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凤囚凰电视剧

凤囚凰第11集剧情介绍

  楚玉失宠驸马原形毕露 容止为爱策划出逃

  楚玉回到公主府,在门口被驸马所带兵马拦下,何戟面露阴险,说是皇帝要让楚玉进宫,楚玉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天如镜从越捷飞口中得知,他上次见到的香囊是楚玉用来控制刘子业的,刘子业只要闻到这香囊的香味,便会立刻平静下来,之后楚玉无论跟刘子业要什么,他都会给。天如镜将这一秘密告诉了刘子业,刘子业大怒,他没想到自己最信任的姐姐,用香囊来控制他,以前的山阴公主确实是为了利益,但如今楚玉真的只是想要帮助刘子业,刘子业不听楚玉解释,让她回到公主府禁足。

  天如镜的师门职责是辅佐所谓的天道,天道注定刘子业要灭亡,他担心楚玉影响刘子业,故意将挑拨楚玉和刘子业的关系,来控制楚玉的自由,以保证刘子业最终会自取灭亡。

  何戟奉旨看守楚玉,何戟将曾经的怨言一并发泄,将楚玉困在明玉阁,给的餐食都是馊的,楚玉忍无可忍,将饭菜扔在何戟面前,强调皇帝的旨意是不准出公主府,她现在身份还是公主,是公主府的主人,楚玉强行离开了明玉阁。

  越捷飞跪在花园请罪,他是皇室侍卫,是天如镜的师兄,有责任履行师命,他求楚玉能够原谅他一次。越捷飞曾经多次舍命保护楚玉,楚玉是最信任他的,但这次越捷飞的背叛导致楚玉几乎失去一切,楚玉无法原谅越捷飞,让越捷飞离开公主府。

  楚玉来找容止,想听听容止可有计策解决眼下难关,眼下楚玉和刘子业决裂,容止给了她三个计策,上策:杀刘子业,楚玉以山阴公主之命摄政;中策:离间天如镜和刘子业,让刘子业只能依赖楚玉;下策:独善其身,离开公主府。容止希望楚玉能够选择下策,做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人,保得性命,可楚玉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离开刘子业。

  桓远也建议楚玉走为上计,他曾经瞒着楚玉在别处留了一个宅子,本想是给自己留的后路,现在希望楚玉到那里避难。楚玉不愿意离开,刘子业变成现如今杀人无度的样子楚玉觉得自己有责任,既然犯了错,必须想办法弥补,结束这场战争。

  寂然大师在山中被人追杀,王意之及时出手相救,王意之内疚自己之前嘱托寂然的话,导致寂然被追杀,也希望楚玉能够早日醒悟,远离危险的容止。

  刘子业再一次做梦梦到殷贵妃来找自己索命,惊醒之后将身边的宫女看成殷贵妃,立刻让人将其杖毙,然后抱着楚玉之前送给他的小灯笼寻求安慰。

  容止跟花错正在谈天,容止突然口吐鲜血,昏迷不醒,花错忙找楚玉来救容止,大夫说容止是旧伤复发,能活到今日完全是心志坚定强撑过来的,若换了旁人早就没命了,花错在一旁大骂老天师当初对容止下手太重。

  大夫说颍川有一口冰泉,若能以冰泉水为药引,再辅助其他药物或许能有救。颍川距离建安较远,一来一回取颍川水耽误时间,楚玉决定送容止前去颍川,公主府处处被人监视,想要带容止离开,只能从何戟入手。

  夜深人静时,墨香悄悄来给容止喂了药,原来容止是故意让自己旧伤复发,他想让楚玉离开建安,保全性命,但楚玉不肯离开,容止为了让楚玉不得不带他离开建安城,才故作苦肉计。

  内监送猪食给刘彧和刘休仁,这内监是天机阁的人,他叮嘱两位王爷忍耐,今晚是动手的最佳时机,刘彧已经让自己的人暗中部署,又有天机阁策应,大事可成。

  楚玉约何戟到房间吃饭,在此之前,让幼蓝故意在何戟路过厨房时往酒杯上下药,这一幕被何戟看到,幼蓝说出这是公主的旨意,何戟让他将两个杯子调换,并承诺释放她的奴籍。

  楚玉敬酒给何戟,希望两人能够尽弃前嫌,楚玉喝过酒之后,便昏倒在餐桌上。何戟在昏倒的楚玉面前吐露心声,当年他对楚玉一见倾心,但是成婚之后,楚玉连正眼都没看过他一眼,反而整日跟容止等门客厮混,何戟对楚玉的恨意就像当年的爱意一样深,说着便准备掐死楚玉,楚玉忽然醒来,楚玉告诉何戟,为了让何戟放下戒心来赴约,而故意让幼蓝当着何戟的面下毒,真正中毒的是何戟。

  何戟中毒昏倒后,楚玉拿到何戟的令牌,让花错去叫流桑、桓远和幼蓝一起走。楚玉来到容止房中,看着昏迷不醒的容止,将自己的心事全部说出,她不知何时起,已经喜欢上了容止,她想告诉容止,喜欢容止的人不是刘楚玉,是刘楚琇,但这些话在容止清醒的时候,她是不敢说出口的,希望这是永远的秘密。但楚玉不知道,此刻的容止是清醒的,在听到楚玉的话之后,内心澎湃,表面却波澜不惊。

