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19集剧情介绍

  般若欲打胎遭阻止 曼陀回陇西遭算计

  心事重重的般若回到王府,她清楚地明白这孩子是宇文护的,因为这段时日她与宇文毓从未圆房,而这对她而言会是祸端,对宇文毓也是奇耻大辱,所以这孩子不能留。仔细思索下,般若决定以红花堕胎,而春诗虽然不赞同但也只能遵从。

  这边,伽罗终于抽空回到济慈院看望这里的村民,并从杜校尉处得知,这里的乡勇已经成为名正言顺的独孤家部曲了,名号济慈军,而贴心的杜校尉还为了伽罗训练了一批会武功的女侍女,以此保护她,而这让伽罗心里很是温暖。除此之外,心系阿姐的伽罗还从周嫂处拿了一些安胎药帮阿姐调理身体。

  不久后,兴奋地伽罗来到王府,却意外发现了般若房间内的红花,般若知道自己已经无从解释,只能告诉伽罗自己之前与宇文护发生的事情。听即此,伽罗心里难受,若不是因为自己,阿姐怎么会遭受这样的苦难。在般若看来,自己已经对不起宇文毓,若再留下这孩子,自己便会酿成大错,想到这,般若决绝的拿起红花准备喝下。伽罗与春诗见状赶紧阻止,接着,春诗告诉般若凡是成大事者都要有牺牲,如今伽罗已经平安,独孤信也不再如从前一样忠心于圣上,所以这孩子应该留下,因为他将成为独孤天下预言的实现者。春诗的一番话让般若的心动摇了起来,再加上伽罗的从旁劝说,般若最终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如此,伽罗才放下心来,可是她的心情却依旧苦闷,而得知实情的小冬则告诉伽罗,无论这孩子是谁的,都会是她的外甥,听到这,伽罗的心情才有所好转。

  另一边,曼陀与李昞终于抵达陇西公府,而李昞更是在入府后就将后院的实权由妾室冯氏递交给了曼陀,而冯氏不同于一般妾室,她曾是先夫人的贴身丫鬟。在李昞离开后,看似单纯的冯氏更是对初来乍到的曼陀一顿夸赞,这让曼陀不胜欣喜,并赏赐了一众下人不少钱财,这让曼陀心中隐隐有些心疼,可为了佯装大度,她还是忍了下来。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她更为苦恼,这看似心善的冯氏将所有账本交给了不会看账的曼陀,无奈之下,曼陀只能将这差事交还给冯氏。接着,冯氏将府内的一众妻妾叫来大堂,并以先夫人的贤德之名让曼陀不得不接受这些小妾,而这让曼陀大惊,她从不知道李昞的府内有这么多的妻妾。事实上,这都是冯氏的故意筹谋,她先骗得了曼陀的大批赏赐,再顺理成章的拿回府内财权,还故意以先夫人的名头迫使她留下这些小妾。而初来乍到的曼陀只能一步步踩进冯氏的陷阱,即使识破也不能有半分怨言。

  接着,心气不顺的曼陀回到房内,却不小心被小妾锦娘的公子砸到,这时,曼陀才知道李昞府中不仅妻妾成群,还有不少子女,其中冯氏的五姑娘最为得宠。而这让曼陀更加心气难平,今早冯氏请安时,对此事只字未提,这分明就是故意为难自己,可是她决不能因此失德,反而应该沉下心来。

  第二天便是曼陀入宗祠的日子,可她却姗姗来迟,并借口府内没有下人带路以此责怪冯氏办事不力,想要扳回一城,可不料向来讨厌宅斗的李昞却有些尴尬。接下来,冯氏让曼陀跪拜先夫人,这样的提议无疑是在羞辱曼陀,可是碍于脸面,她只能遵从。看到曼陀的委屈模样,李昞只能跑来安慰,可不料曼陀会提出将所有小妾赶去别院居住的想法,不仅如此,还不时推搡李昞以此泄愤,而这让李昞心生恼怒,转身离去。看到李昞的离去,曼陀委屈的大哭起来,她不明白李昞为何不同杨坚一样哄着自己,反而会生气。

