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凤囚凰电视剧

凤囚凰第21集剧情介绍

  霍璇妙计再得军饷 容止楚玉初同房

  经过楚玉的一番辩白,拓跋弘撤销了驱逐令,但容止看得出来,拓跋弘并非是因为相信楚玉的一面之词才这么做的,何山死无对证,一切都无从查起,八殿下年幼,肯定是受人挑拨的,拓跋弘虽身为皇帝,却无法拨正后宫的纷乱争斗,因此只能隐忍不发。

  霍璇和王泽在荆州城搜查军饷时,发现因荆州地处边境,平城鞭长莫及,刘刺史简直就是荆州的土皇帝,五年前就私自加税,百姓根本无力缴税,要么逃亡,要么没入刺史府为奴,荆州商户、百姓民不聊生,霍璇感叹说上次讹他们的钱太少了,让王泽将大军带进城中,大肆搜查军饷,而这一切都被躲在暗处的天机阁阁主看在眼里。

  荆州的钟清寺是先皇亲笔题名,且供奉有佛祖舍利,任何人都不敢在钟清寺放肆。天机阁阁主抢劫军饷并非是为了钱财,而是为了挑起宋魏战争,见霍璇锲而不舍追查军饷,于是将军饷捐献给钟清寺,钟清寺的主持常常收留无家灾民,定会将这些军饷藏起来。

  王泽搜遍了荆州城,始终不见军饷的影子,唯一没有搜索的地方便是钟清寺,霍璇为了寻找军饷,不顾钟清寺的威名以及主持的阻拦,强行冲进钟清寺,寺庙内没有找到军饷,霍璇将全寺的僧人抓了起来,威逼主持说出军饷的下落,一个小和尚被吓坏了,说出军饷藏在后山山洞的实情,霍璇在山洞查到了失踪的军饷,山洞内还藏有不少几乎要饿死的灾民,霍璇看着百姓却毫无怜惜,直接将所有军饷全部带走。

  霍璇称在天色已晚,运送军饷不安全,将军饷放在刘刺史府上一夜,明日再运送军饷。

  刘刺史上次被霍璇讹诈,捐赠了不少钱粮,因此想要报复霍璇,他和天机阁阁主合作打劫军饷,失策之后,天机阁阁主让刘刺史安排刺客杀了霍璇,将此罪名扣在大宋刺客身上,然后这些军饷就可以归刘刺史所有。

  刘刺史安排的刺客潜入霍璇房间,对着床上一阵乱砍。刘刺史认为霍璇死定了,得意的打开军饷的箱子查看,里面却空无一物,这时霍璇带着士兵出现,要求带走军饷,但刘刺史什么也交不出来,霍璇直接让人将刘刺史绑了,称他监守自盗,盗取军饷,让手下将刘刺史府上的财务全部充公,刘刺史这才明白,自己被霍璇耍了。

  霍璇从钟清寺带走军饷之前,看到山洞里躲藏的百姓,于是决定将军饷留下救济百姓,但是军饷又不能不管,因此霍璇将空的军饷箱子带出钟清寺,暂放在刘刺史府上,再来个空手套白狼,将刘刺史府上财务充公,以此冲抵军饷。

  霍璇以盗取军饷为名将刘刺史押解收监,荆州百姓纷纷叫好,称赞霍璇总算为荆州除去一个大祸害。

  马雪云怀有身孕,但身体一直很虚弱,很难养好胎儿,她为了稳住在摄政王府的地位,请大夫给她调养身体,无论如何也要将孩子生下来。

  楚玉在房间给清越画眉玩儿,她画的眉毛像扫把一样,清越叫着不让她画,正当欢闹之时,容止来说今晚要在楚玉的丹凤轩留宿,楚玉大吃一惊,她是容止的正式妻子,容止在她房中留宿是名正言顺,楚玉虽不乐意,但也没有拒绝。

  晚上睡觉时候,容止没有碰楚玉,很早就睡着了,楚玉翻来覆去睡不着,用画笔在容止脸上画了鬼脸。容止半夜醒来到外面散步,看到自己脸上乱七八糟的,顿时大发雷霆。

  将脸清洗干净之后,容止来到马雪云房里,马雪云一直在等容止而没有睡觉,容止跟她解释今晚留宿丹凤轩是不得已,因为现在宋魏局势紧张,所以不得已才留宿丹凤轩,马雪云楚楚可怜的依偎在容止的怀里,表示能够理解。

  容止离开马雪云房间之后,马雪云生气的摔打桌上的东西,她原本应该是摄政王正妃,因为一个大宋公主出现,她由正妃变成侧妃,还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爱的人和别人同房,马雪云心底的妒忌转为恨意。