  殷贵妃生前最喜欢在华林园荡秋千,这天晚上两个太监路过华林园时,看到死去的殷贵妃正在荡秋千,皆以为皇宫闹鬼了。

凤囚凰第12集剧情介绍

  暴君刘子业被叛军所杀 猪圈皇帝显暴虐本性

  刘子业正在寝宫和几个妃子嬉闹,华愿儿来报华林园闹鬼的事情,刘子业有些魂不守舍,他让华愿儿召集所有人,以及楚玉,一起去华林园捉鬼。

  内监来请楚玉进宫,这时的楚玉已经带着容止等人离开了建安,她并没有打算和容止一起离开,她身上还有使命,楚玉答应自己昨晚该做的事情之后,自会追上他们,一直虚弱的容止想要挽回她,但楚玉还是回了建安。

  何戟醒来后便打算去追楚玉,楚玉已经回来了,何戟气得想要杀了楚玉,因刘子业等着见楚玉,他最终没能下手。

  天机阁故意制造事端,刘子业将心腹宗越、林木都派出城了。楚玉进宫后,天机阁的人叮嘱楚玉,天机阁阁主命令她今夜杀掉刘子业。楚玉答应说到做到,今日之后,便与天机阁再无关系。

  刘子业一人躲在寝宫,手中随时带着自卫的武器,见到楚玉进来,便放下戒心。自从上次刘子业将楚玉禁足之后,楚玉便再没来见过刘子业,因为香囊的事情,刘子业虽然生气,但他还是在乎这个姐姐的。刘子业跟楚玉讲述着自己最近被鬼缠身,恶狠狠地说这些人该死,要找巫师将她们的魂魄也杀的干干净净。

  何戟在宫门口看到守卫姜产之鬼鬼祟祟进宫,这个时间并不是姜产之值守,何戟猜到他们要谋反,但是却并不阻拦,何家是建安的名门世家,无论谁当皇帝他们都是世家子弟,如果刘子业这次召楚玉进宫,使楚玉重新得势,那何戟日后便再无好日子过了,所以他希望刘子业和楚玉一起死,何戟让人把守住皇宫的各个出口,防止楚玉逃走。

  刘子业召集了巫师正在华林园驱鬼,姜产之带着一群侍卫闯进来,见人就杀,刘子业慌乱中逃出华林园,楚玉拿着刘子业的剑追了上去,刘子业躲在死人堆里呼喊楚玉,楚玉拿剑指着刘子业却迟迟下不了手,将剑扔下便离开了,追上来的叛军将刘子业乱剑杀死。

  楚玉跑到宫门口,何戟挡在前面,准备杀了楚玉,楚玉使用暗器伤了何戟之后,跑回了永训宫,太后临死之前,猜到了楚玉的真实身份,为了保护她,将永训宫通往宫外的密道告诉了她。何戟追到永训宫,楚玉趁何戟不注意,启动床上的密道开关,通过密道离开。

  姜产之是刘彧安排在皇宫的,刘子业已死,姜产之等拥立刘彧为皇帝,华愿儿忙见风使舵,愿意带他们去见刘彧,求他们留自己性命。此时的刘彧正在猪圈里面和猪抢食,听到自己成为新皇的消息之后,立刻露出本色,对着刘子业的尸体一阵乱砍,发泄着自己多年的怨恨,并让人将刘子业剁碎喂猪。

  刘彧称帝后,朝堂上有臣子说他刺杀皇帝,是乱臣贼子,姜产之当场杀之,朝堂上再无人反对,之后刘彧下旨杀掉刘子业的亲弟弟刘子尚以及楚玉。

  宗越为了得到刘彧信任,追杀公主府的所有人,花错等经过冀门镇的时候,被宗越追上,花错与宗越和士兵展开大战,他难敌对方人多,在危险之时,容止从马车内放出暗器击败了宗越。宗越曾经和天如镜的师傅天如月一起围剿容止,当年容止仅凭一己之力便将宗越所带一百多人全部杀掉,宗越清楚容止的剑法造诣,匆忙带人撤退。

  宗越走后,容止便瘫倒在花错身上,当年容止被天如月所伤,武功已经半废,一直靠药物维持性命,为了逼楚玉离开而停止服药,现在的容止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宗越去而复返,看到容止虚弱的摸样,便不再忌惮,要将他们赶尽杀绝,容止出其不意挥剑划伤宗越,并说剑上有毒,若想活命就尽快回去找大夫。

  刘彧下令诛杀的楚玉是天机阁的朱雀,天机阁的人质问他为何要诛杀朱雀,刘彧反而将刘子业的死全部推到天机阁,昭告天下说天机阁弑君,自己带人保护了建安,成为皇帝名正言顺。谁也没想到,一向懦弱的刘彧竟然如此心狠手辣,过河拆桥,刘休仁也意识到之前刘彧都是利用自己,但如今刘彧已是皇帝,他只能忍气吞声。

  刘彧认为天机阁会是心腹大患,让姜产之带人查封天机阁,天机阁已经暗中转移,所有重要资料也已清空,姜产之率兵到城外追杀。

  魏国偷袭淮西,宋军已经三万多人,前线发来急报请求支援,刘彧刚刚坐上皇位便遇上大战,慌忙商议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