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独孤天下电视剧

独孤天下第9集剧情介绍

  般若嫁入宁都府 宇文护夜闯新房

  宇文护夜访独孤府,对此般若并不惊讶,于是她支开伽罗和宇文护独谈。宇文护告诉般若清河郡主已死,他们之间的阻碍已经不再,自己可以求娶她了。可是对般若而言,这样的消息已经太迟,如今木已成舟,她没办法悔婚让阿爹蒙羞,宇文护听到般若决绝的话语后心如刀绞,转身离开了,而般若此刻也并不好受,她也想要和宇文护在一起,可是她不能。接着,般若整理好心情并嘱咐伽罗,加强明日结婚时的守卫,以此避免宇文护的闹事,除此之外还将府中管理内务的权力移交伽罗。

  第二天,般若出嫁,整个京城都洋溢着喜气,可是她却没有新娘子该有的喜悦,而宇文毓则是高兴地无法自拔。不久后,般若就到达宁都王府与宇文毓拜堂成亲,而令人没想到的是太师府送来的贺礼甚至重过皇帝,这让宾客们都大为惊叹。曼陀作为姊妹也跟所而来,看到富丽堂皇的王府,曼陀心中对于王妃的头衔更加渴望。而伽罗却没有跟随而来,事实上她与夏歌还在观察太师府的动静,奇怪的是太师府出奇的安静。

  不久后,般若与宇文毓礼成准备洞房,却不料宇文护突然闯了进来,当着宇文毓的面想要和般若喝交杯酒,可是般若却异常冷酷的拒绝了。事实上,宇文护此举就是为了警告宇文毓不要接近般若,因为般若只能是自己的女人,而鸡肋的他又怎么能配得上般若。见到宇文护疯狂的举动后,般若猛的将他推开,并告诉宇文毓,自己确实曾与宇文护有过一段情,可是她一直守身如玉,而现在他们已经是夫妻,自己会帮助他成为唯一的王者,宇文毓听闻虽然心中不满,可还是没有再追究这件事。接着,般若当着宇文护的面替宇文毓脱靴,除此外还宽衣解带并准备行鱼水之欢。面对这样的情景,宇文护心如刀绞,他最爱的女人如今竟然和其他人缠绵悱恻,可是他却无能为力,因为他明白若自己再强行阻止,那么自己与她就当真是再没了机会,于是便绝望的离开了。

  这边,伽罗终于回到婚席喝了许多酒,并和宇文邕散心聊天。期间,宇文邕向伽罗描述自己心爱女子的模样,可是伽罗却不知道,他爱的姑娘就是自己。然而不胜酒力的伽罗甚至没听完这番话便睡着了,于是宇文邕便解下身上的衣袍替伽罗挡风。而这一幕被杨坚和曼陀看到,心怀鬼胎的曼陀准备将此事大肆宣传,宇文邕见状马上挟持住曼陀并以此威胁杨坚对这件事保密,杨坚并非薄情寡义之人于是应允。可是宇文邕走后,曼陀却依然想将此事宣扬出去,让伽罗名声尽毁。看到眼前的蛇蝎女子,杨坚很是失望将曼陀教训了一番,曼陀心中委屈难耐,哭着离开了。却没料到遇到了李澄,看到曼陀梨花带雨的可脸模样,李澄上前安慰并解下披风替她挡风,随即还将曼陀送回了独孤府。

  不久后,伽罗也回到独孤府和父亲聊起今天的婚礼,对于般若的出嫁独孤信很是不舍,为此他劝诫伽罗要与曼陀好好相处,因为她也即将出嫁,伽罗应允。这边,回府的曼陀还在抱怨杨坚的不懂风情,而李澄的温文儒雅却让自己心动不已。奶娘听闻,心中又生了怀心思,于是她便在秋词离开时,暗暗劝诫曼陀与富甲天下的李澄相好,曼陀心中犹豫,可是在奶娘的撺掇下曼陀终是应允。为了让整件事情水到渠成,奶娘会在李澄面前散布伽罗与宇文邕的谣言,除此之外还会故意制造曼陀与李澄的独处,让他们日久生情,而为了留有退路,曼陀还是会与杨坚一如往常。

