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5集剧情介绍

  阿护妥协般若婚事 杨坚曼陀重归于好

  宇文护如约而至和般若在云锦阁会面,事实上般若此行是为了劝说宇文护不要阻碍自己的婚事,并承诺自己要的只是皇后之位而已,绝不会对宇文毓动心,并且可以劝说阿爹不与他起冲突。可是宇文护却决绝合作,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般若嫁给别人。般若见状冷笑着告诉宇文护,只要他休掉清河郡主,自己现在就可以和他成亲。宇文护只是沉默不应,般若的心中充满苦涩,她明白宇文护不可能抛弃清河郡主,因为她的身后拥有前朝元氏的支持,而宇文护不可能舍弃这些。到头来他们的最爱都不是对方,而是权力。

  屋内的两人此刻还不知道清河郡主已经尾随而来,并且叫来京兆尹杜大人想要借污蔑云锦阁中有偷盗先帝遗物之人进去搜查。而这一幕被跟随而来的伽罗撞见,她知道清河郡主一定会对阿姐不利,于是赶紧通知宇文护与般若。不一会,杜大人和清河郡主便走了进来,可屋内只有独自饮酒的伽罗,恼羞成怒的清河郡主一无所获只能离开。

  为了让宇文护与般若独处,伽罗先行离开。对于今天的突发事件,般若认为这是宇文护的故意算计,为的就是让自己闺誉受损,从而让自己的父亲因为羞愤而辞官。宇文护百口莫辩,他知道自己已经亏欠了般若太多,再加上今天的事情,他承诺不再阻碍般若的婚事,接着两人皆立下重誓,互相承诺今生今世永不再爱别人。

  般若走后,宇文护派哥舒去败坏宇文觉的名声同时扶植宇文毓,在他看来,只要是般若想要的,自己便会成全。只要宇文毓是个短命的皇帝,那么自己依然可以迎娶般若。与此同时宇文护还下令给今日胡闹的清河郡主下药,让她从此一卧不起。而清河郡主并不甘心,她让仆人小莲在京城里散布独孤般若白天饮酒作乐,放浪形骸的谣言。

  几天后,伽罗白日饮酒,行为浪荡的谣言传到了独孤信的耳中,可是为了帮般若隐瞒,伽罗一人承担了所有的罪责,并谎称自己是因为宇文邕的离开而难过,所以才会饮酒。这边,曼陀也知道的伽罗饮酒的事情,为此她恼羞成怒,伽罗的行为败坏了独孤家的名声,如此自己如何还能接触到那些贵人。为了给自己出气,她装作姐妹情深的模样来看望伽罗,并建议让伽罗罚跪以示警戒。独孤信应允,伽罗无奈只能接受惩罚,而般若却是很不忍心,若不是因为自己,伽罗何苦会受这样的惩罚。此刻正是晌午,为了防止伽罗被晒晕过去,般若一直在旁边撑伞替她遮蔽。不多时般若为了给伽罗倒水喝离开了一会,却不料伽罗在这段时间内被晒晕过去,路过的杨坚看到赶紧将伽罗送回房间,请来医官疗伤。看到床上的伽罗,独孤信的心中百味杂陈,伽罗是他最宠爱的女儿,所以格外纵容些,而如今是时候为她定亲了。这边,曼陀终于说出对杨坚不务正业的不满,杨坚见状赶紧解释,如此曼陀才知道杨坚并非胸无大志之人,因此两人间的感情突飞猛进。入夜后,奶娘又开始劝说曼陀不要对杨坚如此上心,可是曼陀现在听不进去奶娘的话,奶娘听闻只能默默离开。

  几天后,皇帝赐婚宇文毓与般若,而宇文护得知后派哥舒送来了一支定情簪,希望她不要忘记那天的誓言。接着,宇文毓前来定亲,也送来一支定情簪,并准备替般若戴上,可是却被般若找理由推辞了。这边,大病初愈的伽罗只能呆在房间内,不能出席赐婚宴,为此她心情烦躁。此时,杨坚却雪中送炭,给伽罗送来美食,看到伽罗开心的样子,杨坚却突然局促起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伽罗他格外上心。

