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凤囚凰电视剧

凤囚凰第3集剧情介绍

  流水诗会遇刺客 香囊配方暗藏玄机

  诗会的规矩是将酒杯放在流水中,酒杯流到谁那儿停下,巧的是酒杯每次一到楚玉身后便停下,楚玉做不出诗,便让桓远代替,桓远一连作诗二十多首,很多人都认为他是提前想好了,攒起来在这里冒充名士,好几个高傲之人皆离场,其中一个人悄悄将酒杯中的酒倒在桓远所坐的蒲团之上,然后扔下火种将蒲团燃烧。楚玉看到桓远的蒲团起火,但桓远只一门心思的在写诗,楚玉忙大呼小叫的将桓远拉起来,这时裴述反倒指责楚玉大惊小怪,有辱文人雅士的风度,这些才子们都认为,文人雅士应该是面对一切云淡风轻的。在场的才子们叹息着楚玉有辱斯文,不该出现在文人诗会上,皆纷纷离场,王意之看着楚玉莫名其妙的样子,哈哈大笑说着有趣,也离开了。

  楚玉在回去的路上遇到刺客,桓远因为吃过容止给的药,没有力气跑,楚玉拉着桓远躲避刺客,没想到桓远忽然将楚玉推到刺客的刀前,楚玉躲过刺客后,看到桓远后退时滑落悬崖,楚玉顾不得计较桓远谋害自己的事,慌忙伸手拉住即将掉落悬崖的桓远。

  越捷飞及时将楚玉身后的刺客杀死,但也引来了越来越多的刺客,这时从天而降一个红衣男子,轻轻松松没几招便将所有刺客全部制服,见楚玉等人获救之后,又飞身离开。这个红衣男子名叫花错,曾经是江湖中人,在武林中小有名气,三年前不知何故,身受重伤被容止所救,容止将他安排在公主府,以各种名贵药材疗伤,这才救下一条命。因此花错将容止视为救命恩人,在公主府内也只听容止一人调遣。流桑猜想一定是容止派花错来的,今日出府前,容止还特意提醒流桑佩戴上短刀,说明容止早就知道今天会有刺客刺杀楚玉,但他并不提醒楚玉,楚玉对容止的心思,始终摸不透。

  这伙刺客是桓远暗中联络沈光佐派出来的,这也是桓远的最后一计,沈光佐向楚玉献出名单,其实是和桓远密谋好的,假意投诚,沈光佐离开公主府的第一件事,就是暗中联络杀手,准备找时机刺杀楚玉。

  回到公主府之后,桓远疑惑地问楚玉为何救他,毕竟他是一心想要杀了楚玉的人。楚玉也不隐瞒自己的心思,她明白桓远之所以想杀她,是因为山阴公主将桓远囚禁在公主府,让他生出恨意,楚玉希望桓远全心全意为自己做事半年,半年之后给桓远一个清清白白的身份,还他自由。清白的身份和自由这对桓远来说是最有吸引力的,桓氏家族虽然是前朝贵族,但在刘宋王朝是被贴上叛臣之名的,倘若杀了楚玉离开公主府,桓远在刘宋王朝也是没法活命的,因此桓远立刻答应了楚玉的要求。

  容止之所以不提醒楚玉外出会有刺客,但又安排花错前去保护,是想等桓远计谋失败,走投无路之时,容止再对桓远伸出援手,将桓远收为己用,但是楚玉的不计较显然让容止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容止上次被越捷飞打伤后,便一直在园内休养,花错不想让任何人打扰他,将所有上门的人全部打了出去。公主府上大大小小许多事情都需要容止处理,可是下人们都见不到容止,楚玉到沐雪园看容止,花错大骂打伤容止的人,称若不是自己身体不好,一定将此人身上戳无数窟窿,越捷飞受不了花错挑衅,二人大打出手,在容止的阻止下两人才肯停手。楚玉见容止受伤很重,将他手里掌管的事务全部停下,交给桓远。

  驸马来请楚玉一起进宫见皇上,楚玉打算在此次进宫时候伺机杀了刘子业,花错闯进明玉阁,交给楚玉一个香囊便一言不发离开了,楚玉对香囊产生了好奇,她觉得香囊的秘密肯定跟刘子业有关系。

  刘子业将自己的叔父们全部绑了,他将刘彧放在猪笼里,肆意侮辱,并准备猪食强迫刘彧吃,刘子业正在变态的虐待自己的叔父们时,看到楚玉进来立刻像变了个人,扑上去撒娇。刘子业正准备杀刘彧,楚玉慌忙拦下,称现在还不到杀他的时候,可等到刘子业生辰时再杀了庆祝,这才救下刘彧一条命。楚玉发现刘子业平日里总会莫名其妙地脾气暴躁,对宫人大肆杀戮,但是一闻到楚玉身上香囊的香味,便立刻平静下来,刘子业对楚玉身上的香味非常依赖。

  楚玉发现香囊的香味和明玉阁以前的熏香味道是一样的,楚玉请建安有名的调香师看香囊的用料,调香师给出的香料配方没有任何有害之物,但是香囊中有一味香料,所有的调香师都看不出是什么。楚玉假称自己的香囊丢了,让幼蓝去找容止再拿一些香囊来,容止明白楚玉是想要香囊的配方,于是将配方写好又故意略去那隐秘的最后一味香料,让幼蓝转达,如果想知道最后一味香料是什么,就让楚玉亲自去找他问。

