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凤囚凰电视剧

凤囚凰第5集剧情介绍

  楚玉意外得知身世 皇室血亲情淡如水

  沈庆之回想起刘子业从来没喊过他一声太尉,今天却忽然十分客气,他认为刚刚见到的皇帝肯定是假的。沈庆之带着侍卫冲向刚刚的房间,见刘子业便毫不客气地拔剑质问他是谁。真正的刘子业脱险之后便回到了公主府,沈庆之眼前的事真正的刘子业,刘子业将沈庆之大骂一顿。

  沈庆之走后,刘子业看到粉黛年轻漂亮,便对粉黛动手动脚,楚玉呵斥刘子业一生,刘子业说以前的姐姐从不会这么小气,他如果喜欢谁,姐姐都会直接送给他。粉黛是天机阁的人,楚玉自然不能随便送,便借口说沈庆之催他回宫,将他送走了。

  粉黛问楚玉今天在药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楚玉将暗卫的事情告诉粉黛,沈庆之在明,林木在暗,刺杀刘子业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还需从长计议。

  楚玉找到容止,感谢他今日帮忙解围,看到容止脸上红色的斑点,便关切地询问,使用过易容药水之后便会在脸上留下斑点,容易表示自己帮助楚玉是分内之事,希望下次她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楚玉进宫的时候,听说太后病重的消息,刘子业认为病人身边多鬼怪,不愿意前去看望,楚玉觉得山阴的生母病重,理应前去看望,于是独自一人去了太后的永训宫。太后见到楚玉,将她大骂一顿,然后赶她出去,不明所以的楚玉从宫人口中试探,才知道原来太后曾劝说山阴收敛脾气,没想到山阴竟然要跟太后断绝关系,至今已经两年没有踏入永训宫一步了。

  太后病重,却忽然想要到安泰殿去,楚玉觉得异常便暗中跟随,却听到了

  太后当年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天师推算说小公主是七煞之命,将来会搅乱朝局,先帝逼她亲手杀死了小公主,楚玉看到太后手上拿着的小玉坠,和自己从小带的一样,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慌忙跑出了安泰殿。

  太后病重,楚玉请容止帮忙看病,见到太后醒来,楚玉匆忙逃离现场。容止跟随出来,遇到前来为太后祈福的天师天如镜,容止问他和前任天师的关系,天如镜解释前任天师是自己的师父,容止忽然恶狠狠地说出

  楚玉跟太后说着小女孩的遭遇,凶狠地说这就是她的报应,她活该众叛亲离,只配在床上等死,太后捂着耳朵,听着她说的一切,仿佛她就是琇儿,正要质问她身份的时候,楚玉匆匆离开了。宫女

  容止正在公主府弹琴,看到楚玉回来便停下了琴弦,楚玉坐下继续弹,容止便拿出剑来伴舞,楚玉一边弹琴,一边想着刚刚见到太后的情形,心中一股怨气全部释放到琴音中,用力过度竟将琴弦弹段了一根,容止看出她心情不悦,楚玉说出太后当年生双胞胎的事情,容止安慰她说生在皇室的女子,没有长大对小公主来说可能是好事,在皇室总是有太多杀戮。容止安慰着楚玉,弹奏了一曲自己创作的曲子,楚玉听着忽然心情平静,靠在容止身上睡着了。

  太后在永训宫痴痴傻傻地念叨着琇儿来过,宫女们都当时她做恶梦,太后正在满院子找琇儿的时候,看到楚玉进来,忙抱着楚玉喊琇儿,楚玉冷漠地将她推开说自己是楚玉,楚玉看着太后狼狈地样子,忽然想帮自己母亲梳梳头,梳头的时候,太后从镜子中看到了楚玉颈上挂着的玉坠,

  楚玉想帮太后见见刘子业,于是来到皇帝寝宫,刘子业正在跟一群宫女嬉闹,见到楚玉来了,忙将那些宫女赶了出去。楚玉称民间有个富家子弟,在父亲临死之前没去看望,结果老父亲死后化为厉鬼一直缠着他,搞得他家破人亡,刘子业害怕太后死后缠着他,才勉强跟着楚玉去见了太后。

  太后知道刘子业不仁不孝,根本不是做皇帝的料,她担心刘氏的江山就这么毁了,于是悄悄跟楚玉叮嘱了一些私密话。太后希望听楚玉叫她一声母亲,楚玉犹豫着无法开口,太后就这么倒在了楚玉的身上······

凤囚凰第6集剧情介绍

  楚玉欲引导刘子业向善 竹林辩论拉拢士族

  太后去世,礼官正在念太后生平的时候,刘子业忽然打断了,称太后根本配不上那些称赞致辞,他将现场所有为太后哭丧的宫人全部杀了,楚玉认为这不仁不孝的刘子业,必须早日杀掉。

  刘子业在寝宫睡下了,楚玉以让他去给太后守灵为名要进入寝宫,华愿儿拦住她,让她不要仗着皇帝宠信而任意妄为。这时天空打雷,雷声将刘子业惊醒,刘子业慌乱中一直喊着楚玉,华愿儿这才赶紧给楚玉让路。