  赐婚宴上,八大柱国之一的陇西郡公也借机第一次将自己的儿子李澄带出来见世面。独孤信见到李澄仪表堂堂,又文武双全的模样便将自己的玉佩送给了他,旁边的官员见状都起哄起来,想促成伽罗与李澄的婚事。接着,独孤信便将让伽罗收拾整齐出来拜见各位世叔世伯,心思单纯的伽罗在见到李澄后便主动拉起他的手去独孤府参观。旁边的众人见状更是喜不自胜,在他们看来这两人可谓是天造地设。

独孤天下第6集剧情介绍

  伽罗上门拒亲不成 宇文护相助宇文邕

  伽罗带着李澄在独孤府闲逛,十分开心。这边,陇西公和独孤信聊起二人的婚事,在独孤信看起来李澄是家中独子,而自己又与李家是世交,所以他倒是很乐意成全这桩美事。入夜后,独孤信叫来般若与伽罗商讨此事,对于伽罗而言李澄更像是一个哥哥,自己对他全无男女之情。可是独孤信却执意认为这是门好亲事让伽罗无法拒绝。等到独孤信走后,伽罗和般若聊起自己的婚事,她告诉般若,自己承诺过宇文邕自己会等他,可现在自己却要违背这誓言。可般若告诉她,她与宇文邕的感情只是朋友之谊,所以她应该试着接受李澄。

  在经过深思熟虑后,伽罗来找杨坚诉苦,将自己定亲的事情告诉杨坚,并希望他可以帮忙送信给宇文邕告知自己的婚事,因为她不愿意嫁给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与其这样还不如和宇文邕在一起。几天后,宇文邕收到杨坚的信并得知伽罗要定亲了,而这让他的心顿时慌乱起来,不顾虚弱的身体,连夜进京。这边,伽罗一直守在同州前往京城的必经之路等待宇文邕,并准备与他私奔。杨坚得知后速速赶来,劝慰伽罗,与其私奔,倒不如主动退亲。这番话让伽罗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在深思熟虑后她准备前往李家。

  不久后,伽罗来到陇西公所住的的鸿宾馆,委婉的告诉他自己并不想与李澄成亲,可陇西公却没有答应伽罗的请求,并试图说服伽罗,陇西公的能说会道让伽罗无法决绝,于是只能无奈离开,。而这一切却被一直在门外的李澄偷听到了,他顿时心灰意冷起来,他不想强迫伽罗。可是在陇西公看来,只有和独孤家结亲,李澄才会有强大的妻族作为支撑,撑起王府的重担。

  入夜后,深思熟虑的伽罗还是决定去找宇文邕私奔,并让夏歌代为隐瞒自己去了济慈院,夏歌虽然不赞同但却拗不过伽罗的任性,于是她赶紧去找般若搬救兵。可是伽罗却听不进去般若的劝阻,在她看来般若的婚姻已经葬送了自己的一生,而自己绝不要和般若一般嫁给自己不爱的人,般若听闻大怒竟失手打了伽罗一巴掌,伽罗这才冷静下来,向般若道歉,她知道阿姐对自己的好也明白阿姐为独孤家做的牺牲,自己不该这般任性。此时的般若也后悔起来,伽罗是她最心爱的妹妹,她也不忍心她难受,可是无论如何为了独孤家的声誉伽罗也不能独自跑去同州。

  几天后,宇文邕满身狼狈的回到京城并昏迷了过去,宇文觉明白他一定是因为伽罗的婚事。可是他本就不想让宇文邕好过,于是他下旨将无召进京的宇文邕打入大牢。期间宇文护得知此事,并出于对宇文邕深情的感动,于是便将受伤的宇文邕带回来自己的府邸疗伤。不久后宇文邕醒来,并从太医处得知自己因为这段时日的风餐露宿,加重了病情,将活不过三十岁,他的心中顿时悲悯起来,如此这般自己还如何与伽罗长相厮守。

  这边,伽罗得知了宇文邕重伤的消息,并准备去看望宇文邕,但是却被曼陀阻止,无奈之下伽罗只能留在府里。天亮后,伽罗迫不及待的来找宇文邕,却看到宇文邕在屋内舞刀弄枪,看起来生龙活虎,伽罗这才放下心里来。接下来,宇文邕告诉伽罗自己会参加她的婚礼,而自己对她当时的承诺只是戏言而已,自己喜欢的是贤淑的女子,而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