凤囚凰第22集剧情介绍

  心机侧妃陷害楚玉 容止风中舞剑哄楚玉

  马雪云来丹凤轩看楚玉,表示为上次的事情赔罪,楚玉受不了雪云平日里处处挑衅,又在容止面前装单纯的两面派作风,看到马雪云便想发脾气,兰若拦下楚玉,让她装装样子也好,不能得罪马雪云。

  马雪云说起大宋的胭脂水粉好,楚玉带来的胭脂水粉送给了很多人,兰若忙说给马雪云也准备了一份,让她离开时候带走。

  楚玉一个人闷闷不乐,兰若知道楚玉是因为马雪云而生气的,劝说楚玉忍耐马雪云,不可挤兑马雪云,否则传扬出去了名声不好,楚玉认为自己是来和亲的,如果处处忍让,会让人觉得大宋势弱。

  马雪云忽然中毒,大夫说她身体太过虚弱,孩子肯定保不住了,如果不先堕胎,对身体会有很大伤害。马雪云在病床上哭喊着不要堕胎,想要留住孩子,容止哄着马雪云喝堕胎药。马雪云离开丹凤轩之后就中毒了,摄政王府流言四起,都说是楚玉害马雪云中毒的,楚玉要见马雪云,容止却大骂让她滚,楚玉不顾门口侍卫阻拦,闯进了马雪云房里。

  大夫说马雪云中毒是因为口脂内有过量的朱砂才导致中毒的,这口脂是从楚玉那里拿来的,碧喜指责楚玉存心害马雪云,楚玉想要跟马雪云对质,马雪云躲在容止怀里装柔弱,一直躲避楚玉的问题,容止对楚玉盛气凌人的样子很生气,拉她入宫在皇帝面前对质。

  皇帝和马丞相正在商议荆州刺史的事情,让容止找太后处理家事。马雪云所用的胭脂水粉,楚玉也曾经送给冯太后,香料配比都是一样的,口脂制作工序很繁琐,加入朱砂调色是最后一道工序,楚玉向太后讨要尚未调色的口脂,一份加入常量朱砂,口脂颜色是纯正的红色,一份加入过量朱砂,口脂颜色是红的发紫,任何女人也不愿意将这种奇怪的口脂涂到唇上,所以马雪云涂的肯定是常量朱砂的口脂。太后对楚玉的聪明机智很欣赏,楚玉仗着冯太后宠爱,逼着容止道歉,太后让马雪云禁足王府思过。

  马丞相跟皇帝议事出来,拓跋昀等在门外,将马雪云被禁足之事告诉了马丞相,提醒他姻亲关系远远没有利益关系牢靠。拓跋昀认为容止娶了马雪云,忌于马丞相的权势,必定要讲马雪云供起来,但现在马雪云被禁足,马丞相定不会善罢甘休,拓跋昀就是想让容止家里越乱越好。齐太妃想为拓跋昀找一个康王妃,但是拓跋昀一心想着霍璇,别的谁也看不上。

  容止对香道很精通,早就看穿口脂中的朱砂是后来注入的,但为了偏袒马雪云故意闭口不言,反而一直追究楚玉的错。楚玉是代表大宋来和亲的,代表的是两国和平,倘若这次不是楚玉自证清白,而是蒙上善妒、迫害丈夫子嗣的罪名,那时两国和平的局面就会被打破,这样的后果不是他们能够担得起的。容止听完楚玉的话,心下有些动摇,这时来摄政王府看女儿的马丞相路过,容止继续冷言冷语,说自己只顾得了马雪云,别的管不了。

  马丞相对事情来龙去脉有所了解,来到马雪云房中,让马雪云跪下认错,马雪云的身体根本无法正常生子,平日的大夫都是自家大夫,如果宫里任何一个太医问诊,都能看出马雪云的身体状况,马丞相让马雪云不要再执着于生子。马雪云自知身体虚弱,无法生下一个健全的孩子,用一个注定无法留住的孩子,证明容止对她的感情,并离间容止和楚玉的感情,马雪云觉得自己陷害楚玉虽然败露,但也是成功的。马丞相看着心机深沉的女儿,感觉特别陌生。

  一个名叫乐蕴的卖艺女子,在几丈高的高台上跳舞卖艺,不小心从高台上摔下来,拓跋昀骑马经过,正好救下乐蕴,乐蕴几乎和霍璇长得一模一样,拓跋昀不禁有些走神。

  容止下令不准楚玉出门,楚玉让清越打倒了门口的侍卫,跑到街上去玩儿。楚玉向来不拘礼节,一人在街上喝酒喝得烂醉,容止出来抓楚玉回去,楚玉借酒耍赖,哭诉着自己在大魏的遭遇太惨,什么人都想陷害她,然后又缠着容止让容止舞剑给她看,容止看楚玉可怜兮兮的样子,便舞剑给她看,楚玉看的开心,却觉得此场景似曾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