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凤囚凰电视剧

凤囚凰第23集剧情介绍

  容止生病得楚玉照料 叛军攻城霍璇被困

  楚玉装醉赖着容止,容止背着醉醺醺的楚玉回家,半路上楚玉吐了容止一身,容止将她送回房里之后便离开了,楚玉哈哈大笑着跟侍女说自己刚刚故意捉弄容止,没想到容止折返回来,正好听到楚玉的话,气的不得了。

  皇帝已经定了荆州刺史人选,随行的还有赵侍中赵齐,赵齐在朝廷中是靠拢容止这一派的,容止和霍璇都看出皇帝对霍璇已经有些不信任了,派赵齐到荆州,并非是分霍璇手中的权力,更多的可能是警告。

  薛咸死后,他弟弟薛照却逃出魏军追击,之后招兵买马,聚集了数十万兵马准备反击荆州。

  霍璇参加赵齐的接风宴,赵齐想要欺辱宴席上弹琴奏乐的卖艺女子,整个宴席上无一人敢反对赵齐,任由赵齐将那女子带到厢房,霍璇忍不了有人在自己面前欺辱女子,冲进厢房将女子救出,并对赵齐拔刀相向,也因此彻底得罪了赵齐。

  叛军深夜攻营,

  叛军偷走赵齐的圣旨,假传圣旨进入军营,跟外面的叛军里应外合,使霍家军损失惨重,叛军围攻荆州,要求交出霍璇,否则血洗荆州。

  平日里荆州情形每隔三日都会跟朝廷汇报一次,这次已经间隔五日没有荆州消息,容止察觉出不对劲,向皇帝请旨前往荆州查看,拓跋昀在朝堂上百般阻拦,容止却忽然昏倒在朝堂上。

  容止为了楚玉,在风口舞剑,又背着楚玉回家,导致感染风寒,楚玉在兰若和清越的劝说下,不情不愿地来照顾生病的容止,睡倒在容止的床头,容止醒过来后,看着睡着的楚玉,情不自禁亲了上去,正好楚玉醒过来,害羞的离开了容止的房间。

  荆州城中的官员有意用霍璇的性命来换取荆州的平安,这些官员一边瞧不起霍璇是女流之辈,一边又想着用霍璇来换取平安,霍璇对着这些官员大发脾气,她认为即使自己前去送死,薛照也不可能退兵,反而会趁着城中无主帅,一举拿下荆州。霍璇所带霍家军仅一百人,加上城中护城军两千,完全无法抵挡叛军数万兵马,城中官员退怯,霍璇用他们的性命威逼他们一起保护荆州。

  荆州有魏国最大的监狱,监狱里面大概有几百人,里面有曾经的叛军、山匪流寇等各种恶贯满盈之人,都是已经被判处死刑的,霍璇将这些人全部放出去,将囚犯分批带到校场上,然后封闭校场,放出一批恶狗攻击囚犯。

  霍璇想要选出最狠毒,最彪悍的人,其余没用的人并未想留他们性命。杨刺史不明白霍璇想做什么,认为她是胡闹,但现在叛军攻城,根本不是玩闹的时候,杨刺史在一旁急的团团转,霍璇丝毫不被打扰。

凤囚凰第24集剧情介绍

  霍璇冒险以囚代兵 朝堂谎言污蔑霍璇

  囚犯当中有几个看似很文弱的书生,为首的一个甘愿用自己的身体为一个小孩挡住恶狗,霍璇出手救下了这群书生,并撤回了所有的恶狗,书生看出霍璇的用意是以囚代兵,霍璇给出高官诱惑,如果能从战场上回来,就可以获得自由,这些囚犯本就是无可赦免死囚,现如今有了求生的机会,纷纷投靠霍璇。

