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凤囚凰电视剧

凤囚凰第13集剧情介绍

  容止终获自由抛弃花错 两国交战民不聊生

  宗越发现被容止骗了,便第二次折回追杀容止。楚玉刚和容止桓远汇合,宗越便追来了,容止身后突然出现一支奇兵,打的宗越措手不及,城中侍卫来报,说魏国偷袭,让他尽快回城。

  容止的这支奇兵是由宇文雄率领,离开建安城之前容止让墨香暗中调兵接应。奇兵的出现,让楚玉、花错等惊讶不已,他们从不知道,容止暗中的实力和身份。

  鹤绝为了寻找花错追到此地,逼问容止是否利用花错,容止毫不掩饰自己的本意,当初容止被天如月打伤,困在公主府,救花错是看中花错武艺高强,想要利用花错打败天如月,没想到花错被天如月打成重伤,容止早就可以治好花错的伤势,但为了让花错更加感激他,故意拖延时间致使花错的伤三年都未痊愈。容止现在已经离开公主府,花错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花错听到容止的解释,气愤地拿剑刺向容止,宇文雄以及士兵们一拥而上,与花错展开激烈打斗,最终花错不敌,被士兵打伤。花错没想到自己倾心相待的容止,竟然只是利用自己,用完了之后又一脚踢开,花错对容止的恨意油然而生,他诅咒容止终有一天也会尝到这肝肠寸断之苦。

  容止放花错离开,花错立下誓言,如果今日不死,余生便是找容止报仇。墨香问是否追杀花错,容止看着花错离去的背影叹息,容止本就无意杀死花错,花错在公主府养尊处优,功夫毫无进步,容止刚刚故意表现冷血,希望花错经过这一番折磨蹉跎,能有所长进。

  不管容止是否真的为花错好,但这手段确实太过残忍,楚玉质问王意之离开建安,是否是容止搞鬼,容止也不辩解,如实说来。容止是大魏人,大魏鲜卑族的人是不吃香肉的,这一点被王意之留意到,因此容止设计让王意之离开建安。楚玉回想前后发生的事情,因童谣被杀的孩子,戴法兴、沈庆之的死等,楚玉发觉这一切都是容止在暗中推波助澜,刘彧,刘子业,天机阁,都是容止利用的对象。楚玉问容止是否喜欢过自己,容止冷漠的说从来没有,楚玉洒脱释然,挥剑斩断一缕头发,跟容止一刀两断。

  刘彧称帝之后,整日沉迷女色,寻欢作乐,但刘彧没有儿子,这让他总感觉自己的皇位坐不稳。刘休仁刚刚喜得一子,刘彧将最宠爱的陈贵妃赐给刘休仁,等陈贵妃怀上刘休仁的儿子之后,再接回宫里,生下的孩子便可立为太子,在刘彧眼里,陈贵妃的贞洁是小,刘氏宗嗣才是最重要的。

  楚玉和桓远、流桑、幼蓝一道离开,桓远打算带他们去冀州,冀州处在宋魏边境,桓远认为越是危险的地方,可能会更安全。

  魏军攻占了淮西四郡,后续粮草不足,刘彧派沈攸之抗敌,沈攸之从粮草上入手,将魏军水路、河路的运粮队都劫了。容止让人趁着夜色,走河路运送石头,宋军一连截获了几次石头之后,便放松了警惕,魏军的粮草夹杂在石头中成功运上前线。

  魏军得到粮草,沈攸之必败,但他不敢将这个消息报告给刘彧,跟宗越商议之后,奏折上谎报了打胜仗的消息。

  楚玉和桓远来到冀州,发现这里的百姓正举家外逃,询问之下才知道,大魏已经攻占了淮西七郡,眼看就要攻进冀州了。守城将军看百姓逃跑,下令关上了城门,要让百姓和及轴承共存亡。楚玉原以为刘子业死了之后,国家会走上正轨,没想到却越来越乱,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挽救这支离破碎的局面了。

  刘彧在宫里和几个嫔妃嬉闹,接到淮西捷报,沈攸之奏折上说歼敌八千,俘虏三万。

  贪狼、七煞、破军乃是战乱的根源,其中贪狼是最危险的,容止便是贪狼星命,天如镜为了秉承师命,尽快除去容止,建议刘彧御驾亲征,因为刘彧刚登登基,声望不足,需要尽快打胜仗来累计声望,天如镜也有了和容止正面对决的机会。

