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27集剧情介绍

  独孤伽罗暴风成长 独孤信终无憾自杀

  新婚过后,伽罗便要彻底接管京中的杨府,而这府内的丫鬟都对没有世子的婚礼议论纷纷,对伽罗很不待见。而姗姗来迟的伽罗并不气恼,她大度的赏赐了下人们不少钱财,接下来,管家忠叔将杨忠事先的嘱咐的账簿嫁给了伽罗,让她主持中馈,伽罗应承下。并随即让小冬担任内管家,除此之外她还将所有的仆人籍贯身份都整理了一遍。而在府中做事多年的丫鬟们都对这件事深感不满,觉得麻烦,伽罗见状杀鸡儆猴,直接遣走了一名丫鬟,对此下人议论纷纷,他们既对伽罗的恩威并重深感佩服,也深深担忧如此行事果决的伽罗是否能与杨坚相处融洽。不久后,济慈军便来到杨府,这下府内众人才惊觉伽罗的郡主身份。

  接着,昨日本十分冷清的杨府突然宾客盈门,而这都是因为帝后送来重礼以示对伽罗的看重,除此外权倾朝野的太师也送来贺礼,这样的举动无疑证明了太师与独孤信的关系并未如同外传般不合。而伽罗面对这些心怀鬼胎的宾客也并未流露出丝毫不满,反而笑脸迎人的接待,让那些想来看笑话的人失望而归。

  入夜后,伽罗却突然忧心起来,事实上她又在苦恼如何面对差点做了自己姐夫的杨坚,而与此同时远在陇西的曼陀也已经得知伽罗与杨坚的婚事,这样的消息让曼陀一时无法接受,杨坚曾经对自己许诺,如今怎么能另娶他人。于是心急如狂的曼陀便不顾秋词反对准备连夜进京去了解此事,此时,王氏循声而来,得知曼陀如此疯癫行径的原因后,她警告曼陀铭记自己身份,不要再惦念与自己无关的东西,曼陀这才平静下来。可是她的心里却还是无法放下对杨坚的情意,一直拿着杨坚送给自己的簪子发呆。王氏见状气急,并告诉曼陀她刚刚把出了她怀孕的脉象,所以这时候不能再一意孤行,曼陀听闻很是惊讶同时也欣喜了起来。

  接着,王氏告诉曼陀这门婚事并非伽罗有意抢夺她的心上人,而是因为独孤家现在举步维艰,之前尉迟康打着丞相府的招牌与宇文护为敌一事让独孤信备受牵连,而如今甚至连圣上也会在一年之后禅位,所以为了保独孤家的平安,独孤信才会这么着急的将伽罗嫁给身为朝中重臣的杨家。可曼陀却迟迟不能相信这样的事实,她无法想象在没了独孤家的支持后,她在陇西公府的地位会如何。想到这,曼陀突然清醒了过来,她明白自己如今只能依靠这个孩子和王氏,事实上作为般若派来的女官,王氏最大的依靠便是帝后,可如今宇文毓的地位已经不保,所以如今的王氏只有依靠曼陀才能保持自己的尊荣,她们俩如今荣辱与共。而为了保证曼陀肚子里的孩子顺利出生,王氏警告秋词在曼陀胎像未稳之前隐瞒此事。

  几日后便是伽罗三朝回门的日子,而独孤信的身体也在这几日更加的虚弱了起来,为了不让伽罗担心,独孤信一直佯装强健,可伽罗还是察觉到了独孤信的虚弱,她心中知晓阿爹的时日已经不多,所以自己一定要在阿爹面前保持笑容。接着,独孤信语重心长的告诉伽罗,今后一定要和杨坚和睦相处,并看着杨忠慷慨赐婚的分上对杨坚礼让三分,除此之外他还希望伽罗不要再记恨曼陀,要相互扶持的生活下去,伽罗含泪应允,不久后便重新回到杨府。

  回到杨府后,伽罗便马不停蹄地缝制帽子希望送给阿爹作为礼物,而此时的独孤信正在连夜修书。第二天很快就来临,管家进门时却发现独孤信已经穿上了他随先帝征讨时的战袍自杀了。伽罗得知消息后赶忙跑回独孤府,望着阿爹的尸体,伽罗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她无法相信昨日还在自己面前的阿爹就这样去了。事实上,独孤信的自杀是为了以自己的性命作为交换保住独孤罗。因为这场突变,伽罗也在一瞬间迅速成长起来,她发誓会撑起独孤家,会护住独孤罗。

  不久后,般若也匆忙赶回丞相府,而宇文护得知这事后也匆忙赶来,看到宇文护后,本就虚弱之极的般若气火攻心昏了过去。宇文护见状心中很是气恼,他无意逼死独孤信,可如今全京城都认为这是自己所为,甚至连般若都不相信自己,可他却无从辩解。接着,伽罗走了出来,将虚弱的阿姐带回府中并拦住了想要一同进来的宇文护。

  等到般若醒来后,伽罗便将阿爹留下的信交给般若,信中独孤信告诉般若,他的自裁是为了让宇文护心生愧疚,并因此忧容她与圣上,如此一来独孤家才不至于完全衰败,而振兴独孤家的希望便是般若腹中的孩子,只有独孤家的男子依靠着那孩子皇家的身份才可以更顺利的重振家风。看完信后,般若才惊觉父亲的智谋是自己远远不及的,所以为了独孤家她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平安生下皇子,不让父亲失望。不久后,伽罗便披麻戴孝为阿爹送葬,而大街上也有不少佩服独孤信忠义的百姓自愿跟随,而般若为了腹中的孩子并未随同,由宇文毓代替出行。

