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九州海上牧云记电视剧

九州海上牧云记第1集剧情介绍

  朔风和叶救人惹下灭族大祸 朔风主君带领族人迁徙逃命

  彼时天下分为九州,九州乃是一个充满奇幻的大陆,按照九个星域划分为殇、瀚、宁、中、澜、宛、越、云、雷州,在这九州大陆上,生活着人类、羽人、无翼民、夸父、河洛、鲛人、魅六种种族。人族大端王朝永宁十五年,瀚州境内,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爬过雪山,穿过荒漠,长途跋涉之后终于看到了一片水塘,他兴奋地扑过去狂饮起来,结果不幸呛到了,昏倒在了地上。这时,一位少年骑马而来,他便是瀚北朔风部未来的主君的朔风和叶,看到男子昏倒在地,朔风和叶便将他放在用树枝绑起来的担架上,用拴在马后,拉回了部落。

  朔风和叶看出此人不是瀚州草原的人,想从他口中得到天下九州的消息,认识一下外面的世界,于是便高兴地向自己的阿妈龙格丹珠报告了这件事,想将这人收作自己的奴隶。龙格丹珠蹲下身仔细查看了这人,发现他的胸前纹有一些奇怪的字符,胸口还有一道很深的伤疤,直觉此人不简单,不想让儿子和他多做接触,便拒绝了他。朔风和叶再三相求,龙格丹珠便让他将盐袋拿出来,在部落所剩不多的盐袋里捏了一撮出来,为那人煮了些盐水喂给了那人,嘱咐朔风和叶过一会儿再喂些水给他,朔风和叶知道阿妈这是心软了,十分高兴,龙格丹珠却兜头泼了他一盆冷水,称想要留下此人,必须得他的阿爸同意才可以。

  这时,人群欢呼不已,原来是朔风部的主君朔风达带着人打猎回来了,龙格丹珠笑着迎了上去,朔风达将手中的猎物抛给身边的人,一把将龙格丹珠扛在了肩上,往帐篷走去,身后众人更加高声欢呼。

  朔风部地处偏僻,再加上十几年来天象异常,连年六月飞雪,草原上寸草不生,朔风部的人们生存条件极为艰难,只能靠着打猎维持生活。然而因为草料稀缺,马儿不能得到很好的喂养,即使壮士们射中了大型的猎物,也无法追得上它们,只得眼睁睁看着猎物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掉,所以打回来的猎物越来越少,朔风达为此忧心不已,便决定杀羊糊口,可是朝廷每年都要向朔风部征收贡畜,草原上的牛羊除了饿死的,都上交给了朝廷,若是自己再将羊宰了来吃,不能按量上交贡畜,就要以造反论罪,有灭族的危险,因此龙格丹珠担忧不已。

  那个被救回来的人终于醒了过来,朔风和叶询问他的名字,他说自己叫朱阿七。他向朔风和叶打听黑森林的路程,朔风和叶沉默了一下,不太想提起那个地方,因为在朔风部,那个神秘的黑森林是个令人人都惊惧胆寒的禁地,到了那里,有去无回。朱阿七却情绪激动地说,九州就要毁灭了,他看到每个人都流着眼泪,必须要到黑森林去找到住在那里的一个神秘人,才能挽救天下苍生,朔风和叶闻言大惊。他将朱阿七带到了父亲面前,请求父亲将这人送给自己当奴隶,可是朔风部如今举步维艰,自己部落的人都快养活不了了,朔风达见朱阿七瘦得皮包骨,干不了重活,就认为他是个没用的人,让朔风和叶将他丢掉。

  朱阿七在朔风和叶的催促下,说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他说,自从永宁二年六月十九的晚上,天启大端皇帝的六皇子牧云笙降生之后,天下的灾难便开始了。先是瀚州的冬天一年比一年来得早,再后来南方越州暴雨成灾,海边地震升起了小岛,海啸席卷了沿岸州县,东部两个郡县,千里渔村变为荒滩,流民遍地,饥饿笼罩了整个九州大地。朔风和叶追问牧云笙的身世秘密,朱阿七称牧云笙的母亲是个魅,话音未落,朔风达便一拳击在了朱阿七的胸口,将他好一顿暴打,这是皇族的秘辛,绝非普通人等可以妄自非议的。

  这时,有人来报,穆如族的铁骑来了,龙格丹珠赶紧将朱阿七盖在了羊羔皮下面。哪知道穆如家的人一进来便看到了朱阿七,不由分说将他拉走了,朔风和叶想要拦下他们,却被一柄长剑抵住了脑门,朔风达赶忙求情,朔风和叶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穆如铁骑是大端王朝仅次于皇族的存在,掌握着九州部落的生杀予夺,因此朔风达只能跪在地上卑微地乞求,那些人问过他,得知朱阿七并未透露只言片语,便将朱阿七绑在木架上烧死了。为了惩罚朔风部窝藏逃犯,罚没了他们的族产,朔风达除了连连叩头外,一句话都不敢说。

