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凤囚凰电视剧

凤囚凰第7集剧情介绍

  容止阴谋搅乱刘宋江山 刘子业因歌谣滥杀无辜

  钟年年是众多士族才子追求的对象,竹林内许多才子曾多次求见钟年年,结果都未能如愿,见楚玉拒绝、伤害钟年年,纷纷指责楚玉,跟着钟年年一起离开,唯有王意之一人还留在竹林。

  王意之听到桓远叫楚玉公主,竟然没有意外,他还猜到楚玉煞费苦心准备宴会,是为了拉拢建安士族。钟年年的出现,无疑注定了这场宴会的失败,如果楚玉接受钟年年,那便是整个建安士族嫉妒的对象,如果不接受,钟年年伤心,这些士族还是视她如仇敌。

  钟年年因楚玉离开建安城,参加竹林宴会的那些士族也放话,说只要楚玉在建安,见一次打一次。楚玉完全没想到,因为一个女子的几句话,自己辛苦准备的宴会毁了,还将建安的士族几乎全得罪完了,既然无法拉拢士族了,那就拉拢庶族寒门,粉黛听到楚玉的计划,看出她完全没有要杀刘子业的心思,楚玉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粉黛,她觉得与其换一个皇帝,不如教刘子业改邪归正,但她的这些想法如果被天机阁阁主知道的话,一定会杀了她,楚玉求粉黛先不要跟阁主汇报,给自己一次机会试一试,如果能将刘子业教好,那大家就都省心了,粉黛看在多年姐妹之情,答应了她。

  楚玉心情不好在府内园子里闲逛,容止做了烤肉给楚玉,楚玉发现烤肉口味特别重,容止还觉得甜,容止解释自己与所有人口味都不同,因为小时候尝毒药尝多了,楚玉听闻容止的遭遇,不禁有些心疼。

  容止故意说起毒药,其实是想试探楚玉,因为皇室子弟自幼生活在阴谋之中,为了防止有人下毒暗害,都会服用些微量毒药,以此来增强抵抗力,但楚玉对此却毫不知情,容止可以断定,眼前的楚玉绝对不是真正的山阴公主。虽然刘子业荒诞,但朝堂上文有戴法兴主持朝政,武有沈庆之掌握军权,墨香觉得靠他和容止,想要搅乱朝局,几乎完全不可能,容止却自信的说这个朝堂不堪一击,他自有妙计。

  楚玉带刘子业到山里玩儿,刘子业说起小时候受惩罚只有楚玉愿意为他求情,因此无论楚玉想要什么,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楚玉,楚玉希望刘子业不要再乱杀人就好了,刘子业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山里忽然出现一群小孩,刘子业让孩子们唱个童谣,孩子们唱了一曲真假皇帝的童谣,刘子业瞬间脸色巨变,让随身侍卫将这群孩子全部杀了。

  容止悄悄来到山林约见钟年年,原来钟年年是容止的手下,当日搅了楚玉的竹林宴会,是受容止的指使,容止的目的就是要搅乱刘宋江山。

  刘子业和楚玉回到公主府,楚玉质问他为何要杀了那群孩子,刘子业说自己只不过是个傀儡皇帝,背后真正的天子是戴法兴,戴法兴掌管朝政,刘子业常常被他教训,他早就受够了,还有刘彧、刘休仁等几个皇叔,刘子业总觉得他们随时都会谋反,来抢他的皇位。

  墨香在楚玉房间外鬼鬼祟祟偷听,被刘子业的随身侍卫抓到,刘子业认定墨香是奸细,让侍卫杀死墨香,这时粉黛忽然冲了出来,替墨香挡下剑,楚玉忙阻拦侍卫再下杀手,并求刘子业不要再杀人,刘子业答应好好考虑一下。