  楚玉居住在桓远安置的楚园中,桓远为了让楚玉开心,提前将花苗放进温室,用炭火取暖,让楚玉在寒冷冬天,看到花朵一夜盛开的场面,楚玉以为自己不是公主之后,会一无所有,现在发现身边还有桓远、流桑等,心中顿时开朗,感谢桓远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桓远在楚玉心里就想一个兄长一样。

  楚玉回到房间,容止突然出现在她房间,楚玉认为容止还想利用自己,言语上毫不客气,容止向楚玉表露心声,不知何时起,容止也喜欢上了楚玉,这次来冀州,就是专程向来看看楚玉的。

凤囚凰第14集剧情介绍

  刘彧御驾亲征冀州 容止暗助楚玉逃走

  楚玉对容止有旧情,但她看清了容止的野心,她认为容止的心里永远不会将儿女私情放在第一位,楚玉不愿跟容止再有瓜葛,狠心赶走了容止。

  容止回到魏国军营,接到了刘彧带领三十万大军御驾亲征的消息,加上之前沈攸之的二十万军队,一共五十万大军,而大魏只有十万兵马,双方力量悬殊。

  楚玉和流桑准备外出,听到钟年年在楚园门口唱着动人的歌谣,流桑听到这歌谣忙奔上前去,发现车内的钟年年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姐姐,流桑想让钟年年住进楚园,楚玉却将流桑推了出去,让他跟钟年年离开。冀州守城士兵禁止百姓出逃,但钟年年凭着在风尘场所多年累积的人脉,却可以在冀州畅行无阻,楚玉希望钟年年能带流桑离开冀州,躲避战乱。

  刘彧御驾亲征到冀州,听闻冀州美女多,刘彧换了便装乘坐马车在城中搜罗美女,刘彧看到路过的钟年年,立刻魂不守舍地追了上去,钟年年故作无心的掉了自己的手帕。刘彧到冀州驿站之后,将钟年年的手帕丢给沈攸之,让他三日之内找到手帕的主人。

  桓远在为楚玉作画,突然一队士兵闯进楚园,说刘彧听闻桓远才学不凡,要让他入朝为官,桓远想拒绝,对方给他一夜时间考虑,如果不同意的话,楚园将鸡犬不宁。

  第二天一早,桓远前去冀州驿站见刘彧。桓远和楚玉在冀州毫无背景,但这一路行来却畅通无阻,没有被商贩诈骗,里长欺压,也没被任何权贵刁难,身份也未曾引起任何人注意,桓远猜测到这幕后肯定有人在暗中帮助。刘彧无端知道了桓远,肯定是这幕后之人想要分开桓远和楚玉,所以为了楚玉的安全,桓远必须去见刘彧。

  墨香来见桓远,桓远之前的猜测都是对的,这幕后之人就是容止,天如镜跟随刘彧来到冀州,容止担心天如镜对楚玉不利,想让桓远暗中监视天如镜。

  钟年年的手帕上留有桓远的诗文,刘彧正是根据诗文找到的桓远,便将桓远留在了驿站。

  宗越追杀容止时曾见过桓远,这可能会连累到楚玉,容止派手下陈白强行将楚玉带离楚园。行至山路,花错忽然杀出,花错上次被容止刺激之后,一心只有仇恨,他知道楚玉在容止心中的位置,想利用楚玉来伤害容止。

  宋魏战事胶着,双方实力悬殊,宇文雄为此急的团团转,容止没有退敌之策,便故意打败仗,想以此让宋军放松警惕。

  两军交战,刘彧刚站上城楼,便差点被飞来流剑伤到,立刻打起退堂鼓,沈攸之提醒他是御驾亲征,要鼓舞士气的,刘彧将自己的皇冠和披风给华愿儿,让他充当皇帝站上城楼,自己则躲在安全的地方观看。宋军士气大涨,宇文雄立刻宣布撤退,刘彧见对方兵败逃跑,仿佛是自己亲自打了胜仗似的。

  楚玉在陈白的掩护下,摆脱了花错,行至冀州城外一个山坳,发现许多流民聚集,看着这些家破人亡的百姓,楚玉心酸不已,将马车上的食物全部分开这些百姓。

  楚玉发现这些百姓几乎都是老人和妇孺,便向一个妇女问起缘由,那妇女说村里的年轻男子都被大魏的士兵抓走了,这些妇孺都是躲在山洞里才得以逃生,附近几个临县州城死伤更多。容止是大魏的统帅,这种事很可能是容止安排的,陈白忙解释容止绝不可能这么做的,但楚玉并不肯相信,认定是容止为了赢得战争,对百姓下手。

  刘彧打了胜仗,让桓远赋诗记录此次功绩,天如镜笑他高兴地太早了,如果再这么自负下去,下场可能比刘子业还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