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3集剧情介绍

  般若情断宇文护 曼陀杨坚遇坎坷

  被绑架的伽罗砸晕了一个守卫并准备逃跑,因为哥舒曾经命令不能伤害伽罗一根毫毛,所以那些侍卫不敢与伽罗起争执。机敏的伽罗察觉到了这点,于是赶走侍卫独自跑到阁楼上,并点燃阁楼,想要借浓烟向爹爹和阿姐传递求救信号。

  这边,般若一行人已经看到浓烟的方向,而那里正是太师的西山别院,于是他们赶紧前往营救伽罗。可此时的火势已经无法控制,灭火已然不可能,为了救出伽罗,杨坚提议扯下这别院内的帘子以此作接应物,让伽罗跳下来,却不料帘子并不结实,伽罗眼看就要摔倒上,危急关头杨坚接住了下坠的伽罗。

  另一边,宇文护已经得知了哥舒擅做主张,抓走了伽罗的事情,他不禁大怒,转而赶往西山别院,等他赶到时西山别院已经浓烟滚滚,般若见到宇文护的到来,愤怒地拔起他身上的佩剑指着他,并告诉宇文护他们从此恩断义绝,宇文护见状用手死死抓住那箭,刹那间鲜血淋漓,他以自己母亲的名字起誓,证明今日的事情与他无关,这样的举动让般若明白,宇文护对今日之事毫不知情。此时独孤信赶来,在看到昏迷的伽罗后,他大怒并决定接下丞相之位,与宇文护彻底决裂。接着,一行人转身离开回到独孤府,并赶紧找来大夫替伽罗医治。而曼陀却并不关心伽罗,她只是不明白为何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只瞒着自己,这让她感到不平衡,可碍于杨坚还在场,她只能装作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这边,宇文护也回到府邸并喝的醉气熏天,他的脑中一直是今日般若决绝的话语,这让他的内心备受煎熬。而清河郡主在照顾宇文护时,却听到他的嘴里念着般若的名字,这让她心如刀割。

  孝闵帝三年,独孤信接任丞相,他所代表的老臣正式与宇文护分庭抗礼。这天,般若来看望伽罗,自那天开始伽罗便明白阿姐爱的是宇文护,可如今他们之间却有了隔阂。般若告诉伽罗,自己爱上了一个坏男人,可是却无力控制自己,爱情本就是让人身不由己的事。对于般若的话,年纪尚小的伽罗只是一知半解。

  接着,独孤信叫来般若,并告诫般若与宇文护保持距离。般若告诉独孤信,先帝所预言的九个字绝不是虚言,而那宇文护有能力一统天下,所以自己之前才会与他合谋。独孤信听闻大怒,他独孤家百年忠义,决不能起谋逆之心。接着,般若告诉父亲,宇文护的确很难控制,并承诺自己今后绝不会和他有任何纠葛,但为了独孤天下,她会嫁给宇文毓,因为宇文觉身体抱恙,无法生育,所以今后一定会禅让给宇文毓,如此自己就可以成为大周的皇后,让独孤家百世不倒。对于般若的提议,独孤信很难受,他不希望般若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做政治的牺牲品,可是般若爱的是宇文护,他们注定是无法在一起。而宇文毓对般若百般爱护,所以这样的婚姻对般若未尝不是好事。而这一番话被曼陀和丫鬟秋词偷听到,曼陀的心久久无法平静,在她看来自己才貌无双,独孤天下的预言一定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在独孤信看来,由于般若的婚事牵扯到皇家,与宇文护对立,所以他决定先行安排曼陀与杨坚的婚事,以免受到阻碍,至于伽罗他也会尽快安排。在般若看来宇文邕很是爱护伽罗,定能许她一个美好的未来,可是独孤信却不同意,因为宇文邕自小体弱多病,而且般若已经嫁给了宇文家,所以他不希望自己的小女儿也介入这场纷争,般若听闻只能默许。

  朝堂上,宇文护提出既然杨忠老迈多病无法亲自进京,转而让自己的儿子杨坚代替,那么就说明他已无力镇守南疆,并提议收回他的军权,以免他因此身怀二心。这样的发言让百官为之震惊,因为杨忠与独孤信是老友,而他的儿子杨坚更是独孤信的女婿,宇文护今日这样激进的做法无疑是在正式与独孤信当面对抗。一时间朝堂上风起云涌,杨坚以自己的性命起誓,八大柱国没有谋反之心。而一旁的杨坚听闻要收回兵权后,佯装害怕的晕倒了,接着独孤信便借将杨坚带回家中治病疗伤的理由离开朝堂。

  回府后,独孤信与杨坚密谈,今日若不是杨坚的这场闹剧,八大柱国的军权怕是就要被收回了。不久后,听闻杨坚受伤的曼陀赶紧前来看望,两人间的情愫日益增长,杨坚更是无法自拔。此时却传来让人一个坏消息,宇文护以关心为名派来太医为杨坚诊治,可诊治的结果确实证明了他因为惊吓而心血不足。事实上,这都是伽罗的主意,她在门外偷听到了父亲与杨坚的对话,所以为了瞒过宇文护,她将热水壶放在了杨坚的被子里,如此杨坚便被烫的心血不足。

