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凤囚凰电视剧

凤囚凰第9集剧情介绍

  粉黛入宫刺杀刘子业 楚玉忍痛仗杀粉黛

  楚玉在去皇宫的路上被刺客挟持出了城,容止听到此消息,立刻策马追去。有人买通了江湖杀手鹤绝来杀楚玉,鹤绝挟持了楚玉,却并不杀她,想要通过楚玉找到花错。

  鹤绝天不怕地不怕,却唯独怕女色,他不小心扯下楚玉肩头的衣服,竟然吓得流了鼻血,这时一直躲在马车外的容止推开车门,说以前听花错说过鹤绝唯一的弱点就是女色,如今总算证实了,鹤绝露出弱点,慌忙跳下马车。

  楚玉觉得容止根本不在乎她,只是为了找到鹤绝的破绽,所以一直躲在马车外不进来,楚玉生气准备跳下马车,马车此刻正在疾行,楚玉无法下车,她好奇在疾驰的马车下容止是如何站稳的,凑前去看,发现容止一脚踩断马车的木板,将腿卡住才站稳的,但也因此腿受伤了,无法动弹,所以刚刚是故意用言语刺激,吓走了鹤绝。楚玉顿时感动不已,因容止弄坏马车导致马受惊,疾驰的马车无法停下,前面不远便是悬崖了,容止让楚玉赶紧跳下马车,楚玉坚定地说要死也要跟容止一起死。

  危机之下,容止砍断马鞍,马车撞到旁边石头上,两人才得以脱身,这时鹤绝也跟了过来,容止受伤了,根本不是鹤绝的对手,只能用花错来刺激鹤绝,并说花错是因为自己才留在公主府的,让鹤绝对自己产生恨意,给楚玉留机会逃走。

  鹤绝恼怒与容止打斗,容止一跃跳下悬崖,楚玉不愿意一人逃走,也随容止跳下悬崖。容止早有后手,顺着悬崖的藤蔓和楚玉一起落在悬崖下。

  天机阁阁主给的十日期限已到,粉黛在阁主面前将罪责全部揽在自己身上,但天机阁阁主早就看出来楚玉不愿意杀刘子业,看在粉黛对楚玉的情谊上,阁主又额外给了她三日时间。

  刘子业驾临公主府,楚玉不在府上,刘子业见不到楚玉生气得又乱杀人,粉黛准备了毒酒让人拿去给刘子业,刘子业直接将酒杯扔掉了。

  容止的腿受伤很重,却一直笑着,楚玉见他这样很生气,骂他不要再这样一直伪装坚强了。容止说自己小时候不受父亲喜欢,常常挨打,每次挨打的时候自己都会笑着,因为笑着的时候父亲能够想起他的亡妻,就能打的轻一点,久而久之,受伤时候微笑已经成为习惯了,楚玉看着容止轻描淡写的说着幼年的经历,心里一阵心疼。

  刘子业在公主府上乱发脾气,府上管事儿都不知如何是好了,粉黛觉得这是个机会,换上舞女的衣服,光脚在花园跳舞,刘子业见状惊喜不已,开心的将粉黛带回皇宫,一旁的墨香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带走,心里很生气,却没有上前去阻止。

  楚玉得知粉黛被带回皇宫,慌忙进宫去找刘子业,刘子业和粉黛正同塌而眠,根本没有听见楚玉的声音。这时,一直藏在刘子业寝宫的新蔡公主从偏殿出来,对楚玉和刘子业一阵冷嘲热讽,然后让侍卫将楚玉赶了出去。

  新蔡公主被迫成为谢贵嫔,她夫家的人以及儿子全部被杀光,新蔡公主表面虽然顺从刘子业,但内心却痛苦万分,对刘子业恨之入骨。

  楚玉的驸马何戟无法忍受楚玉终日与其他男人厮混,丢了他颜面,于是暗中收买鹤绝,想要刺杀楚玉,没想到楚玉竟然活了下来,他又准备了些药材,想要送去给楚玉压惊,却看到楚玉深夜去了沐雪园,生气的何戟心里大骂楚玉并将药材摔在地上。

  楚玉亲自来沐雪园给容止送药,容止求楚玉将粉黛赏给墨香,楚玉心里一阵刺痛,匆匆离开了沐雪园。容止故意提起粉黛,实则是为了刺激楚玉,让她早日对刘子业死心。

  墨香从容止的屏风后出来,今日没能保护他喜欢的女人,他内心倍感窝囊。墨香的家乡当年遭到官兵屠戮,他因是孩童免遭一死,因此他发誓一定要毁了刘宋的江山。

  粉黛趁刘子业睡着,跟新蔡公主合力想要将刘子业勒死,刘子业一脚踢翻了床头的香炉,门外守卫宗越听到动静闯了进来,新蔡公主当场被杀,粉黛也受了伤。

  刘子业让楚玉进宫,楚玉看到被打的不成样子的粉黛,心疼不已,她知道粉黛做着一切都是为了她。宗越认为粉黛是公主府的人,肯定是楚玉指使粉黛这么做的,粉黛指着楚玉,笑她只是被自己利用,自己故意接近楚玉,就是为了找机会杀刘子业。

  刘子业也认为粉黛是被人指使,但不相信指使的人是楚玉,于是让宗越对粉黛施杖刑,打到她说为止。楚玉为了博取刘子业信任,亲自拿起棍棒行刑,她脑海中不断浮现与粉黛一起长大的一幕幕场景,从小到大,粉黛是最疼爱她的,也是她唯一的朋友,现在看着自己的朋友遇难,还要亲自行刑,那种心痛无法言说。粉黛不想让楚玉为难,于是咬舌自尽。