独孤天下第28集剧情介绍

  杨忠杨坚齐进京 宇文护痛失虎符

  在独孤信的坟墓前,宇文毓放下了自己皇帝的身份进行跪拜,他心中明白丞相是因为自己才会自裁,而他现在能做的便是穷尽一生护般若与孩子周全,除此之外他还以天子之名起誓定会将宇文护铲除以慰丞相在天之灵。

  这边,本身在甘州的杨坚终于赶回杨府,对于这门突如其来的婚事他没有办法接受,再加上自己的心中只有曼陀,所以他定进京要退婚。杨忠听闻大怒,连胜指责这个不孝子,此时杨忠的夫人拿来京中传来的信件,此时的杨忠才知道独孤信去世的消息,并明了独孤信这么着急议亲都是为了托孤。杨坚听闻终于放下退亲的念头,并准备过段时间与伽罗商量和离。而此时更重要的是随父亲一起进京,利用独孤信被宇文护逼死的消息给宇文护致命一击,从而保护圣上,杨忠听闻点头应允。

  另一边,独孤信的丧礼已经办完,可是伽罗身上的担子反而更重了,如今她得兼顾杨府与独孤府的中馈,而这让她更加成熟了起来。不久后,心系伽罗的宇文邕前来看望,并告诉伽罗自己已经在丞相的坟前发过誓,他会以兄长的身份来继续守护她,伽罗很是感动,可心里却不想再麻烦宇文邕。

  与此同时,京中下起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大雨,百姓都盛传这是老天爷在为独孤信伸冤,而更凑巧的是宇文护的府宅上方聚集了不少的雷电,甚至还劈破了他母亲的陵墓。而这让宇文护心中愤懑不已,他从未想要逼死独孤信,可如今所有的人都认为是自己所为。为了平息这谣言,宇文护上书并提议让独孤信陪葬帝陵,以表忠勇。可宇文护不知道的是,他府上的天雷并非偶然,而是伽罗再同般若商量后,依照猎户所交的办法,用硝石和硫磺制造出的雷电假象。因为只有这样,才会让宇文护主动上书成全阿爹的一世英勇。

  而接下来,般若告诉宇文毓,他现在需要做的便是等杨忠进京,以他的驻国地位再加上与独孤信的生死之交,他定会在独孤信之死上做文章,拉宇文护下马,而宇文毓只需要从中配合,逼迫宇文护还回虎符。宇文毓和般若听闻后却都不赞同,元旦过后宇文毓便会禅位,如今拿回虎符便是与宇文护起正面冲突,而且独孤信也不希望他们为自己报仇。可是被仇恨蒙住眼睛的般若却不听他们的劝诫,执意要让宇文护身败名裂。

  几日后,杨忠与杨坚抵达京城并在独孤信的坟墓前祭拜,而伽罗再听闻后也随之而来拜见杨忠。看到伽罗与几年前不同的端庄沉稳的模样,杨坚一时有些恍惚。而伽罗此时还没有心思与杨坚叙旧,她此次前来是为了告诉杨忠阿姐的计划。不久后,朝堂上,杨忠便以独孤信之死逼迫宇文护认罪,可是宇文护及其党派都拒绝承认,事实上,杨忠此次进京带了不少兵马,如此便能更顺利的让宇文护交出虎符,而这个提议让朝堂上顿时风起云涌,一片混乱。就在此时,般若款款走进大殿并以万古名声威逼宇文护交出虎符。可是宇文护又岂是在乎流言蜚语之人,而这样的反应尽在般若的掌握中。接着,般若命人将沈茂压了上来,并戳破他是尉迟康的党羽,可正是因为与哥舒有交易所以才免于一死,在这样的徇私枉法的事实面前,宇文护不得不低头,将虎符交还给了圣上。

  下朝后,哥舒便向宇文护请罪,可是宇文护并不责怪哥舒,他明白这一切都是般若的计谋,之前自己因为独孤信一死而对她心存愧疚,可如今自己决不能再因为她步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并对哥舒想要刺杀般若的事情妥协。与此同时,宇文毓,般若与杨忠父子正在为这次的成功而欣喜。接着,杨忠向宇文毓请离,因为独孤信的死边境很是不安稳,所以他得赶回蒲阪镇压叛乱,与此同时他还留下五千精兵守护京城,宇文毓听闻应允,并将杨坚封为骠骑大将军留在京中给自己助力量。杨坚与伽罗听闻均是有些惊讶,如此一来他们二人就必须得朝夕相处了。

  离开大殿后,杨忠告诫杨坚今后一定要善待伽罗,她如此的聪明懂事,又知进退当属良妻。可是杨坚的心里却只有曼陀一人,杨忠听闻有些恼火并告诉杨坚,曼陀不仅是庶出还一副小家子气,自己本就不喜。可是杨坚哪里听得进去,他依然决定等着曼陀。

  陇西公府处,曼陀的胎像已稳,而这时的王氏才告诉曼陀,独孤信早就已经自尽身亡的消息,而自己为了让她安心养胎,所以才命府中众人不得讨论。这让曼陀迟迟无法回过神来,可是她最担心的的并不是父亲的去世,而是帝后是否还在位,让自己有所依仗。在听闻京中目前一切尚还安好后,曼陀才放下心来,她现在不能伤感,而是依靠着这个孩子稳固自己的地位。

  接下来,曼陀便梳洗打扮去迎接外出归来的李昞,可是曼陀在他面前并未表现出丝毫的伤感,佯装毫不知情的样子,而这样的曼陀令李昞更加心生怜悯。接着,李昞便将独孤信的死讯告知了曼陀,曼陀听闻后佯装伤心欲绝的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