  叛军大多是临时征调的农夫,毫无军纪可言,完全是一盘散沙,霍璇认为只要诱起这些囚犯的求生意识,他们就会像饿狼一样扑向敌人。

  霍璇看着书生温文尔雅,不明白他怎么会成为犯人,于是上前询问,书生解释自己曾经杀过十一个人,因此入狱,霍璇对此并不相信,让王泽暗中调查。

  马雪云用自己的血抄写经书,为容止祈福,碧喜心疼马雪云折腾自己身体,但容止却一直没来看马雪云,马雪云不允许碧喜说半句容止的不好,打了碧喜一巴掌,将她赶出房间。

  拓跋昀自从遇见乐蕴之后,便迷恋于她,拓跋昀的书童齐桓暗中调查乐蕴,发现乐蕴常年混迹于秦楼酒馆,且做过小偷,齐桓认为乐蕴接近拓跋昀一定别有用心,很可能是被人收买了,因此想要杀了乐蕴,拓跋昀及时出现救下乐蕴,乐蕴解释自己从未做过小偷,因父亲欠下大笔赌债,她从小就要做各种各样的工作赚钱,还要跳危险的丝绳舞,拓跋昀打算将乐蕴接到府里,他不在乎乐蕴是什么身份。

  大魏朝堂上,拓跋昀说自己派人潜入荆州,带回了赵齐的一个护卫,护卫说赵齐到荆州后,发现刺史之案疑点重重,霍璇霸占荆州,有自立之势,而所谓的叛军,也是空穴来风,都是霍璇骗军饷的计划,赵齐送出的奏折全部被霍璇截下,霍璇还杀死赵齐,杀人灭口。

  霍璇在荆州行事一向任性,杀了不少为恶的朝廷官员,但她先斩后奏的行事作风,在朝廷中已有不少非议,不少官员都相信了护卫的话,拓跋昀认为无论护卫所言是否属实,必须让霍璇回平城当面对质,如果霍璇不敢回来,那就证明霍璇确有反意,皇帝下旨召霍璇立刻回平城。

  卧病在床的容止听说朝堂上的事情,准备进宫让皇帝收回圣旨,霍璇从未与平城失去过联系,这次连续失联,很可能是遇到了天大的麻烦,他担心霍璇不是不想回来,而是根本回不来。皇帝虽然年轻,但这些他也看得透,因为赵齐是冯太后的心腹,之所以下圣旨召回霍璇,只是为了抚慰冯太后和赵家,容止想请冯太后奏表,多给他些时间,肯定能帮助霍璇转圜,但冯太后也看不惯霍璇任性妄为,并不愿意帮助容止。

  拓跋昀得了乐蕴之后,便不再留恋霍璇,但齐太妃看不上乐蕴身份低贱,又强行送了两个侍妾给拓跋昀,才勉强同意乐蕴留在拓跋昀府上。

  齐太妃送到康王府的侍妾,自认为身份高人一等,处处讥讽辱骂乐蕴,乐蕴气呼呼地回到房间,将拓跋昀送来的丝绸布料全部撕碎。夏代妖姬妺喜喜欢听裂帛的声音,夏桀为了讨妺喜开心,便运来各种丝绸撕给妺喜听,因此妺喜被称为妖姬,乐蕴效仿妺喜,也一样是妖姬,因此特意求死。拓跋昀让人将自己最值钱的古董玉器拿来,在乐蕴面前一个个摔碎了,拓跋昀看出乐蕴是因在府里受气,所以才拿这些丝绸出气,如果乐蕴是妖姬,只要乐蕴能开心,那他情愿当一次夏桀,拓跋昀甜言蜜语地哄的乐蕴终于展开笑颜。

  晚上楚玉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在走廊跑,楚玉追上去时,那人竟拔刀相向,然后趁乱逃跑。楚玉想起那人来时的方向是容止的房间,慌忙跑了过去,容止正在喝参汤,楚玉觉得参汤肯定有问题,忙将容止手中的碗打掉,却为时已晚,容止已经身中剧毒,昏迷不醒。

  皇帝和冯太后赶来摄政王府看容止,太医说幸亏楚玉打掉了半碗参汤,否则容止此刻已经命丧酒九泉。沈遇跟皇帝说,自己追踪疑似下药之人,追到康王府之后对方便没了踪影,没有皇帝的命令,他们不敢进入康王府,皇帝下令让沈遇立刻搜查康王府。

  乐蕴在花园喝茶,忽然从墙头掉下来一个半死不活的人,乐蕴前去查看之时,却被躲在墙角的两个侍妾尽收眼底。乐蕴不知此人是何来历,不敢声张,便将此人放到自己房间,这时两个侍妾带着拓跋昀闯进来,指责乐蕴背着拓跋昀跟别人好。

  沈遇得了圣旨,带着侍卫冲进康王府搜查,如果在府内搜到疑犯,拓跋昀便会陷入麻烦,乐蕴和拓跋昀装作正在睡觉,躲在房间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