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23集剧情介绍

  曼陀李昞重修旧好 般若欲刺伤小丽华

  经过王氏的调教,曼陀在入夜后便放下身段,送了不少补品给锦娘补身体,不仅如此,她还主动向李昞诉说了早上的事情,而为了让李昞彻底放下心中的怨气,曼陀还特地准备了一桌好酒菜,并在席间软硬兼施,不仅为早上的不当而道歉,也替得罪了不少人的王氏求情,这样温顺又懂事的曼陀让李昞心中的怨气彻底消散。曼陀见状趁胜追击,提出自己愿意抚养府内的公子和小姐以彰主母仁德,李昞听闻更加喜不自胜,与曼陀缠绵悱恻了一番。

  这边,一个月后,身体终于大好的般若前来济慈院看望女儿,可是却不料孩子在哭时竟显示出一只蓝瞳,事实上这孩子与宇文护一般,在情绪激动时便会显露蓝瞳,般若见状大惊,她本希望这孩子可以平安度日,可是如今这异瞳注定了会让她无法平淡此生,激动的般若拿起匕首准备刺瞎这婴儿的那只蓝瞳,一旁的春诗和伽罗苦苦相求阻拦,可是还未动手,身体虚弱的般若便昏迷了过去。春诗看到这样的般若很是心疼,她们原来是想以养女之名将这孩子接回宫中抚养,可这只蓝瞳却注定了这女儿与般若无缘。不久后,般若被春诗带回宫中,可心绪难平的般若却噩梦缠身,梦中都是这孩子对她的怨恨与诅咒,而一旁的宇文毓看到妻子的慌乱模样更是心疼不已。

  第二天,般若便将独孤信与伽罗叫来商讨,她此行是想告诉独孤信自己不会再与这孩子有任何瓜葛,并希望将这孩子送走。听闻般若的想法,独孤信很是难受,他虽然曾经有过相同的想法,可是在面对这样鲜活的生命时他终究不忍,况且般若的诬陷,已经让宇文护的世子被暴打了一顿,赶出了京城,而她现在竟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这让独孤信无法接受。看到僵持的阿爹与阿姐,伽罗出面解围,并决定亲自抚养这个孩子还取名丽华。而为了让丽华的身份不被发现,伽罗和宇文邕在商议后决定谎称丽华是独孤家领养的济慈院的孤儿,而今后也会限制丽华的外出,以此保证她的身份不被宇文护发现。

  另一边的陇西公府正要举办李昞的大寿,而王氏则建议曼陀趁这宴席多结交一些名门夫人。此时下人来报,膳房的厨子都不约而同的生病,这势必会让宴席出篓子,为了解决这件事情,曼陀决定拿出自己的体己去西门盛兴楼订三十桌酒席送来郡公府,王氏看到这样处变不惊的曼陀很是满意。而事实上,厨子的生病都是冯氏一手安排,她就是希望曼陀在宴席上出丑,而见到曼陀顺利解决此事后,冯氏又心生一计。

  宴席上来了不少女眷,而曼陀极少在外走动,冯氏便想借此羞辱曼陀。却不料在王氏早就打探好了这些女眷的身份,钻研透了姓氏录,所以曼陀并不惊慌,反而如鱼得水。而席间的女宾看到曼陀端庄大方的举止也迅速审视夺度的站在了她这边,一同取笑身为妾室的冯氏。看到这般落魄的冯氏,曼陀心中隐隐有些得意,而王氏却告诉曼陀她应该引以为戒,只有怀上孩子,改立世子才可以站稳脚跟,曼陀听闻有了思索。

  京城内,独孤信已经重返朝堂,而宇文护因为久久沉浸于失子之痛所以一直对独孤信与宇文毓多番忍让,并同意了宇文邕代替哥舒担任驻国之职。对此哥舒却很是担心,可是宇文护却无暇顾及这些,他的心中满满是对般若和那孩子的愧疚之情。退朝后,宇文毓将宇文邕叫来商讨,他告诉宇文邕自己之所以会赐他官职不仅仅是为了一同对抗宇文护,更是为了让独孤信对他另眼相看,同意他与伽罗的婚事。宇文邕听闻很是高兴,于是赶紧出宫将这喜报告诉伽罗。