  楚玉觉得容止戏耍了自己,容止提醒楚玉不可将香囊配方泄露给任何人,否则她在刘子业面前的优势将荡然无存,容止让楚玉用皇帝赏赐的千年灵芝来换最后一位香料。

凤囚凰第4集剧情介绍

  刘彧忍辱苟且得活命 楚玉刺杀功亏一篑

  楚玉答应给容止灵芝,但是要求容止答应自己三件事,这三件事是什么,等日后想起来再说。

  刘彧和刘休仁被关在牢里,每日三餐都是猪食、馊水,刘休仁忍受不了这种屈辱,想要自救,但他们现在手里一点筹码都没有,根本无路可走,刘彧虽受屈辱,倒也沉得住气,他明白目前只有忍耐,才是最好的办法。

  刘子业心情不好,又将刘彧和刘休仁带来羞辱,刘休仁忍受不了便大骂刘子业暴戾,刘子业正大怒之时,刘彧自称是猪,还吓得尿裤子,使得刘子业开心不已。

  楚玉得知刘子业欲杀刘彧和刘休仁,她打算静观其变,如果这二人不能度过这次危机,说明他们也不是拯救天下百姓的新君主。

  刘子业让刘彧去上完茅厕再杀他,没想到刘彧掉进了茅厕,宫人们将他放在大水池里给他洗澡。刘子业听闻便跑去大水池看刘彧的囧样,刘彧身上都是没有清洗干净的粪便,还一副痴傻摸样在大水池里开心地翻滚玩儿水,刘子业见状开心极了,也不追究刘休仁刚刚的冒犯,又将他们囚禁起来了。其实刘彧掉进茅厕装傻,是宫里的天师指引他,让他装傻逃过杀戮,因为在刘彧身上肩负着刘宋的未来。

  经过刘彧这次的危险,楚玉决定尽快杀了刘子业,皇宫里戒备森严,楚玉几次接近刘子业,都未能得逞,于是她决定将刘子业骗出皇宫,在宫外动手。

  刘子业做噩梦,梦到刘子鸾的生母殷贵妃来向他索命,惊醒之后发现自己身上好多血迹,刘子业吓得躲在床边,刘子业的贴身太监华愿儿解释刘贵妃早就死了,刘子业让人将殷贵妃的尸体挖出来,当众鞭笞。

  刘子业受噩梦所扰,让楚玉给他想个游戏开心一下,楚玉趁机提议出宫去玩,又说带着侍卫们跟在皇宫没什么区别,因此可以不带侍卫微服出宫,刘子业对这个提议非常感兴趣。他们出宫的时候,太尉沈庆之拦下他,以保护皇帝安全为名不让他出宫。沈庆之是先帝的托孤大臣,手握重兵还不怕死,刘子业无奈只能回宫。

  沈庆之对刘子业忠心耿耿,此人虽然政治勇猛,战功赫赫,威名远扬,但是却是愚忠,粉黛建议先杀沈庆之,才有机会杀刘子业。楚玉认为天机阁杀刘子业是为了挽救刘宋百姓,而沈庆之就是刘宋百姓心中的守护神,因此她不愿意杀沈庆之。

  粉黛回房间的路上听到了墨香的箫声,听得入神,让她频频想起往事。粉黛自幼便在天机阁长大,她幼年和假扮楚玉的朱雀初次时,朱雀被一群野狗围攻,虽然满身伤痕,却依然顽强地赶走了野狗,因此天机阁阁主将她留在天机阁。

  刘子业无聊来公主府做客,楚玉和驸马在门口迎驾时,问起驸马最近不在府中,都住哪里了,驸马忙解释自己在大臣褚渊家中,因二人投缘所以在那边住几日,楚玉大骂驸马,问他是不是在外面结交朋友,打算除掉自己,这句话刚好被到公主府的刘子业听到,刘子业立刻表明立场,这天下谁想伤害刘楚玉,他就杀谁。见驸马唯唯诺诺的,刘子业讥讽当年父亲没眼光,给姐姐选了个这样的孬种当夫君。

  沈庆之安排了许多侍卫将公主府包围地密不透风,楚玉准备了平民衣衫给刘子业,将其藏在泔水车里离开了公主府,刘子业在宫外的街道上,看到所有东西都新奇地很,楚玉暗中安排了杀手藏匿在一家药店,她将刘子业带到药店,然后借口到外面买水果出去了,玩兴正浓的刘子业完全没放在心上,药店内忽然涌出一拨人拔剑刺杀刘子业,皇帝身边都有隐藏的暗卫,平日里是不出现的,一旦皇帝遇险便会出现保护皇帝,暗卫保护刘子业,与刺客打了起来。

  天机阁的人不是暗卫的对手,死伤无数,于是将炸药投于火中,直接将药店炸毁,与皇帝和暗卫同归于尽。楚玉看着许多兄弟枉死,跑进药店废墟查看,这时刘子业从一个大缸里面爬了出来,楚玉见刘子业没死,正准备亲自杀他,发现暗卫统领林木也在大缸旁边,无奈只能藏起手中暗器。

  沈庆之来公主府接皇帝回宫,桓远称皇帝公主正在花园论道,不便被打扰,沈庆之见不到皇帝,强制搜查公主府,这时容止使用易容术,易容成刘子业将沈庆之赶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