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1集剧情介绍

  独孤天下预言出 群雄逐鹿聚长安

  南北朝乱世,风云诡谲,北魏永熙三年,恃权犯上的权臣高欢遭北魏孝武帝元修讨伐,但元修不敌高欢,被其雄兵压制在洛阳近郊。此时元修阵营已有多人暗降,仓皇之下,元修率五千亲兵连夜奔逃,赶往关中,意图依附关中大将军宇文泰。

  逃亡途中,元修九死一生,在大都督独孤如愿和安西将军杨忠的护送下才得以保住性命。这夜,元修一行人在一座破庙暂作休整,而这座庙的墙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独孤如愿告诉皇帝这文字是用来占卜的,元修听闻极有兴致,于是赶紧按照独孤如愿所述占了一卦,卦象显示了“帝星未明,然独孤天下”九个字。在元修看来“帝星”代表着自己,这就表明只要自己有独孤如愿的相助,就定能逢凶化吉,平定天下。为显皇恩浩荡,元修赐名独孤如愿为 “独孤信”。

  不久后,元修率残余军队安全抵达长安并迁都至此,却没料到自此以后权力便被宇文家族死死把持。公元557年宇文泰三子宇文觉在其堂兄宇文护,也就是宇文泰之侄的扶持下称王,国号北周。而独孤信为避免朝堂纷争,迁至北疆修养,并被尊为八大柱国大将军之首,他膝下育有三女,皆为绝代佳人。长女独孤般若留在京中替亡母打理独孤府,她性情沉稳,果断坚决,姿容天下;次女独孤曼陀虽为庶女却才华横溢,容貌艳丽;而小女独孤伽罗娇憨顽皮,容色清丽,自小与父亲驰骋疆场,近几年为了修身养性才被父亲送回京中,让般若代为教育,而伽罗与般若则是一母同胞的嫡亲姐妹。

  几年后,独孤信依循皇帝宇文觉的旨意回到长安。这天,城内人潮流流动,皇帝宇文觉与皇后元氏亲自迎接独孤信,而与圣驾随行的还有太师宇文护;宇文泰的庶长子,宁郡王宇文毓;以及宇文泰第四子,辅成王宇文邕。与此同时,随国公杨忠之子杨坚与随从郑荣也来到京中,可身为独孤府女婿的杨坚却因讨厌繁文缛节,所以还未知会独孤信。

  随即,宇文觉率一行男客来到射箭场,活泼好动的宇文毓一马当先,却不料箭箭虚发,一旁的宇文护见状以教导他为由扶手上去,却将箭头对准了皇帝宇文觉,事实上他只是宇文护所扶持的傀儡皇帝,每天接受宇文护侍卫哥舒的监视。独孤信见状连忙挡在皇帝面前,想要化劫宇文护的故意刁难,而此时的宇文觉早就慌乱的不知所以,接着,宇文护转身,一箭射中把心,却没料想人群中突然窜出另一支箭打掉了宇文护的那支。独孤信大惊,连声质问何人所为,竟没想到是自己淘气的小女儿独孤伽罗所射,事实上伽罗是想替父出气,打压宇文护的嚣张气焰,此举让宇文觉大喜,他赏赐了直率的独孤伽罗,并应伽罗之求亲自书匾济慈院院名。这场闹剧就此结束,人群中的杨坚也见识到了一如当年之高欢跋扈的宇文护,他明白自己必须隐蔽锋芒才能在这京中安稳下来。

  另一边,般若和曼陀和皇后元氏及一众女宾客欣赏歌舞,岂不料宴席上有几位夫人故意挑拨独孤姐妹与元氏的关系,可都被般若与曼陀一一化解。事实上,元氏极其看重独孤一门,再加上宇文毓一直钟情于般若,她更是对般若姐妹喜欢的紧。接着,曼陀提议作诗,并在诗中称赞帝后的贤德无双,这样的做法无疑博得了皇后元氏的欢心。

  与此同时,宇文邕和独孤信五子独孤顺准备参加跑马比赛,伽罗则在一旁观礼,她与宇文邕青梅竹马,而宇文邕的身体向来虚弱,她有些担心。不久后,跑马比赛开始,宇文邕在比赛中与独孤顺配合默契,一马当先的赢得比赛。却不料在比赛结束时,独孤顺被王公子的马踢伤。此时,曼陀和般若寻声而来,看到王公子仗势欺人的模样,般若效而仿之,拔出匕首刺向他的马,刹那间,王公子被摔下马。

