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7集剧情介绍

  独孤两女双双定亲 曼陀欲勾引宇文邕

  宇文邕告诉伽罗自己之所以能够避免被圣上责罚,是因为自己故意表现出了对她的一片深情,宇文护看到后碍于般若的情分才会救下自己,为了让自己可以一直留在京城,他希望伽罗可以在离开太师府后装作趾高气昂的模样不再搭理自己,而自己会装作伤心欲绝的模样,让太师对这出苦情戏更加信服,天真的伽罗相信并照做了。事实上宇文邕是故意这样说的,他不想让伽罗难受,想让她无忧无虑的嫁人。而宇文护则是好好观看了这一出苦情戏,他明白宇文邕为深情而做出的表演,因此决定不遗余力的留宇文邕留在京城。

  这边,被拒绝的伽罗很是难受,在杨坚面前哭起来,她虽然不明白自己对宇文邕是怎样的感情,可是她的心里还是很难过,杨坚见状只能好好安慰伽罗,并承诺自己今后在她出嫁后会和曼陀常去看她。

  不久后就是曼陀和伽罗定亲的日子,这样的盛世引来京中不少官员前来参观。可令曼陀不高兴的是李府彩礼的价值远高过杨家的彩礼,再加上奶娘在一旁撺掇,曼陀的怒意更甚。事实上,杨家的彩礼已经堪比皇家在京城中数一数二。

  独孤信只能前来安慰伤心的曼陀,在曼陀看来这都是因为自己是庶女才会有这样不公平的待遇,于是她希望独孤信在聘礼上可以偏心自己,多过伽罗,般若见状决定将自己的嫁妆分一半给曼陀,曼陀大喜,可般若接着提醒曼陀,女方家的聘礼还包括母亲当年的陪嫁,庶出的曼陀自是比不过嫡出的伽罗,所以无论如何嫁妆还是伽罗多些,听到这话,曼陀的心里越发不平衡。

  这边,同样心思单纯的李澄告诉伽罗自己听到了那天她和自己爹的谈话,但自己一定让她爱上自己。另一边,杨坚前来安慰伤心的曼陀,虽然心有不满,可是在杨坚面前曼陀还是伪装成一副大度的模样。接着,曼陀希望杨坚可以在出嫁那天替自己填充嫁妆,可是杨坚很为难,因为这次进京父亲只给了自己这些彩礼而已,所以并没有多余之财,听即此曼陀只能妥协,可是她的心里却依旧很不是滋味。太师府内,宇文护和宇文邕都在为情感伤,他们都只能看着心爱的女人嫁给别人。

  这天,曼陀来参加花会,却不料被一众女客嘲笑彩礼之事,她心中顿时烦闷起来。接着她碰到了失魂落魄的宇文邕,并误以为伽罗与宇文邕真的闹掰了,寒暄一会后,两人就分别了。接着,曼陀打听到这几日宇文邕都在太师府内居住,除从外太师还将他留在京城封了一个官职,这让曼陀心中不禁猜测起太师想要扶植宇文邕的念头。回到家后,奶娘告诉曼陀,她从春诗那里得知这杨坚本要定亲的对象是伽罗,是伽罗不要才轮到曼陀的。这话让曼陀怒火中烧,她不明白自己为何要事事落于人后。秋词听闻有些恼怒,赶紧将奶娘赶了出去,并劝说曼陀不要与其他两位小姐生出嫌隙。可是曼陀却不听劝,她将目光转向宇文邕,并决定要成为辅成王妃,与般若平起平坐。正因如此,她便将本要交给杨坚的荷包扔走了,并对杨坚冷颜相待。

  接下来的几天,曼陀故意在清风观偶遇宇文邕,并故意告诉宇文邕,伽罗与李澄的相处甚欢。除此外还制造机会与宇文邕独处,想借机上位,可是她并不知道宇文邕的心里只有伽罗一人而已。几天后,曼陀找人劝说宇文邕去猎场打猎,宇文邕果然中计,并故意制造和宇文邕射下同一只鸟的巧合。接着,两人喝茶聊了起来,期间曼陀一直表现的优雅得体,希望宇文邕对自己刮目相看,并从中挑拨伽罗与宇文邕的关系,污蔑伽罗和李澄早有私情,并且倾诉了自己对他的情意。

