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凤囚凰电视剧

凤囚凰第15集剧情介绍

  荒唐皇帝中计被围困 天如镜扭转局势容止跳崖

  天如镜不让刘彧大肆庆祝,战乱皆因贪狼命星之人引起,敌方主将容止便是贪狼命星,必须先除去容止,否则必会败于大魏,刘彧听此大怒。

  花错追上楚玉,只因为容止心上有了楚玉,因此要以楚玉威胁容止。陈白施障眼法暂时迷惑了花错,之后驾着马车快速疾行。容止早已料到半路会有意外,因此安排了另一辆相同的马车,从另外一条路上引开花错,并派人扫去楚玉马车留下的车辙痕迹。

  越捷飞看到天如镜房中好似有个人影闪过,进入房间查看却只有天如镜一人,天如镜桌子上还留着楚玉的香囊。

  刘彧不顾天如镜劝阻,仍旧举办了庆功宴,刘彧派人在冀州搜刮民脂民膏举办宴会,所有官兵皆喝酒饮宴,不少官兵喝醉了酒之后,还在街道上找百姓闹事。

  宗越担心城内无人值守,并未接受舞姬的劝酒,刘彧竟直接将该舞姬杀了,刘彧为了吓唬沈攸之还故意赐给他不一样的酒,呈上来竟是人的眼珠。

  冀州城楼上仅留三五个守城士兵,容止派了不少武艺高强的手下潜入城中,神不知鬼不觉进入冀州城。容止轻易攻破了冀州城东、西、北门,故意留下南门给刘彧逃亡。刘彧慌忙带人从南门撤退,留下宗越一人守城。

  冀州驿馆中宫人乱作一团,天如镜不知去向。

  宗越一人无力守城,化妆成女人躲在舞姬中,墨香带着魏军收编冀州城,墨香一眼识破了宗越的伪装。

  刘彧从城中逃脱之后,半路累得走不动了,容止带着宇文雄包围了刘彧,刘彧和沈攸之不明白为何会败,容止将自己设计害死沈庆之的缘由说来,沈庆之一死,刘宋基石便毁了,大魏便可长驱直入。

  容止欲杀刘彧,这时天如镜带着一队人马救下了刘彧,并将宇文雄也召唤到自己身边,形势立刻转变,容止成了被围攻的人,容止不解,向宇文雄询问缘由,宇文雄是受了大魏太后冯亭的旨意,要杀掉容止。冯亭是容止的亲姐姐,天如镜暗中说服冯亭,因容止功高震主,为了大魏安宁,才大义灭亲。

  花错带着幼蓝和楚玉出现,打算要当着容止的面杀了二人,容止指出了幼蓝的背叛,当时容止派人扫去马车的车辙,而幼蓝在路上关键位置洒下了红豆,为花错引路。幼蓝也说出了自己的心思,她从很久以前就爱慕容止,但因自己的身份只是奴仆,所以在容止面前自惭形秽,只盼着能每日见着容止,于是才不顾性命去骗何戟,之后跟随楚玉一起逃亡,也是为了能见到容止,但是容止心里只有楚玉,所以幼蓝一心想要害死楚玉,才故意给花错引路。

  花错将刀架在幼蓝脖子上,容止毫无怜惜,花错便一刀杀死了幼蓝,接着又欲杀楚玉,容止从身后射出几箭,射中了花错的手臂和腿,救下了楚玉。容止自知今日难逃一死,请天如镜给自己个机会,跟楚玉说几句话就行,刘彧命令天如镜立刻杀了容止和楚玉,天如镜一反常态,让刘彧闭嘴。

  容止拉着楚玉到了旁边的悬崖边上,他拿出上次楚玉斩断的发丝,说出自己的深情,之前拒绝楚玉是因为双方立场不同,但是分开之后他才发现楚玉已经在他心里占据了位置,因此无法放开楚玉。容止问楚玉是否愿意像之前一样,陪他一起跳崖,楚玉想起山坳中那些死去的百姓,不愿意跟容止一起,容止只身跳下了悬崖。

  天如镜带人到悬崖下查看容止的尸体,只见尸体被山石划的面目全非,宇文雄上前摸了摸容止的手指,判断此人就是容止,因为容止幼年常常被虐打,手指上有旧伤。墨香指责这些害死容止的人,容止悉心培养宇文雄数年,他却投靠冯太后,教授花错剑术,却因一次欺骗而害死容止。花错本来也不是想让容止死,他只是想让容止心里有他这个挚友,花错伤心之余,砍下了自己一条手臂,要将容止曾经教过的剑术全部还给容止。

  墨香又指责楚玉,辜负了容止的感情,楚玉说自己无法跟一个杀害老弱妇孺之人在一起,墨香呈上宗越的人头,将事情详细讲来,原来当初宗越和沈攸之向刘彧谎报军情,说俘虏八千魏军,没料到后来刘彧御驾亲征,所以他们临时将附近临县的百姓抓来,充当俘虏的魏军,这才导致附近临县只剩下老弱妇孺。