  而在蒲阪处,杨坚还在为曼陀而伤心,一旁的杨忠见状告诉杨坚,他不该只顾及儿女情长,反而应该从中振作,并且不应该因此记恨独孤家。事实上,蒲阪处于征齐的要冲,杨家这段时间忙的不可开交,为了不同独孤信一般被赵贵陷害,他们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此时杨坚才得知独孤信被赵贵算计,甚至危及了伽罗,这消息让他一时失神。接着,杨忠告诉杨坚,只有紧握手中的兵权且远离京城才会让使杨家满门在这乱世之中站稳脚跟,杨坚听闻终于将原先的阴霾一扫而空,振作起来。

  这边,般若将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宇文毓,并故意买通大夫缩短了自己怀孕的日子。宇文毓得知后高兴的不知所以,并兴高采烈的去通知刚下朝的独孤信,这时的般若才放下心来,宇文毓对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信任。而独孤信听闻后自然也喜不自胜,一旁的宇文护听闻却心生怨气。

  不久后,伽罗来看望般若,可此时的般若却心神不宁,她明白自己怀孕的消息一旦传出,必定处于风口浪尖,圣上至今无子,自己一旦生子必定会引得宇文觉的不满,从而让赵贵除掉自己。伽罗听闻主动提出替阿姐解决赵贵,可是般若却拒绝了,因为她不希望自己的妹妹涉世太深。而此时宫内,宇文觉得知此事后不禁紧张起来,一旁的赵贵则借机继续挑拨他与独孤信的关系,并称独孤信有意扶植宇文毓,除此外还将自己这段时日遭到“贪墨”的弹劾归结于宇文毓和独孤信的诡计,为的就是让圣上远离自己,并建议让宇文觉趁独孤信兵力微弱的时机将他一举拿下。可不料软弱的宇文觉却迟迟不敢下决定,反而决定叫来一众美女试图诞下子嗣来保帝位。

独孤天下第20集剧情介绍

  阿护般若达成合作 曼陀在陇西遭冷遇

  经过调查后,哥舒告诉宇文护,般若的骨肉不足两月,所以一定是宇文毓的孩子,听即此,宇文护心如刀割,他没想到般若会在与自己欢好后还与宇文毓同床共枕,而这让他无法接受。

  而此时的宁都王府内,宇文毓却不顾自己的尊贵身份爬上后院的橘子树想替般若解馋,看到此时满身狼狈的宇文毓,般若的心中更加愧疚。接着,宇文毓告诉般若自己已经想好了孩子的名字,若是男孩就叫阿贤,若是女孩就叫阿素。望着满脸幸福的宇文毓,般若的心一阵阵的痛楚,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样不真实的幸福。而与般若一起长大的春诗自然了解般若的复杂心情,于是便在入夜后劝说般若不要再纠结于独孤天下的预言,反而应该好好把握宇文毓,与他长相厮守,可般若却难以轻易放弃多年的夙愿。

  陇西郡公府内,冯氏带着府中一众子女来拜见曼陀,而曼陀则一副大度的主母模样,可是却在五姑娘敬茶时故意拖延,让五姑娘失手打翻茶杯,却不料惩罚五姑娘不成,反而让五姑娘被茶水烫伤。闻声而来的李昞在看到五姑娘的伤势后有些恼怒,再加上旁边姨娘的煽风点火后,他更是对曼陀心生不满。可没有眼力劲儿的曼陀还在李昞面前撒娇希望他为自己做主,可是李昞却对眼前胡搅蛮缠的曼陀更加不满,并对她大加指责,然后转身离开,曼陀见状忍不住又大哭起来。而始作俑者又看似善解人意的冯氏则借机前来宽慰李昞,这让李昞心中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并将府内庶务重新交还给冯氏。