  天机阁阁主命令楚玉十天之内杀了刘子业,否则死的人就是楚玉。楚玉看着粉黛身上的伤,内心纠葛万分。

  楚玉发现刚刚墨香遇险的时候,自己虽然担心,但是内心却庆幸进来的不是容止,容止听到楚玉的诉说,发现自己在楚玉心中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于是轻轻将楚玉拥在怀里。桓远看到这一幕,借口说有事找楚玉,将楚玉带离容止身边,桓远提醒楚玉离容止远一些,因为在公主府那么久,容止是唯一一个他看不透的人。

  楚玉从天如镜处得知了将戴法兴被杀了的消息,楚玉始终认为天如镜是个神棍,因为所谓的天道显示这个皇帝气数尽了,明知他有错而不提醒,任由他成为一个昏君。就算刘子业滥杀,楚玉始终无法对他下杀手,她希望尽全力教导刘子业。

  刘彧和刘休仁一直被囚禁在牢里,每日的吃食都是猪食,华愿儿借着来给他们送猪食,告诉他们申时牢里防卫会松懈,天机阁阁主会协助营救他们,原来华愿儿便是天机阁安插在刘子业身边的奸细。

  楚玉离开皇宫的时候,强行将天如镜带走,想让他到民间去体验下普通百姓的生活。他们到建安城北,看到一户农家正在将两个孩子卖掉,那母亲虽然不舍,但因为自己养不活孩子,只能忍痛将他们卖掉。楚玉跟着贩卖孩子的人,看到他们将漂亮的女孩卖到妓院,将壮实的孩子卖给屠夫,楚玉告诉天如镜,十年前饥荒的时候,常常有农家易子而食,天如镜真的以为那个屠夫是为了杀掉孩子,慌忙准备去阻止,却发现那个屠夫抱着那孩子高兴的喊儿子,原来他只是没有儿子,想买个孩子养。

  楚玉想要跟刘子业上奏,将士族圈占的土地还给百姓,刘子业定会找天如镜占卜,楚玉希望天如镜告诉刘子业,还地给百姓是天意,天如镜不愿意撒谎,受不住楚玉的逼迫,慌乱的逃离了这里,楚玉正欲追赶,越捷飞拦住楚玉,原来越捷飞和天如镜是同门,他请求楚玉给天如镜多一点时间考虑。

凤囚凰第8集剧情介绍

  楚玉为保江山欲杀刘彧 容止楚玉暗中过招

  先帝的义妹新蔡公主是建安望族何迈的妻子,刘子业见到新蔡公主美貌,心里不禁起了歹意。

  华愿儿趁着牢中守卫松懈,打昏了两个守卫来营救王爷们,他担心逃走的人多,目标太大,因此只带了一件宫人衣服,王爷们正在犹豫让谁逃走的时候,刘彧将衣服递给了先帝九子刘昶,因为刘子业对他怀疑最深,所以先保他安全。

  新蔡公主在宫里呆了一天,不知何故竟然死在宫里,刘子业让宫人趁着天黑,将新蔡公主送回何家,刘昶逃走的时候,便尾随着运送尸体的宫人们顺利出了宫。

  楚玉写好了奏折,想要征求容止的意见,容止劝她不要上奏,因为建安的士族圈占土地由来已久,如果强行将他们的土地还给百姓,会引起这些士族的反抗。楚玉认为这些士族都是纨绔子弟,在朝廷也没有重要职务,如果将朝廷的那些庶族子弟提拔上来,肯定可以打压这些士族,那时他们也没有能力反抗了。

  天如镜自幼和师傅一起长大,几乎与世隔绝,除了占卜什么也不会,楚玉带他见了建安那些贫苦百姓之后,对他触动很大,离开楚玉之后竟然失踪了,越捷飞求楚玉帮忙派人找找天如镜。

  刘昶逃走之后,全城戒严搜查他,楚玉带着容止和越捷飞准备出城寻找天如镜,被街上的守卫拦下,越捷飞拔剑威胁守卫,他们才得以离开。楚玉的马车在路上撞到了萧道成的马车,发现萧道成和刘昶在一起,楚玉让他们上了自己的马车,容止给刘昶易容,充当车夫掩人耳目。

