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幸福照相馆电视剧

幸福照相馆第1集剧情介绍

  苏万梁拒绝儿女好意 胡美凤千里寻亲不遇

  一九八二年,在中国贵州一个普通小镇幸福镇东晓街有一家光明照相馆,这是小镇里经营多年的一家照相馆。经营照相馆的是一个中年男子苏万梁,苏万梁丧偶多年,他一个人苦苦撑着照相馆和抚养三个儿女。如今苏万梁的大女儿苏春玉已经成家,她是小镇医院里的妇产科医生,女婿吴海生是倒插门女婿,小夫妇结婚已经三年,倒也十分恩爱。二女儿苏春燕正在上大专,不久就能毕业。最小的儿子苏春来也上了高中。苏万梁的苦日子也算熬到头,他现在基本无后顾之忧。

  苏春燕此时正乘火车准备回家,但因为丢失了证件和钱物苏春燕没有买到火车票。她买了站票溜上火车然后忐忑不安地坐在火车上。这时从贵州来的知青胡美凤带着行李走到苏春燕身边,胡美凤拿着火车票提醒苏春燕这个位置是自己的。苏春燕心虚地求胡美凤帮帮自己,让自己跟她挤一个座位并帮自己逃票。

  不多时火车乘警过来查票,在查到苏春燕时,她色厉内荏地辨称自己是学生,因为丢了证件所以没买票。乘警却不相信苏春燕,坚持要报告她的学校。苏春燕吓坏了,胡美凤拿出自己的军属优待证替苏春燕作了证明,证明她没有说谎并帮苏春燕补了车票。苏春燕对仗义的胡美凤感激不尽。

  县机关宣传部干部中年妇女刘翠兰有着体面的工作丰厚的收入相貌也还算端正,刘翠兰时常照顾苏万梁照相馆生意,苏万梁看出刘翠兰对自己的心意。苏万梁对刘翠兰却没有感觉,他不想接受刘翠兰的好意。刘翠兰拿出政府部门领导干部一贯强势的作风,强行让苏万梁接受自己的帮助。苏万梁非常被动。

  刘翠兰对苏万梁的心意让女婿吴海生看在眼里,吴海生把此事告诉苏春玉。吴海生以为苏万梁有顾虑不敢将心事说破,于是他和苏春玉商量后决定撮合苏万梁和刘翠兰。最近苏春玉正为医院的处罚闹心,原来医院一个孕肚突然摔倒提前临盆,苏春玉为了救人违反医院规定,她在没有孕肚家属签字的情况下自作主张替孕肚剖腹产。苏春玉认为自己做了好事,哪知医院高院长劈头盖脸地将苏春玉一顿责骂,还让她写检查并不得再进手术室。苏春玉不服愤愤不平。虽然她心情不好,但为了父亲的幸福,她愉快地赞同了吴海生的提议。

  吴海生张罗准备了一桌饭菜,并自作主张地约了刘翠兰,他还把苏万梁的发小汪二嘎也叫上。晚上刘翠兰来苏家赴宴,苏万梁一脸的不悦。刘翠兰却以为苏万梁太含蓄,她大大方方地表达了自己对苏万梁的心意,大有从此后苏万梁就成了她的人的架势。苏万梁坐立不安有苦难言,他硬着头皮对付完这顿晚饭。

  吃罢饭,吴海生得意地向苏春玉表功。苏万梁却满脸不悦地警告吴海生和苏春玉,自己跟刘翠兰还没有到那一步,以后自己的事不需要他们插手。苏春玉夫妇发现苏万梁似乎并不是谦虚和不好意思,两人不禁面面相觑。

  次日苏万梁正打扫照相馆的卫生,苏春燕带着胡美凤突然回来了。原来苏春燕和胡美凤一起下了火车后聊天,胡美凤告诉苏春燕自己是来找人的,找的人名叫武建。胡美凤拿出武建的照片,苏春燕自诩从小在小镇长大,但她却没有见过武建。由于武建照片的相纸上写有光明照相馆几个字,苏春燕知道照片出自父亲苏万梁之手,于是她把胡美凤带回父亲的照相馆问一问。苏万梁仔细端详了武建的照片,却根本没有这个人的任何记忆,因为来他店里照相的人太多了。胡美凤很失望。

  苏万梁把苏春燕拉到后院质问她和胡美凤是怎么认识的,当得知她们只是刚刚在火车上认识的后,苏万梁很不放心。一旁的苏春玉也告诉苏春燕,胡美凤一看就是怀着孕的。苏春燕也有些着急起来,苏万梁给苏春燕一些钱让她把胡美凤安顿到附近小旅馆里。谁知苏春燕从后院走出来后发现胡美凤不辞而别。苏万梁想着胡美凤还怀着孕,他不放心地出门去找胡美凤。

  此时胡美凤去了派出所调查武建的家庭地址,因为她不能提供和武建的结婚证明,派出所根本不愿帮她查询。胡美凤孤注一掷地赖在派出所不走,派出所办事员最后无奈地帮她查询了武建家的地址。胡美凤刚走出派出所,苏万梁就寻过来,他主动提出陪胡美凤一起去找人。

  谁知当胡美凤找到武建家里时,武建家却空无一人。邻居告诉胡美凤,武建有两三年没有回来过,武建母亲半年前也被亲戚接走地址不明。胡美凤的心情顿时跌入谷底。苏万梁劝说胡美凤回老家,他说自己会帮她关注武建的下落,一旦武建回来便立刻通知她。胡美凤却摇头坚定地称,自己出来后就没打算回去,再说家里也不知道她怀孕的事,她不能回家。