  不久后,宇文邕便马不停蹄地来到济慈院,而伽罗听闻宇文邕升官后也很是高兴,接着伽罗请求宇文邕进言圣上扩张济慈院的规模,造福百姓,宇文邕欣然应允。不久后,两人一同前去观音庙替丽华求平安,希望她可以安稳度过此生。看到这样的伽罗,宇文邕心中思虑万千,伽罗如今终于如同般若一般渐渐端庄沉稳起来,这让他很是高兴。接下来,宇文邕在佛像前起誓希望与伽罗共结连理,伽罗很是惊讶,可是看到宇文邕那双真挚的双眼,伽罗只能点头应允。可是回到丞相府后,伽罗却闷闷不乐,事实上她并不清楚自己对宇文毓的感情是不是男女之情,而小冬也看出了伽罗的心思,在她看来伽罗并不爱宇文邕,他们之间更多是是亲情,所以伽罗才会如此苦恼。

  第二天,宇文毓便来到济慈院宣旨进行扩张,不仅如此还带了不少粮米给这些乡民。在伽罗看来,宇文毓此举不仅是想替般若做些善事,更是希望收买民心与宇文护对抗。接着,伽罗将自己想在洛南开采矿石的事情告知宇文毓,希望得到支持与首肯,原来在北魏百姓是不可以拥有私田的,为了满足伽罗的心愿,宇文毓赐伽罗为郡君,并将那块土地作为她的封地,赏赐给她,不仅如此,还将济慈军正式编为伽罗的护卫,伽罗听闻不胜欣喜。

  离开济慈院后,宇文毓便理来到龙兴寺替般若祈福,却在离开时却发现了一个慌张的小和尚,那小和尚因为受不了内心的谴责,于是将那日自己在寺庙里看到的一切告诉了宇文毓,此时宇文毓才知道那日般若滑胎时宇文护真的在场,并误以为台阶的清油真的是太师世子所抹,般若也是因为太师的推搡而早产。这样的真相让宇文毓心如刀绞,原来他们的孩子真的是宇文护所杀。

独孤天下第24集剧情介绍

  般若阿护达成新协议 独孤信松口伽罗婚事

  回到宫殿后,心气不顺的宇文毓向般若询问那日她与宇文护争执的内容,般若大惊,可是她很快便调整好了心情,并谎称宇文护是因为对自己父亲即将重返朝堂而心生不满,所以他们才会发生争执并失手将自己推下楼梯。听完这番话,宇文毓更加愤怒,并准备找宇文护兴师问罪,而为了圆谎,般若只能跪倒在地上苦苦哀求宇文毓不要找宇文护算账,而宇文毓看到这样低三下四的般若更加心痛,他如今身为皇上却无法护住自己的妻女,这让他感到深深的无力,他告诉般若自己很想重回王府,不再纠结于皇位,可是般若怎么可能将这费尽心力让出这皇位,于是她请求宇文毓不要轻言放弃,他们可以利用宇文护的愧疚之慢慢心扳倒他,宇文毓点头应允。

  事实上宇文毓仍旧无法平息心中的怨气,他一定要让宇文护死无葬身之地。接着,他便下令将国库内的财物折成现银,并准备召集从前王府的两千亲卫意图除掉宇文护。这日,宇文毓约宇文护出城狩猎,并在打猎途中,封赏了英勇的尉迟康为校尉,除此外还将自己的亲卫封为羽林率。对此宇文护却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宇文毓不过小儿把戏,翻不起大浪,于他而言如今怎样挽回般若的心才是重中之重。

  这边,伽罗将丽华带来观音寺给般若看,可是般若却不愿意再看到这个孩子。事实上,般若已经怀了与宇文毓的孩子,她发誓一定会好好保住这个孩子,做到独孤天下,伽罗听闻虽然为丽华心痛,但还是只能放弃让般若与丽华再相见的想法。