  这边,马氏将杨坚只是被吓晕的事情告诉曼陀,曼陀听闻大惊,她竟不知道杨坚如此体弱。接着她来找杨坚闲聊,并从中得知杨坚没有建功立业的想法,更不会有自立之心,只想与她安稳度日。这样的回答让曼陀的心中充满不屑,若真的嫁给了杨坚,她如何还能圆独孤天下的梦想,于是她将目光转向了宇文邕。

独孤天下第4集剧情介绍

  宇文护般若藕断丝连 宇文邕临别告白伽罗

  哥舒认为宇文护今日在大殿上未免操之过急,事实上他的失态都是因为般若对自己的决绝,所以他才会那般迁怒于独孤信。在他看来,天下之大,只有般若才是理解他的抱负,若没有她那自己要这霸业有何用。还记得他们初相识是在宇文觉的一场宴会上,那时,宇文觉让自己表演剑术,并将他比作低贱的舞姬。那时的自己只能妥协,就因为自己的母亲是外族人身份低微,自己又天生一双蓝瞳,所以自小便处处被人针对。而那时般若却替自己解围,并以卫青等人来谬赞自己,这一幕让宇文护久久无法忘怀。接着,他告诉哥舒,今日在朝堂上,独孤信不惜以自己的性命发誓来保证八大柱国绝无反叛之心,保住他们的兵权,可是其他的老臣却不见得和他一样忠心。

  独孤府,般若支开旁边的丫鬟与宇文护私会,期间他们聊起当年的往事。那日般若在庙中礼佛,向佛祖请愿希望嫁给天下之主,而这一幕正被宇文护看到,他从来不知道还有这般霸道的女子,看到她就如同看到了自己。接下来,他故意在猎场偶遇般若,并提议赛马,两人的骑术不相上下,一直赛到密林深处,并准备射杀一头野猪,却不料被野猪反攻,而冷静的般若则一直用弓箭阻止野猪的攻击,然力量悬殊,危急关头宇文护推开野猪,两人合力将它杀死。看着眼前冷静果决的女子,宇文护情不自禁的吻了下去,并告诉般若自己有问鼎天下之心,他们会是最好的组合。同样强势的两人从一开的结合,就似乎预示了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爱情。宇文护此来是为了来和般若道歉,并希望般若不要嫁给宇文毓。可是般若却冷漠以对,宇文护的狠辣让她难以接受,更何况他还伤了自己的妹妹。宇文护听闻大怒,竟失控的抓住了般若的脖子,此时伽罗经过并大声求救,让宇文护不得不离开。

  接着,伽罗问起阿姐与宇文护的爱情,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能在一起,为什么他们要互相伤害。般若告诉伽罗,家中除了她们三姐妹,其余的男丁都在北疆任低职,这是因为阿爹不希望独孤家参与政事,以保清誉。可是一旦阿爹出事,就意味着独孤家将不会有任何外援,而是就此衰败。所以为了独孤家的百年基业,她愿意牺牲自己与宇文护的爱情嫁给宇文毓,成为大周的皇后。此时的伽罗终于明白阿爹和阿姐的苦心,也终于理解阿爹的丞相之位不是荣光而是祸患。

  这天,宇文觉又被宇文护辱骂,于是他便对软弱的宇文邕拳打脚踢,并故意赐他为大将军,发往同州,要知道宇文邕自小体弱,而同州偏僻又兵荒马乱,宇文觉这是不想让宇文邕活着回来。伽罗得知后赶紧追来送行,她担心宇文邕的身体,可宇文邕却不得不走,临走前他在伽罗的额头上留下一吻,并倾诉了自己的情意,他希望伽罗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等自己凯旋归来迎娶她。回到家后,伽罗一直在回想宇文邕对自己的表白,竟没注意到杨坚的到来。接着,心思单纯的伽罗告诉了杨坚自己的烦恼,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宇文邕,可是他的离开让自己难受,看着眼前貌似“为情所困”的小妹妹,杨坚只是笑笑,所谓情爱他自己也没能把握清楚。

  这边,独孤信告诉般若,只要宇文护顾忌圣上的面子,那么自己绝对不会动摇太师之位。除此外,他还告诉般若,宇文毓有求娶之意。听到这个消息,般若的心却还是狠狠的抽痛了一下,这是自己选择的路,可是要面临时,自己却还是这么的难过。另一边,曼陀一直屡屡拒绝与杨坚见面,秋词见状告诉曼陀,如今京城内已经没有适婚的王爷,所以先拿下杨坚再骑驴找马更为妥当,秋词的话不无道理,于是曼陀决定先与杨坚好好相处。

  第二日,般若主动修书约见宇文护,宇文护大喜。而这一幕被清河郡主看到,自成婚以来,宇文护从未对自己展露笑颜,可面对般若他却是不同的。于是她派人暗暗跟着宇文护。而这边,伽罗放心不下般若,于是决定一同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