独孤天下第10集剧情介绍

  宇文毓赈灾得民心 曼陀暗地勾引李澄

  大婚后,般若与宇文毓进宫谢恩。而宇文觉则借机想让般若劝诫独孤信,帮助自己除掉宇文护,可是却被般若委婉的拒绝了。接着,般若献上一计,她提议将婚礼上所收的贺礼全数捐出,充作军饷或者赈济灾民,如此就可以彰显圣上的善心,除此外还可以拉拢士族之心。宇文觉龙心大悦,赐般若与公主同礼并将此事的权利交给宇文毓打理。而在这期间,宇文毓一语不发。离开大殿后,般若告诉宇文毓自己会帮助他登上帝位,而他只需要旁观而已。可是软弱的宇文毓却有些犹豫,但在权力的巨大诱惑下,宇文毓还是动摇了,再加上宇文觉的无法生育,他的欲望更加强烈。

  这边,曼陀找到杨坚为昨日的事情道歉,并说起自己的凄苦身世,看到眼前娇弱的曼陀,杨坚还是软下心,再加上曼陀的有心一吻,杨坚终于对昨日的事情放下介怀。接着,曼陀以成亲之前不宜相见的理由婉拒这段时间再和杨坚见面,为了曼陀的名声,杨坚应允并准备在般若回门时再来相聚。事实上这都是奶娘教和曼陀的诡计,她们为的就是支开杨坚创造与李澄独处的机会,而毫不知情的秋词也被曼陀打发去了别的地方,如此一来就没有人破坏这周密的计划了。

  今晚陇西公会去别的地方参加宴席,只有李澄一人在府邸,于是曼陀便借还披风之由和李澄独处。接着,奶娘故意在李澄面前说起明日曼陀要与伽罗去西山打猎的事情,李澄听闻大喜,决定陪同前去,而曼陀又怎么会真的让伽罗出现呢。与此同时,宁都王将婚礼贺礼当做赈灾钱粮的消息已传遍朝野,赢得一众喝彩,为表嘉奖,宇文觉将地宫大司徒一职交给宇文毓,独孤信明白这一定是自己女儿的主意。

  打猎的日子已经来临,李澄如约而至,可是伽罗的失约却让他有些失落,可是在曼陀的有心经营下,李澄渐渐忘掉伽罗没来的不快。期间,曼陀还故意说起宇文邕与伽罗的旧事,这让李澄心生不快,为了确认此事,他决定在明日般若的回门宴上问个清楚。这边,已经接手府内所有内务的伽罗正在为明日般若回门宴的事情做筹备,看到伽罗乖巧的模样,独孤信十分满意。

  第二天便是般若回门的日子,伽罗一直心系自己的阿姐,却没料到是李家父子先来了,她不禁有些失望,而这样的神情,李澄的心中怨气更甚。不多时,般若与宇文毓如约而至,宴席上心情郁结的李澄一直借酒消愁,接着宇文邕也前来祝贺,但只是稍作停留便准备离开,伽罗见状主动为宇文邕送行。而这一幕却深深刺痛了李澄的心,于是他也尾随而来并准备将伽罗带走,宇文邕见状知道李澄一定误会了自己与伽罗,于是解释过后就先行离开了。

  可是宇文邕的说辞并不让李澄信服,他接着质问伽罗,可伽罗却一副坦荡的模样,更不屑解释。李澄大怒,对宇文邕和伽罗间的暧昧关系更加确信,于是两人吵的不可开交。此时曼陀适时出现,假装善解人意实则火上浇油,让他们二人的关系更加僵硬。不久后,宴席上的独孤信一众人寻声而来,委屈的伽罗将李澄的诬蔑告诉独孤信,护女心切的独孤信大怒决议解除婚约,陇西公李昞见状赶紧让李澄道歉,化解了这场矛盾。在奶娘看来这计划已经失败,可是曼陀却认为他们二人嫌隙已生,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