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凤囚凰电视剧

凤囚凰第17集剧情介绍

  容止得到摄政王之位 宋魏和亲容止两难

  容止飞身救下了跳楼的马雪云,并承诺一定会娶她。

  马丞相向来两不相帮,素来公允,在朝堂上是最有话语权的,大魏皇帝问马丞相如何看待立摄政王一事,马丞相推选了容止。

  马丞相认为容止接近雪云,是为了得到摄政王的位置,并非真心待雪云。如果雪云要嫁人的话,宁可嫁给乞丐,也不愿意嫁给这个满心诡计的摄政王,容止宁可不要摄政王之位,宁可自己沦落为乞丐,只要雪云愿意和他在一起,其他都不在乎。得到容止这般真心的回答之后,雪云开心的拉着马丞相的胳膊说自己打赌赢了。原来这一切是马雪云和马丞相的双重赌约,第一赌就是赌他是否会出现在绣楼之下,第二赌是赌容止是否会为了马雪云放弃摄政王,看到容止真心之后,马丞相放心的将马雪云交给容止。

  拓跋昀在朝中经营多年,他对摄政王势在必得,但是因为马丞相一句话,皇帝封了容止为摄政王,拓跋昀打探到容止和马雪云的事情,笃定容止是为了马丞相的支持才和马雪云在一起,这件事情如果被前线的霍璇知道了,肯定会闹得天翻地覆。

  霍璇是大魏声名显赫的霍家军统帅,虽是女子,却勇冠三军,战功赫赫,容止曾在前线跟霍璇有同袍之情,二人又惺惺相惜,夹杂不少儿女之情,如果霍璇得知容止娶亲,肯定会回来找容止说个清楚,且大闹一番。

  叛军首领薛咸从荆州城外掠夺了不少良家女子,他将这些女子锁在一个军帐之内,让她们侍寝。这些女子之中,有一武艺高强的红衣女子,在叛军疏于防范之时,放走了这些女子,并引来了毒蜂围攻叛军大营,将薛咸引至河边,红衣女子单枪匹马便将薛咸随身几十号人打的满地打滚,这时从河边窜出一只部队,将薛咸所带领的叛军全部拿下,这红衣女子便是大魏霍家军的统帅霍璇。霍璇剿灭叛军之后,得到快马急报,得知了容止即将娶亲的消息,立刻策马回平城。

  冯亭不在乎容止迎娶马雪云是否真心,只在乎和马家结亲之后,容止能够得到马丞相的支持,成为摄政王。侍女来报霍璇单枪匹马回平城的消息,而康王拓跋昀也暗中出城了,冯亭立刻想到是拓跋昀将这个消息透露给霍璇的,让容止尽快想办法。

  拓跋昀半路拦下霍璇,并跟霍璇表白,霍璇无动于衷,拓跋昀故意说容止不要她了,为了摄政王之位而跟马雪云成亲,这句话反而激怒了霍璇,霍璇抛下拓跋昀径自回到平城。

  霍璇回到平城,虎贲将军沈遇为容止带话,容止永远不会忘记和霍璇的同袍之情,并拿出当年二人同上战场时,霍璇曾穿过的战袍,这些年来容止一直收藏着,霍璇被虎贲将军劝说,又回到前线,她相信无论容止娶多少女人,最后能跟容止站在一起的,只有她霍璇一人。

  容止知道以霍璇骄傲的个性,肯定会闹得天翻地覆,而且前方将士如果未经召唤,私自回平城,被朝廷知道的话,肯定会被定罪,因此容止不能亲自见霍璇,且不能让霍璇回平城。

  拓跋昀找来霍璇,是为了让容止后院起火,导致马丞相生厌,即使做了摄政王也长久不了,但霍璇竟然过城门而不入,导致拓跋昀的计策失败。

  大宋使臣送了三尊木雕的娃娃,如果大魏有人解开三尊娃娃的奥秘,大宋将接受大魏的一切议和条款,如果解不开,就将割地赔给大宋。

  容止上前仔细观察了三尊娃娃,很快就明白了娃娃的奥秘,容止认为三尊娃娃中最可爱的是第一尊,肚子里藏不住话的娃娃,有言必说,坦率真诚。使臣说这想法跟大宋的公主是一样的,请大魏皇帝履行婚约,让容止和大宋公主成婚。

  马雪云得知容止要娶大宋公主,气的将自己精心准备的嫁衣全部剪了,容止来找雪云,称自己不会辜负雪云,宁可不要当摄政王,带雪云远走高飞,马丞相拦住不顾一切的容止,因皇帝已经下了圣旨,如果违抗圣旨,定会出人命的,雪云既然愿意为了容止不顾一切,那也不会在乎正妃的名分。