凤囚凰第16集剧情介绍

  容止金蝉脱壳再中计 容止楚玉命运改写

  宇文雄欲将容止尸体带回大魏,墨香阻止并将容止的信给他,容止早就猜到冯亭会和天如镜联手,因此早已将自己多年经营的细作名单写出来,让宇文雄交给冯亭。容止母亲临终前,托付他好好照顾冯亭,但是八岁时候一场意外,导致容止流落羌族,冯亭没入皇宫,冷酷的皇宫将冯亭打磨的冷血无情,连亲弟弟都无法相信,容止认为只有让姐姐成为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她才能满足,只有自己死了,才能成全姐姐。宇文雄看完信件之后,允许墨香带走容止,墨香带着容止的尸体离开了中原。

  越捷飞质问天如镜为何瞒着自己,天如镜解释自己只是为了除掉天狼,不得已跟大魏合作,因为越捷飞性情耿直,如果在此之前告诉越捷飞,越捷飞肯定会阻止。

  越捷飞认为是天如镜疯了,为了所谓的天道不择手段,对于许多无辜百姓的死都无动于衷。越捷飞也看得出,天如镜早就为了楚玉动摇过他的天道,因为楚玉是唯一一个敢挑战他天神权威的人,他早已对楚玉动了心,一直追杀容止,只是因为他嫉妒容止被楚玉爱着。

  萧道成跟天机阁阁主谈起大事,阁主说刘彧只是自己找的一个傀儡,刘彧之残暴,比起刘子业有过之而无不及,等天下百姓对刘氏死心之后,就是推举萧家成为天子的时候。

  楚玉和桓远突然被一群黑衣人袭击,桓远被打昏,楚玉被黑衣人带走,桓远求天如镜赶紧想办法去救楚玉。

  天机阁阁主抓来了楚玉,因为刘子业不是死在楚玉手上,所以他要当着天机阁的众人处置她,天如镜突然出现在天机阁,并且打退了准备上前杀死楚玉的人。阁主是天如镜的师叔,他们同属于云锦山一脉,一个在朝,一个在野,目的是维护所谓的天道。天如镜以前故作不会武功而掩人耳目,实则是深藏不露,他在阁主手中救下楚玉之后,便回到刘宋皇宫。

  当日天如镜对刘彧不敬,刘彧记仇欲杀天如镜,天如镜在大宋百姓心中,是天神的代表,宫中士兵皆不敢对天如镜动手,刘彧虽气却也只得作罢。天如镜说刘彧皇位来的不正,山阴公主是先帝刘子业的亲姐姐,如果山阴公主向天下人说出,是刘子业主动禅位给刘彧,那刘彧的皇位便坐得稳了,山阴公主是巩固刘彧皇位最重要的一环,刘彧听得此说法,立刻让天如镜将楚玉带回皇宫。

  容止当日跳崖并未死去,而是找了替身,他向楚玉表白被拒绝之后,在楚玉面前跳下悬崖,又安排墨香将那些妇孺的事情说给楚玉,使楚玉后悔,这样楚玉才能永远将容止记在心上。容止刚从悬崖离开,便遇上了自己的师兄,冯亭猜到容止会施这金蝉脱壳之计,因此安排师兄在悬崖边等容止,容止和师兄打斗,中了师兄的噬心毒,从此只能乖乖听话。

  楚玉回到大宋,容止回到大魏,从此之后二人永久分离。

  故事本该到此结束,一群听故事的人指责说书人将二人结局说的太惨,相爱的人本就应该在一起才对,不能天各一方。说书人迎合观众的意思,改写二人的故事,改为容止从未来过大宋,而楚玉嫁到大魏的故事。

  大魏皇帝欲立摄政王,朝中大臣有的谏言立太后之弟昌黎王为摄政王,有的谏言应立康王为摄政王,双方争执不休,唯有马丞相态度中立。

  康王拓跋昀多年来苦心经营,为了成为摄政王,笼络朝中大臣,朝堂上多数大臣都是推选拓跋昀的。昌黎王常年在外征战,为大魏立下汗马功劳,但是远离朝局,靠着冯太后的关系也有不少支持者,大魏皇室乃是拓跋氏,冯氏是外戚,如果昌黎王失去摄政王之位,那么冯氏地位岌岌可危,因此太后冯亭忧心忡忡。

  马丞相的女儿马雪云在城中以绣球招亲,马雪云好似在等着谁,迟迟不肯抛下绣球,侍女再三催促下,马雪云扔出了绣球并跳下了绣楼,除了她心里的那个人,她谁也不愿意嫁,这时从远处飞来一人接住了坠楼的马雪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