一直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她也不吃也不喝,每天坐在房里发呆,周老四苦苦劝说,周莹还是不为所动。

  胡咏梅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每天不吃不喝地躺在床上发呆,胡志存苦劝也无用。这天,他正在劝说女儿,门外突然来了一伙操着京城口音的官兵,不由分说便将他戴上枷锁抓走了,胡咏梅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大惊失色。

  胡家被抄了家,胡咏梅无处可去,便带着管家和药店的伙计找到了吴蔚文,求他想办法搭救胡志存。吴蔚文问清楚了来龙去脉,想起杨管家前阵子告诉自己的那袋子假血竭不翼而飞的事,他立时便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冲着吴家东院来的,这次自己只怕是凶多吉少了,他不禁满心忧急。

  左思右想之后,吴蔚文敲响了吴家神堂的钟,将吴家另外几院的当家人都召集到了六椽厅。这神堂的钟自打设立以来,只想过两次,一次是咸丰十一年,一次是同治五年,都是有天大的变故发生时才会敲响的,如今这钟声一响,众人全都是心中一惊。

喜欢《那年花开月正圆》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