  刘子业抱着楚玉寻求安全感,楚玉拿出手中暗器,准备暗杀刘子业,刘子业因为惊吓过度,呼喊声引来了林木,楚玉慌忙将暗器收好,刘子业将闯进殿里的林木赶了出去,又趴在楚玉怀里。

  楚玉问刘子业为何这么怕打雷,刘子业讲着幼年的经历,刘子业虽是太子,但是因为先帝宠幸殷贵妃,一直想改立殷贵妃之子刘子鸾为太子。有一次先帝带着皇后等出巡,要几个月才能回来,于是殷贵妃用狗链拴着刘子业,让刘子鸾当马骑,还将刘子业绑起来,泡在水里好几天,事后先帝竟然毫不追究。后来殷贵妃污蔑刘子业轻薄她,想让先帝废太子,刘子业一气之下将殷贵妃掐死了,还亲手杀了自己父亲,他登上皇位后第一件事就是杀了刘子鸾。

  现在的刘子业弑杀成性,原来都是跟幼年的悲惨遭遇有关,以前被欺负无力反抗,他成为皇帝之后,任何人违逆他心思,他都毫不犹豫地杀掉。楚玉问他会不会杀掉自己,刘子业忙说楚玉是唯一对他好的人,跟别人不一样,他要永远保护姐姐。楚玉听着刘子业的遭遇,忽然对他下不了杀手了,现在刘子业是楚玉唯一的亲人了,她认为杀戮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能改变刘子业,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

  楚玉询问天如镜的师傅跟容止有什么恩怨,天如镜称容止是天狼之命,阴险狡诈,师傅曾多次想除掉容止,但山阴公主贪恋容止美貌,将他留在公主府。天如镜师傅跟容止做了个约定,除非他挽回败局,否则便要一直呆在公主身边,师傅死后,这个约定便由天如镜继承。楚玉认为这些天师都是欺世盗名的神棍,天狼七煞之说,只是天师为了自己名利而编出来的,并不愿意相信。

  天机阁阁主催促楚玉尽快杀了刘子业,楚玉已经无法对刘子业下杀手了,便将宫里的守卫夸大了形容给粉黛,借口说林木一直贴身保护刘子业,自己寻不到机会,请粉黛帮忙向阁主解释。

  刘氏虽是皇族,但刘氏先祖称帝之前是寒门子弟,因此皇族和建安城的士族一直暗中不睦。楚玉为了拉拢士族,三日后在竹林宴请士族子弟,并请容止帮忙。容止猜到楚玉是为了刘子业才这么做的,虽然成功性不高,但足以让容止对这个公主也另眼相看了。

  刘子业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说,杀了许多谏官,楚玉连夜翻看史籍等,找了许多皇帝趣事、明君执政这方面的故事,想以讲故事为名,潜移默化教导刘子业成为明君。

  早朝时间,大臣们都等了好久,刘子业却躲在寝宫看书,华愿儿前来催促,刘子业将那些书扔了满地。刘子业见到楚玉来寝宫,便让楚玉给他讲故事,楚玉给他讲了先祖刘裕善待士兵,得到士兵拥护的故事,刘子业对故事很感兴趣,但对故事中体现的道理完全无法明白。

  楚玉说话太多嗓子都嘶哑了,容止给她开药之后,让她这几天少说话,免得竹林聚会时候说不出话。

  楚玉化名子楚召开竹林宴会,桓远寻遍建安找到了一把名琴绿绮,乃是司马相如之琴,士族中有位萧郎君善于弹琴,桓远请他弹琴助兴,萧郎君见到楚玉之后,便叹息好琴竟然落入楚玉这般污浊之人手中。楚玉看他充满敌意的样子,猜想这人也许曾经被山阴公主调戏过,今日既然来了,就定要让他心服口服。

  楚玉见萧郎君很喜欢绿绮的样子,便将这把价值万金的名琴一把摔毁了,所有人都以为楚玉是因为气不过萧郎君的话,赌气毁琴的,楚玉反而说这把琴是被俗音玷污过的,不必挽留。萧郎君弹琴的技巧完美无瑕,很多士族甚至愿意花千金请他弹奏,他也乐此不彼,楚玉认为他为了追名逐利,早已丢了原本的琴心,根本配不上司马相如的琴,一点点直戳萧郎君内心痛处,萧郎君被楚玉教训一番之后,原本的敌意烟消云散,反而对楚玉佩服不已,在场所有士族皆对楚玉的一番言论赞叹不已。

  天下第一美人钟年年来竹林请见,她本是身处风尘中的女子,之前出售绿绮,是为了寻找识货之人,成就自己的姻缘,见到楚玉将绿绮摔毁,痛心不已。钟年年得知是楚玉买下的绿绮,情愿为婢女陪伴楚玉身旁,楚玉慌忙推辞,钟年年认为她是瞧不起自己的身份,生气的留话说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再建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