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凤囚凰电视剧

凤囚凰第19集剧情介绍

  马粪摄政王智除政敌 霍璇软硬兼施得军饷

  容止带楚玉和马雪云一起去皇宫赴宴,容止对马雪云嘘寒问暖的,还亲自扶她上车,对楚玉却不闻不问。

  宫廷宴会上,大多数人都到齐了,唯独不见康王拓跋昀,楚玉端庄贤淑,得到皇帝拓跋弘的夸赞,拓跋弘跟冯太后说起朝政的事情,冯太后却一副不参与朝政的样子,让拓跋弘全权处理。

  沈遇押送军饷出城,半路遇到一伙劫匪,将军饷全部劫走。

  户部王尚书故意在宫宴上羞辱大宋人,说大宋的人不爱洗澡,又酷爱饮酒,常常以虱子饮酒,楚玉大笑着要跳舞助兴,楚玉舞姿优美,正当众人欣赏至兴头,楚玉忽然拿筷子插入王尚书的头发,又在酒里面搅拌,请王尚书以虱子饮酒,王尚书受到羞辱,正想让皇帝做主,容止向皇帝上报了军饷失窃。

  容止之前在军饷箱内铺了一层细沙,随着细沙流向,发现军饷到了拓跋昀家里,皇帝跟随容止到了拓跋昀家里,查处到了军饷的箱子,皇帝震怒掌掴了拓跋昀。拓跋昀解释自己劫军饷的意图,因为他的探子查到容止动用私库充当军饷,三十万的军饷不是小数目,这就说明容止早有意图收买三十万军队,且私下敛财。容止打开军饷的箱子,原来里面全部都是马粪,容止认为军队中、富贵人家、皇宫里的马粪众多,可以卖给民间充当肥料,这样也能收获一笔不少的钱,可以暂时冲抵一阵军饷。拓跋弘见容止如此为朝廷考虑,还是被拓跋昀诬陷,生气的让拓跋昀禁闭思过。

  马雪云和楚玉同乘一辆马车回府,马雪云一直唠叨楚玉不该在宫宴上得罪王尚书,楚玉听不得她唠叨,下了马车去逛街。

  街道上一个自称大宋使臣的人在调戏大魏民女,并说如果谁得罪他,就是有意挑起魏宋之战,街上无人敢搀和此事。楚玉出手教训了这个大宋使臣,并在他脸上写了大宋的汉字,对方却不认识,显然根本不是大宋人,楚玉将假使臣押上马车带回摄政王府,楚玉让容止来看假使臣,却发现假使臣已经被杀人灭口了。

  容止运上前线的粮草仅够十三日使用,容止写信请霍璇通过荆州当地富商想办法,霍璇向来对容止有求必应,让副将王泽安排当地的富商、大官吃饭。

  饭局上霍璇希望大家想办法凑军饷,谁成想这些有钱人平日里得到霍家军庇护,在荆州地界肆意敛财,此刻却纷纷哭穷,一点儿军饷也不愿意捐献,王泽让士兵围了这些人并持刀威胁,其中一个姓王的别驾反而讥讽霍璇用这样强硬的方法,没有一点女人味,霍璇让王泽退下,请大家吃鱼,王别驾刚吃了一口,霍璇便说他吃的是鲤鱼,因为拓跋氏祖上是李氏,所以鲤鱼被称为帝姓鱼,王别驾吃帝姓鱼是要斩首的,王别驾还想反驳,霍璇一刀下去便将王别驾杀死,其余人见状,纷纷吓得捐献军饷。

  霍璇不担心这些人向皇帝密报她的行为,因为她相信朝中的容止,会解决这一切,就像容止相信她能解决军饷问题一样。

  沈遇检查假使臣尸体,假使臣身上的着装配饰全部都是大宋的,楚玉担心容止相信这些人是大宋人,直呼容止名字顶撞了容止,容止气得让兰若将她关进房间。

  霍璇的士兵在运送军饷的路上,被一群大宋士兵偷袭,军饷被劫,而这群大宋士兵是被天机阁阁主暗中操纵。

  拓跋弘的生母还在世时,和拓跋昀的母亲齐太妃最为要好,因此拓跋弘将齐太妃也当做自己的母亲。因为拓跋弘掌掴拓跋昀,并让他禁闭思过,齐太妃迁怒于皇帝拓跋弘,好几日不愿意见他,拓跋弘跟齐太妃解释,并为了齐太妃决定原谅拓跋昀此次的行为。

