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那年花开月正圆电视剧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17集剧情介绍

  周莹怀上吴聘遗腹子 吴蔚文自知大祸临头

  吴蔚文将军需案的事情告诉了几个兄弟,几个人向吴蔚文确认了那批膏药并未造假后放下心来,觉得他是小题大做了,吴四爷却拿着个八卦镜暗暗推演。这时,周莹也听到钟声走了进来,吴四爷大喝一声阻止了她,不准她进门,还说自己卜了一个水火不容的大凶之卦,而吴聘成亲那天,自己亲眼看到了一颗扫帚星划过,这一切都预示着,周莹就是这一切祸端的起源,非要让吴蔚文将她赶走,周莹闻言气得晕了过去,吴蔚文赶紧命人将她抬回了别院。

  吴蔚文也不知这次的事该怎么办才好了,他明白这是上层之争,自己一介商人左右不了,便写了密信,让杨管家八百里加急送到福州,呈给左宗棠,请他务必关注调停。

  大夫替周莹把过脉后发现她已经怀了近两个月的身孕,便叮嘱春杏好好注意周莹的饮食。吴蔚文得知周莹有喜,而且还是个男胎之象,东院有后了,他不禁喜不自胜,叮嘱大夫暂且保密,并细细地叮嘱了周莹一番,还让春杏将家里的阿胶拿来给周莹补身子。春杏从来没见过自家的老爷这么和蔼可亲,觉得好生奇怪。

  周老四劝说周莹跟着自己离开吴家,再去闯荡江湖,可是周莹舍不得离开这个到处都充满了吴聘气息的别院,说什么都不肯跟他走,周老四再三劝说也无济于事。

  周老四跟沈星移喝酒时,将周莹想要为吴聘守寡的事告诉了他,沈星移听了大吃一惊,便说守寡不是好玩的,自己不嫌弃周莹,让她再回来跟着自己。周老四闻言便给沈星移出了个主意,让他从墙头爬进去,将周莹给偷出来。沈星移被周老四给说动了心,便依言而行,偷偷潜进了周莹的房间。周莹听了沈星移的话,不动声色地让他给自己那件衣服,趁他转身的功夫,用砚台将他砸晕了,然后又拿他自己背着的绳子将他捆在椅子上教训了一顿,警告他下次再要动歪心思,就给他好看。教训完了之后,周莹便将沈星移放了,让他打哪儿来的打哪儿走。沈星移上了树之后,见廊下走来一队巡夜的家丁,便故意喊了一嗓子,发誓不会放过周莹,周莹闻言又惊又怒。家丁们搜寻了半天,也没有抓到人,只得作罢。

  这件事很快就在吴家东院传得沸沸扬扬,吴夫人得知之后觉得心里很不舒服,担心周莹的性子不稳重,怕她给东院蒙羞,便将此事告诉了吴蔚文,吴蔚文看得出来周莹对吴聘情深义重,再加上知道她怀了孕,便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还让夫人不要相信这些空穴来风。

  夫妻俩正在讨论这件事,杨管家跑来将一份邸报呈给了吴蔚文,吴蔚文看过之后大惊失色。原来,邸报说,他们在京城的靠山刘璈被扳倒了,左宗棠也遭到了皇上申饬,这就说明,吴家东院这回是真的要大祸临头了。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18集剧情介绍

  周莹被公公赶出吴家 东院败落吴蔚文身死

  吴聘一死,吴家另外的几个兄弟都惦记着东院诺大的家产,在吴蔚文面前抢着让自己家的孩子给东院当继嗣,三人各不相让,吵得不可开交。吴蔚文知道吴家东院这次是难逃大祸了,他故意和几个兄弟大吵一架,跟他们断绝了关系,将他们赶了出去,不许他们再进东院的大门,兄弟三人都觉得自家大哥今天行事蹊跷,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都在心中万分后悔,暗骂自己糊涂,不该在这时候提继嗣的事,惹大哥发火。

  周莹听说这事后找到了吴蔚文,想要劝劝他,谁知吴蔚文又冲她大发了一顿脾气,狠狠地责骂了周莹一番,将她赶出了吴家。周莹不知道这是吴蔚文为保全他们出的下策,气呼呼地跟着父亲离开了。周老四雇了一辆大车,讲好了价钱,让车夫送自己父女去潼关,周莹却非要在临走前去看看吴聘,周老四拗不过她,只得答应了。

  到了吴家墓地,周莹发现王世均等在那里。王世均劝说周莹多待几日,等到吴聘百日祭之后再走,周莹被他说动了心,便答应了下来。于是,王世均带着两人到了高陵一处大宅院里,称是自己之前置办下的房产,让他们安心住下,并为两人准备了一应生活用品。

  没过了几天,刑部尚书荣林带兵包围了吴家东院,家下人等吓得战战兢兢,唯有吴蔚文镇定自若,甚至还不紧不慢地喝完了自己面前的那碗胡辣汤,之后,吴蔚文夫妻以及东院所有有头有脸的管家账房掌柜都被披枷带锁地带走了,东院也被抄了家。

  东院这一败,三爷吴蔚双坐不住了,闹着要去救自家大哥,却被二爷吴蔚武拦住了,他劝说三弟不要贸然行事,称这均需造假是天大的罪名,得亏乡邻们都知道大哥与自己几个都断绝了关系才没被牵连,如今出头只会把自己搭进去。四爷吴蔚全却说,照卦象看,乃逢凶化吉之兆,东院不会有事,那两兄弟听了,也便决定暂且静观其变。

  沈星移得知了吴家东院的事以后,便让自己身边的小厮天石、天玉去打探周莹父女的下落。两人将打听到的消息报告了沈星移,沈星移得知周莹出了城一直往北去了,便以为周老四是带着她去了向往已久的大草原,也便暂时歇了找她的心思。

  杜明礼和查坤费尽心机扳倒了吴家东院这棵大树,却只得了淳贝勒一句将功补过的评价,这让两人不免有些心冷,查坤尤其不服气,杜明礼却说,以两人当下的情况,也只不过是为了活着而已,在他看来,自己其实与那街头的乞丐没有什么分别,最重要的便是活下去,其它的都不必放在心上。

  周莹自从离开东院后,更加地消沉,每日都在思念中苦苦挣扎。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很快就过了吴聘的七七忌日。周莹除去孝服之后,周老四带着她到街上散心,周莹却对之前喜欢吃的东西完全提不起兴趣,只顾闷头走路,周老四见到赌场却走不动了,撒了个谎便躲开周莹悄悄进了赌场。周莹一个人百无聊赖地信步走着,到了一个药铺跟前突然又觉得恶心想吐,便抬脚走了进去,想让大夫帮自己看看。正在大夫把脉的时候,周莹却无意中听到旁边两位抓药的客人说起吴家东院被抄,吴蔚文身死的事,她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喜欢《那年花开月正圆》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