  在人群中的宇文护也看到了这幅场景,接着他偷偷来到般若的房间,想要一亲芳泽,可是却被般若拒绝,事实上他们二人早就渐生情愫,只是般若一心想成为万人敬仰的皇后,而此时的宇文护还因为出身卑微的关系不得不委身为太师,扶持傀儡,所以般若才再三拒绝。而这一直是宇文护的心头痛,般若堪比公主尊贵的身份吸引着宇文护,再加上先帝的占卜,所以两人间的情感充满了权力与欲望的味道。事实上,宇文护今日的到来不仅是与般若调情,更重要的是他希望独孤信不要接手丞相之位来壮大宇文觉的势力,否则他必会除之而后快。

  聪慧的般若明白那番话绝不是宇文护的玩笑而已,再加上她向来看重亲情,于是便劝说独孤信不要插手皇权之争,仔细思索下,为了家族荣光,独孤信决议暂时不接手丞相之位。接着,独孤信和般若聊起他们三姐妹的婚事,并准备将曼陀许给杨坚。他们并不知道,曼陀与奶马氏都不为这婚事而高兴。事实上,曼陀虽然出身低微可是想嫁的却是皇室,而不是仅仅只是一个臣下世子。这边,般若教训起伽罗,她一直很爱护这个妹妹,却没料想她今早惹了宇文护不快,为了惩罚伽罗,般若决定让伽罗绣几幅绣品,修身养性。

  第二天,独孤信向皇帝委婉的拒绝了丞相之位,接下来宇文护便以权力为诱饵建议独孤信与自己合作,并提醒他“独孤天下”的预言,这预言意味着独孤家势必无法在这乱世之中脱身,企料独孤信却油盐不进,碍于般若的情面,宇文护只能暂时作罢。

独孤天下第2集剧情介绍

  伽罗杨坚矛盾重重 曼陀怀春心仪杨坚

  这天,伽罗在自家瓷器店如玉轩内和侍女夏歌正在闲聊,而城门口的却突然人声鼎沸起来,伽罗闻声也出来凑热闹,原来是一个模样俊美的公子正在游街撒花,好不潇洒,而此人正是杨坚。看到伽罗的出现,杨坚扬手扔了一束花在伽罗身上,这一行径让伽罗心中顿生不快,在她看来,这模样俊美的公子不过是个轻浮之人,可一旁的夏歌已经是眼冒桃花了,并出言调侃伽罗与那公子甚是般配,伽罗大怒转身回到店铺内,将手中的书卷扔了出去想要教训夏歌,却不料砸中了郑荣,伽罗见状惊慌的逃开了。

  接着,伽罗回到瓷器店与刚来的宇文邕聊起刚刚的事情,却不料杨坚已经带着受伤的郑荣寻来,并让伽罗道歉。可是伽罗却矢口否认,并指责杨坚不过是个纨绔子弟,企料旁边的卖花女出面解释,原来杨坚买花是为了帮助那自己赚钱去给奶奶治病。理亏的伽罗顿时无话可说,一旁的宇文邕出言解围,并提议赠送杨坚一件瓷器来缓和两人的关系。可没想到杨坚挑中的是伽罗想要送给爹爹的瓷瓶,伽罗当然不愿意,杨坚让步提议买下这瓷瓶,为了打消杨坚的念头,伽罗喊出高价,可杨坚却出手阔绰。伽罗心有不甘,于是在递交瓷瓶时假意失手打碎,杨坚气急,转身离开。

  不久后,杨坚正式来到独孤府拜见独孤信,并对曼陀的美貌一见倾心,而曼陀在看到杨坚之姿后也凡心大动,将他仅是臣下世子的身份忘得一干二净。而此时,伽罗也回到家中,早有纠葛的两人顿时又吵闹起来,幸亏独孤信阻止,这才停了下来。入夜后,独孤信设宴招待杨坚,席间,杨坚与曼陀眉目传情,这让伽罗心生不快,在她看来,杨坚就是个奸诈无比的小人,于是她转身离席出来寻找“猫奴”,以此避免与杨坚的接触。