独孤天下第8集剧情介绍

  曼陀上演苦肉计 伽罗蒙冤跪祠堂

  对于曼陀的意图,宇文邕一清二楚,她故意制造这些偶遇,还借机挑拨自己与伽罗的感情就是为了搭上自己,可是他并不明白曼陀此举的意图。

  这边,李澄正在和伽罗探讨以后婚房的装潢,可伽罗却漫不经心,并不小心脱口而出了宇文邕的名字,这让李澄的心中泛起了疑问。接着,宇文邕派人来邀约伽罗,于是伽罗便头也不回的抛下李澄离开了。事实上,宇文邕的邀约是为了提醒伽罗小心曼陀,可是伽罗却不愿意相信曼陀是这样心机深沉的女人。接着,宇文邕将秋词买通自己车夫的证据交给伽罗,可是伽罗还是不愿意相信,因为曼陀已经订婚,不可能会勾搭宇文邕,为了弄清缘由,宇文邕心生一计。

  另一边,满心欢喜以为勾搭上了宇文邕的曼陀对杨坚是越发冷淡。而不久后,宇文邕派人来邀约曼陀在天香楼想见,欣喜若狂的曼陀赶紧出府一聚。席间宇文邕问起曼陀为何会对自己心仪,被喜悦冲昏头脑的曼陀告诉他这还是因为自己想成为皇后,并借机怂恿宇文邕杀兄夺位,如此而独孤天下的预言一定会应验在自己的身上,除此之外她还告诉宇文邕,还自己会找个法子陷害杨坚,让他主动退婚。听到这些,躲在屏风后面的伽罗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她赶紧跑了出去想要在父亲面前揭发这一切,于是曼陀赶紧追了出去,可是伽罗却执意要告发她,于是曼陀便假意被伽罗推下水以此冤枉伽罗。

  一旁赶来的的杨坚见状赶紧将曼陀救了起来,并误以为是伽罗将她推下水,还想拿竹竿打曼陀,伽罗百口莫辩。可冷静下来后,杨坚察觉到伽罗拿竹竿是为了救落水的曼陀而并非是打她。接着,赶来的独孤信问起整件事的缘由,却没料伽罗到被曼陀倒打一耙,并被污蔑为和宇文邕私会,心急的伽罗想要说出了整件事情的起因,可是却被独孤信不由分说的打断,并罚她去祠堂罚跪。

  入夜后,独孤信来到祠堂看望伽罗,事实上独孤信是相信伽罗的,伽罗自小心思单纯是绝对不会做出伤人的事情,而他之所以会不由分说的将她赶紧祠堂是为了不让曼陀在杨坚面前出丑,因为这件事有损闺誉,也会连累独孤家的名声,甚至妨碍到般若的婚事。接着,伽罗将今早的事情全数告诉独孤信,独孤信听闻只觉心寒,他年事已高,如今只想让自己的女儿安心出嫁,至于曼陀他一定会惩罚的。

  这边,曼陀对今日被宇文邕与伽罗陷害的事情心怀怨恨,并准备派秋词出去散播他们的谣言。不料这话被般若听到,再加上她进府后听到的谣言,于是便洞悉了所有的事情。接着,她将曼陀拉出府带到悬崖边,并作势要将曼陀推下去,曼陀大惊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般若警告曼陀不要再生是非,安静的嫁入杨家,而大周的皇后只能是自己。曼陀的心里怨恨更重,她势必要让般若和伽罗万劫不复。

  第二天,杨坚来看望曼陀,而曼陀却依然心怀不轨,她撺掇杨坚去污蔑宇文邕意图谋反,除此外她还希望杨坚把事情闹大,最好让般若无法出嫁。看到如此癫狂的曼陀,杨坚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而郑荣则更是对曼陀心有不满,在他看来,曼陀并非温良贤德反而心如蛇蝎。可是杨坚却指责了郑荣,对于曼陀他还是存有情意。

  曼陀房内,奶娘还在不遗余力的挑拨她与杨坚的关系,秋词见状赶紧将奶娘赶出房门,在秋词看来,曼陀之所以会变的如此心狠多半都是奶娘的撺掇。接着,秋词告诉曼陀,她已经不得独孤信的欢心,所以只能指望杨坚了。秋词的话让曼陀茅塞顿开,于是她剪下一撮头发放在香囊内交给杨坚以表情意。

  这边,心存疑虑的杨坚将宇文邕约出来询问早上的情况,宇文邕告诉杨坚,整件事情是圣上故意设下的陷阱,因为自己最近与太师交好,所以圣上便心怀不满,于是让人以自己和他的名义约来伽罗与曼陀,并故意制造事端让她们彼此误会。事实上这都是独孤信的嘱咐,因为他不希望曼陀被杨家退婚。可是杨坚却并不相信这样的说辞,宇文邕见状以自己的性命发下毒誓,这让杨坚终于放下怀疑。再加上曼陀送给自己的香囊,他的心中终于释然。与此同时,清河郡主病逝。

  明日就是般若出嫁的日子,这晚伽罗一直在帮着般若收拾行李,而般若的心里却说不出的难受,明日她就会戴着宇文毓送给自己的簪子出嫁,可是在她心里宇文护的定情簪才是她真正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