幸福照相馆第2集剧情介绍

  胡美凤要赴林场寻亲 吴海生全力替春玉抱冤

  一大早苏万梁就提着饭盒给胡美凤送饭,胡美凤暂时安顿在招待所里。胡美凤看到苏万梁提出想请他带自己去趟邮局,她说想打长途电话给家人报平安。苏万梁愉悦地骑车带着胡美凤赴邮局,路上刘翠兰看到苏万梁和胡美凤,她想到昨天也看到苏万梁骑车带胡美凤,刘翠兰甚是不悦跟了上去。

  胡美凤并没有打长途电话回家,而是把电话打到武建工作的林场。林场看大门的人不耐烦地接了电话告诉她,林场青年突击队半年前就撤走了,武建他们早就离开,林场也基本没人了。胡美凤还想问详细些,对方很不耐烦地匆匆挂了电话。胡美凤呆呆愣了半晌一时没了主意。

  胡美凤失落地走出邮局,苏万梁正和刘美凤在邮局外周旋。刘美凤正以有公事拿照片为由催苏万梁回家,看到胡美凤走来刘翠兰满眼狐疑和敌意。胡美凤主动介绍自己是苏春燕朋友,刘翠兰马上解除戒备。胡美凤又告诉苏万梁自己准备回家的打算,刘翠兰心中暗喜。

  胡美凤和苏万梁分开后转身去了火车站买票,结果遇到两个票贩子主动搭讪。胡美凤看了票贩子的票没有去贵阳的,于是把票还给票贩子。票贩子不死心,他们见胡美凤独自一人又是个孕肚,于是突然出手抢夺她的行李。胡美凤护着行李大呼救命,苏春燕和两个铁路警察及时赶到。原来苏万梁不放心胡美凤,他特意让苏春燕过来看看。

  苏春燕带着胡美凤从铁路派出所走出来,苏春燕威逼铁路警察刘大壮要他帮忙给胡美凤买票。原来刘大壮是苏春燕过去的同学,在苏春燕威逼利诱下刘大壮勉为其难地答应了。胡美凤暗自交代苏春燕,她不去贵阳她想去林场继续找人。

  苏春玉家门口突然来了两个不速之客,被苏春玉救下的产妇和她丈夫提着一篮子鸡蛋拎着一只鸡上门道谢。产妇丈夫对苏春玉千恩万谢,苏春玉和苏万梁极力谢绝产妇丈夫的谢礼,吴海生却主动伸手接下他们送来的鸡蛋。苏春玉和苏万梁对吴海生的行为一脸不悦,吴海生视而不见,他心中另有打算。

  吴海生提着特意买的两瓶五粮液和一篮子土鸡蛋去医院高院长办公室。吴海生讨好地向高院长道歉,他说苏春玉深刻认识到所犯错误。他又说产妇家属不久前不仅上门感谢医院和院长,还特意让自己转交一封感谢信。高院长见吴海生态度诚恳,她推辞了吴海生送来的礼物,答应让苏春玉回院上班。吴海生千恩万谢地走了。

  吴海生深知苏春玉的脾气执拗,这么做苏春玉还是不会回去。因为苏春玉说过除非医院用八抬大轿请自己回去,吴海生心中犯了难,他决定再去找刘翠兰帮忙。吴海生把一篮子鸡蛋送到刘翠兰广播室,他借口这是岳父苏万梁让自己送来的,刘翠兰甚是欢喜。吴海生接着提出自己想找她帮忙的想法。

  很快,产妇丈夫的感谢信被刘翠兰用县里广播播放出来。不仅是县医院还包括县大街小巷都得知苏春玉救人的光辉事迹。街坊们自发地到苏家向苏春玉表达赞许,苏春燕也为姐姐感到自豪和骄傲,吴海生更是一副得意忘形的神态。

  苏万梁心里却是另一番滋味,他决定给儿女一个教训。于是他板着脸将苏春玉和吴海生的户口本、供应本和粮票摔到苏春玉夫妇面前,并勒令他们搬出去住。吴海生不明所以,他跪在苏万梁面前称自己的本意是好的,是想让苏春玉回医院上班。苏万梁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们,他们一家人就想好好平静地生活不想折腾,而且家有家法国有国规,苏春玉毕竟是违反了医院规定。如今这么一折腾,今后让医院院长怎么管理医院。苏春玉也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连忙跪在苏万梁面前,她流着泪诚恳地向父亲道歉。苏万梁这才平息怒火,他叹口气让吴海生去张罗饭菜请刘翠兰过来吃饭,毕竟这一次刘翠兰帮了他们。

  不久刘翠兰特意打扮一新地来到苏家,苏春玉夫妇热情地接待了她。苏万梁却不在家里,他去了招待所想把胡美凤也请过来吃饭,也算是为胡美凤践行。谁知苏万梁去了招待所才得知胡美凤已经退房离开,苏万梁又赶去火车站。

  此时在火车站外,胡美凤因为乘坐的那趟列车晚点不得不等在火车站附近。胡美凤感到身心俱疲,她席地而坐闭目养神。不远处两个票贩子认出胡美凤,两人对她怀恨在心,商量着抢夺胡美凤的行李。于是他们悄悄接近胡美凤,然后提起她的行李包就跑。胡美凤突然惊觉,她拔腿就追,挺着孕肚的胡美凤很快就气喘吁吁跑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