  接下来,在秋词安慰下的曼陀终于平静下来,并准备前去书向李昞示弱,却在途中被冯氏阻拦,在冯氏的有意挑拨下,曼陀心中对李昞更为不满,并准备借机冷落他,让他对自己关心起来。入夜后,李昞来到曼陀门外,可不料曼陀不仅迟迟不开门,反而让他负荆请罪,而这样的要求无疑让李昞大失颜面,于是李昞再次转而离开。曼陀大惊,从前奶娘曾告诉她男人都会疼惜柔弱的女子,可是李昞却似乎与奶娘说的不同。一旁的秋词见状告诉曼陀,李昞不同于独孤信,他见惯风月,对于这些伎俩也早就了然于心,不会中计。曼陀听闻又忍不住大哭起来,她已经有些后悔嫁入陇西公府,若是杨坚定不会这般对待自己。

  这边,宇文毓带着般若来锦鲤池看鲤鱼,希望博得好彩头;除此外还端来山楂糕以解般若害喜之苦,可不料般若自小便不爱山楂,宇文毓只能作罢,并准备带般若离开。却不料在他们离去后,春诗发现池中锦鲤全数死亡,谨慎的般若得知后支开宇文毓,重回锦鲤池,并发现山楂糕中藏有剧毒,她明白这一定是宇文护的手脚,他此举是想毒死宇文毓。为了不再生事端,般若决定主动去寻宇文护。

  不久后,般若便与宇文护来到云锦阁叙旧,并告诉宇文护孩子的父亲是他,事实上,自己已经怀孕三月,为了隐瞒这事自己才会故意说小月份,宇文护听闻大喜,从前的怨气一扫而空。接着,般若劝说宇文护不要再对付宇文毓,因为他拥有尊贵的身份,而这会让他们的孩子获得同等的尊崇,所以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推宇文毓登上皇位,让他们的儿子名正言顺的继承大统,听即此,宇文护大喜,他愿意配合般若的计划。事实上,此举不但是般若为了达成独孤天下的夙愿而做出的决定,同时也是为了保住宇文毓的性命。

  接着,般若回到王府并将这一切告诉伽罗,希望她配合自己,在隐瞒阿爹这孩子身份的情况下,劝说阿爹不再帮助宇文觉,冷眼旁观,让宇文毓成功登上皇位。听即此,伽罗心中隐隐有些担忧,可是为了帮助阿姐,伽罗还是应允。

  入夜后,宇文护便叫来绣娘绣了不少小孩子的衣袍来彰显自己的喜悦,可哥舒却忧心起来,他担心宇文护所做的一切是替别人做嫁衣。而事实上,宇文护也并非得意忘形,他知道般若此举是为了留宇文毓一条性命,可自己也绝不会任由事情就这样发展,他总有一天还是会杀死宇文毓。

  这边,伽罗回到丞相府后,将今早般若受到毒害的事情推脱到宇文觉身上,并告诉独孤信,正因如此阿姐才会想要与宇文护合作勤王,并希望他不要多加阻拦,独孤信没有犹豫,点头应允。事实上,独孤信的心中很是煎熬,他违背了先帝的遗愿,不能保住宇文觉的帝位,这让他再没有脸面当朝为官。

  接下来的日子,般若一直在筹谋勤王的事情,并已经与京城外五营大将军达成合作,他们会全力配合自己起兵的举动。而为了更顺利的起兵,般若已经放出风声让赵贵误以为宇文护的征齐大军回朝之日就是他们政变之时,如此一来赵贵就会想提前除掉宇文护与宇文毓,而他们则可以借清君侧之名除掉他,然后逼宇文觉退位。可是宇文毓听完这计划后却忧心不已,他只想安稳度日,不希望招惹是非,况且宇文护的参与更是让他心怀芥蒂,可是在般若的周劝说下,他只能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