凤囚凰第20集剧情介绍

  宋魏两国关系被挑拨 楚玉朝堂证宋人清白

  荆州弹劾霍璇的奏折送到大魏皇宫,容止为了保护霍璇,不断打压荆州刺史,这样也连带得罪了不少人,这样的事对于拓跋昀来讲,应该是好事,但是拓跋昀却感到心痛,他对待霍璇如珠如宝,霍璇却愿意为了容止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

  大宋使臣何山在街上醉酒杀人,许多义愤填膺的百姓殴打何山,将其打成犹如三岁孩童的痴呆,押送到廷尉要求处置,并且认为大宋公主和亲的目的也不单纯,认为楚玉是细作。

  何山杀人之事在大魏闹得沸沸扬扬,皇帝拓跋弘决定在十日之后将何山处斩,并下令驱逐大魏境内所有的大宋客商,并没收财产、店铺。

  楚玉听说何山杀人的事情,准备去廷尉查看,路上看到官府的人正在驱赶平城的大宋客商,楚玉上前护住一个被欺负的孩子,没想到却因为公主的身份,被大魏百姓当成罪魁祸首而当街殴打,容止见此情形,让沈遇解救了楚玉,楚玉不肯回去,坚持到廷尉亲口询问何山,容止便随同楚玉一起去廷尉。

  何山死在了廷尉,楚玉确认了何山身份之后,容止认定是大宋故意闹事,楚玉认为此事不能轻易了结,何山显然是被人杀人灭口的,楚玉要求见拓跋弘当庭申辩。容止带着楚玉来到皇帝议事的太极殿,太极殿内正在议事,宫人不允许楚玉进殿,容止便先进殿去看情况,让楚玉在外面等。

  楚玉在皇宫的花园里,听到拓跋弘的弟弟八皇子殿下的宫女香茗说她是细作,并侮辱于她,气不过的楚玉上前去教训了香茗,并将她头发剪了,八殿下替香茗说话,反而被楚玉推到一边。

  霍璇让人堵住了离开荆州的各个要塞,能够藏匿大批军饷的地方,唯有荆州城,霍璇带着王泽暗中进入荆州城查访。

  八殿下昏倒在楚玉面前,楚玉想要帮忙,却被香茗推开,这时正好拓跋弘带着大臣们经过,香茗跟拓跋弘告状,说八殿下经过楚玉身边,闻到一股奇怪的异香,之后便昏倒了。楚玉不知自己身上有何异香,宫女冲上去在楚玉身上搜出了一个香囊,太医检验之后,看出这香囊内有毒花一品红的花粉,大臣们纷纷指责楚玉心怀不轨,也印证了大宋没好人,使臣乱杀人,公主乱害人。

  楚玉无法忍受诬陷,好在拓跋弘愿意给楚玉机会解释。一品红的香味很重,香囊是别人塞到楚玉身上的,在此之前一定一直在陷害楚玉的人身上,可以让狗闻一下谁身上一品红的香味最重,肯定就是凶手了。

  狗闻过在场所有人之后,在香茗面前叫了几声,香茗吓得立刻下跪,原来是八殿下为了陷害楚玉,而让香茗故意在花园激怒楚玉,并将香囊塞到楚玉身上,之后八殿下再故意晕倒,以此来诬陷楚玉。拓跋弘问起原因,八殿下却支支吾吾说不出来,拓跋昀忙提醒说是否因为大宋使臣乱杀人,而迁怒楚玉,八殿下忙顺着这个原因跟拓跋弘解释,希望能够得到原谅。

  楚玉跟拓跋弘解释何山杀人之事,何山患有银屑病,如果喝酒的话,三月之内必定浑身溃烂而亡,但何山直至死前都没有任何病发的症状,这就说明何山根本不是醉酒杀人,而是被人操控。容止认为这背后操纵之人,必定是想要引发两国战争,因此更不能驱逐大魏境内的宋人,应该将此事调查清楚,大臣们也都纷纷附和,拓跋弘相信此事楚玉是冤枉的,同意重新调查此事,在楚玉的逼迫下,拓跋弘褫夺八殿下封号,将其发配到宫外的寺庙思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