  朔风部的肥美牛羊被带走了,女人们呼天抢地地哭闹,埋怨朔风和叶给全族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朔风和叶闻言心中十分难过,他满心愤怒地想要去将部落的羊抢回来,却被父亲给拦住教训了一番。

  北陆之前是一个整体,共分八大部族,龙格是弓箭手,朔风和赫兰是骑兵,苦速是步兵,速沁是工兵,丹尧是秘术师,和术懂马语,是驯马师,索达通贸易,掌管钱粮。三百年前,祖居苦寒殇州的巨人夸父部族里最强悍的一支前来攻击人族,想要掠夺他们的土地,北陆的祖先奋起抵抗,终于击退了强敌,可是自己也被战争折损了最精锐的战士,牧云和穆如两大姓氏趁虚而入,击溃了他们,八大部族散落在了草原各处,渐渐竟成了仇人,八部的男子在各自的疆域之外相见都要拼死一战,各部之间都有累世血仇,互不来往。朔风的祖先想要联合八部,却被其他部族一直从北陆的中部驱赶到了北部一隅。朔风达将这些往事告诉了儿子,叮嘱他不要轻易拼命,因为整个部族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朔风和叶闻言懂事地点了点头。

  再过三天,朝廷就要来征收贡畜了,可是被穆如铁骑罚没过后,朔风部几乎什么都不剩了,朝廷征收不到牛羊,朔风部也是死路一条,于是朔风达决定离开瀚北到南方去,到瀚州中部虎踏河的源头,寻找从前属于自己部族的一个四季都充满阳光的肥沃山谷。族人们被他描述的那个美好的景象吸引了,人人心中充满了向往,但听说那个地方如今是速沁烈风的领地,大家都有些担忧,可是左右都是一死,还不如奋起求变,于是众人纷纷响应。

  朔风达让丹朱将族里所有的食物都煮熟了,让族人吃了个饱,第二天便带着族人长途迁徙,向着南方而去了,族人们都是依依不舍,萨坦的爷爷让孙子给自己脸上画上了四人的纹面,抱着必死之心留在原地为族人们擂鼓助威。

  不知走了多久,这天,朔风族的人在森林里看到了一群男人围着一家三口在厮杀,那家人十分勇猛,和敌人拼了许久也没有落败。草原的人们都崇敬强壮勇猛的人,朔风达被那一家人打动了,围观许久之后,他只身冲入了战团,帮着那一家人将敌人全都消灭了。

  为首的男子叫做赫兰刀,他是赫兰族的首领,他的儿子叫做赫兰铁辕,女儿叫做赫兰铁朵。有感于朔风达的救命之恩,赫兰刀歃血为盟,以赫兰部落为名,与朔风部结为了兄弟,跟随他们一同向着南方而去。

  朔风达和赫兰兄妹常常一同吃住,一同打猎,玩儿得十分开心,一个月后,他们已经行近了速沁烈风的领地。这天,三人正在比试射箭时,意外发现了一个营地,连忙回去报告了朔风达,朔风达带人勘查过了之后,知道这就是速沁人的营地,他发现那些人喝了酒,便决定趁他们凌晨熟睡之际,屠戮整个部族。这是朔风和叶第一次出战,临出发前,朔风达将朔风部主君的信物——一柄用夸父腿骨制成的战斧交给了他,也等于是将整个部族的重任也交给了他。

  曙光微露之时,朔风部落的男子杀进了速沁部族的营地,毫无防备的速沁族人惊慌失措之下无力抵抗,全都命丧刀下,仅有去溪边打水的首领之女速沁紫炎逃脱一劫,她回头看到了营地上血腥的一幕后,顿时大惊失色,抛下水桶便奔了回去……

九州海上牧云记第2集剧情介绍

  朔风部落惨遭屠族 新任主君被卖为奴

  速沁紫炎跑回山坡,见到自己倒在血泊中的情人,心中大恸,她从怀中拿出两支鹰笛,塞在了情人怀里一支,自己留下了一支。她举手起誓要为他、为整个部落报仇,没等她把话说完,奉父亲之命望风的朔风和叶便赶了来,速沁紫炎连忙转身逃走了。朔风和叶被眼前这个少女那双充满泪水的灵动双眸吸引住了,呆呆地愣在原地,并没有追赶。朔风达得知他放跑了活口,气得将他推倒在地上,带人连忙追了上去。就在他们快要赶上速沁紫炎时,朔风泰被一支凌空飞来的箭矢射中,当场毙命,速沁紫炎却被一个铁甲勇士飞骑救走了。

