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21集剧情介绍

  宇文觉被逼退位 宇文邕离开寺庙

  因为这段时日的操劳,般若的身体变得有些虚弱,再加上对宇文毓的愧疚,她的心思也更加沉重。可是为了独孤天下,她必须生下这个孩子。而这边,伽罗这点时间也有些郁闷,她不知道自己现在为阿姐隐瞒的一切究竟是否正确,而小冬在看到伽罗这般难过后,便告诉她,乱世中人最重要的不是执着于过去而是手握将来,这番话终于让伽罗的心情明媚起来。

  皇宫内,赵贵借皇帝的名义召集了一众大臣议事,可独孤信却称病未来,可是此时的赵贵无法再等,于是着手准备刺杀宇文护与宇文毓。在这两人如约而至后,赵贵和宇文觉将其他臣子赶出殿外,准备手刃宇文护与宇文毓。可却不料想事情在一瞬间天翻地覆,此时哥舒率领征齐大军冲进殿内,反而将宇文觉与赵贵挟持住。而为了保命,宇文觉对百官宣称赵贵失德,而自己则因为误信奸臣,所以主动退位传位于宁都王,百官大惊,可是在宇文护的威逼下,他们只能接受。接下来,宇文护继续威逼宇文觉亲手杀死赵贵,可他却迟迟无法下手,而赵贵竟口出狂言,说起宇文护与般若曾经的情感纠葛,而这让向来软弱的宇文毓大怒,于是亲手了解了赵贵。

  第二日,宇文毓正式被任命为新帝,而般若也终于实现了成为皇后的梦想。登基大殿上,宇文毓在般若的授意下让宇文护免于跪拜,以此给他如从前般的荣宠。而接下来,宇文邕也被赦免得封亲王,离开寺庙。这边,独孤信主动向般若请辞离开朝堂,般若劝说无果只能看着阿爹离开。另一边,在宇文护的授意下,赵贵被鞭尸,而他的驻国之位由哥舒担任,除此外,宇文觉则被贬为略阳公,罚去成陵为先帝守孝,面对这样嚣张跋扈的宇文护,宇文毓心中烦闷,竟在返回宫殿后失手推到了般若,而这才让他冷静下来,接着般若劝说宇文毓不要与宇文护正面冲突,而应该徐徐屠之,宇文毓应允。

  不久后,宇文护不顾君臣礼法,独闯般若的大殿来看望她,这让般若心生不满,可是表面上她还是只能佯装温顺。接着,般若告诉宇文护自己的阿爹决定不再为官,宇文护听闻并没有多加在意,反而一直关心着般若的身体,期望着孩子顺利的出世。而一旁的春诗为了避免惹出闲言碎语,以宫禁为由想将宇文护赶走,而般若也以不希望他们的孩子在今后继承皇位时有异议的理由劝说宇文护赶紧离开,宇文护听闻也觉得有道理,于是和般若约定今后在龙兴寺见面,于是便离开了。

  这边,独孤信告诉伽罗,宇文邕身体虚弱,很难活过三十五岁,所以他不希望他们成婚。听到这,伽罗心里很是难过,可是为了让阿爹不再为自己担忧,她决定放弃与宇文邕成婚的念头。不久后,伽罗将宇文邕单独约了出来游湖,并告诉他阿爹的想法,可是宇文邕并不难过,只要可以守在伽罗身边,他就已经心满意足。

  另一边,曼陀在陇西公府的生活却并不如意,李昞的冷漠与冯氏等人的欺压都让她心中郁结难平。看到这样消瘦的曼陀,秋词心中也很是难受。而此时,新帝登基的事情已经传回陇西,这让这些日子备受冷落的曼陀重获风光,一众妻妾都来向曼陀敬酒,可是向来心气高傲的曼陀却不领情,惯会见风使舵的冯氏主动退居屋外领罚。而李昞虽然对曼陀此举有所不满,可是碍于她如今的身份,还是忍下耐心与曼陀琴瑟和鸣起来,看到这一切,秋词才放下心来。

  可是为了让曼陀的宠爱更为长久些,秋词建议曼陀不要再仗着般若的身份而欺压府内的妻妾,因为她们的姐妹关系并不要好,所以为了以防他人察觉,她还是应该与那些妻妾好好相处。曼陀听闻心中也有了思索,并准备主动修书向父亲认罪,以此好好依靠独孤家为自己撑腰。一段时日后,般若便收到了曼陀的道歉信,她心中明白曼陀并非诚心悔改,可是碍于姐妹亲情,她还是会出手相助,并准备将前朝睿智冷静的王女史派给曼陀去帮衬她。接着,般若还找来宇文毓,希望他可以多多点拨陇西公,让曼陀在那边生活的更好,宇文毓听闻连连应允。而般若却在喝茶时,无意中看到了宇文毓颤抖的双手,这让她很是忧心,在秘密询问过太医后,般若才得知,宇文毓中了水银之毒一月有余,这会使他慢性死亡,并且难以完全康复,听即此,般若心情沉痛,她明白这一定是宇文护动的手脚。

独孤天下第22集剧情介绍

  王氏助曼陀重掌大权 宇文护下药欲害皇帝

  宇文毓中毒一事让般若明白了宇文护的野心远比自己想象中深厚,为了保住宇文毓的性命,身体日渐沉重的般若只能前去求助独孤信,让独孤善入宫担任宿卫一职,帮衬宇文毓。听完这些话,独孤信的心中难受,可是为了与般若的亲情也为了让宇文毓活下来,独孤信决定重返朝堂,与宇文护分庭抗礼,从而缓解宇文毓的性命之忧。接着,独孤信建议般若再生下这个孩子后,便谎称夭折将他送走抚养。因为只有这样,宇文护才会看在她痛失亲子的分上绕过宇文毓一命,听完这番话,般若心如刀绞,低头应允。