  楚玉称自己闻不了血腥味,匆匆跑出了刘子业的寝殿。

凤囚凰第10集剧情介绍

  腹黑刘彧善隐藏 忠厚贤臣遭枉杀

  楚玉在皇宫长廊出摔倒,天如镜看到后跑过来安慰,楚玉在天如镜面前毫无顾忌说着自己内心的痛处,楚玉知道粉黛是为了掩护她才死的,因为知道她会难过,所以才自我了断的。楚玉对刘子业已经死心,她决心让一切回到原点,楚玉离开的时候,香囊掉在地上,被天如镜捡去了。

  知道粉黛死讯的墨香,求容止帮他报仇,容止的目的本就在于搅乱刘宋江山,沈庆之就是最大的敌人。墨香当年是刘彧当做玩物送给楚玉的,容止让墨香去帮助刘彧,利用刘彧除掉沈庆之。

  墨香是两年前刘彧买的奴隶,原名莫襄,后来刘彧为了讨好楚玉,将他改名墨香送到了公主府。刘彧表面上窝囊庸碌,但实际却野心勃勃,当初将唯一的逃跑机会留给刘昶,本以为刘昶一死,他就可以平安,没想到刘昶却成功跑掉。而一直跟随刘彧左右的弟弟刘休仁,也只是刘彧利用的一个棋子,刘休仁心直口快,锋芒毕露,是刘彧最好的保护伞。

  墨香来到皇宫大牢,他早已在刘休仁和守卫的餐食内加了迷魂药,天牢只有墨香和刘彧两个清醒的人,刘彧也不再伪装。一直以来,刘彧骗过了所有人以及刘子业,但没有骗过沈庆之,沈庆之三番五次上奏杀刘彧,墨香承诺帮刘彧除掉沈庆之,希望日后刘彧拿到至尊之位,提携自己。墨香留了两套护甲,一套给刘彧,一套给刘休仁,刘彧不屑的看着刘休仁,不太情愿的将护甲扔到刘休仁身上。

  楚玉来到天机阁见阁主,她在天机阁的人眼中已经是个叛徒,因为粉黛的死,天机阁其他弟子对楚玉视若仇敌,一阵乱棍想将她打出去,楚玉不肯离开,请求阁主再给一次机会,如果杀不了刘子业,就和粉黛一起死。阁主相信粉黛的死,足以让楚玉放弃与刘子业的亲情,但也证明了刘子业身边确实守卫森严,要杀他不容易,阁主让楚玉隐藏对刘子业的恨,先留在刘子业身边,等待下一步安排。

  沈庆之的侄子沈攸之对他愚忠刘子业很不满,而且沈庆之看重林木和宗越,对沈攸之却很不看重,墨香深夜拜访沈攸之,送了许多金银财宝,并许诺他日后前程,让他协助出去沈庆之。

  沈庆之再次向刘子业上奏折,要求杀了刘彧,刘子业却视而不见。沈攸之劝沈庆之不要跟皇帝对着干,沈庆之称自己就算不为了皇帝,也为了天下百姓,刘彧必须死,不顾侍卫阻拦冲向大牢,沈攸之忙将这一消息报告给刘子业。

  沈庆之冲向牢里,对着刘彧一阵乱砍,刘彧身上穿着墨香留的护甲,并未受伤,他咬破手指,将血迹粘在衣服上伪装受伤。刘子业认为沈庆之未经过他允许,就对刘彧下杀手,太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将沈庆之赶出大牢。沈攸之故意挑拨沈庆之和刘子业的关系,称沈庆之曾亲口说过,如果没有他,刘子业的江山早就没了,刘子业大怒,打定主意要杀了沈庆之。

  沈攸之给沈庆之送来酒菜赔罪,沈庆之刚喝过一杯酒,忽然口吐鲜血,他猜到是沈攸之在酒里下毒,沈攸之一改刚刚的恭敬,阴笑着说是奉皇命杀逆臣沈庆之的。

  楚玉得知沈庆之的死讯,前来吊唁,沈攸之却早早将沈庆之入殓,楚玉得知是刘子业暗中下令杀沈庆之的,于是进皇宫找刘子业。

  楚玉指责刘子业杀了一个为他守江山的人,刘子业拉着楚玉一起看皮影戏,楚玉看着那皮影戏好像跟民间的不太一样,刘子业忙让人将皮影拿过来给楚玉看,那些皮影全是用粉黛的皮和骨头做的,楚玉大惊失色,慌乱逃离了刘子业的寝宫。

  容止见楚玉终日魂不守舍,闷闷不乐,也不愿意将心事透露给任何人,于是让年幼的流桑去哄楚玉开心。

  流桑称自己在宫外发现了一块会发声的石头,让她到城外去玩儿。流桑带楚玉到那块石头前,发现旁边隐者观沧海正在钓鱼,此刻萧道成正在求观沧海出山,帮助萧家成就大业,观沧海毫不犹豫拒绝了他。萧道成离开时,跟楚玉道别,楚玉回过头发现观沧海已经不见了。

  流桑敲击那块石头,发现没有声音,这时已经在河对岸的观沧海,用鱼竿挑了水洒在石头上,石头发出悦耳响声,原那块石头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洞,水打在石头上就好像人吹笛子一样,会发出声响。楚玉看出石头的奥妙,也看出观沧海实力不容小觑,建安城各方人才云集,相必要发生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