  接着,杨坚也离席出来散心,在看到伽罗寻猫的背影后,他有些恍惚,那日在猎场时,因为周围人潮涌动,他并未看清射箭的女子,可因早就听闻曼陀的美名,所以他以为那日神采飞扬的姑娘是曼陀,可如今看来,伽罗的背影似乎与那日的女子更为相似。而此时,伽罗也注意到了杨坚的到来,两人又争执起来,此时猫奴突然跳到杨坚身上抓伤了他,情急之下杨坚将猫奴扔了下去,伽罗见状大哭起来。独孤信闻声而来,出面调解。事实上,杨坚的轻浮表现是为了提防宇文护,只有表现的如同纨绔子弟,才会打消他的疑虑。

  接下来,心系杨坚伤势的曼陀想将给猫奴看病的刘大夫带走,去给杨坚看病,伽罗哪里肯,两人一时争执不下。此时,般若循声而来化解了两人之间的矛盾,并告诉伽罗,杨坚的纨绔模样只不过是伪装而已,伽罗听闻有了丝丝歉意。接着,般若告诉眼前的两个妹妹,在这乱世之中,只有血脉才是唯一可以信任的东西,她们三人应该做的是一致对外而不是互相伤害。

  接着,知错的伽罗来找杨坚道歉,却没料到房间内的杨坚此时正裸着上半身在擦药,可是伽罗却并不慌张,她自小在军中长大,这样的场景已经少见多怪了,而难为情的反而是杨坚。为了表现道歉的诚意,伽罗向宇文邕求来了宫中秘药送给杨坚治疗抓伤,两人总算和解。接着,伽罗便欢脱的离开了,看着伽罗远去的身影,杨坚又想起了那日的女子,为了确认,他特意向般若的侍女春诗打探三位姑娘的情况,并得知这府内精通骑马射箭之术的只有伽罗而已,可是杨坚还是迟迟不愿意相信。这一幕被曼陀的侍女秋词看到,她赶忙告诉曼陀此事,在曼陀看来杨坚的举动恰好说明了他对自己的在意,这让她不胜欣喜。

  第二天,曼陀准备去向父亲请安,却不料被替般若做事的下人讽刺为庶女,这让曼陀心生不满,而路过的杨坚见状,出手教训了这些不知礼数的奴才,这样的举动让曼陀不胜欣喜。这边,般若来到云锦阁和宇文护私会,并带了价值贰拾万两的契约书献给宇文护充当军饷,期间宇文护再次提醒般若,若是独孤信执意不肯与自己合作,那么他下次便不会再手软。般若听闻大怒,她爱宇文护,可是也决不允许他伤害自己的佳人,为此她警告宇文护,“独孤天下”的预言一定会在自己的身上应验,可是她嫁的人却不一定会是他!说完这话,便决绝的离开了。宇文护挽留不得,因为他本就愧对于般若,当年为了提升自己庶出的地位,他迎娶了清河郡主,而这也一直是横梗在他与般若之间的鸿沟,为此他对般若百般忍让与爱护。一旁的哥舒见状向宇文护献计,他承诺会绕开般若让独孤信为他们所用,无计可施的宇文护应允了哥舒的建议。

  另一边,伽罗来到西山与宇文邕散心,闲聊时,宇文邕约伽罗回京后在天香楼吃饭,可是却被伽罗拒绝,原来独孤信认为,他们整日厮混会遭人闲话。心思单纯的伽罗并不知道爹爹的用意,可是宇文邕却察觉出独孤信反对自己与伽罗在一起,再加上伽罗只当自己是兄长,这一切都让他很不是滋味。接着宇文邕缓和心情,并提议他们两人先后回京在天香楼会和,如此就不会被独孤信察觉。

  接着,宇文邕先回到京城在天香里等候,而伽罗的马车却在回京途中遭遇不测,遭遇绑架,但夏歌并未被绑走。不久后,伽罗醒来并将手上的珍珠手串拆下沿途洒在地上以做标记。这边,宇文邕迟迟未等到伽罗,于是出城寻找,并从夏歌处得知伽罗被人绑走。事实上,绑架伽罗的正是哥舒,因为伽罗是独孤信最宠爱的小女儿,所以他想以此威胁独孤信和宇文护合作。接着,得到消息的般若与杨坚也赶到此处。随即,宇文邕在地上发现了一些小珍珠,般若认出这属于伽罗,并从珍珠指所示方向属于富人区推断出所以绑架之人一定位高权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