  女史王氏不久后便抵达陇西,而这王氏并不是寻常女官,她与李昞的母亲是表姐妹,从辈分而言算是李昞的表姨。事实上,王氏已经知晓这陇西公府中曼陀被欺压的事情,所以在初到府时,她便当着曼陀与李昞的面,以冯氏的妾室身份打压她的气焰,接着,王氏以冯氏还未正式登记纳妾文书的理由羞辱冯氏只不过是个低贱的通房,碍于王氏的辈分和官职以及她咄咄逼人的模样,冯氏只能服软,可心有不甘的冯氏岂会善罢甘休,为了博得李昞的同情,她故意在在李昞面前佯装被欺压到柔弱的昏倒,岂不料王氏竟抢先一步,直接将一杯茶水泼在了她的脸上识破了她的诡计,冯氏羞愤不已。而李昞为了化解尴尬,决定将冯氏禁足以示威严,却不想王氏婉拒,并提出让冯氏头顶李家家谱在内院跪十五日以做惩罚,李昞虽然心有不满,可是碍于王氏的悲愤,他还是应允了,而曼陀在看到这一切后不禁满心欢喜,她总算是在李昞面前扬眉吐气了一把。

  皇宫内,宇文毓这几日都在查阅古籍,想要替他们的孩子娶个名字,却不料般若阵阵发呆,而般若只能谎称自己是因为父亲即将复职而高兴。单纯的宇文毓并没有多想,并准备让般若来挑选孩子的名字,可般若却百般推脱,事实上,般若并非不在意这个孩子,而是因为担忧这孩子今后的命运才这般郁郁寡欢。不久后,般若支开宇文毓与太医单独会面,并得知宇文毓书房的香炉内有马钱子,这位中药会让人癫狂致死。般若明白这一定是因为宇文毓这段时间良好的精神状态引起了宇文护的猜疑,才会换这样更为猛烈的药,为了让宇文护不再察觉,般若命太医将马钱子换成其他会使宇文毓头疼但不伤身的药。

  在般若看来宇文护太过心狠手辣,如此以往宇文毓迟早会命丧黄泉。而一旁的春诗看到般若这些日子为宇文毓所做的一切后,不禁心生好奇,问起般若究竟心谁所属,可是般若却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在她看来宇文护的确爱自己,可是在皇权地位面前自己只能退居其二,可是自己在宇文毓心中却是唯一的。如此言辞让春诗明白,般若如今更加偏向宇文毓,而为了保护宇文毓,般若心生一计。

  第二天,般若主动邀约宇文护来到龙兴寺一聚,宇文护如约而至,散步时,般若佯装疯癫让宇文护杀掉他府内的所有孩子,宇文护怎么会同意,于是在推搡中间,般若假意被宇文护推下阶梯,从而引得自己早产。事实上,般若的早产是因为她早已吃下催产药,而她的摔跤也是因为早就查出台阶上抹有清油,而这油是赵贵余孽所为,可是为了让宇文护更加愧疚,般若买通下人栽赃宇文护的世子宇文训。

  屋外,宇文护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着正在生产的般若,却不料等来一个男婴胎死腹中的消息,情绪激动的宇文护想要冲进房内,而此时的春诗则不得已将般若刚生下还未看一眼的亲生的女儿带走,送往济慈院。在在宇文护进来后,般若便歇斯底里的哭喊起来,而这样的虚弱的般若让宇文护心如刀绞,若不是因为自己,他们的孩子又何苦会夭折。可是如今自己却不能陪伴着般若,因为他不能让般若遭受闲言碎语。

  宇文护走后,般若才放下心来,并让春诗通知皇宫自己早产,孩子夭折的事情。不久后,宇文毓便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看到病榻上虚弱的般若,宇文毓心中悲愤,接着般若便告诉宇文毓自己已经将赵贵余孽的责任推到了宇文护的身上,如此一来便可以暂时的牵制宇文护,而宇文毓则更加内疚心痛起来。

  这边,曼陀在王氏的授意下将李府内所有的女眷都彻查了一便,了解了府内所有人的底细。可是在彻查的时候,兄长身居李昞军队要职,又孕有二公子的裴锦娘却格外不配合,可不料王氏并不害怕,反而让秋词直接扇了她一巴掌。恼羞成怒的裴锦娘转身离开屋内,准备向李昞告状,可不料被家丁捉住并压在水里醒水,一旁的二公子见状只能央求王氏放过自己的娘亲,可是王氏却不肯轻易放过裴锦娘,反而将她打了一顿,此时的裴锦娘才终于领悟到王氏的厉害,只能连声求饶。

  接着,曼陀循声而来,看到锦娘的惨状,她心里甚是得意。不料王氏却提出让曼陀抚养所有子女的要求,可是心气高傲的曼陀哪里肯同意,于是王氏告诉曼陀,只有得了孩子才会赢得李昞的欢欣,况且身为主母的她只需要偶尔与他们见面而已。可是曼陀还是不肯,并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在李昞面前撒撒娇,他就会一辈子宠爱自己。听即此,王氏只觉得可笑,并告诫曼陀不要如同姨娘一般耍小性子,而是应该举止端庄的打理后院,为李昞分忧,曼陀这才明理,并准备按王氏的建议去做。接着,王氏告诉曼陀,李昞此人处处留情,定会心疼锦娘,所以若他问起今日锦娘遭受的惩罚,曼陀只需故意吹捧,让他感觉十分的有面子,这事情便会顺利的解决,曼陀听闻牢记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