  拓跋昀带着彩礼前往马府求亲,却被拒之门外,拓跋昀到皇宫找母妃说起此事,才知道马雪云宁愿嫁给容止做妾,也不愿意成为康王正妃……

凤囚凰第18集剧情介绍

  大婚之夜楚玉独守空房 楚玉容止争吵不断

  拓跋昀为了报复容止,打算在大宋公主前来和亲的途中刺杀她,如果大宋公主在大魏死了,那么大宋必会撕毁一切和谈条约,容止身为摄政王,也必须再次向大宋开战。

  拓跋昀安排刺客在半路射杀大宋公主,负责迎亲的沈遇和公主的随身丫鬟清越携手杀死了所有刺客,而公主早已料到半路会遇刺,因此花轿中坐的只是一个稻草人,她本人已经先到前面的驿站了。

  前来和亲的公主是刘楚玉,顺利成婚之后,楚玉在洞房一直等着容止,楚玉无聊的扯下盖头,在房间内走来走去,魏国的宫女兰若忙将盖头给她盖上,这盖头必须得等容止亲自来揭开。

  马雪云好强,一定要在楚玉嫁进来的同一天嫁给容止,容止和楚玉拜堂之后,直接到了马雪云房中,楚玉向来不太在乎这些礼法,便悄悄爬上马雪云的房顶去偷看,但却不小心掉了下去,正巧砸在马雪云床上,容止大怒,和楚玉大吵一架,将楚玉赶了回去。

  楚玉回房之后,便一个人先睡觉了,容止来看楚玉,发现了楚玉手中随身拿着的香囊,那是以前容止调配的香囊,这些年,楚玉一直贴身带着。

  容止认为楚玉太过任性,让兰若好好教导楚玉礼仪,这天容止来看楚玉时,看到她在花园里荡秋千,容止愤怒的让她下来,楚玉一走神从秋千上飞了出来,容止忙去接住她,楚玉安全落地之后,容止又一把将她推开。

  楚玉离开花园时,路过一个小水池,马雪云也正好从这水池经过,二人擦肩而过时,马雪云故意侧身向水池倒去,楚玉立刻拉住马雪云,侍女却说她抓疼了马雪云,让楚玉尽快放手,楚玉放手后,马雪云便掉下了水池,侍女又指着楚玉说是她故意推马雪云下水的,容止忙过来将马雪云拉上岸边,并指责楚玉,楚玉被冤枉对此非常生气,将马雪云又推进水中,扬言自己想要惩罚别人,会直接了当,从不拐弯抹角。

  冯太后三日后举行宫宴,邀请摄政王妃楚玉参加,并安排了宫里的教养姑姑教楚玉礼仪。教养姑姑教楚玉礼仪时,说到成亲之后,夫君便是天,楚玉应该一切以容止为重,不能与容止产生争吵,楚玉却认为二人是缔结盟约的婚姻,容止是天的话,自己也是天,教养姑姑觉得楚玉的想法不可理喻,便要用板尺打她,兰若过来挡了教养姑姑的板尺,楚玉最见不得别人打自己身边的人,让清越打回去,这一幕正好被容止看到,容止跟楚玉讲礼仪道理,反而被楚玉伶牙俐齿逼得无话可说,容止便以激将法激她,说她不愿意学习礼仪,是因为自知比不过大魏的名门淑女,所以害怕进宫,楚玉明知是激将法,为了自己的颜面,下定决心好好学礼仪。

  马雪云自落水之后便生病了,一直卧床不起,容止担心不已,马雪云楚楚可怜的说不愿意让容止看到自己的病态,容止抱着雪云说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她,并亲自喂她吃药。

  大魏谷水洛水等地发生水患,灾民无数,拓跋昀上奏请旨拨款赈灾。荆州的叛军薛咸刚除,但剩余残部蠢蠢欲动,但霍家军缺衣少粮,赵侍中请旨尽快发放军饷。军饷要管,水患也要管,但是户部根本没有这么多钱了,拓跋昀提议增加赋税来解决这两个问题,但增加赋税会让百姓苦不堪言,这两难问题落到摄政王容止头上,容止认为百姓水灾更困难,先拨款赈灾,容止承诺三日之内想出法子,凑齐军饷送往前线。

  容止动用自己的私库,让沈遇安排一下送至前线,二人正商议之时,沈遇发现容止房外有人偷听,追出去发现什么人也没有。摄政王府中很可能有外人眼线,但时间紧急,容止来不及改变策略,让沈遇按照原计划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