  回到丞相府后,伽罗将这件事告诉了独孤信,可是独孤信却很理解般若的绝情,并劝说伽罗不要对般若心生怨气,而伽罗也明白般若的难处,所以她今后一定会加倍的对丽华好。接着,伽罗向独孤信聊起宇文邕的近况,独孤信自然理解伽罗的用意,他明白宇文邕对伽罗的真心,于是承诺若宇文邕近日不再身体抱恙,他便应允这桩婚事,伽罗听闻很是高兴。可独孤信却不能这般高兴,事实上近日朝堂之上,宇文毓的越发激进,可是出于对丽华事情的亏欠,他还是会尽力帮衬,平稳他与宇文护的关系。

  另一边,般若再几个月后终于与宇文护见面,并告她自己之前早就中了马钱子的毒,所以才会胎死腹中,无论发生政治与否,那孩子都会死。宇文护听闻更加愧疚,并发誓会今后一定会善待她。般若见状得知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于是告诉宇文护自己已经与宇文毓有了新的孩子,她希望宇文护可以保佑他们一家三口的平安。宇文护听闻大怒,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般若竟然和别人有了孩子,可是他那么爱般若,为了与她重修旧好,弥补自己的过错,宇文护含泪应允,承诺若宇文毓安分守己,那么自己便会扶持这个孩子登上帝位。

  哥舒得知此事后却十分不解,这样的承诺会让宇文护这些年来的筹谋崩溃一窥,可是对宇文护而言,他不希望般若再恨自己,所以他愿意付出所有,况且宇文毓最近的激进做法就注定了他难以长命。于般若而言,她并非薄情寡义之人,宇文护刚才憔悴的模样是她从所未见的,她也很是心疼,可是如今她好不容易摆脱过去那个错误怀上了新的孩子,她绝不能因为心中的迟疑而重蹈覆辙,她一定要独孤天下。

  朝堂之上,宇文毓正式宣布封尉迟康为车骑大将军,开府同三司,可是哥舒却上前阻止,在他看来,尉迟康并没有建功立业,不配与自己平级,独孤信看到如此激进的宇文毓有意出面阻止,可是身体日渐衰弱的独孤信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甚至咳出了血。但令人没想到的是,宇文护并没有反对。可是般若再知道这件事情后,却十分担忧,在她看来这次宇文毓的做法太过激进,即使这次成功提拔了尉迟康,但今后也很那再对其他亲信委以重任,拉拢朝臣了,宇文毓听完后悔不已,可也无可奈何。

  不久后,宇文护独闯后宫寻找宇文毓,并告诉他宇文觉自尽身亡的消息,事实上,这是宇文护给今日宇文毓的莽撞行为而做出的警示,宇文毓听闻慌张不已,连连后退,生怕宇文护做出越矩之事。与此同时,他的心中却种下了更为坚定的种子,他一定要让宇文护付出代价。丞相府内,独孤信在经过诊断后得知自己只有半年的寿命,可是他并不难过,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并早就准备向故去的宇文泰谢罪。可是他却放心不下自己的一众儿女,他害怕自己不能守护他们的一世安稳。

  这天,宇文护来到丞相府拜访独孤信,而他此行是希望独孤信可以劝说宇文毓不要太过激进,因为他不想因此而让般若在中间左右为难。宇文护的拜访是独孤家始料未及的,伽罗与小冬甚至未能将丽华藏起来,而宇文护在看到丽华后,忍不住逗起了这个孩子,事实上向来冷情的宇文护本不会对孩子产生兴趣,而对丽华的高看也许就是冥冥中的血缘纽带。一旁的伽罗与小冬却对宇文护的举动紧张不已,为了防止再生事端,伽罗决定再抱养一个差不多年岁的孩子回府抚养。接下来,宇文护便将自己此行的用意告诉了独孤信,这番话让独孤信更加忧心,他明白宇文护的野心远不是他可以控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