  朔风达知道逃出活口很快就会招来穆如家的铁骑,大祸就要临头了,不禁担心不已。回到营地后,族人向盘鞑天神举行了祭祀仪式,为朔风泰送行,朔风泰的妻子怀着悲愤按照部族的规矩自杀殉情而死。朔风达心中余怒未消,为了惩戒朔风和叶,更为了让他吸取教训,便命人将他吊起来鞭打,朔风和叶惨叫不已,朔风达却丝毫都不心软,命族人每人狠狠地抽打朔风和叶三鞭,让他牢牢记住这个教训:心软的狼是会害了整个狼群的。

  这时,远处不紧不慢地驰来一匹凌风铁骑,马背上的铁面人正是穆如铁骑,朔风部的妇孺吓得连忙四散躲避,朔风达却制止了身边要行礼的族人,直直地挺着腰杆,眼神中充满斗意地看着来人。铁面人毫无感情地沉声问他为何要屠戮速沁部族,朔风达大声为自己的部族做了辩解。铁面人却说三百年前八部的疆域已经划定,像他这样随意破坏规矩,是会扰乱草原安宁,造成冤冤相报的,而只有秩序才是维护安宁和谐的唯一法则。

  朔风达无言可辩,便跪下来请求以自己一命换取族人的生机,却被拒绝了。铁面人给了他们一夜的时间,让他们将女人和高不过马背的孩子送走,留下明晨再见的话便拨转马头离开了。

  是夜,朔风达向自己的族人叩首谢罪,称是自己将他们带向了死亡,朔风单等勇士却说是他带领他们回了家,他将血吐在了自己唇上,用部落最高的礼仪发誓,自己愿意生死相随,余下的人也都纷纷效法。之后,朔风达嘱咐妻子龙格丹朱护着孩子们离开,丹朱舍不得撇下丈夫,想要与他一起战斗,便让他将任务交给别的女人,朔风达狠狠地教训她,女人就应该做女人该做的事,说完便出了营帐。

  朔风达将朔风和叶从木架上放了下来,嘱咐他好好活着,将自己的希望延续下去,重振朔风部落。朔风和叶此时悔恨万分,他哭着向父亲认错,称是自己害了大家,朔风达充满留恋地抚摸着儿子的头顶,让他好好照顾自己的母亲。

  第二天,族人们脸上都纹上了死人的纹面,大家都抱定了必死的决心。走出营帐后,男人们发现丹朱带着所有的女人,同样脸上纹着死人纹面站在了他们面前。丹朱说,没有了他们的草原,只剩下无际的悲伤和屈辱,她们不愿意这样活着,朔风达看着丹朱眼睛里的坚毅,心中大为感动,默许了她们的生死与共。

  穆如铁骑很快便赶到了,他们骑着凌风宝马,身披铁甲,手持长枪,朔风部族的人在训练有素的铁骑下,根本不堪一击。马上的人挥舞着儿臂粗的绊索,将冲上来的丹朱绊倒在地,一枪刺死了她。朔风达看着心爱的女人倒在铁蹄下,心如刀绞,他带领部族勇士奋起反抗,可是血肉的勇猛最终还是抵不过铁骑的蹂躏,最终,朔风一族除了高不过马背的孩子,全都死于非命,鲜血染红了天际。

  孩子们亲眼看着自己的族人被残忍地杀死,一个个心中义愤填膺,小小的他们心中炽燃着复仇的火焰,牢牢记住了今天这个屈辱悲伤的日子。

  屠杀过后,铁骑扬尘而去,孩子们纷纷扑倒在自己的亲人身上痛哭,朔风和叶正在发誓要以主君的身份带领他们报此血仇,一伙手持马竿的人疾驰而来,将这些孩子们全都掳了去。

  劫掠者将他们卖给了奴隶贩子索达猛,索达猛将朔风和叶他们带到了繁华的集市上,想要将她们当做奴隶卖掉,他看出朔风和叶就是草原上传说的铁沁,就拜托和自己熟识的商人阿格布将朔风和叶买下,带出草原。

  阿格布知道,铁沁是北陆的语言,用中州话解释,就是大地和大海之王,铁沁是会带来鲜血和战乱的,他注定要拔出火山中的铁王剑,带领北陆人一统九州。可是他知道,在北陆,很多人都声称自己是铁沁,因此不相信这个少年身体中蕴藏着那个传说中天下霸主的灵魂。索达猛却说,看人要看骨,这少年骨子里聚集着几代人的力量,自己绝不会看错,他乞求阿格布将朔风和叶带出草原,免得引来草原生灵涂炭,阿格布坐地还价,让他免费送给自己,索达猛哈哈一笑答应了。

  就这样,朔风和叶被带上了驶往天启城的大船,听到好心的老船工给他讲述天启城的繁华景象和城中的种种秘闻,朔风和叶不禁想起了朱阿七说过的关于六皇子牧云笙的身世秘密,他的心中隐隐升起了一种对那个神秘的天启城的期冀之情……

九州海上牧云记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