  沈庆之得知楚玉要强行出城,便亲自前来拦截,容止将楚玉的衣衫解开,装作二人在马车内欢好的样子,并称深夜出城是为了追拿公主府逃跑的门客,沈庆之看到这一幕,只能放行了。

  天如镜一直回想着楚玉所说过的话,不知不觉跑到了山里,王意之在山上搭建了一个草屋,雨过之后来草屋赏景遇到了浑身湿透的天如镜,王意之让下人准备了热汤给他。

  楚玉等寻到草屋,她跟天如镜解释之前所说的是自己的请求,不是胁迫,让他不用为难。萧道成在一旁谈起琴来,王意之和楚玉情不自禁唱和诗歌,王意之感叹如今这世道,天子无道,不知谁能力挽狂澜,拯救苍生,楚玉再次让天如镜考虑自己的请求。王意之和容止看到眼里,心中都有所看法,却又都不说破。

  何迈带着家丁抬着棺木来皇宫门口,他说棺木中的女子不是自己的妻子,请刘子业将他妻子还回来,并威胁说见不到自己妻子,就一直在宫门口闹事。刘子业见不得别人威胁,便让侍卫将何迈以及家丁全部杀了。

  楚玉拿着自己写好的奏折进宫,在宫门口正好看到何迈被杀的一幕,她对刘子业有些绝望了,生气的将奏折摔倒地上,离开了皇宫。

  因为刘昶逃走,刘子业迁怒刘彧和刘休仁,将他们放在猪笼里游街,楚玉刚离开皇宫,又看到皇叔游街这一幕,于是又折回皇宫。

  朝中几个大臣正在劝刘子业不要杀了两个皇叔,刘子业正烦躁的时候,楚玉来到殿上,刘子业将大臣们全部赶了出去。楚玉认为两个皇叔受了太多羞辱,如果他日有机会东山再起,那必定是刘子业最大的威胁,于是劝刘子业杀了他们,刘子业认为两个皇叔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不会有威胁,又顾忌刚刚朝臣的劝说,迟迟没有决定杀他们。

  楚玉找到沈庆之,她知道沈庆之一心忠于刘子业,一定会帮忙除去刘子业身边的一切威胁,便请他想办法杀了刘彧和刘休仁。

  容止三盘两次破坏楚玉的计划,楚玉虽然没有看出什么,但王意之也许猜到些什么,为了避免王意之泄露给楚玉,容止写了封告密信交给王家现任家主,说王意之跟外敌有勾结,因此王意之被赶出了王家。楚玉听闻此事,想帮王意之讨回公道,王意之却拒绝了,他不想掺和权势之争,离开王家反倒得了自由身,楚玉又想请他去公主府,王意之却说公主府是虎狼之地,宁愿栖身城东破庙,并让他有空到建初寺拜拜。

  楚玉发觉王意之欲言又止,话里有话,不知道他想跟自己说什么,于是跑到城东破庙找他,却发现王意之已经离开,留下了告别字条,字条上写了一个“然”字。

  楚玉回想着自己最近每次劝说刘子业别杀人之后,都会出现让刘子业暴躁异常而失控杀人的事情,她察觉到有人故意跟自己作对,自己每走一步,对方就将预料到下一步,而王意之很可能看穿了对方的阴谋,所以才着急逃离建安。楚玉想起王意之提醒她去建初寺,猜想应该是让她去找寂然主持,于是便赶了过去,没想到建初寺昨夜遭遇刺客,主持失踪了,这些突发事件,让楚玉更加肯定了有人故意扰乱自己的计划。

  昨夜的刺客是花错,容止跟踪楚玉看到了王意之的字条,因此提前让花错去建初寺灭口,没想到寂然主持从花错剑下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